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你会怎样?”静月挑眉看向云清,眼里带着一丝不明意味。

    仿佛看透了男人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云清挑眉斜睨,唇角勾起轻蔑的一笑,云淡风轻道:“我就帮你除了那祸根!”小样,你以为我就只有这么点手段吗?在这古代的封建社会,知道哪些被你祸害了的女子会遭受怎样的伤害吗?

    静月瞪大眼,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腰下部位,一滴冷汗从额角滑下,除……除了祸根?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是吗?

    抬眸见对方正似笑非笑的睨向他的胯下部位,那眼神凌厉似刀,静月的心一缩,仿佛感觉到一柄钢刀正散发着森森寒意,有如实质般的伺机而动,仿佛下一刻就会挥下来。

    那结果……!

    静月忍不住浑然打了个激灵,不会吧?这么狠?双手下意识的交叉向下,想要护住那男人的象征,却在反应过来后,尴尬的收了回去。扯扯嘴角,然在女人的眼神下半天没发出声音,因为他发现了,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也不能把她当成一个正常的女人来看,正常的女人哪有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男人那里看的?

    他虽终采花,可那都是他调戏别人,可此刻这掉了一个个,他的感觉不是一般的怪,不对,这女人如此彪悍,那个清贵绝伦的男人会容忍他的女人当着他的面这般肆无忌惮的观摩别的男人体?

    可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男人嘴角擎笑,正宠溺的看着女人,而女人一幅小鸟依人的模样依偎在男人怀里,画面和谐完美的就如一幅水墨画般,让人不忍打破。

    静月再次差点掉了眼珠,这还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云霄宫主吗?恐怕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云千澈自然不如静月所看到的这般毫不介意,当听到云清的话时,他微楞之后,便是好笑,接着便是哭笑不得,无语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不过,他也觉得这个办法确实是针对于眼前之人最狠的惩罚。兵不血刃,说的便是如此吧?

    可是,女人那毫不掩饰的眼神,却让他忍不住开始咬牙切齿,虽然知道她与一般的女人不同,没有男女大防的意识,可,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明目张胆的盯着男人的那里看呢?

    大手一伸,搂在女人腰间的手不着痕迹的移动寸许,微低垂首,唇瓣轻擦过女人如天鹅般优美的颈项,瞬间一股电流直窜而起,引的怀中躯一阵轻微的颤栗。

    云清脸色唰的晕上一层薄晕,在灯光下晕染出动人的靡丽,炫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这些细微的变化虽是一瞬,可却没有逃过云千澈的眼睛,云千澈心大好,薄唇微扬,挂起一抹轻笑。这才对嘛,要看也是看他嘛,那小小贼有什么好看的?

    云清却心下暗恼,这人竟然当着一个采花贼的面对她做出这般亲昵的动作,简直就是……清眸微抬暗暗瞪了他一眼,却在对上男人微扬的嘴角后也跟着微微扬唇,也瞬间明了了男人的心思,是啊,这是古代,古人的思想都比较保守,对于女人的束缚更是严重,一个女人盯着男人的不雅部位说出这番话来,在她看来在正常不过的事,然在他们确实是有够惊世骇俗了。

    他这是吃味了呢,云清嘴角轻扬,给了男人一个轻笑,两人间流淌着脉脉温,形成一幅旖旎的画面。

    可惜这些美好却是转瞬即逝,云千澈可不想云清这憨魅惑的一面,让别的男人看了去,在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后便见好就收了,这一切都发生在须臾之间,而待到被云清的彪悍震慑到的静月回神之时,云千澈又已经不动声色的将一切调整好,恢复如初。

    静月合上嘴巴,狠狠闭目,今夜之行他得到了一个结果,这两人都不能以常理视之,不过,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从打击状态中恢复过来,相比于他的尴尬和狼狈来说,他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嘛。眼神在两人的上来回的转了转,裂开嘴角,这样也好,也好!

    看来传言不虚,云霄宫主与慕容云清之间果真是伉俪深,而这两人越是亲昵,对他的威胁就越小,那他的目的不还是达到了吗?而且这比与之为敌的结果要好上太多了。

    好,好!先前的不快和郁气瞬间消散,心不是一般的好。

    静月的表变化虽细微,然云清和云千澈却没有错过,云千澈挑眉,云清则玩味的看着他,“看来对这个结果你很满意?”

    静月嘴角一僵,后狠狠吸气若无其事的道:“慕容小姐那里话,这种事哪能劳驾慕容小姐挂念?”

    好在他现在也不需要在找那些女人了,何不卖他们个面子?

    “你的目的?”云千澈淡然轻笑的看着他,轻声问道。

    静月眸光微闪,似乎有一丝错愕,抬头看看窗外,叹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素闻慕容云清倾城风华,绝色无双,爷心向往之,今夜夜色朦胧,真正是一会佳人的好时机……”

    云千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也不打断他的话,神色淡漠,眼神似笑非笑,那意思仿佛在说,编吧,我看你怎么编。

    静月嘴角抽抽,果然编不下去了,不自然的咳道:“那个,无视,无视就好……”

    这男人的气势太强大了,他自认武林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却还是不自觉的被对方的气势所震。

    歪头思量了一下,后看着两人道:“我只能说,我来此不是与你们为敌。”他来只是为确定一件事,如今他已经有答案了,至于以后的事,谁说的清呢?

    云千澈却没有在问,只是看向他半晌后淡淡的笑了笑:“本宫相信你的话。不管你为了什么,以往的事本宫可以不予你计较,本宫希望下次见到你不再是这般景。”

    云千澈笑看着他,嘴角含笑,却不达眼底,琉璃眸底流转的是一片深邃的冷意。

    静月眸光微闪,对视半晌后抿唇道:“好。”云千澈要的是什么,静月很清楚,而他略一思考便答应下来,就当是还对方一个好了。虽然他现在已不是当初那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孩子,可目前他的份也不适宜暴露。那些人当年处心积虑的布局,一旦得知他仍旧存活的消息必定会再次掀起一番腥风血雨。而对方在明知道他的份却并没有以此为要挟,仅此一项便也足以他相帮。

    再说揭穿事实的真相,对他来说并没有坏处不是吗?昊王府,竹院

    沈芸熙倚在美人榻上,姿容妩媚,神安详,然那不时睁开向外垂询的眼神却泄露了她此刻的心里并非表面看到的那般的惬意。

    熏炉里点燃着熏香升腾着冉冉袅袅的烟雾,元姿指挥婢女将快要熄灭的炭炉重新换了一盆,外面冷寒霜冻,屋内却温暖如

    元姿接过婢女端上来的参汤呈上:“娘娘,喝杯参汤吧。”

    沈芸熙欠了欠,立刻有丫鬟上前扶起沈芸熙又为其在后垫了个靠垫,这才退到后面。

    柔荑拿过勺子轻轻搅拌,舀起一勺要送入口中,却在到了嘴边时又停了下来,状似无意的问道:“还没有消息传来吗?”

    元姿闻言替沈芸熙整理裙衫的动作微顿,后轻声回道:“回娘娘的话,昨夜京都安宁无事,今晨无风无浪。”继续整理微褶的裙摆,见没有一丝折痕了这才抬起头来。

    沈芸熙眉头微蹙,眼里闪过一丝不耐,事到底办的怎么样了?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消息,难道是没有成功?那慕容云清虽然有些本事,可她是见过那个男人的手段的,那男人看似温文尔雅,实则手了得,森狠绝,否则也不会被朝廷通缉这么久还安然无恙。

    她救了他一命,他答应帮她做一件事,这种人虽然手段狠辣,可也是信守承诺的,答应的事定然不会食言。

    可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他却没传出一点消息,难道他失手了吗?虽然上次他伤在王爷手下,可是她不认为慕容云清的手能比得过王爷。

    那么……

    沈芸熙扔下勺子,面色不郁。

    “娘娘,快喝吧,待会儿冷了喝可不好。”元姿小心的劝道,娘娘从昨夜就没怎么睡,今早更是一早起来就在等消息,连一口也没吃过。虽然娘娘救过那个人的命,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反悔,想起那天他差点就对娘娘……现在想来她还有些后怕呢,而且若是这事被王爷知道了,只怕……

    和那样一个人合作在她看来无异于是与虎谋皮,奈何娘娘一意孤行。无奈的劝道:“娘娘,想要除掉慕容云清咱有的是办法,不一定非要和那个无耻小人合作。”

    “可是本宫不想等了,本来以为她死了,之前的事本宫也就算了。没想到她却又活着回来了,还霸占了王爷的心,哼,一个不知羞耻的人,和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却又紧抓着王爷不放,本宫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成了泡影,成了笑话。这口气,本宫咽不下。本宫不会放过她的!还有那个小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王爷的种,竟然还敢登堂入室,想要母凭子贵,她慕容云清的算盘到是打的响亮,那也得看本宫同不同意!

    和那人合作虽然有很大的风险,但是目前来说这是最快最省事的办法,一旦成功定叫她永无翻。就算败了,也有那人兜着。总之,这次本宫势在必行,他若是给本宫办砸了,本宫定……”沈芸熙恨的咬牙,眼底闪过狠,若是平里的沈芸熙绝对不会这般沉不住气,也许是因为有些孤注一掷吧,此刻的沈芸熙看起来有些浮躁。

    “娘娘,您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没有消息也不见得是坏消息,我们的人查不出可能是对方掩盖的好啊,毕竟这事不是光彩的事,就算慕容云清真的出了事将军府也不敢大肆宣扬。再说,那个男人的手段虽然卑劣,但也确实了得,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女子被祸害了,找他做这种事最是合适,想那慕容云清定然也不会次次这么的好运。娘娘,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等会才有力气,就算待会儿有什么事也可以有精神想应对之策啊。说不定一会儿他就会带来好消息呢。”元姿不着痕迹的打断沈芸熙的话,娘娘的意思她懂,可那个结果太可怕了,她们都承受不起。现在她只能祈祷那个采花贼能将事办妥了才好。

    “你说的对。”沈芸熙扬起唇角:“是本宫多虑了。”

    暗处将主仆两人的对话听在耳里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狠戾,勾唇冷冷一笑,从暗处现:“原来侧妃娘娘是这般想念本公子啊……”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