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夜明珠的光芒投在空然静谧的密室内,清幽寂寂,晕染出凄迷的孤寂。

    就知道会如此,这也是他一直犹豫不决的原因,主子他……不能再以涉险了啊……

    三前,离夜夕将军府一行,归途中与君玥昊的人马相遇,结果一番生死较量之下,寡不敌众,正当无涯不敌命垂一线之时,离夜夕而出,救下无涯一命却也令自己受了伤。

    主仆二人回来后,将一切事宜交代下去后,离夜夕便开始闭关疗伤,因此对于外界一事一概不知。

    关于传的沸沸扬扬的将军府小公子重剧毒,将军府广贴告示,悬赏天下第一疗伤圣品——冰域雪莲一事,也不曾耳闻。

    自从上次将军府一行,无涯已经了解自家主子的心意,这慕容云清在主子心里的分量,可也正因如此,他才更加担心,他们和她的立场注定了势不两立。

    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牵扯甚大,主子绝不能在此刻出任何意外,只因事关重大,稍有差池,便会满盘皆输。

    可是……无涯苦叹一声,连忙飞跟上。

    风过,空气中拂起丝丝波动,犹如投入水面的一颗小石子,激起涟漪阵阵。

    无涯一路紧追慢赶,终于远远的见到前方一抹一动不动的,修长拔的姿,一锦袍如侵染了月华般铺呈开来,清冷寂漠。

    绝世无双的男子目视前方静静而立,如墨的青丝散于背后,清风拂过,飘飘扬扬。落的余晖洒在他上红的火,艳的血,有一种决绝的寂寥。

    有一霎那,无涯只觉得双眼似被什么灼伤了,细细密密的痛。他从未见过那个惊才绝艳,高高在上,运筹帷幄,凡事尽在掌控中的男人上会散发出这样的孤寂怆然。

    男子拔如岩松,灼灼其华,眼眸深邃似海,离夜夕终是没有进去,他就隐在云烟阁外一处隐蔽之处,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前方那对风华无双的男女犹如神仙眷侣一般静静相拥,耳边似乎连风声都消失了。

    须臾,就在无涯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断他的凝思时,他忽然转,狭长的凤眸无波无澜,清冷淡静,经过无涯边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而后头也不回的飞离去,只是离去的步伐透出尘埃落定的坚定。

    无涯对于那院墙之下发生的事毫无兴趣,他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主子的主意,然不得不说主子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他还是暗中送了口气,毕竟这将军府今时不同往,若是主子执意一意孤行,惊动了那人可就不妙了。

    只要主子不以涉险,安然无恙,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几乎没有一丝迟疑,无涯跟在离夜夕后,一如来时一样,悄然无声的离去。

    ……

    暮色霭霭,夜色四合。

    一条黑影形矫健在房顶屋面快速腾起跳跃如履平地,脚尖轻点,人已在三丈开外,几个起落,在一处荒凉的小院飞跃下。

    “属下参见小姐。”单膝下跪,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事查的怎么样了?”清冷如水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色下响起,没有一丝温度。一袭黑袍斗篷将此人全上下包裹其中,几与夜色融为一体。

    “回小姐,当小公子与昊王侧妃同时中了离殇,昊王先是带着小公子火速进宫,约一个时辰后出宫送小公子回府,当时小公子是被昊王抱在怀里,看样子显然是尚未清醒。后昊王在云烟阁约近一个时辰方才离去。随后便传出将军府重金悬赏冰域雪莲,由此可见,小公子确是中毒昏迷不醒。”黑衣人一丝不苟的回道,“不过,让人不解的是,昊王从府里回去后确意外的获得了冰域雪莲,解了沈侧妃上的离殇。”

    “毒解了?”女子声音清清冷冷,听不出绪。

    沈侧妃与傲尘同时中毒,君玥昊入宫无功而返,却在从将军府回去后便解了沈侧妃上的毒,这之间到底有什么隐

    “已经证实,沈侧妃的毒确实解了。”

    女子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黑衣人再次说道:“还有一事,守在昊王府的暗探传来一个消息,今巳时曾有一辆神秘的马车从王府出来,暗中查探,发现上车的是一男一女,那女子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看那两人的背影极像……二小姐和云霄宫主。”

    女子霍然抬头,容貌清丽,赫然就是将军府三小姐——慕容云水。

    她盯着男子那张平淡无奇的脸,眉头紧拧,眼神锐利如冰霜,在不复往里那温柔似水的柔小姐的模样,“可看清楚了。”

    男子迟疑了一下,回道:“当时隔的太远,属下们没看清楚,只是从那两人的形和气势上判断此二人的份。”

    慕容云水拧眉,陷入沉思之中,黑衣男子见此也没有出声打扰,他们的小姐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喜被人打扰。

    云千澈和慕容云清出现在昊王府,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那昊王在云烟阁待了近一个时辰,他们之间又谈了些什么?将军府广贴告示,天下皆知,由此可见,傲尘确实重剧毒,亟须冰域雪莲救命,那昊王的冰域雪莲是从何而来?若是昊王手中真有冰域雪莲,以慕容云清的个,她定会不计代价不择手段的获得又怎么无动于衷,毫无反应?还有王府里的那个女人,如果那个女人真是慕容云清,那么她怀里抱着的孩子——

    突地,像是想到了什么,慕容云水脸色一变,“傲尘没有中毒!”

    “没有中毒?!”黑衣闻言惊愕抬头,显然他被慕容云水这个信息惊到了,慕容云水点点头:“或者已经解了。”

    傲尘没有中毒或是毒已经解了。若是如此一来便能说的通了,这几将军府看似气氛低迷,守卫森严,一片肃杀之气,然云烟阁内却一直都是安然静谧的,若是傲尘真的重剧毒昏迷不醒,以那两人的手段和心计又怎会如此平静的偏安一偶?

    慕容云清肯带着他出门便表示他无碍了,再说,三年前傲尘也中了离殇,虽不知是什么缘故解了这离殇之毒,又有何奇遇,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离殇于他们来说,必然不像是外人那般的束手无策。

    黑衣人似乎还有不解:“如果小公子的毒已经解了,为何将军和二小姐还要对外宣传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冰域雪莲?就连云霄宫也大张旗鼓、动作频频?”

    是啊,如此大张旗鼓的悬赏冰域雪莲,又是为什么呢?或者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眉目低敛,“今昊王府里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发生?”

    黑衣人一惊:“小姐的意思是……?”

    “慕容云清不会无缘无故去昊王府,以她恩怨分明的格,绝不会放过那下毒之人。”而她今天出现在昊王府也绝不是偶然,看来她是动手了。

    “小姐是说那辆马车里……?!”黑衣人一生惊呼,慕容云水点了点头,当年御花园惨案,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知人。

    慕容云清自三年前突遭变故以来,忽然格大变,杀伐果断,冷血无,手段狠辣,冷酷嗜血,智计超群,心思缜密,现在她的后又有神秘强大的云霄宫撑腰,那个男人看起来一副淡雅如仙,出尘脱俗的与世无争,可她知道,一旦他发起狠来绝对是毁天灭地,血流成河,这样的人是敌非友,其结果……

    “那小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慕容云水闭了闭眼睛,在睁开时已经又是一片波澜不兴的清灼静冷,“吩咐下去,做好准备,随时待命。”

    黑衣人一惊,小姐这是要……?!

    慕容云水并没有回头,却仿佛料到了黑衣人此刻的神,她淡淡的说道:“今非昔比,雏凤在天,苍龙于野,大势已定……”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能做的也只是尽力挽救保住你们……

    黑衣人心中一凛,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深黑的眸子里是掩不住的震撼,惊悸如深:“属下等誓死追随小姐,保卫小姐……!”

    “去吧。”淡淡的两个字却成功的阻止了男子未尽的话语,黑衣人平凡无奇的面庞露出一脸视死如归的不惧和坦然,望向女子的眼神复杂难辨,只片刻,再次低头郑重应道:“属下明白,属下遵命!”=

    待到黑衣人离去,慕容云水伸手揭下帽兜,将一整张脸暴露在夜色之下,抬头仰望,暮色如稠,几点繁星闪闪烁烁,泛着诡异清冷的星芒。

    一阵夜风吹来,拂动青丝几许,斗篷随风猎猎飘

    天边隐隐泛起鱼白,女子竟是这样站了一夜,发丝沾染了夜露的沉重贴服在脸颊,却丝毫不损她傲然而立的清绝之姿。

    少顷,女子忽而勾唇一笑,似碎裂的星光淬入眼帘,耀眼争辉。如水清眸里透出坚定无比的睿芒,再不复一丝犹疑。

    “外公,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让他们都陷入万劫不复……希望你在天之灵……不要怪我。”

    转离开这荒凉落寞之地,步伐坚毅,背影凌霜。女子的坚毅果决在这一刻完全的显露无疑,心气魄不输男儿。

    ------题外话------

    啊——!好几天没来,一来就看到了亲亲宝贝们给殇滴惊喜,嘻嘻,谢谢啦~

    感谢lunar12002,anne197910,shuchi46039,zhangyong19 ,lsy0812 亲们投出的宝贵PP,感谢zhangyong19投滴评价票,最高滴评价,呜~无殇好想哭~

    无殇因为一直更新的不稳定,都感觉没脸面对各位亲们,更不敢开口求PP,求支持,难得亲们都是心宽广如此的包容着无殇,感动啊感动,泪盈眶了都~呜呜~无殇对不起大家,呜呜~无殇今后一定发奋图强,若是…若是无殇做不到的话,亲们就拍死我吧!(殇不介意亲们用手中的PP来砸,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