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慕容啸天神色复杂的看着云清,“清儿……”难道清儿……

    云清则眨了眨眼睛,淡淡一笑,“皇上英明,知我父亲宝刀未老,委以重任,这是好事啊。”

    慕容啸天神色顿松,伸手抚上云清如墨的发顶,慈的道,“是,应该高兴。”是应该高兴的不是吗?呵呵,清儿的心意他如何不懂,清儿心思玲珑,想必看的不比他少。

    “恭喜岳父大人。”云千澈拱手道贺,声音真诚真挚,慕容啸天望了他一眼,神色淡淡,心里的怒气却是慢慢的消弭,对他也和颜悦色起来。

    云千澈也不在意,心知这是岳父心疼云儿所致,洒脱的一笑,转眸看向云清,神愉悦,姿拔修长,风度翩然,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优雅,温润中透着贵气,霸气中不失温柔。

    君玥邪斜斜的看了他一眼,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看不到脸,看不到脸也能感觉到那是一招妖孽的脸此刻正得意的笑着。

    岳父大人,哼,真是讨厌的称呼,刺耳的很呀。

    心里郁闷啊郁闷,明明他带来的好消息,却怎么好像是有一种便宜了别人的感觉。

    傲尘瞄了他一眼,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小嘴儿高高的翘起,倏地迈着小短腿,向慕容啸天的怀里扑去。一边连声喊道:“外公,外公,傲尘也要恭喜外公。”

    小短腿蹬的飞快,一下便扑进了慕容啸天的怀里,慕容啸天一把搂住这个可人的小家伙,双手卡着傲尘软软的腰肢,将小家伙举过头顶,高兴的哈哈大笑,“哦,傲尘也要恭喜外公,哈哈哈,真是外公的小宝贝呀。”

    傲尘也不惧,咯咯的笑着,手舞足蹈着,小子一抖一抖的,“外公,大将军是很大的官吗?”傲尘想着,连娘亲都说是喜事,要高兴,这个大将军肯定是不小的大官吧。

    慕容啸天朗声大笑,将傲尘放下来,抱在前,无限疼,不答反问道,“傲尘认为呢?”

    傲尘一愣,两道小眉毛都快揪到一起了,皱着一张小包子脸,颇为纠结的想着,这个大将军的官到底大不大呢?有多大呢?

    突地眼睛一亮,随即咯咯笑道,“傲尘知道了,一定很大了对吧,外公。”清脆的童音软软的,听在人耳里,让人的心也跟着软起来。

    “呵呵,傲尘真聪明,咱们君国的大将军,手里掌握着朝中近六成的兵马,而这些兵马则在边疆保护着疆土不受外国铁蹄的践踏,而那些驻守边疆保家卫国的将军和兵士都是我君国的英雄。值得所有人尊敬,小傲尘懂了吗?”

    慕容啸天捏了捏傲尘翘的小鼻子,徐徐的说着。

    云清一愣,接着便是释然,父亲在用这种方式教育傲尘,云清心中一暖,父如山,也不过如此吧!

    父亲一辈子驻守边疆,温润的面庞下是一颗强大的心,战场上手腕铁血,令敌人闻风丧胆,不战而惧,为君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和那些兵士的接触也是最多,心里装的都是那些可的人。

    前世那些当兵的人,是最可的人,刻苦训练,保家卫国。战争时期,他们冲在火线的最前沿,用自己血之躯和满腔换保卫国家。即使和平年代,一些特种部队也在执行着机密的任务,危险系数丝毫不亚于战火纷飞的战场。普通士兵也有着属于他们的战场,抗险救灾,每次也是冲在危险的最前沿,保护着人民的生命财产。

    是谁说的,最可的人,无疑便是他们。

    他们才是真正最可的人,也是最值得人尊敬的人,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即使是她这个同样接受训练甚至是残忍百倍的训练中走出来,双手染血的人,心里也同样对那些可的人存着一丝敬意。

    当然,这些是对那些真正的英雄而言,那些蛀虫则除外。

    云千澈眼神闪了闪,深邃的眸子里燃起一丝敬意。君玥邪也静静的听着,收起了一贯的没心没肺随心嬉笑。

    傲尘眨巴着黑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想了一会儿,说道,“外公,你就是那个最大的英雄对不对?”想了一下扬起小拳头,又道,“傲尘最喜欢外公了。”

    慕容啸天一怔,随即再度哈哈大笑起来。那俊逸的脸庞上,眼角眉梢都是发自肺腑的笑意,“外公的宝贝啊。”笑声飞扬,显然对傲尘一番思考后得出的这个结论开心不已。

    原本得知傲尘的那些小手段,他虽然心中欣喜傲尘多了一项生存技能,可同时也担心他小小年纪不懂分辨误入歧途可就不好了,没想到这小小人儿却也是个玲珑的,如何让他不喜。

    满目赞叹的看了云千澈一眼,眼里的喜色满溢了出来。当真是有乃父之风,也有他的大将之风。

    云千澈心里翻涌着滔天的巨浪,却都掩在那方白玉面具之下了,自豪之感油然而生,不自的看向一旁俏生生立着的清冷影上,满目柔

    云清挑眉傲然一笑,心道,她云清的儿子自然差不了。

    君玥邪看看这个,在看看那个,突然发现在他们一家之间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空间,而自己被隔绝在外,心里不由一突,愣愣的看着那其乐融融的一家祖孙三代四口人。

    张了几次嘴,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来,表有些闷闷的。

    云清眸光一闪,淡淡的瞥了一眼便发现了他的异常之处,低头沉思了一下,在抬眼,心里暗叹了一声。这种血缘亲,在皇家怕是不易得吧。

    不,或者是根本就不可能曾在。

    这也是她不愿入皇家的原因,她不想小傲尘生活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中,天家无。只是如今……抬眸看向云千澈的方向,正撞进了一双深邃的黑眸,眸中的柔无底似要将人溺毙,唇角一勾,如此好像也不错。

    皇上的赏赐被君玥邪留在了前院,一行几人看过之后,便收进了库房。午膳,君玥邪是留在将军府用的,过后,又赖在云烟阁,和小傲尘嬉笑打闹,追逐嬉戏,晚膳自也是在将军府里用过,之后才带着他的人念念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临走之前扬着拳头信誓旦旦的暗忖,明天一早他在来。

    夜幕低沉,繁星似锦。下弦月缓缓的升了起来。

    云清坐在窗前,凝眸看向窗外广阔无垠的浩瀚星空,目光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白衣清华,神色飘忽,给人一种会随时消失乘风而去的感觉。

    云千澈推门进来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画面。心下一紧,立刻上前,手一伸便将云清纤细有致的子紧紧的抱进怀里,埋首在雪白优美的颈项间磨蹭着,忽而双唇急切而霸道的含住对方柔软的唇瓣,仿佛这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子重重的撞进了一堵厚实温暖的怀抱,随之一股熟悉冷莲幽香扑面而来,嘴角一勾,已知来人是谁,耳边的呼吸带来麻麻的感觉,伸手环上了他精壮的腰,正说什么,却被云千澈突然而来的动作惊了一下。

    云千澈子一震,双手越发搂的紧了,口中喃喃念着,“云儿……云儿……”

    过重的力道,让云清皱了皱眉,这才发觉到云千澈子的紧绷,间或微微的颤抖,眸中异色一闪而过,这是怎么了?

    伸手推了推他,纹丝不动,眉头微蹙,不对劲,很不对劲。“澈……唔……”

    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云千澈的舌头趁势滑了进去,追逐着她的香舌深吻了起来,云清一惊,那么急切狂的吻,带着毁天灭地般的气势铺盖而来,是只有在几度的恐惧中想要证明存在一般。

    云清暂时放开心里的疑惑,烈回应着他的吻,片刻之后,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快要窒息的时候,云千澈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只是搂着她的胳膊却没有松开。

    平复了一下心,云清疑惑的抬眸,“怎么了?”

    云千澈复杂的目光落在落在云清带着淡淡和担心的清冷双眸里,定定的盯着,仿似在确定着什么。不知为何,被这古怪的目光盯着,云清觉得心里一颤,自刚刚他就发现了云千澈的不对,漆黑的眸子深邃暗沉似探不到底一般,里面正在酝酿这说不清的绪,落寞荒凉的气息缓缓自他上而发。

    伸手抚上那双漂亮的琉璃双眸,曼声道,“怎么了?”声音轻柔中带着安定人心的气息。

    感觉到脸上柔润的触感,云千澈一把捉住那莹润的小手,紧紧握在手里,上那股寒凉的气息慢慢散去。

    唇边绽放一抹柔和的笑意,“云儿,答应我,永远也不要离开我。”目光灼灼,声音里有一丝轻颤。

    感觉对方那急促的心跳和隐藏的不安,云清眸光一闪,勾唇一笑,“好。”

    云千澈眸光一亮,琉璃的眸子波光流转,执起云清的纤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再次将云清纤细玲珑的子揽进快里。

    云儿上刚刚那股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感觉真的吓到了他,那一刻他的心仿佛空了一般,被恐惧笼罩着,浑冰凉,甚至比之那次眼睁睁看着她落入断崖是的痛彻入骨还要更甚。

    倏尔,不等云清在说什么,云千澈一个打横将她抱起,走进内室,片刻后,室内来让人耳红心跳的声音,一室漩漪,一夜缠绵……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