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清风暗袭,云纱轻飘。

    沈芸熙一惊,随即勾起唇角,坐正子,挥了挥手,丫鬟们授意默默退下,顷刻间,房内除了元姿和沈芸熙便再无他人。

    “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哈哈哈哈……”一声大笑传来,甚是张狂不羁,沈芸熙不皱了皱眉。元姿则防备的盯着门口。

    随着音落,一袭浅蓝影飘然而入,姿优雅,翩然落坐,温暖的房间瞬间带入一阵冷风,纱帘轻飘舞,层层叠叠,如若仙境。

    静月兀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凑近唇边却没有喝,如玉指尖轻轻把玩,眼神似笑非笑,“让侧妃娘娘这般思念本公子,罪过罪过。”

    “放肆,怎可对娘娘如此不敬。”元姿怒声呵斥。

    静月并未动怒,又是一声轻笑,只是那笑听起来让人感到一阵冷意,危险的气息自他上隐隐散出。

    “本公子竟不知这昊王府的奴才竟然可以代替主子发话,莫非这便是昊王府的规矩,亦或是侧妃娘娘教导如此?”声音清朗却带着冷意,杯子与桌面相触发出喀嚓声响,让人不由心里一紧,心惊跳。

    静月此言可谓暗讽之意甚明,说是王府的规矩不如说是嘲讽这王府没有规矩,丫鬟下人直接代替主子发话,没大没小,更是一针见血对沈芸熙的讽刺。君国的等级制度鲜明,莫说是这王府代表的是皇家,即便是一般富裕之间也是极重规矩的,丫鬟绝不可有如此抢在主子之前发话,此种越俎代庖之举是绝不被许的。

    而元姿刚刚的举动正好犯了主家大忌,静月简单一句话不仅指责元姿以下犯上不将主子放在眼里,又借着元姿的不懂规矩实实在在讽刺了沈芸熙的上不得台面。

    元姿脸色瞬间涨红变白,立刻惊慌跪下,“娘娘明鉴,奴婢该死,请娘娘赎罪。”

    没有看元姿,沈芸熙银牙暗咬,脸色微变,却又发作不得,该死的,他竟然敢对她这般无礼,明嘲暗讽如此不将她放在眼里,可她目前还不能将他怎样,先不说他的武功高强她奈他不得,就说眼前之事她还需要用到他。没关系,只要那件事成了,她可以不和他计较。

    几次深呼吸压下心中的怒意,后吐出一口气轻扬嘴角,道:“下人无知,是本宫教导无方,让公子见笑了。”

    元姿会意,立刻转向静月,磕头道:“是元姿逾越了,请公子大人大量原谅元姿。”

    静月不置可否,垂下的眸子遮住了眼里的精光,微垂的头颅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真实的想法,只是那微微扯起的嘴角泄露了他心里的不屑,不过只是一瞬而逝,快的让人无法察觉。又端起杯子微微凑近嘴边遮挡住嘴角的邪佞,姿意无比。

    静月不说话,元姿便低头跪着,姿笔直。她知道若想要活命只有求得他的原谅,否则他若要对自己出手连主子也保不住自己,而像他这样亦正亦邪的人,从来不把份放在眼里,要杀她一个小小的侍女简直就如捏死一只蚂蚁,而她死不要紧,却不能破坏了娘娘的大事。

    沈芸熙也只是端起杯子静静的请刮着茶沫不语。房内静谧无声只闻几人的呼吸此起彼落,无端的压抑,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静月头也不抬慵懒的道:“娘娘说怎样便怎样吧。”

    元姿呼了口气,知道此事揭了过去,“谢公子不罪之恩。”

    沈芸熙也松了口气,温雅一笑,切入正题,“公子昨夜休息的可好?”

    静月眸子微闪,仍旧没有抬头,轻扯薄唇:“不错。”

    “嗯?”成功了?不由心下一喜,太好了。“公子辛苦了。”

    沈芸熙起与静月相对而坐,亲自执壶,十指芊芊如葱,亲自执壶,清亮的茶水如线冲进茶杯,嫩绿的茶叶在翻滚的水间上下翻滚,瞬间满室茶香缭绕,“虽然公子此举不过是为还本宫的救命之恩,但本宫还是要谢过公子出手相帮。”微微一笑,美目流转,递上茶杯,“从此以后,之前的一切一笔勾销,你我二人互不相欠。”

    静月一直无声的看着沈芸熙的动作不言一语,嘴角始终勾着,直到沈芸熙充好了茶递到他面前,他才看向沈芸熙,对上她的眼睛,玩味的一笑,半晌方道:“怎好让侧妃娘娘纡尊降贵为本公子倒茶?”

    “本宫眼中,没有贵,只有值不值得。”言笑晏晏,温婉柔媚,她在告诉他,利益至上。

    静月潇洒一笑,接过茶杯轻啜一口,赞道,“好茶。”

    沈芸熙眸光闪亮,盯着饮茶的静月,嘴角的笑越发的深了三分,“公子喜欢便好,也不枉本宫一番心意。这是贡茶,皇上隆恩所赐,公子喜欢可多饮几杯。”

    静月但笑不语,几口将茶饮尽,放下杯子,轻抿了抿唇,一脸陶醉,似在回味。半晌方道:“多谢娘娘的‘好茶’,娘娘出手大方倒是本公子的福气了。”

    不知是否无意,听到静月口中称呼的那个‘侧’字总算是去掉了,而沈芸熙自然是立刻便察觉到了,唇不由的勾起,眼里却闪过鄙夷,不可一世也不过如此,自视甚高罢了。

    哼!眼里闪过一抹狠光,只怕这福气你无福消受而已!

    “茶叶饮了,‘’也叙了,本公子便不打扰娘娘清静了。”说完便走,沈芸熙则是端起另一杯茶,轻启樱唇:“公子昨夜辛苦,还是在休息一会再走吧。”

    而静月闻言看向沈芸熙,眼中有了一丝防备,而沈芸熙兀自饮了口茶,这才抬头,只是那看向静月的表也高深莫测起来,“本宫只是觉得公子昨夜辛苦,不忍心而已。”

    那眼中的森森寒光让静月心中一惊,忙提气,却只觉头有点晕,子也跟着一晃,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剑眉微蹙,眼神看向那茶杯,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一阵乌青,视线转向沈芸熙时,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给本公子下毒?!”那声音里隐着滔天的怒气和冷意。

    沈芸熙笑得更加柔媚温柔,“本宫怎么能怠慢了贵客?这只是本宫送给公子的一份小小的礼物而已,公子刚刚不是很喜欢吗?”

    静月咬牙,喜欢?谁他妈的喜欢喝毒水?又不是脑子有病!还有,贵客?!暗暗翻了个白眼,他怎么觉得拿他当贵客的都没好事呢?一个要废了他一个要毒死他,这也叫贵客?

    不过此时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静月冷冷的盯着沈芸熙,眼神似冰,“你为何要给我下毒?”

    沈芸熙抬起下巴,脸上再不复温柔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毫不遮掩的讥讽和狠辣:“公子聪明绝顶岂会不明白一个真理?”静月仰头,只这一会冷汗已顺着额头涔涔而下,沈芸熙子前倾,不屑的看向静月,目光充满了鄙夷道:“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声音轻柔,却给人一种来自地狱的森冷之感。若非亲眼所见,很难让人相信这么一张柔美的脸,竟能说出这么无残忍的话来。

    静月无声的望着沈芸熙,眼神冰冷,“你当初救我就只是为了利用我是吗?说什么一笔勾销互不相欠,其实你一早便打算杀人灭口对吗?”

    沈芸熙轻笑出声,对于静月散发出的冷意毫不在意,相反对于静月那恨不得杀了她却又无能为力的憋屈样子,她心里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快意,那种感觉就像是费劲了千辛万苦攀上颠覆采得雪莲的满足感,是成功报复后的快慰,是征服强敌的成就感。

    经此一事慕容云清必然败名裂,再也不能成为她的威胁,而眼前之人也将毒发亡,这世上最能威胁她的两个人,都将不存在了,那这世上还有什么可以让她惊颤的?

    居高临下的看向冷汗横流脸色惨白的静月,沈芸熙嘴角无的勾起,有一种惊颤的美艳:“从你对本宫无礼时便该知道你会有如今的下场。”慕容云清如此,你自然也不例外!

    静月费力的撑起子,靠向后的椅子,与沈芸熙对视,面无表,“这么说,侧妃娘娘今天是不会放过我了,那么可否请娘娘为在下解惑?”苍白的脸色中隐藏着无力不不甘。

    沈芸熙似乎很享受这种我为刀俎人为鱼的感觉,也或许是她看出了静月此时正在无声流逝的生命的隐忍,总之她现在心甚好,她轻轻颔首,语气轻快道:“问。”

    “你与那慕容云清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据我所知,她并不能妨碍到你什么,你的地位,你的荣华富贵,而你为什么还要对她紧追不放,咄咄至她于死地,处之而后快?”

    “哼!”沈芸熙眼神一暗,流露出一种名为不甘的东西来,“你懂什么?那个人,看似无害,无无求,实则心机深沉,手段了得,对王爷采取的也不过是擒故纵而已!”

    静月闻言一愣,暗暗瞥向某处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没想到答案竟会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