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金色的暖阳洒在人上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冲淡了冬的冰寒,几许不太强烈的风微微的吹拂着,不凛冽反倒带着丝丝暖意,调皮的让人以为是天来了。

    待到管家走后,云清带着帘儿一起回到内室,远远的便传出了一股清新的茶香,怡人心脾。

    屋子里云千澈正在煮茶,袅袅的烟雾飘飘,不远处的案台上,燃着熏香,淡淡的清香在室内弥散,凝神安逸,一走进来就给人一种好似走进了仙境一般,而云千澈就这这仙境的那最耀眼的存在。

    见两人进来,微抬头笑道,“回来了。”什么也没问,只是淡淡的一句你回来了,却包含了一切,无端的让人感受到一股安定人心的温暖。

    那语气自然的就好像云清只是出去转了一圈而已,事实上也确实是。

    云清一扬眉,眼神落在那飘渺的氤氲里,清冷的眼里霎时染了几许笑意:“嗯,回来了。”

    几步走过去动作极其自然的坐在一旁,清眸停在云千澈执壶的手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落在上好紫砂壶上,没有一丝暇姿,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优雅唯美。

    云清欣赏着,心里染上丝丝暖意,这人的优雅刻到了骨子里,亦如他的霸道也刻进了骨子里。不知为何,恍惚间云清好似看到眼前之人一合体的白色西装如王子般高贵优雅,正坐在华美的钢琴前,神专注,完美修长的手指如跳动的精灵不停的在琴键上的翻飞跳跃的画面,尊贵,华美,无比震撼。

    云清心里发出喟叹,这样一双完美的手,天生适合弹钢琴啊,可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却也是掌管他人生死,生杀予夺,拥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力。

    迷离的眼神取悦了云千澈,云千澈宠溺一笑,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帘儿看着这和谐温馨的一面,无声的笑了,连刚刚因那消息带来的不快也渐渐散了。她很喜欢小姐嘴角那一抹幸福的笑,即使为此要她付出任何代价亦甘愿,

    “试试看。”将斟好的茶先端了一杯放在云清的面前,云千澈并不急着饮自己那杯,而是笑看着云清。

    淡然一笑,云清端起杯子,先是放到了鼻端轻嗅了一口茶香,待到那香透过鼻端直达肺腑,才启唇轻抿一口,并不急着咽下去,而是任那茶汤在舌尖滚了一圈,直到整个口腔都被清润一边才咽下。

    呼,果真是满口生香,云清品着茶,脸上神惬意无比,云千澈看着云清的神一脸满足,也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轻啜着,举止中无不透着优雅。

    两人间再没说说话,室内静默中弥漫着清雅的茶香,淡淡的柔在两人间流转。

    云清与云千澈惬意的享受着这种围炉煮茶的温时刻,仿佛世间一切的纷杂与纷扰丝毫也不能影响到两人,两人间自成一个天地无人可以插入。

    而云清也丝毫没有要提起关于那个不太让他们欣喜的拜访者。

    对于那人,云清是淡然的,虽不喜但还没有影响到她好心的能力,而云清也相信,即使那人行踪隐藏的再好,一旦出现,此刻也瞒不过眼前这个男人。

    而看他一副淡然不惊的模样甚至还好心的围炉煮茶便可知一切尽在把握或者是这男人根本就不曾将那人放在心上。

    即使那人份尊贵又怎样,这不是离国,他们之间没有那么深的交。有的,也只是彼此间的戒备,离夜夕的心机和狠辣让他们多了一份重视。

    早在三年前傲尘中毒一事时,他们便怀疑这沈照是离国的安插在君国的探子,毕竟离殇不是普通之物而能拿到离殇的想必也不是简单之人,单凭沈贵妃这种处深宫的女人怎么会有这种几乎绝迹的药?

    这背后隐藏了什么?那药原本是给谁准备的?而沈照又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一切虽不知,但若说没有关联却是断断不可能的。

    沈贵妃一事表面看来只是一个女子争风吃醋而引起的,但事实上却将这背后隐藏极深的隐患暴露了出来,毕竟这药无色无味亦无形,若她存了要下毒的心思不管对方是谁那都是避无可避的,而作为一国之君的宠妃手上居然握有这种霸道之毒,君玥寒能容忍吗?

    只怕当真相出来的那一刻最想手刃沈贵妃之人的就是君玥寒了吧!

    而这想必也才是当初她那般狠辣的对待沈贵妃之时,君国寒之是脸色不虞却没有阻止的原因吧。

    君玥寒那狐狸不想留她,将人交给自己,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让她出了气,也借她之手除了对方。

    只是最终这离殇的出处也没问出来。

    相比君玥寒这只狐狸,沈照就不可谓不是老狐狸了,面对女儿的惨死他竟然可以强忍悲愤,事后更是一直隐忍,这一蛰伏就是三年。

    由此也可以知道这老狐狸是有多狡猾。

    可在狡猾的狐狸在出色的猎人面前也是无可遁形的。

    这三年虽然云清陷云谷,云千澈心中悲痛,君玥昊戍守边关,君玥寒忙于政事,但是他们都没有放下对宰相府的监视。而现在从他们手上掌握的信息来看,沈照作为离夜夕安插在君国的探子,隐忍三年最近却是小动作频出,想来是领了新的命令。

    而此时这自从武林大会之后便再度消失踪影的夕太子竟然秘密出现在君国,且还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刻暴露出份,亦不知该说那离国太子是太自信还是太自负?

    而不管是哪一种,云清和云千澈两人都不会放之任之。

    雁过还要拔毛,既然对方送上门来,那么该算的账还是算算的好。云清与云千澈从来都不是被欺负了却不还击的人,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至于离夜夕的目的吗,他们总会知道的不是吗?

    云清嘴角微扬,清眸中划过一丝笑意,他相信这个男人定是做好防备,这份淡然是有成竹的莹然自信。

    果然,像是明白云清心里所想一般,云千澈抬眸宠溺一笑,眼中是明了,是支持,亦是心有灵犀……

    在云清与云千澈两人享受着温馨浪漫之时,离夜夕也在管家的迎接下进府,是的,只是管家前去迎接,而慕容啸天则是在大厅等候,对此无涯是相当不满的。

    虽然他不赞成主子这时候暴露份,可主子真的暴露了份以他家主子尊贵的份就该得到尊敬,怎么说那慕容啸天不亲迎那慕容云清总该亲迎吧。

    可你看看,这正主子一个都没见,到是让一小小的管家来迎他们,摆明了是不将他家主子放在眼里。

    无涯相当的怨念,狠狠的瞪了一眼管家一眼,杀气十足。

    管家在见到离夜夕之时就怔住了,这这这……这不是……?

    管家先前不知道来访者是什么人,但在对方踏进府之后却是认了出来,为将军府的管家他也是见过世面的,而这所谓的贵客他正好见过,那通的贵气如此耀眼,让人见过想忘也忘不了。

    眨了眨眼睛在三确定眼前之人果真是那个风光霁月的夕太子之时,管家终于明白了自家老爷口中关于‘贵客’二字的分量了。

    而很显然老爷是早已知道了,偏老爷知道对方是谁却还先让他去通知小姐,然后在来大门迎接这‘贵客’。

    管家虽不知这离国太子的来意,但也知道此时这离国太子突然出现在他们将军府一个不好便会引起有心人士的猜测,管家表示鸭梨山大呀。

    愣怔中的管家忽然感觉到背脊一寒,一股凉意窜上心头,一抬头就看到了无涯那杀气腾腾的眼神,小心肝噗通一下,连忙收回心神,上前见礼道:“不知贵客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无涯越发不满了,这一看就是敷衍嘛,离夜夕无所谓的挥挥手,清朗的笑很显风光霁月:“无妨,管家前面带路吧。”

    对于云清的心思他多少都能猜到一些,所以他根本就不指望她来迎接他,而那个四国有名的宠女将军,离夜夕敢保证,他若是知道真相就绝不是不来迎接他这么简单了。

    慕容啸天远远的看着来人,眼里闪过一道莫名之光,飞快的不见,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慕容将军。”离夜夕恭敬的行礼,他打从心里尊敬这位铁骨铮铮傲骨不凡的将军,君国正是有着这位将军才让其他三国不敢轻易触犯,可惜这样一位杀伐果断的将军却是疼女如命。

    “不知是离太子驾到,老夫有失远迎。”慕容啸天迎到。

    “慕容将军客气,夕不请自来打扰之处还望慕容将军不要见怪。”离夜夕客气的说道。

    “夕太子言重,老夫早已不是这君国的镇国将军。”慕容啸天眼睛微闪,淡而疏离:“夕太子请坐。”

    离夜夕不置可否的一笑:“多谢慕容将军,慕容将军的威名威震四国,在夕的心里,慕容将军无人可替。”只是可惜这样一员神将却不是生在他离国,真正可惜了……

    离夜夕心里暗自感叹,面上却不显分毫……

    “一个虚名罢了。”慕容啸天淡淡的应道,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离夜夕落座也不纠结这个问题,管家奉好茶便退到一边。今天这来的是离国太子,这份相当敏感,能少一个人知道还是少一个知道的好。

    无涯站在离夜夕后,见管家亲自奉茶并没有觉得奇怪,正要前来查看却被离夜夕阻挡了下来,无涯一愣便退了下去。

    离夜夕端起杯子轻啜一口,动作高贵优雅。放下杯子才开口道:“夕此次只是以故友的份前来拜访,并不是离国太子,慕容将军也不要与夕见外。”

    慕容啸天不动声色的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垂眸敛下眼中赏识。

    有胆有识,不愧是离国太子,这份气度果真不凡。风光霁月俊逸非凡,当是可与那云霄宫主有的一比。

    同样的人中之龙、不遑多让……

    同样的耀眼优秀、光芒熠熠……

    而对于离夜夕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一说,直接忽视。他不认为他与这离国的太子有叙交的必要。

    想到住在府中的云霄宫主云千澈,那个男人除去当初对清儿所做之事造成的伤害,其他方面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彼此寒暄过后,便是一阵长时间的静默。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较量,慕容啸天知,离夜夕也知,慕容啸天不问离夜夕的来意,可离夜夕却不能如此,抬眸一笑道明来意:“慕容将军,夕此次前来是以故友的份,意在拜访故友,听闻云清小姐已回府,夕特意前来看望。不知云清小姐可否安好?夕可否一见?”

    虽是询问却是透着不容人拒绝的意味,偏偏这语气却并不强势也不让人厌恶。

    慕容啸天眼神微闪,心里已隐隐猜到离夜夕的来意,所以他一早让管家通知了清儿,但看清儿的态度……慕容啸天没有应话却道:“夕太子有心了,清儿一切都好,不劳夕太子挂念了。”

    “如此夕就放心了。”离夜夕淡淡一笑:“夕有几句话想要和云清姑娘说,还请慕容将军成全。”没有强势的威压,离夜夕的姿态摆的很低。

    如此谦恭的离夜夕与当年大之上狂妄霸道的形象还真是不符,慕容啸天陷入深思,离夜夕嘴角含笑,目光清明,任由慕容啸天打量。

    沉吟半刻,慕容啸天对管家吩咐道:“去请小姐。”

    离夜夕,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有我在这次你都休想伤清儿分毫。

    “禀小姐,老爷请小姐去客厅。”门外传来管家恭敬的声音。

    “喝了这杯茶。”云千澈又给云清的杯子续了杯茶。

    云清没有拒绝,只是低下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这男人还真是……不过,她喜欢。

    半天没有回复,管家压下心里的不安硬着头皮上前又说了一遍,心里却一点也不轻松,从他将消息告诉小姐后,而小姐一直没有出现管家便心知不妙,小姐这是明摆着不待见那‘贵客’啊。

    “我知道了。”就在管家忍着压力冒冷汗的时候,房内终于传来了声音,而这四个字此时听在管家的耳里不啻于天籁之音。

    “是,小姐,老奴告退。”管家心下一松,退了出来,直到出了云烟阁管家才轻吁口气,抬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重生回来的小姐好可怕啊。

    他还是赶快去回报老爷吧,接下来的事就有小姐处理,不是他这个管家可以插手的了。管家匆忙的离去,那急切的脚步就像是有猛兽在后面追一样。

    “去吧。”云千澈将云清脸颊的碎发拂到耳后,眼里满满柔,就好像在说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一切都有我担着。

    云清点点头,也不多言,起带着帘儿便往外走去,她明白,离夜夕此刻表明份而来,就是有备而来,那么这一面无论如何都是要见的,只是……

    离夜夕还不足以让云千澈为他放下骄傲……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