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傲尘一仰头,得意之色溢于言表:“小爷的功劳。”

    清朗悦耳的笑声传出,静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这小鬼另眼相看,他有多久没有这么轻松的笑过了?好像很久了吧,久到成了心底深处潜藏的暗伤,久到他不敢去回忆。这小鬼真是好玩,对味,明明是个孩子偏要故作深沉,还有这称呼,……还小爷?

    果然,那两个变态般存在的人教出来的人孩子也是与众不同。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

    而傲尘则不客气的打开要捏上自己脸颊的魔爪,有些嫌弃的皱眉:“君子动口不动手,懂不懂?长的不错白瞎了。”

    静月嘴角抽抽,他被一个孩子教训了,……还有那眼神,没看错是……嫌弃吧?!被一个孩子嫌弃?这种感觉还真是怪异,静月没有觉得愤怒,反而多了一丝兴味。有一个这么好玩的小玩具好像也不错。

    “哼!别想占小爷便宜!小爷不是好欺负的!”扬了扬白嫩的小手,警告的盯着静月,静月眼里的算计让傲尘特别不爽。

    像是想到什么,静月笑笑也收回视线,这小鬼异于常人,小心为妙,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沈芸熙低头掩下眼底的怒恨,再抬眸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柔,“……王爷,你忘了吗,你说此生不负,你只熙儿一人,只宠熙儿一人,绝不会让熙儿收到任何伤害,不会让熙儿伤心难过……,王爷,你说能遇到熙儿是上天对王爷的厚,可是王爷你知道吗?这些话熙儿才对,王爷英明神武,对熙儿更是呵护备至,得到王爷的青睐是熙儿的福气,熙儿谢谢王爷让熙儿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真意切,让人动容,楚楚可怜惹人怜惜。

    不错,还有心力意图扭转局势,说明还不够,只是难道她认为君玥昊就是傻子不成,不过这一切在云清看来只是在垂死挣扎,云清冷笑,看她的眼神犹如看白痴一样。

    君玥昊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色,对于沈芸熙的话仿似未闻,自刚刚他的视线便落在云清上,眼眸深邃如海,上流转着孤寂凉漠的气息如同寒夜里忽然刮起的凉风,拂过古巷阡陌,也如黎明前最后一颗星子隐没,唯余暗黑不破,那凉和暗形成一股将他包裹其中,隔离了温暖,终于最后一点亮光也寂灭。半晌道:“人交给——你了。”

    沈芸熙闻言一怔,震惊的抬头,眸子里满满的无法置信,“王爷,你怎能这么对妾?王爷,你熙儿的对吗?熙儿不相信王爷不熙儿了,若是王爷不熙儿又怎会不辞辛苦为熙儿寻来圣品冰域血莲?难道就是为了要将熙儿交出去吗?”

    面对沈芸熙的自以为是,傲尘一个没忍住翻个白眼,嘻嘻笑道,“咦?侧妃娘娘服用的冰域血莲不是娘亲给的吗?才三百年而已,不算极品,更称不上圣品,还有,当小爷一中毒,王爷就背着小爷,不,是抱着小爷跑到皇宫,找皇帝伯伯要的冰域血莲,所以说先救的是小爷,不是你,知道吗?”

    沈芸熙闻言,有些恍然,感觉专业被质疑的傲尘有点不服气,皱了皱小眉头,“哼,小爷的药错不了!小爷告诉你,就你手中的那点离殇小爷根本不放在眼里,而小爷在你的药上加了点料,就改变了离殇的药,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眨巴眨巴眼睛,笑得像个狐狸一样狡黠。

    沈芸熙彻底懵了,傲尘的话让她的再度震惊不已,这怎么可能?她当之所以会中毒皆是他捣的鬼,而她随后收到的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也是拜他所赐?!他不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吗?那可是离殇,他怎么做到的?而王爷,她痛苦的望向王爷,还以为王爷救的是自己,却原来……“王爷,是真的吗?”

    沈芸熙说的不清不楚,然君玥昊却能明白她意中所指,点了点头,默认了傲尘的话。

    忽然感觉浑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脚步踉跄,任由自己跌坐地上,眼神涣散,只口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

    傲尘傲的撇撇嘴,大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八个大字:自作自受!自找苦吃!

    “沈芸熙,你我之间的帐也该好好的清算清算了。”对于君玥昊的决定云清表示还算满意,至少他做到了当初的承诺,有了证据,绝不阻拦。虽然云清不知道他心里是否难以割舍,但至少省了她很多事。

    慢慢走向沈芸熙,素白的裙衫轻舞飞扬,走动间如蝴蝶的翅膀扇动出美丽的弧度,起落间隐隐现出浅色的白莲暗纹,步步生莲可谓是,配合上散发出的清冷风华,高贵出尘,美得惊心动魄。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而我云清的逆鳞便是我边亲近之人,而你好死不死竟然屡次挑战我的极限,该说你沈芸熙是胆大呢还是无脑呢?”嘴角一丝邪笑透出睥睨天下的狂傲霸气,然声音中冷意却如极地冰川一般。

    “知道当初沈熙黛是怎样的下场吗?我让她先一步尝试到了离殇之苦?那森森白骨在月亮下发出莹莹光泽,不会死,却能清楚的看到自己上一片一片皮剥离,那痛和你三前感受的相差不远。”

    “你是个魔鬼!你不得好死!”回过神来的沈芸熙抖了抖,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看向云清的眼神恨不得吞了她。

    对上沈芸熙充满怨恨的眸子,云清根本不在意,忽然脑海里有什么闪过,快的她没有抓住,微微蹙眉,随后将这一切抛到脑后,俯蹲在沈芸熙面前,“想不想知道我会怎么对你?”

    沈芸熙立刻戒备的盯着她,云清勾唇一笑顿时如同绽放的曼珠沙华,妖艳却带着致命的危险,冰冷嗜血。“你猜?”略略靠近,轻声道。

    沈芸熙不受控制的轻颤,仿佛当年王府花园里的那可怕的一幕再次在眼前上演,那个咄咄人犹如杀神一般的女人,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取自己的命,而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的如山一般的依靠不再护她,甚至要亲手将她推入生不如死的深渊。

    “人交给你了。”

    “人交给你了。”

    “人交给你了。”……

    脑海里一遍遍回响着男人无的话和女人挑衅的得意……

    恨!滔天的恨意漫天而来;痛!彻骨的疼痛席卷全,撕心裂肺,种种绪交杂直让人痛不生,得人透不过气来几窒息。

    场景一晃,依稀见到姐姐正被捆绑在木桩上,而那手段残狠的女人正举刀将自己的姐姐一刀刀凌迟至死,白骨森森,恐怖森。

    啊——!

    沈芸熙抱头一声痛苦的嘶吼,划破了安宁的长空,直冲云霄,惊颤人心。

    画面再次一变,君玥昊满眼深的凝视着怀中佳人,而他怀中的女子正抬头羞红着脸,面似芙蓉,俏可,男子眸色一暗,垂首便吻上了女子艳的红唇,男俊女俏画面极其的养眼。沈芸熙痴痴的看着,忽然那女人回头给了她一个鄙夷的眼神,挑衅一笑,她恍然察觉那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女人竟然不是她而是——慕容云清!

    沈芸熙惊愕的后退一步,急急伸手上前,想要拉住那即将远去的人影,那男人倏然抬眸,看向自己的眼神冰冷充满了厌恶,薄薄的唇轻启,无的吐出:“不要靠近本王。本王从来没有过你,本王一直的都是清儿。”

    她焦急的在后面喊着他,追着,可是他却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拥着怀中女子翩然而去,背决绝。她急了,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呢?她拼命爬起来,冲上前去,而他却一把将她甩在地上,指着她恨声道:“你这个无耻的女人,本王这么多年都被你们父女俩玩弄于鼓掌之间,好,好的很,你三番两次的加害清儿和本王的儿子,今天本王就要你付出代价生不如死!”

    一双大手如铁钳一般扣住她的脖子,不一会她便面色涨红,呼吸渐渐困难起来。

    跟沈芸熙的濒临死亡不同,屋子里还有一人脸色也同样的难看。

    静月郁闷的简直想要杀人,他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会发生那么诡异难解的事。

    只见沈芸熙抱着脑袋一声惨叫,而后便向打了鸡血一般猛然向自己扑过来,样子狰狞,他下意识手一挥,那人便顺着力道被甩了出去,撞上桌子慢慢倒了下来。

    他那一掌自己知道,虽然他只用了三分的力气,可是对于沈芸熙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来说,还是可以造成不小的伤害。原以为他伤了她,哪知那女人竟然不管不顾,爬起来又向自己冲过来,根本不管上的伤。简直就像是魔障了一样,吐血,她咋不扑别人,光扑他了?

    再一次将沈芸熙推开,不过这次他控制了力道,所以沈芸熙并没有伤上加伤。只是她做出了更加匪夷所思的举动,她用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面色涨红,呼吸困难,好像下一刻就会断气了似的。

    几人都有些目瞪口呆,不明所以,这突然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云清皱了皱眉,眼里闪过深思,微微凑近几分,“你想说什么?”

    沈芸熙努力的张大嘴巴粗喘着,断断续续不甚清晰的说道:“我、、、对不起、、、我不是成心的、、、是爹、、、爹说、、、,要我假装、、、那个、、、人接近你、、、”

    “什么人?”

    “救、、、救你、、、的、、、小姑娘、、、”是爹爹说不能让你知道那个小姑娘找不到了,不然你会伤心的。

    小姑娘?神马况?云清不明白,可是这当中有一个却是听懂了,君玥昊神色大变,只见他箭步上前,一把扯下了沈芸熙扣在脖颈上的手,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给本王说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