第五章 破杀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天幕低垂,暗夜无星,夜间的山脉如张开大口的巨兽,吞噬一切藐视他的生物。

    几条黑影像夜鹰一般,几个跳跃就到了半山腰处一处低垂的茅屋前。片刻,只见其中一个黑衣人伸手做了一个手势后,其他几人瞬间围住茅屋,悄悄向榻摸去。其中一人举起长刀就像上砍去。空无一人的屋内让几人皱了皱眉。其中一人将手伸进被窝摸了摸,眼里升起一抹狠戾说:“还有温度,追。”

    几人一个翻向山上追去。茅屋边灌木丛中,帘儿惊恐的睁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小姐怎么会知道有人会来追杀她们,要是小姐刚刚没有喊她,那她是不是就被那些人给砍死了?看向云清的双眼满是感动。

    云清没有说话也没有动,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她都已经“死”了,还被“埋”了,是谁还这么不放心的派人夜间来取她命?此人究竟是谁?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云清迅速在脑海里又查看了一下前留下的记忆,二夫人还是沈侧妃?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人?二夫人派人埋了她,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昊王府里的女人了。想到这,云清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不论是谁,她会让他们知道招惹到她的后果。

    “小姐,你怎么知道会有人来的?”帘儿小声的问道。

    “猜的。”云清盯着前面头也不回的说道,平淡无波的声音听不出一丝绪的波动。厄,帘儿傻眼了,这也能猜到?!那她可不可以不要猜的这么准。她发现自从小姐醒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冷冷淡淡,还透着睿智,看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其实又好像都在她的预料之中。这样的小姐让她看不透。“那……”帘儿的话刚出口,就被云清捂住了嘴巴。看着前面的几个返回来的黑影,帘儿再次惊讶的睁大眼睛,小姐真是神了,居然又知道!

    “大哥,看来那娘们真的跑了。”一黑衣人郁闷的说道。

    “你们几个,四处找找,那娘们怀个大肚子肯定跑不远。”貌似头目的黑衣人对其他三人咬牙切齿的吩咐道。本以为只是杀个大肚婆,没想到竟然让那个臭娘们给跑了,完不成任务他回去怎么向主子交代。

    “是。”几人迅速向四方散开。帘儿睁大双眼使劲的盯着向她们藏的方向走来的黑衣人,小手紧紧的抓着云清的衣襟,这么办?

    云清的唇紧抿着,清冷的双眸泛过一丝冷光。居然杀了个回马枪,如不是她洞悉先机,这回只怕是自投罗网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衣人,帘儿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小姐,等一下我去将他们引开,你趁机带着小少爷跑吧。”帘儿看着云清,眼里透露出一抹坚定和浅浅的忧伤,她愿意为小姐死,可是她死了以后谁来照顾小姐。云清没有说话,心里一暖,这傻丫头倒是实诚,就算她去了也只是多了一个人去送死。她紧盯着面前越来越近的黑衣人,脑子里飞快的转着,一共四人,若是在一起,她肯定不是对手,但是现在分开逐一击破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或许她可以……

    云清一边思索对策,一手紧按着帘儿蠢蠢动的子。

    黑衣人步步近,云清估计着距离,五米,四米,三米,两米,一米,一只夜鸟被惊起,扑楞楞的飞走。就是现在!云清迅速弹起,握紧手中的发簪向黑衣人的口刺去,黑衣人感觉到杀气来临,抬起长刀挡住云清的攻势,云清迅速变招,侧从黑衣人边闪过,手中的发簪已刺入黑衣人腰间大又迅速拔出,黑衣人腰一麻,险些跌倒,云清回紧跟一记回旋踢,将黑衣人踢倒在地,脱手就将染了血的发簪朝黑衣人甩去,黑衣人大怒,正反击,就见眼前一颗尖利之物迅疾朝他的面门来,心知不好,刚要闪躲,怎奈手脚都已麻木,只见眼前银光一闪,发簪已入他的眉心,露在黑布之外的眼睛,满是惊恐和不信。

    云清将黑衣人劫杀后,感觉到空气的波动,迅速躲入一旁的灌木从中,从远处奔过来一条黑影,左右查看之后,在看到地上黑衣人的尸体后,眼里闪过一丝暴怒,耳边一动,抬起刀就向云清砍去,云清像是知道他的动作一样,不退反进。避过长刀,一闪就朝黑衣人的长刀抓去,黑衣人眼中闪过一抹讥笑:“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你。”长刀変砍为削,直取云清咽喉。云清子一弯避过长刀,变抓为掌向黑衣人的丹田狠狠劈去,黑衣人见状心里暗恨,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子,竟想废他丹田,侧抽刀来档。练武之人只靠丹田提气,如实丹田被毁,那他也就成了废人。哪只云清这招只是虚招,一闪就到了他的后,只听“咔嚓”一声,黑衣人动作一僵,健壮的体就倒在了云清的脚下,眼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想要我的命,那也要看你有没有命来拿。”云清冷然的转过,不在看黑衣人一眼。走到第一个黑衣人边,弯腰,伸手将发簪拔下,在黑衣人上擦了两下,又插回了头上。这具体还是太弱,刚刚的打斗已经耗费了她不少体力。

    走到帘儿边,抬手轻轻将帘儿的下巴合上。帘儿看着冷然的云清一双眸子清华闪烁,正闪着水晶一样的光泽看着她,坚强,自信,浑散发着月华的清辉,光彩照人,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她,以前的小姐胆怯,懦弱,受了委屈也不敢跟老爷说,遇到事就躲起来哭。现在她在她上在也看不到曾今的柔弱,这样的小姐让她感觉陌生,但她还是喜欢现在的小姐。相信老爷看到这样的小姐也会开心的。刚刚她以为必死无疑,可小姐竟然跳出来和刺客动手,有哪个主子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让奴才挡在前面的,虽然小姐把刺客打倒了,可她的心里还是好感动,她发誓以后一定要更加的用心照顾小姐和小少爷。她不知道的事,云清的心里已经把她当家人,自然不会让她出事。

    帘儿的一番心里变化,云清自然不知道,她扶着帘儿的肩膀,看着帘儿的眼睛说:“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来,更不要出声。”血腥味很快就会将另外两人引来,她必须先安顿好帘儿和小家伙。帘儿看看怀里的小少爷说道:“是,小姐,你放心,云儿知道怎么做。”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小少爷,不给小姐添麻烦。

    云清将帘儿掩好,起站到一颗树上,浓密的秀发披垂在后,有一缕调皮的拂过脸庞,带起丝丝涟漪,好似山中精灵。黑夜中飘着淡淡的血腥味,远处俩抹黑影快速的向这边移动,眨眼已到了另两具死尸的边,其中一人蹲下查看了两人的尸体,眼里泛起一丝疑惑,一人被利器刺透眉心而死,一人上却毫无伤痕。京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号人物。两人对望一眼,心中同时升起了警戒,谨慎的打量四周。

    “你们是在找我吗?”清冷的声音传来,带有一丝寒气。

    两名黑衣人心头同时一震,有人在他们边他们竟然没发现,如是来人想取他们命的话,那他们刚才岂不是……其实他们不知道是,云清虽然没有内力,但是她会绝美的隐匿法,他们二人自然不容易察觉。云清不动声色的打量他们,满意的看着他们眼里的震惊,高手对招,最忌在气势上弱下去,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云清要的就是首先要在心里上震慑他们,因为她知道,刚刚斩杀那俩人,她是占了他们轻敌的优势,才能将他们轻松制服。可现在,这两人已经有了戒心,她在想要偷袭也不可能了,所以她要在气势上先压过他们。

    “两位可是在找我?”云清的嘴角邪邪的勾起,眼里一波流光快速隐去。

    “阁下何人,我们兄弟可是阁下所杀。”一黑衣人扬声说道。

    “是,又如何。”云清冷声说到。

    “我们与阁下往无仇,近无怨,阁下为何要下如此狠手。”黑衣人的声音已经透出一股冰寒,冷冷的说道。黑衣人不想节外生枝,云清一个想必不会无故出现在此。看向云清的眼里已带了一丝戒备。

    往无仇,近无怨么,那他们今晚是来干嘛的?可别告诉她是来赏风景的。云清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无怨么?那就让我来提醒一下,你们是来干嘛的?难不成我还要感谢你们不成?”没给黑衣人说话的机会,云清又道:“在说我也没下狠手,就只是”轻轻“刺了一下又‘拍’了一下,他们死了也只能说他们技不如人。”

    黑衣人面露怒气,好狂妄的女子,杀了他们的兄弟还如此大言不惭,简直不将他们放在眼里,还只是‘刺了一下,拍了一下。’厄,不过好像还真是这样,一个是额头被利物穿透,一个全毫无伤痕。貌似还真是这样,刺了一下又拍了一下。是谁给的错误消息,不是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肚婆吗?怎么眼前的这个却是形虽然略有一点丰满,但绝对跟大肚婆沾不上,一清华的女子,会自称是他们要杀之人,还害的他们损失了两个兄弟。“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们不是更清楚吗?”云清不屑的看向面前的二人。

    “哼,口气到不小,不管你是谁,今夜都是你的死期。”既然在此处碰见并且还杀了他们两民兄弟,他们就不能放过他。露在外面的眼睛充满了狠和戾气。在他们看来,他们的兄弟会死在云清手里完全是云清耍了什么花招,他们的兄弟轻敌而引起的。看向云清清丽的小脸,冰冷中带着一丝魅惑,黑衣人的眼里闪着光:“废话少说,今夜爷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握刀的手背上青筋鼓起。

    云清也不说话,只冷冷的看着树下的二人,心里闪过厌恶,手里紧握着一根发簪。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么,很好。

    二人见云清不动,提刀向树上跃去。二人见云清不为所动,黑衣人眼里的光大胜,瞬间又被狠绝代替。

    云清不动,直到刀锋近到眼前,云清瞬间就动了,子后仰避开刺向面门的一剑,一扬手将手里的发簪刺入来人的腿部麻里,那人只感觉到小腿一麻,就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另一人见状,长刀一转就像云清的口砍来,云清也不去管那近到眼前的长刀来,她现在的子太虚,若是他们二人联手她肯定不是对手,唯有先破一人,避开要害转向掉落下去的那人扑去,长刀从云清的肩膀穿过,在云清玉白的裙衫上盛开点点红梅。

    说时迟,那时快,云清伸出右手,瞬间探索到黑衣人的第5节脊椎骨,将之捏在手中,随后落在地上。

    只听一声“咔嚓”,黑影人瞬间瞪大眼睛,眼里的光也消失不见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就倒在云清的脚下。云清看向他的眼神不带一丝温度。

    一招!只一招!秒杀!

    原本还在为砍伤云清而沾沾自喜的黑衣人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一个,冷厉无,出手狠辣,犹如杀神一般小的影。眼里满是惊讶,她甚至没看清她是怎么出手的,她就已经杀了他的兄弟,那凄厉的叫声听的人毛骨悚然。妈的,她根本就不是人。就在黑衣人愣神的瞬间,云清又是欺向前,杀气来临,黑衣人心知不好,忙运功躲避,可惜他却发现手脚都不能动了。高手相争,只在朝夕,云清已将手里的发簪狠狠的钉入他的道,黑衣人被定在原地。看着云清冰冷的眼睛,眼里闪过恐慌。

    “想死还是想活。”冷冷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听在黑衣人的耳里却像是催命的魂歌,“是谁派你们来的。”黑衣人不说话,“或者你想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当云清的小手摸向他的后背时,黑衣人的子止不住颤抖了一下,可他还是不开口,任务没完成他们回去也是难逃一死。

    看着冷静下来的黑衣人,云清也不恼,嘴角甚至还浮上一丝笑容,“怎么能这么让你死了,听说有一种刑罚叫凌迟,就是用锋利的刀,将人上的一片一片的割下来,不会流血,却可以感觉到疼,直到割满三千六百刀,让人看着自己的被一片片的割下,变成一副骨架,最后活活疼死。”云清尽量形容的嗜血骇人,柔柔的嗓音透着一股魅惑,可听在黑衣人的耳朵里简直就是魔音灌耳。妈的,这女人简直不是人,她是恶魔,看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说出那么恐怖的话来。

    云清拿着黑衣人的长剑,眼光在黑衣人上流转,似乎是在考虑从哪儿先下手,嘴角的邪笑带着嗜血的妖娆。黑衣人终于受不了这精神上的凌迟,大喊一声,瞳仁瞬间放大,竟然活活吓死了。黑衣人到死都不知道,他们只是来杀一个大肚婆怎么就遇上了这个杀神。

    云清不屑的撇撇嘴,胆子这么小还学人家做杀手,没死真是奇迹。看向前方眯了眯眼,出凌厉的光芒,嘴角带着一丝嗜血的妖娆,总有一天,她会把那个人揪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