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阴谋初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昊王府书房

    昊王君玥昊一袭紫衣端坐在书桌后面,看着手中的奏折已有一个时辰,最近淮河发生水灾,车郡五县都已受到波及,朝廷虽然拨了大量的赈灾银两,但灾民越来越多,现下车郡郡守急报要求增派赈银,可是国库已经不充裕了,且经过层层盘剥之后到达灾民手里的又有多少?皇上在大中为此事大发雷霆,最后着交昊亲王处理,十天之内必须拿出方案,否则交由刑部处理。

    微风轻拂,窗棱微动,书房里已多了一袭白衣,长玉立,面如皓月,眸如星辰,鼻若悬胆,好看的唇形正带着一抹邪气的笑,使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流。比起君玥昊丝毫不差。只是,君玥昊是铁血,冷漠的杀神,他就是俊雅邪肆的风流,两种不同的美,却都恰到好处。

    君玥尘懒懒的斜靠在椅子上,拿出带来的酒壶,拍掉封泥,酒香四溢,仰头就喝下一大口。转手扔给了君玥昊,君玥昊一手接过君玥离扔过来的带着内劲的酒壶,也不说话,喝了一口后又扔回给了君玥尘。“酒不错,二十年的竹泉,四弟好口福。”竹泉是竹叶山庄庄主的嫡孙酿制,每年才有不过十坛,宫中每年进贡也不过五坛,何况是二十年陈酿,当真是属难得的佳酿。君玥昊的眼神一暗,他这个不理朝政的逍遥王弟真的只是逍遥王吗。

    君玥昊看到君玥尘一副魂不在焉的样子不免好奇,是什么使得这个不喜束缚,一心追求自由的逍遥王心神恍惚,但也不说话,只又看起了手里的奏折。

    “三哥,可是在为淮河的灾忧心?你我都知道只是赈灾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又何必肥了那些贪官。”君玥尘不屑的撇撇嘴道,皇兄他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三哥根本就是出力不讨好的事,只怕是皇兄已经开始对三哥起了猜忌。自古皇家无亲,最是无帝王家。所以他才不愿留在这里,宁愿逍遥江湖,携一人之手笑看云卷云舒。只是这样的女子,世间少有。想到此,眼前又闪现云清那淡然舒雅的样子,想到那“香艳”的画面,脸上又是一红,赶紧拉回心神。

    君玥昊没有抬头,他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四弟可是有良策?”君玥昊知道他平素不喜这些官场,但既然他能看出来这其中的厉害,又周游列国保不准会有什么好的建议。若真有那也是百姓之福,不又带着些希翼的问道。不得不说,君玥昊是个为国为民的好王爷。

    “我能有什么良策,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逍遥。哪懂的那么多。”君玥尘眨眨略带着邪气的眼睛,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斜躺下去。虽然他不喜朝廷,但关系到百姓他还是会倾尽到自己的一份力。

    闻言,君玥昊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低下头去继续看手里的奏折。书房里一时没人说话。

    “三哥,我此次回来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嘴里说着有趣,神色却并非如此“我看见了你的王妃我的三嫂。”君玥尘盯着君玥昊的眼睛,他想从他三哥的眼里看到端倪,可是那暗沉的双眸却深邃似海不起一丝波动。他知道当初娶慕容云清时并非三哥本意,只是权宜之计。回到京城后他也听闻了慕容云清发生的事,可他怎么看那个即使狼狈也遮不住满风华清雅若莲,淡雅若梅的女子,会做出与人通的事来。“你可知我是在何处看到她的吗?”君玥尘心里不住对云清起了一丝怜惜。看到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皮也不抬一下的君玥昊,他忽然不想告诉君玥昊云清的事。如果君玥昊真的不珍惜的话,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压抑心里对云清的那丝奇怪的绪了?那他是不是就可以……

    “我已将她送回了将军府。”君玥昊摆了摆手,示意君玥尘不用再说,虽然对君玥尘看到云清有些诧异,但是既然他已将她送回了将军府,“她的一切都与本王无关。”凭着慕容将军对她的疼她应该会在将军府有一席存之地。君玥昊不知道的事,这一次的不闻不问将是一辈子的错过,以至于后来他悔的肠子都青了,为什么当时没有听完君玥尘的话。

    “她不在将军府,不过你确定她是胆小怯懦,毫无主见的人吗?”感觉到门外的气息,丢下这句话君玥尘形一晃,已消失在书房。

    君玥昊看着君玥尘离去的方向,不是胆小怯懦么,眼里闪过一丝暗光,随即消失。

    “参见娘娘。”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王爷最近公务繁忙,我给王爷炖了盅燕窝送来。”女子的声音像是出谷黄莺般婉转动听。声落门开,进来的女子,穿淡紫色的云衫罗裙,腰间系着淡蓝色的丝带不盈一握,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螓首蛾眉,浅笑嫣然,摇摇曳曳而来,直走到君玥昊的前盈盈一拜,“妾见过王爷。”

    “熙儿快起来吧,以后这种事让下人去做就可以了。”君玥昊起扶起沈芸熙走到偏厅坐下。

    沈芸熙摇了摇头,从丫鬟元姿手中将燕窝接过来,放在偏桌盛出一碗端到君玥昊面前,“王爷,喝点燕窝吧,这可是妾亲手熬的呢。”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送到君玥昊嘴边,看着君玥昊吃下,又舀起一勺:“刚刚可是逍遥王来过,妾好像是听到了你们在谈论姐姐。”看了君玥昊一眼又说:“逍遥王可是见到了姐姐,姐姐她还好吗?王爷,姐姐虽然做的不对,可她毕竟怀着小世子,王爷膝下没有子嗣,妾恳请王爷让姐姐回府,先生下小世子。妾会将小世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抚养。”沈芸熙柔柔的说着,眼里一片诚恳,她知道王爷从未承认过那个孩子,她不能给她留下一丝的机会回来王府。

    君玥昊看着沈芸熙,什么也没说,眼中意味不明。“这事你不用管。”

    沈芸熙低下头不再说话,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没死么。抬起头依然一脸浅笑。

    “王爷今夜可是要到竹院休息。”沈芸熙笑的一脸温柔,又似带着一丝羞怯,柔中带

    “熙儿先回去吧,本王今晚还有些要事要处理。”君玥昊说完又走回到书桌前坐下。

    “是,那妾先回去了。”盈盈一拜,起离开了书房。“去告诉二夫人,梅枝该修剪了。”“是。”元姿转朝兰苑走去。

    这次,她定要做到万无一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谋的味道。

    ……

    暮色重重,山峦重叠,山色浓重,倦鸟归巢,万籁寂静。几条人影快速的在林中飞跃,惊起归巢的鸟儿,只几个起落就到了白天埋棺木的地方,一番查看之后,几人立刻向山中掠去,几个起落便不见了影。

    ……

    云清正轻拍着小家伙的背,帘儿已在一旁睡下。云清梳理着脑海里前留下的记忆,淮河发生水灾,将军老爹赈灾未归,她被设计赶出王府,二夫人对她狠下毒手,事都赶到了一起,像是有一条无形的线将这些串在一起。

    是什么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