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云袖轻舞,一阵清风拂面,带着微微的凉意,却也不令人感到不适,淡淡的竹香掩盖下,细闻之下却发现其透出一股奇异的味道,这味道淡淡的若不特别注意几乎不会发觉,些微的腥甜,些微的淡雅,很矛盾的两种味道,却奇迹般的相融,中和了残忍的血腥味道,给人一种舒爽的惬意。

    很奇特的味道。

    云清扬眉略有所思,静月则一脸惊愕,后了然,看向云千澈的眸子也带着复杂,许久后微微轻叹了一声,“我以为自己已经遮掩的很好,却不想到头来仍旧是功亏一篑。”声音淡淡的无波无澜看不出此刻是什么绪。

    “你遮掩的很好,几乎毫无破绽。”云千澈淡淡的道,没有高傲的嘲讽,也没有鄙夷的不屑,更没有高看一眼,有的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若不是这淡淡的异香,他也不会那么快的肯定他的份。

    当,他曾去过君玥昊与静月相斗的酒楼,里面那一丝淡淡的腥甜味道,虽淡却萦绕不散,最终引起了他的注意,进而,通过此线索,顺藤摸瓜下竟然查到了一段隐秘,那是连他也要为之侧目的残忍血腥。

    也许是相似的童年和经历让他多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不过他比他要幸运,他的父母没有遗弃他,而他们即使离去也留给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孰是孰非,

    只能说,命运弄人,天意弄人。

    总之,对他的做法不苟同也不认同。

    “那又怎样?”静月略有些自嘲,掩盖的再好不是也被你一眼识穿了吗?当初他练习那功法之时一开始并不得法,后来无意中参透了其中的奥妙令他喜不自,那便是那功法乃极之功,辅以处子血为引方可大成。为了达到快速功成,他第一次掳掠了一名女子,结果发现果然不失所望,从此之后他便以处子血助之,如此一来成效显著,他的功力大幅度提升,而不久后他便发现功力与俱增的同时,他的上也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似甜似腥,起初他并没有在意,可随着时的增加和他功力的大涨,他上的那种香气愈见浓郁,且他所过之处都会留下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久久不散。

    从那时起,他便开始以各种办法来试图来驱散这种血腥味,毕竟这腥味太浓于他行事太过不利。然而,这味道就似乎是自他的骨头里散发出来的一样,已经溶于他的骨血,终于静月明白,这腥味他这辈子也除之不去,除非他甘愿自废武功。

    静月自然不会这么做,所以在失败后,他便换了一种方式,试图用各种香薰来遮盖这味道,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他一用功就会露馅。

    静月不甘就此落败,一边游走江湖,一边寻找解决之道。机缘巧合之下终于被他找到了另一种功法可以平衡他上的戾气,欣喜之下他潜心修炼,终于上那股异香渐渐淡去,几若不闻。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用竹香来熏衣,久而久之,他上的味道逐渐被竹香取代。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停止了用处子血来修练。

    “你是如何看出我是我?”连我差点都不认识自己了,你又是如何得知?抽丝剥茧查出真相却又如此意味不明,你究竟意如何?如此如此让人看不透你?

    云千澈没有看静月,微仰着头,神淡漠,那样子波澜不惊,有一种睥睨天下般的王者贵气:“你掩盖的很好,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不过,也只是机会而已。这世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世人往往都会陷其中不可自拔,难辨真伪,其结果端看各人怎么去对待。而我的眼里,只有事实。”男人眼眸清亮,璀璨若星,里边是广袤无垠的渊海,看不透,猜不明,那样子似睥睨天下的王者,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轻言淡语却又随意至极,却丝毫不损他的威严。云千澈淡淡瞥了一眼,话中似意有所指。

    静月微微蹙眉,盯着云千澈拧眉,眼里有着沉思,云千澈淡淡一笑,便不再开口也没有为男人解惑的意思。

    云清好似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看向云千澈的眸子里有着异色,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待敌人会如此和声和气的,且他的那番话明显就是在告诉对方,他不会拿他的份说事吗?往大了说,就连今晚偷袭之事,都不与之计较。他何时这般大方了?

    这算什么?既往不咎?云清摇摇头,对此并没有不满,毕竟她相信云千澈如此做必定有他的理由。且这个静月虽然世可怜,可做的那些事确实也是伤天害理让人喜欢不起来。

    然这世间并非只有黑白两色,还有着许多的不由已的灰色地带。

    “你就这么肯定?一点也不担心?”静月眼里闪过一丝戾,我静月盯上的猎物从来就没有逃脱过,而若是有一点危害到我报仇的阻挡他都会除之而后快。

    “你可以试试。”云千澈淡淡的瞥了一眼,视线扫过黑衣下微颤的右手,不经不慢的说道。那意思很明显,你有这能耐吗?废你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一眼极轻极淡,却让静月忍不住嘴角抽抽,仿佛那眼神是利剑般,刺透了他的衣服,先前受制的手腕立刻传来一阵刺痛!

    这是藐视,赤果果的藐视!

    奈何他还真得受着,尼玛,他静月自出道以来,何时受过这等羞辱,可人家那势力,那实力都远非自己可比,此刻他拿什么来和人家斗?

    静月心中了然,云霄宫果然不容小觑,云霄宫主更是深藏不露,不可等闲视之。连这么细微之处都不错过,且连那久远的陈年旧事亦可查出,可想而知,其背后的势力是怎样的骇人。此刻,他没有了和对方较量的心思,且就冲着对方刚刚所说的那番话,他也不能选择沉默,更何况他本就没有想要和他们作对的想法,一切不过都是出自好奇而已。

    一个被休弃之人,却又让休她之人惦念了三年之久,看了眼前的女子,他想,他有些明白了,这是那些深宅之女所不具备的莹然自信和傲然如霜。丹是那一双清冷如霜的眸子就可看出她的坚韧和不屈。

    眼前二人已经知道了他的份,却似有罢手之意,虽猜不透他们的目的,但这不是坏事不是么?且以云千澈来说,他信的过他。

    若是与这二人打好关系,对自己以后的路就算没有帮助,也不会有阻力,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的好。想到此,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整了整思绪,静月已恢复了那副温润的清雅贵公子样,淡淡的开口:“我今晚来此并无恶意,但背后确实有人,那人你们也认识,昊王侧妃沈芸熙。”在多的也没有多说,他相信他们都懂,沈芸熙让他这个采花大盗半夜三更来此,意何为。而这短短的两句话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采花贼是干嘛的?当然是采花毁人清白的!

    果然,云千澈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闪过一抹危险的光,森冰冷,仿似万年寒潭,寒气瞬间浸骨。大手蓦然捏紧,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仿佛那手是捏在他们的喉咙一样,窒息感扑面而来。

    静月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太可怕了,这眼神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见他看向自己,心中一凛连忙澄清道:“我没有恶意,只是好奇过来看看而已。”说的很急,一副急着澄清的样子,说完就愣住了,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心中不由有些懊恼,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说在武林中也是一代高手中的高手了吧?怎么就这么不经吓?

    然,云千澈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他差点跌掉了下巴……

    云千澈冷冷的望过来,寒眸半眯,轻扯嘴角,吐出五个字来:“不然你以为呢?”若不是察觉到他上没有杀气,他会留他的命到现在?早在他进房间的时候便送他从来处来,去出去了。即便他心里同他的幼时的遭遇,就凭他敢有动云儿的念头,他也不会饶了他。

    静月张大了嘴,半晌后,抿了抿唇瓣。

    好吧,此刻他也不知说什么了,不知是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还是庆幸自己命大劫后余生?

    摇摇头,尼玛,他就是来找打击的。人家不杀他那是因为有了百分百的把握能制他,并非他所想的那般大意才失手被擒。

    现在才发现,他今晚来这里就是个错误,他在他们面前他就没保持过高贵的形象,还没出手就被擒住,现在又被对方的气势所震慑,传出去……现在一想,这手腕都还一抽一抽的疼的厉害,这打击大了……

    云清了然,就说君玥昊地毯式搜索下还安然无恙的人,难不成还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不成,她虽说对君玥昊没什么好感,可对那人的能力却是不怀疑的,除了看女人的眼光差点脾气冷点。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古人诚不欺我!君玥昊只怕怎样也不会想到他要抓的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是他枕边人给打的掩护。不知道君玥昊若是知道后,会是怎样?

    只是那女人还真是不安分,刚刚谋暗害傲尘,现在又想要毁了她的清白,她到底是有多恨她,多想她死?这种人真是死不悔改,简直是自找死路!既然她急着找死,那么她,成全她!

    眼里冷芒一闪而逝,快如流星,却被静月捕捉了个正着,咽了咽口水,就说这女人不是个善茬吧,看来有人要倒霉了,不过这两人他还真不讨厌,男人霸气,尊傲,凛然不凡,女人清冷如霜,风华清逸,风姿无双,既然已经是一对了,那就不要在有变化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嘴角轻轻一勾,今晚没白来。

    感觉到边冷气嗖嗖的往外喷,低气压持续下降,云清心里一痛,抬眸,一道暗影罩了下来,云清却没有避开,而是温顺的靠近那宽阔的膛,感受着口传来的剧烈跳动,如擂鼓声声震颤着她的耳膜。

    云千澈大掌轻轻揽过云清在怀里,大手不断的轻抚女子纤薄的后背,似要安慰她,也似在压抑自己的怒气,淡然的神下,眼神鸷,手下动作却轻柔如絮,“云儿,我不会在给任何人伤害你的机会。”语气中有着清然的自责,他早应该出手除了那个女人,而不是留下她来祸害云儿和傲尘。沈芸熙,你最好做好准备,承受本宫的怒火!

    “恩,我相信。”云清轻轻环上男子精瘦的劲腰,“当初是我要留下她的,她加注在我们母子上的苦难,只是一死太便宜她了。”现在还要在加上你的,那女人死一百次都够了,“网我们已经撒开,只等着进网,相信我,到时定让她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红唇微扬却透着嗜血的艳,声音轻缓,却又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云千澈的自责,她知道,他的心痛,她知道,他的担心和怒火,她也知道,所以,这次,沈芸熙你等着接招吧。

    云千澈缓缓勾唇,轻笑道:“好,到时为父去为云儿助阵如何?”说的云淡风轻,却是最可怕的事实。

    两人相互间都懂对方的心意,心灵的契合让人心神愉悦,那些不开心的事和不开心的人,都没必要占据他们太多的心神,只因,沈芸熙不值!

    两人言笑晏晏,却让静月无端的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窜起,直达百汇,好吧,此刻他有些庆幸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和他们为敌。

    若是当时自己有一丝邪念,他敢肯定自己不会是个囫囵个,那时他可是看到了对方眼里无比认真的冷意和那丝丝缕缕的杀气做不得假,比死还惨……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一点没错。一边欣赏着俩人旁若无人的厚脸皮,一边暗自庆幸自己被遗忘不会殃及到池鱼,冷不妨一道清冷的声音飘了过来,“以前的事,我不会再追究,但是惹出的烂摊子你自己去收拾,以后若是被我知道你又去祸害那些无辜的女人,我就……”

    “就怎样?”咦?有点好奇,若是他真做了到时她会怎样对他,难道又是废武功不成?没新意。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