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君玥昊不明白想不通的,因为他不知道,当沈芸熙见到傲尘那一刻时心灵的扭曲。她以为傲尘的到来是君玥昊安排的,也既代表了她的失败和落幕。

    女人的嫉妒和疯狂往往是很可怕的,何况对于沈芸熙来说君玥昊就是她的天,天之将倾还有什么顾忌?所以她选择了孤注一掷。

    只是世事如棋,谁执子笑看,谁在局中,谁又说的清?

    沈芸熙自然没想要以犯险,以此来洗脱自己的嫌疑,然她更没想到的是她怎么会与傲尘同时中毒,且这毒非但没有被压制延后反而提前了。

    沈芸熙之所以敢在王府便对傲尘动手,并不是冲动下的贸然行事,而是经过了一番算计,中离殇者初期没有异样,半个时辰之后才会复发,这是对于寻常人来说。

    而傲尘的体质明显异于常人,沈芸熙清楚的记得当年他还是一个婴孩之时,他上的离殇比之旁人就延长了毒发的时间,也正是如此她才能在时间上为自己洗脱了嫌疑。

    彼时已是如此,今时又当如何?

    傲尘是一个人来的昊王府,不管他是偷偷来此,还是得到的慕容云清的默许,有一点是肯定的,以慕容云清对这个孩子的重视程度来看,她不会让他一个人在外太久。

    如此一来,等傲尘毒发的时候,他那时早已不知在何处了。而到了那时,即便他们有所怀疑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傲尘是在昊王府中的毒,更加不能证明此事与她有关,毕竟谁知道他出来的时候都到过哪些地方不是?

    所以,她放心大胆的故技重施了。

    只可惜她碰到的是傲尘,再没了解对方的底细便贸然出手,那只能是愚蠢,而她也只能为她的愚蠢买单。

    傲尘是邪毒老祖的弟子,更有着百毒不侵的体质,对各种毒药了若指掌,尤其这他师傅的成名绝学更是了然于心,在沈芸熙靠近他想要下毒时,他不过是小手轻轻一挥改变了故事的结局。

    自然,这一切他们都不知道。

    沈芸熙机关算尽反受其害!如今这结果正可谓,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也验证了那句老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命。

    沈芸熙会不会丢了卿卿命暂且不表,且说君玥昊与君玥邪两人,为了节省时间,一路上运起轻功以雷霆之势冲进宫一路横冲直撞的直闯御书房。

    这个时辰君玥寒批了一上午的奏折正准备放松一下,找点东西祭奠一下他的五脏庙,要说这太监总管也确实是个人才,皇上眉一抬他就立刻极有眼色的安排好了一切,君玥寒满意的点头,起走到一旁的案几,刚捏起一块点心送入口中,就听远远传来噼里啪啦的喧闹声,紧接着就见一青一紫两道人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后跟着一大批御林军神戒备的看着两人,进得门齐齐跪下请罪。

    君玥邪风一般掠了过来,一把扯起君玥寒,将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明眸圆瞪,一迭失声的喊道:“皇兄,皇兄,快救命啊……”

    这一掠如急惊风般迅猛快捷,这一撞直撞的天地变色,月无光,君玥寒只觉眼前虚影一晃人已到跟前,他还来不及感叹数不见小六的功夫又见长进,赞赏的话还未及出口,到的嘴边的糕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势滑入口中,君玥寒脸色大变,入口的点心噎在喉咙吞不下吐不出,一张俊脸憋得通红,闷咳声瞬间响彻整个御书房。

    君玥邪傻愣了一下,好像也没想到自己这一下子弄出的动静会这般大,问了一句不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废话:“皇兄你没事吧?”

    君玥寒忙不迭甩手,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臂,指指君玥邪又指指自己,言不出声,只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他这是什么运气啊,招了这么个弟弟是来克他的吧,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一口点心差点被噎死,还好死不死的被那么多侍卫奴才看到,说出去丢脸都要丢到爪哇国去了。

    林公公一惊之下赶忙扶君玥寒坐下端起水递过去,“圣上保重龙体,保重龙体……”

    君玥寒也顾不上说些什么,一把夺过林公公手上的茶盏,仰头几口将水喝光,重重的放下杯子,好半天才缓过气来,一抬头就见两个罪魁祸首毫无所觉不知错的样子,顿时脸一沉,然还不待他开口,君玥邪又扑了过来,一手挥开林公公,一手扯起他的衣袖,焦声道:“皇兄,快把冰域血莲拿出来,我要用。”

    君玥寒闻言抽袖的动作一顿,抬眸看了君玥邪一眼,视线扫过君玥昊时略停,眼里闪过疑惑和一丝凝重,对跪在地上的一众人等沉声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

    林公公一个不留神被君玥邪拂倒在地,不敢怒也不敢言,自己踉跄着爬起,手脚利落的收拾好眼前这一片狼藉。不消片刻,御书房里已恢复如初。

    君玥寒恢复仪态抽出自己的衣袖,面容俊朗,眸似朗星,浑散发着势不可挡的高贵凌厉之气:“说说吧,怎么回事?”

    “皇兄你快把冰域血莲给我吧,等着救命呀。”君玥邪一个高蹦蹦了过来又一把扯住他的衣袖。

    君玥寒嘴角抽了抽,感闯他的御书房,几次三番将他的龙袍当那什么扯,要他的东西还一副天经地义理直气壮该当如此?

    君玥寒轻咳了声,决定不跟他深入探讨比较好,免得自己被气的吐血,“你要冰域血莲做什么?”深邃的目光透过君玥邪看向他后的君玥昊,寒眸里有一种慎重,昊王不会无端闯宫的人,“依朕看来你们应该没受伤也没中毒吧?”

    君玥寒说的肯定,这两人到底知不知道,冰域血莲意味着什么,一开口就语不惊人死不休。

    君玥昊面目冷沉,目光沉静任其打量,君玥邪已经又咋呼上了,“哎呀,皇兄你还在犹豫什么,赶快把冰域血莲给我吧,在迟就来不及了。”眼见君玥寒仍旧一副慢吞吞不温不火的样子,君玥邪忍不住催促道。

    君玥昊上前一步,行走间显出前的部位鼓鼓囊囊的,君玥寒凝目看去,却见那形状甚是奇怪,隐约间似是一‘人’形?

    君玥昊将外层包裹解下,一个着青色衣裳的小子出现在众人眼前,君玥寒目光一凛,呼吸为乱,冷声道:“发生了什么事?”

    “傲尘中了离殇,昏迷不醒,危在旦夕,臣恳请皇上隆恩赐予臣冰域血莲。”君玥昊抱着傲尘走进,沉声恳求。

    君玥寒目光一缩,转瞬间迸出点点寒芒,俊颜染霜,薄唇微抿,帝王的威仪自他上飞散而出,整个御书房里气氛压抑,似一桶极快膨胀的火药桶只要再一下就会爆破开来。

    再不复之前的淡定,猛然大喝,“什么人如此大胆?简直是胆大包天!”

    “皇上,此时不是追究罪责的时候,救人要紧,恳请皇上赐冰域血莲!”面对君玥寒滔天的震怒,君玥昊松了口气。

    来之前他就想到了,冰域血莲乃稀世奇珍,他冒然求取皇上会拱手相让吗?不论皇上答应与否,君玥昊都会想尽办法让其答应,哪怕是用一些条件交换他也定会说服君玥寒拿出冰域血莲,他只怕时间拖得越久对傲尘越发不利,幸好皇上是真心喜傲尘,如此一来拿到血莲应该不难。

    君玥寒也明白此时耽搁不得,时间即是生命,立刻吩咐道:“传朕的旨意,立刻给朕将冰域血莲拿来。”顿了下又道:“你亲自去!”

    “是,奴才遵旨。”林公公也知道事关重大,转急忙向外小跑而去。

    御书房里安静下来,君玥寒从君玥昊手中接过傲尘,只见傲尘酡红一片的小脸上蔓延着丝丝青黑之气,清澈的双眸紧闭,呼吸急促,忽停忽急,小小的子在他的怀里轻颤,看起来格外让人揪心。

    君玥寒心中一抽,一种名为心疼的感觉蔓延开来,他小心的抱着怀里柔软的子,坚声道:“不会有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朕会救你,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像是说给他听,也像是说个自己听的。

    君玥寒无比庆幸云清曾经留给他的这颗冰域血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君玥昊屈:“谢皇上恩典。”这一拜发自内心,真意切。

    “你不用谢朕,朕不是为你。”君玥寒抬眸,一双鹰目冷冷的盯着君玥昊,顿了顿又道,“这一次不管是谁,朕绝不轻饶!”

    少顷,林公公捧着冰玉盒子快步走了进来,

    君玥寒立刻扬手道:“快,给朕拿过来。”

    君玥昊上前一步伸手挡下,君玥寒寒眸一眯流落出危险的光芒,薄唇轻启冷声道:“让开!”君玥昊丝毫不退,目光沉静而坚决:“皇上龙体为重,不容有失,让臣来吧。”

    用冰域血莲解毒可有两法,一个是按正常的方法将冰域血莲煎熬费些时辰可成,另外一个便是用内力催化,将冰域血莲内的精华凝成汁液直接服用,顷刻可成,然融化冰域血莲却是极耗内力的一件事。

    当年傲尘中毒用的也是这个方法,也因此导致还是逍遥王份的云千澈差点耗尽真元,后来经历万般惊险使用了逆天功法才恢复过来。

    很显然,这两人都抨弃了第一个办法选择了第二个,而君玥寒更是准备自己动手。

    虽说君玥寒武功不弱,然他整持国事于武功一事便有所清疏,而君玥昊这三年战场磨炼,上更多了一种铁血的刚猛气息,那是用血和生命筑建而成戾气。抛开傲尘是在他边中毒这一条解救傲尘他也责无旁贷的责任,但就君玥寒的份,他也不会让其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冒险,他再次道:“皇上龙体关乎社稷,不可轻易涉险,此事还是由臣来吧。”

    “这点小事朕还不放在眼底,让开。”君玥寒冷目相视,君玥昊寸步不让。

    君玥邪急急拉住两人道:“唉,你们在争什么,还是快给傲尘解毒吧,三哥说的对,皇兄你是一国之君不能涉险,就让三哥来吧,保不成还有一个我呢,皇兄你就放心吧。”

    君玥寒心中一窒,心间陡然升起一种无力感来。他很想为她做点什么,傲尘是她的心头,他也打从心里喜欢这个孩子,但,他们说的对,他是一国之君,背负着整个国家,他没有任的资格。

    他缓缓的松了手,将傲尘向自己的怀里紧了紧,调整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开口道“开始吧。”

    君玥邪见两人不再僵持,暗暗吐出一口气。

    君玥昊接过冰玉盒子,打开,取出里面晶莹剔透,殷红似血的冰域血莲,置于掌心,暗提一口气运力于掌心,一片静宁中血莲以眼可见的速度在他的掌心发生着变化,越发红艳滴,艳似血,君玥昊的脸色微微变的有些苍白。

    ‘嗤’的一声,艳红色的汁液滴入傲尘乌青的小嘴,君玥昊形摇晃了下,不动声色退到一边盘腿坐下开始运功调息。

    不出片刻,傲尘的脸色泛起了红润,君玥昊简单的调息了一番,也自地上站了起来,他寒眸微凝,恭敬的对君玥寒行了个礼,“臣谢皇上恩典,毒已经解了,未免慕容姑娘担心,臣这就出宫送傲尘回将军府。”

    君玥寒眯着眼睛盯着君玥昊,良久方道:“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朕发生了什么事吗?”

    “谢皇上关心,此事臣会处理好的。”君玥昊除了面色苍白些,仍旧淡定如初。

    君玥寒冷哼一声,真当他们不说他便不知吗?傲尘中毒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是昊王和小六抱他进宫,清儿却未见踪影?以他对她的了解,傲尘势如此危急,她绝不会坐视不理如此平静,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此事她不知

    君玥邪诧异的看向君玥昊,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道:“三哥,你不回府那个女人怎么办?”

    如鹰般的目光犀利的扫过来:“什么女人?怎么回事?说!”

    君玥邪被他盯得心里一颤,缩了缩脖子,偷眼看向君玥昊,见君玥昊冰山脸上不动如初,小声道:“就是,三哥的侧妃也中了毒。”顿了下又补充道:“离殇。”

    君玥寒一怔,沈芸熙也中了离殇之毒?和傲尘同时中毒?!怎么就这么巧呢!他就说么,怎么傲尘中毒却是昊王来找他要冰域血莲,看来这其中另有隐啊!

    好啊,真好!把他的圣旨当成了废纸,如此奉阳违,是在明着挑衅他的权威吗?沈照那个老匹夫已经迫不及待了吗?!这些人屡次加害傲尘,在他的眼鼻子下动作频频真当他君国无人么?

    怒气如滔天巨龙瞬间腾发,君玥寒寒眸一眯,如寒冰利剑般的视线冷冷的向君玥昊:“如此目中无人,简直欺人太甚。”手掌紧紧一个扣起,重重砸下,上好的玉石方桌轰然碎裂,莹莹玉色辗转成泥。

    “回皇上,此事臣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好,朕等着你的好消息,朕倒要看看那些幕后黑手预计怎样只手遮天。”

    震天的轰响后,又是一片寂静,没有人知道,那天在御书房里都发生了些什么,只知道昊王和六王爷闯宫一路打到侍卫无数,皇上非但没有怪罪,反而下令封口,不得再议。

    ……

    “怎么了?不舒服吗?”云千澈刚一进门就见云清脸色苍白,手捂口,神思恍惚,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微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清抬眸,忽而如风拂过,眉眼轻舒:“你回来了。”

    “口痛吗?”轻轻一带云清只觉的一阵旋转人已经落坐在云千澈的快里,拉下云清的手换上自己的大掌轻覆其上,一股股流缓缓渗入,暖暖的。

    云清挪了挪子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靠了进去,轻勾嘴角,“没事了,不疼。只是有些心悸而已不妨事。你的事都办好了?”事实上也就刚刚如疾风骤雨那一下,顷刻间便消失无迹,相比于以往三年这一次简直就是微风细雨的一角,在见到云千澈的那一刻烟消云散,轻渺间风过无痕,

    云清勾唇一笑,心中微暖,这个男人总是在不经意间用最平实的举动给予她最窝心的温暖。

    “嗯。”云千澈淡淡的应下,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云清缓缓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醉人的温

    见云清的脸色慢慢变的红润,看来真的是没事了,云千澈轻轻的笑了。两人间没有言语却胜似千言万语,一个眼神便彼此明了,关于太子夕,关于权谋,关于当政,此刻这一切都离的他们很远很远。

    云千澈明白,自己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解说,云清定然已经猜到了结局,云清则明了,云千澈不说不是隐瞒只是觉得没必要,是的,没有必要。

    一切尽在不言中,此间岁月静好!

    云清先前的心悸不安,只因崖底三年,每每到的落崖的那一天,她的心都会如针刺般抽痛,而刚刚那一刻这种感觉又出现了,虽然只是一瞬。

    直到见到云千澈,云清那颗躁烦不安的心就好像突然吃了颗定心丸般静了下来,她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云千澈,享受着这份安心。殊不知,昊王府里早已炸开了锅,就连宫里也因此而掀起了风云变幻。

    一件谋暗害在一个孩子的无心之下,在不经意间推动了时间进程的脚步,一些蠢蠢动的暗影突破蛰伏,加快步伐,要走到阳光下。

    而引发这一切的小鬼头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些,此刻他正心很好的窝在某人的快里幻想着待会见到娘亲时一定要扑进娘亲怀里好好亲近一番,一个上午没见,他有些想娘亲了呢,某个脑子了正幻想着幸福冒泡的娃子,殊不知等待他的是怎样的滔天震怒。

    天边远远飘过来一团云絮遮住了倾洒的阳光,风吹过,透着沁骨的寒,天色将变,一如人心……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