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傲尘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云千澈修长的手指,确切的说是看着他手里正在雕琢的木雕。

    云千澈手里正拿着一颗木雕,尺许来长,雕的是个女子的样貌,那女子眉目如画,发丝如绸,唇角维扬,温柔含笑,风华生姿,栩栩如生,衣裳飘逸,仿佛有风吹过,掀起柔美的弧度。

    一手垂落,一手微抬,十指芊芊正握着一朵花,那花生的极好,花瓣上还有晶莹的露珠滚动,整朵花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洁,无形中给女子添了一份优雅飘逸的灵动之美。

    像,太像了。

    傲尘眼睛一亮,只一眼他就喜欢上了那个木雕小人。

    他痴痴的看着云千澈手中的小木人在刀锋下慢慢清晰,完美,一脸兴奋。

    娘亲看起来好美哦,最重要的是,娘亲笑起来真好看呀。

    他好想要靠近点看哦,只是想到刚刚娘亲对他的态度,他又觉得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委屈,娘亲不他了,他现在还在伤心难过中呢。要是他现在过去会不会让那个男人笑话自己啊?傲尘有些纠结,那要迈不迈的小脚,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别扭的扭过头去。

    云千澈仿佛没有发觉到傲尘的绪起伏,此刻他正专注于眼前的工作,一刀一刀仔细认真的雕琢着,完美修长的手指轻捏着匕首,一副神往,好像那个不是木雕,而是他最心的珍宝一般,一刀一划都在力求达到完美。

    虽然傲尘扭过头不再看向云千澈,可是耳边传来的那咔咔的刀削木屑声,就仿佛一根看不见绳在牵着他的心,勾的他忍不住的想要回头。

    傲尘悄悄的转过头来,偷偷的看向云千澈,见他没有注意他,他心里一喜,轻轻的挪了挪脚步,见仍旧没有引起注意,不由的又挪了挪脚步,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看一眼,他就看一眼。

    可是只一眼他就移不开目光,仿佛那完美的手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不停的靠近,脚步不由自主的迈动,一步一步的靠近,终于挪了桌子边。看着那个越来越完美的小木人,喜悦之色漫上眼睛,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像要看到他完工后的作品了。

    他想他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雕刻着娘亲样貌的小木人。有了这个小木人,以后他想娘亲的时候,即使娘亲不在他边,他看到小木人也不会觉得太难受了。

    傲尘忘了自己还在闹别扭,不自觉的又靠近了些许,子前倾爬上椅子,恨不得云千澈能够立刻就完工,然后他就可以把小木人娘亲抱进怀里。

    云千澈仍旧埋头专注,看似沉浸在自己眼前的事了,实则眼角的余光却将傲尘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他的纠结,懊恼,别扭和暗暗给自己打气。一丝一毫也没有放过。嘴角不由的轻扯出一丝笑意。

    “好了没有,你快点啊。”傲尘忍不住出声催促。

    云千澈抬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不是生气不理人了吗,怎么又过来了?

    傲尘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眼睛微闪,别过头去。转念一想,不对呀,他为什么要心虚呀,他看自己的娘亲有什么好心虚的,虽然娘亲不他了,可是他还是很娘亲的啊。

    哼,笑就笑好了,你不让我看,我偏要看。

    傲尘昂首,甩了个白眼给云千澈,嘴里催促道,“你快点刻呀,小爷还等着看呢。”

    云千澈露出一记原来如此的笑意,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动作,傲尘也不说话了,光明正大的趴在桌子上近距离的看着他雕刻。

    一大一小两人一趴一坐安静相对,眼睛都看着那个小木人,稚嫩的童声不时的出口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娘亲应该是怎样怎样的,谪仙般的男人则认真的听着,暗自点头,父子两人难得的为一件事意见统一,配合默契。

    其实那个小木人,云千澈一早就开始雕刻已经接近完工了,本就是他准备拿来讨傲尘欢心用的。自从云萝事件之后,这小家伙总是对他不远不近的,偶尔逮着机会还会他一把,将军府书房那次不就被他了吗?

    他想要修复父子关系,想要收拢这小子的心,只能出奇招。因为知道这小家伙心里最重要的便是他娘亲,所以他就以云儿的形象来雕刻了这个小木人,目的就是用来收服他的。

    今里发生了这件事,让母子间生出了嫌隙,既然如此,他便来帮她们修补修补。

    不过,他相信,经历过波折和打磨的感会越发的亲密而牢不可破,不论是还是亲

    此刻他正好趁机拿了出来,果然,这不吸引了小家伙的视线和注意力么。

    不一会,小木人就雕刻好了,傲尘欢呼一声,一把夺了过去,翻来覆去的看着,笑的见牙不见眼。

    云千澈看着他轻笑道,“喜欢吗?”

    “喜欢,喜欢,很喜欢。”傲尘头也不抬,一连三个‘喜欢’,表示他现在的喜悦。

    云千澈眼眸微闪,盯着小木人忽然道:“呀,这里怎么会这样?不行,我等重新雕琢雕琢。”说着伸手从傲尘手里拿了过去。

    傲尘一愣,哪里不好了,他看着很好呀,娘亲看起来就跟真的一样呢。云千澈忽视他眼底的疑惑,径自改动着他不满意的地方。

    傲尘看着他在小木人左手的位置刻刻划划,修饰着。看着看着,傲尘的小眉头开始打起结来,他怎么觉得事好像越来越不好了呢,瞧那本来拿花的芊芊玉手里的那朵花已经变了形少了一瓣花瓣,变的不好看了。

    可是他看云千澈仍旧在埋头刻着,神专注而认真,好像压根就没发现这么大的漏洞,他不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在看过去,傲尘猛然瞪大了眼睛,那朵花又少了一瓣,傲尘觉得他不能忍了,要不然就要坏事了。他急急的拉住了云千澈的手道:“错了错了,这花越来越少了,在掉就没有了。”

    终于忍不住了,云千澈低垂的眼里快速的划过一丝笑意又散了开去。只见他疑惑的抬了抬眉看了看傲尘又低头看了看小木人,这才看到那五瓣花的花瓣竟然都快掉没了,不有些懊恼起来,“怎么就少了三瓣呢,我明明是想要把云儿的手雕刻的更美一点的嘛,怎么就下错了刀?”

    傲尘抿唇,恼怒的瞪着他,眸子里满满的写着明明白白的指责。

    云千澈尴尬的笑了笑,瞄了瞄傲尘不善的脸色,讪笑道:“那怎么办?”转而用商量的口气说道:“要不这件就算了吧,坏了的东西就不完美了,改天我在雕一件更好的给你。”说着便要毁去小木人。

    傲尘惊愣了,他没想到云千澈竟然会有想要毁掉小木人的想法,他看向云千澈挥向小木人的匕首,那流线般冷冷的光芒刺了他的眼睛,小木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她仍旧温柔的笑着,就好像是娘亲每次看着他时那充满疼的目光。

    那就是娘亲!傲尘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气来,他怎么能说毁掉就毁掉呢,在他眼里,此时的小木人不再是小木人,那就是他的娘亲,他不会许他毁掉娘亲的。

    傲尘猛然伸手,在匕首即将要划过小木人时一把夺过了小木人,抱在怀里,紧紧的,好像怕被人再次夺去般。

    双眸燃着怒火瞪向云千澈,气愤的大声指责道:“娘亲是我的,我不许你伤害她!”

    云千澈没有管被傲尘抢走的小木人,他一把甩开匕首,急急的要拉过傲尘的手查看,担心的道:“怎么这么莽撞,有没有伤到手?”

    傲尘却甩开他递过来的手,用愤怒的目光凌迟着他,眸子亮的像是天边最亮的那颗星辰,用坚定的口气说道:“不用你管,总之,我不准你伤害娘亲。”

    确定傲尘没有受伤,云千澈似乎松了口气,他定定的看着傲尘,傲尘毫不退缩的与他对视,半晌,他说,“我没有要伤害你娘亲的意思,在我心里,你和你娘亲是无价之宝,也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在我心里你娘亲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女人,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你明白吗?这个小木人既然不能呈现出云儿最完美的一面,那么我就毁掉,在重新雕刻一件完美的作品,直到雕刻出我心目中最完美的云儿来——送给你。”

    云千澈的语气里是满是坚定,眸子里也是不可置疑的认真,他不躲不闪傲尘的目光,与这个小男人自己的儿子对视着,告诉着他的心意。

    傲尘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他有些愣神,想着他的话,可不是,娘亲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任何人替代不了的。

    他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他犹豫了一下,想着是不是要将小木人交出去,可是当他低头看向手中的小木人,触到那含笑的眼,傲尘又是一愣,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或许是云千澈真的雕刻的太好了,小木人就和真人一模一样,连那神都雕刻的入木三分,傲尘只觉得,小木人含笑看他的眼神那感觉就是娘亲在看着他,那里面是暖暖的,疼的。

    刚要伸出去的手快速的缩了回来,抬起头来看着云千澈的眼睛,倔强的说道:“我不让你毁掉小木人。”

    “为什么?”

    “因为娘亲会疼的。”

    云千澈摸了摸傲尘小脑袋上柔软的发丝,轻笑道:“傻瓜,这只是爹爹雕刻的你娘亲样貌的小木人而已,她没有生命,不会有感觉的,等下次爹爹再雕刻一件更完美的给你好不好?这个就不要了吧。”

    “不行!”傲尘想都没想,就否决了云千澈的提议,“就算不是娘亲不会疼,我也不让你毁掉她,不完美我也要。”

    “你真的不介意她的不完美?”

    傲尘坚定的点了点头,在他的心里这就是娘亲。“你不要毁掉小木人好不好?”傲尘的语气里带着些许恳求的意味,连看向云千澈的眼睛里也带着期盼,他真的好喜欢这个小木人,属于娘亲的小木人。

    “好,我答应你。”

    “真的?”傲尘高兴的跳了起来。

    云千澈点了点,“你明知道她只是一颗木雕,没有生命,不会死,不会疼,可是在她面临着毁坏的时候,你却紧张了担心了。傲尘,你可曾想过这是为什么?”

    云千澈潋滟的眸子里隐过一丝浅笑,循循善道。

    傲尘茫然的睁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云千澈半晌,似乎在仔细的回味着他话里的意思,忽而眼睛一亮,“你是说,是说——”

    因激动而有些紧张,期待的看着云千澈,希望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见傲尘终于明白了过来,云千澈的眼里闪过欣慰,他的心里柔软成一团,勾起唇角轻轻的笑了,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

    傲尘眼里的光彩更明亮了几分,瞬间神采飞扬起来,裂开小嘴笑的清越:“我明白了,爹爹,爹爹,娘亲还是我的,对吗?”

    云千澈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轻笑道:“小小男子汉,你的誓言呢?还记得吗”问题解决了,那么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的。这小子一点小事,不顺意的,就失落的胡思乱想,不止让他娘亲担心还要伤心,这样还了得?

    但凡有一丝会影响到她们母子感的事他都不许,坚决要将之掐灭在萌芽状态。

    誓言?

    傲尘楞了一愣,看着他含笑的眼眸,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小脸不由的红了红,眼睛闪烁不敢看向他。

    想到当初在皇宫里,他可是和他说过了,他是小小男子汉来着,他们要一起保护自己心的女人,不让她受欺负,也不让她伤心的。可是,今天,他却让娘亲担心了,还误解了娘亲,以为娘亲不他了,结果让娘亲伤心了。想到这儿,傲尘的心里无比的自责,大大的眼睛里溢上晶莹。

    记得就好,云千澈笑了,还好这小子还记得,那四下飘忽的眼神和微红的小脸,让他心很好,很满意。

    好小子,既然记得,那接下来的就好办了。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