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午后斜阳如炙,天边远远飘来一团云朵,给这繁华的京都洒下一片影。

    皇城大街上,一辆看起来平实无华的马车在车夫飞扬的马鞭下一路飞奔而来,“哒哒”的马蹄声响在午后的大街上只留下一串回音,行人只觉眼前一花,那马车已经从眼前掠过徒留下一阵影,只远远留下一道尘烟飞舞,随后如天边变幻无端的云慢慢飘散在风中,风过无痕。

    车夫的驾车技术着实极好,即使是在这样的极速之下那马车仍旧稳稳的向前,厚厚的车帘遮住了他人窥伺车内的目光。

    马车在将军府门口霍然停下,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撩车帘,随之一团耀眼的紫飘然落下,来人大步生风的向将军府走来,行走间袍角飞扬,潋滟的光华让人不觉眼前为之一亮,到忽视了他后的那抹青色的影子。

    将军府门卫远远只觉一阵尊贵之气面而来,一时竟有些怔住了,车夫一跃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跟在来人后大声道:“快去禀告你家主子,昊王驾临。”

    是昊王!

    门卫一愣回神在昊王的前扫了一眼,一人转快步跑进府里禀报,一人在前引着昊王往里走。

    君玥昊目不斜视,紧了紧环保的双手,经过门卫边脚步不停的向内走去,上冷气三尺以内生人勿进。

    云烟阁,接到消息的云清心里诧异,她回府不过两,君玥昊此时过来是为何意?今里离夜夕现出行踪,君玥昊应该很忙才对,怎么突然来了?

    “可说了什么事?”

    “回小姐的话,不曾。”门卫恭敬的道:“不过……”

    云清目光一闪,淡淡的道:“不过什么?”

    “依小的看来,昊王的神色似乎颇为凝重,且看起来昊王的怀里好像……”门卫看起来有些犹豫:“抱着的好像是小少爷。”

    云清霍然起,傲尘?!

    难怪今里没有看见那小子,却原来是去找君玥昊了吗?

    先前傲尘为君玥昊疗伤,这事云清是知道的,她采取的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傲尘与君玥昊看起来相处的也还不错。

    云清慢慢坐下,微蹙着眉,忽而抬眸,两眼霍霍的盯着门卫:“你确定小少爷是被昊王抱在怀里的?”

    门卫仿似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被她上霎那散发的气势一震,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忽然之间变了气势,然作为下属他只需要回答主子的话便好。门卫将心里的震惊收起,仔细的想了想,道:“那孩子抱在昊王怀里,属下没看到那孩子的脸,但属下看那影的确像是小少爷。”

    云清怔怔的坐在那儿,不知怎的,先前那种余悸未消的感觉突然清晰起来,手不由自主的按在了心口的位置半晌不语。

    空气里传来幽幽的冷莲幽香,指尖一缕温暖,顺着经脉传达到心间,在慢慢顺着四肢百骸蔓延全,一点点驱散了冰的寒气。云清抬眸对上了云千澈澈而暖的瞳眸,深邃幽幽,无波无澜,却又似远山含黛,烟波浩渺,将一切尘世风霜远远阻挡,只余安静祥和。

    云千澈轻轻握住云清纤细的手指,笼在自己的掌中,用自己的体温抚慰那指尖的冰凉。看着云清轻笑,“我陪着你,别多想。”

    是的,别多想。那样的笑里能包容一切世间的风刀霜剑,阻挡住那割人的猎猎寒风,即使外面的严严寒冬,他却为她营造了四时不变的暖花开。

    云清忽而笑了起来:“恩,我等他。”

    不多时,君玥昊夹带着满的寒气,挂着张冰山脸,后跟着君玥邪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坐在主位的两人,目光微缩,只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绪慢慢的充斥着,浓的像雾一般挥不散,随即恢复脚步不停的来到她面前,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云清抬眸看他,从他进来眼光进没离开过他上,视线在他前那浅绿色的影子上睃视一圈,心下已经有了定论。

    他看她的目光里有愧疚,有心疼,有悔不当初的疼痛,也有遮掩不住的落寞和沧海不复的荒凉,总之复杂之极。

    这样复杂沉重的感,直直的压下来,有一种窒息般的沉闷,云清直觉的避了开去。

    君玥昊就用那样复杂之极的眼神看着她,动了动唇,吐出两个字来:“对不起。”

    云清心头一颤,不甚明白他的意思,他又说道:“没能保护好他,让他在我府上中毒受到伤害,是我错。”

    云清的脸色微微苍白,一瞬间只觉有风穿过膛,层层叠叠包裹着那颗心,沉重无力,她睁大眼睛,清眸中一如静冷的冰面照见他的倒影:“你说什么?”

    “傲尘中了离殇,本王已经求得皇上赐了冰域血莲解了毒。”君玥昊一边解释一边已经松开双手,将他怀里他视若珍宝的她的珍宝交回到她手上。

    云清心一慌,担心和恐惧如附趾之蛆般潮涌而来,几乎要将她湮灭,她捂住口,清眸中慢慢蔓延上疼痛和无尽的苍凉,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耳边只有断崖上那猎猎寒风在呼啸,一具具鲜活的年轻的生命无声无息的倒下,青鸾坚定的眉眼所说着她的不悔,“青鸾不悔,此生不悔”;红袖可的大眼泪意盈盈的对她说“小姐,红袖不怕也不悔”,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带着眷恋的眼神向她说着心中的眷恋,对她的眷恋,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和对人生美好的眷恋……

    猎猎风声里,帘儿那奋不顾的一跳所诉说的主仆意,深义重,那拼死不顾,浴血奋战的影永不磨灭。

    夕阳西下,倒影出漫天云霞,红的似血红的似火,仿佛要将这血染的生命燃烧殆尽,天地间唯余寂寂荒芜。

    无声的生命,无声的消亡,而每一个人最后留给她的都是惨烈的安慰和不屈的灵魂,那么浓烈不淡,仿佛泼墨一般染上她的心底,永不褪色。

    那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的痛彻心扉似乎就在眼前上演着一般,那般惨烈的夕阳之下,断笔之殇,如蚀骨一般经年不褪,那种种种种被她深埋记忆深处的离殇之痛,在今里,在君玥昊的一句‘再中离殇’下,一一再现,不因时间流逝而褪色,不因流年经逝而惘然。

    这一刻的心一如当那般置放在烈火炙烤一般,没有泪,不见血。却痛彻骨……

    这种痛还要在经历一次吗?

    女子脸上的绝望悲伤,让人心之碎不忍再看,君玥昊愧疚的低下了头,手却伸的更直,帘儿一声呜咽,泣不成语:“小姐……”

    云千澈伸手揽过她瘦削的肩膀,轻轻带入怀中,给予她无声的最强有力的支持,用自己的温度温暖着女子那颗冰冷的心,“不会有事,我陪着你。”

    我陪着你……我陪着你……是谁在耳边轻轻吟唱,如般照耀她心底的僵冷,给予她的温暖?如温暖的大手抚慰她心底的暗伤,如和风般轻轻拂过,拂过高广的山巅,拂过广袤的草原,清澈的河水,溪边的小花,最后来到她深埋在千层的冰渊之下那不灭不死的封藏?

    君玥昊抿着唇角,静静的看着她的,将她的惊慌看在眼底,心不由的抽痛了下,他既自责又庆幸,自责自己没能保护好他,让他在他的府邸受到如此灭顶之灾,庆幸他第一时间救了他,让他来得及弥补他的过错和遗憾。

    “清清,清清,你不用担心,真的,你别急,傲尘已经没事了,毒也已经解了。”君玥邪急急的说着,他不敢碰触她,只好用目光恳求她:“这件事不关三哥的事,他不知道的,傲尘中毒后三哥第一时间就抱着他进宫求皇兄赐冰域血莲了,你别怪三哥好吗?三哥也很难的,他做这个决定很艰难的,他的侧妃还躺在府里,有没有解药能不能活还不知道呢,你不要怪三哥好吗?”

    少年亟亟而语只想着要做些什么挽回些什么,急之下有些语无伦次。

    女子已经恢复了镇定,她轻轻的接过自己手里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抱进怀里,清眸澈澈,如许温柔,唇印上他的额头,轻轻一吻。

    “谢谢你照顾他。”是谢谢,短暂的沉伤后,她又是那个清冷霜华,寂寂风华的清冷女子,“谢谢你送他回来。”君玥邪的话她都听道了,对于此事她心里已有了大概的轮廓。

    君玥昊心头一震,嗫嗫无语半晌方道:“本王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云清抬眸,清眸碧波:“不怪你,这笔债我会请自讨回来。”是的,不怪,经此一事他的心只怕更难受吧。

    君玥昊点头,眼神里寂寂灭灭,君玥邪乐呵呵的跑上前道:“清清,你不怪三哥了是吗?太好了,太好了。”一转头,笑容明朗,“三哥你听到了吗,清清不怪你了。”

    “帘儿带小少爷先下去休息,我还有事要和二位王爷谈。”

    帘儿眼神复杂的看了云清一眼,结果傲尘抱了下去,云千澈拍了拍她的手,转吩咐道:“两位王爷请坐,给两位王爷上茶。”

    见大事已定,君玥邪心一松,将事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尤其是他三哥为了傲尘着急上火和不顾一切闯宫,更是说的跌宕起伏,感人至深,对沈芸熙遭遇同怜悯,却无能为力的嗜心无奈,简直说的惊天地泣鬼神。

    谁说君玥邪没有心计的,他字字句句维护君玥昊心疼笑傲尘,直说的君玥昊的形象一个劲的往上蹿,开玩笑,此时不帮三哥说话更待何时?清清虽然说不怪三哥,可傲尘毕竟是在三哥府上出的事,清清又那么疼傲尘,难保不会迁怒,即便不迁怒也难保不会更厌弃三哥,为了三哥他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君玥邪说完就眨巴着眼睛,直直的看着云清。君玥昊一直端坐不语,云千澈垂眸半倚在椅子上,姿态随意,有一种慵懒的味道。

    沉默半晌,将整件事在脑海里梳理一遍,云清抬眸道:“今之事多谢二位王爷援手相助。王爷有什么话请直说。”

    君玥昊端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颤,为她的心思细腻,他是有话要说,却不知怎么说出口,尤其是当着她的面。君玥邪圆圆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视线在这个上瞄瞄,在那个上瞄瞄,有些茫然不解,“三哥,你要和清清说什么?”

    云千澈仍旧淡然如仙,雪山之巅盛开的冰莲一般圣洁优雅,举止如风般飘逸,对于几人间的谈话犹如不闻,却又了如在心,他淡淡的瞥了一眼晃神的君玥昊,嘴角掠起淡淡的弧线几若不闻,“昊王可是做下了决定?”

    声音清朗如拂过青冈的风,朗朗明明,不染尘埃,却又犀利无比,君玥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云千澈轻轻的笑了笑,并不在意:“本宫知道此事王爷已经尽力,本宫也甚是感激王爷在紧要关头首先想到的本宫的儿子,这恩本宫和云儿记下了,若是王爷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本宫和云儿一定会尽力而为,但一码归一码,血债还需血来偿,本宫和云儿都不是任人欺侮却不还手的人,这一点本宫也希望昊王能记住。”

    轻若飘絮的话似乎没什么分量,然说出的话在座的几人都已然明白了其中的意义。无论傲尘因为什么中毒,对于君玥昊在第一时间救治傲尘的行为,他和云清都记在心里,毕竟君玥昊不知傲尘拥有百毒不侵的体质,根本就用不上冰域血莲。而真正需要的人却失去了这唯一的一次机会。

    云千澈此举也在告诉君玥昊他们了解事实的真相,也等于承认了他们手上有冰域血莲,他们感念他的,只要他说,哪怕是冰域血莲也会给他,可同时也告诉他,这笔债他们也不会忘,他们会亲手讨回来。

    而这一切端看君玥昊怎么选择。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