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眼见得书房门大开,慕容啸天迎了出来,管家偷眼瞧去,未见不妥松了口气,抹了抹额间沁出的冷汗,一躬立在了一边。

    深冬天寒,君玥邪顶着一暖阳踏了进来,霎时一片暖阳透过门楣照耀进来,丝丝缕缕,驱散了寒冬的冷意。慕容啸天立刻迎了上去,便行礼:“臣慕容啸天见过六王爷……”

    “慕容将军无须客气,快快请起。本王不请自来,慕容将军不要怪罪才好。”君玥邪笑容灿烂异常,阻止了慕容啸天行礼,一边眼睛一扫,云清跟在慕容啸天后站了起来,而云千澈则端坐不动,对上君玥邪投过来的目光点头示意,算是打过了招呼,君玥邪也不在意,目光一闪而过,落在云清脸上,眼睛一亮,快步走到云清面前,“清清——”

    声音里难掩喜悦。

    云清红唇微扬,瞥了眼他的后,淡淡的笑了,“你怎么来了?”

    君玥邪眼底一暗,撇了撇嘴道:“清清,人家可是特意来看你的。”咬了咬唇,漆黑的大眼里有晶莹闪烁。

    云清一顿,望着眼前咬唇不语,清澈的眸子忽闪忽闪,里面浮起的委屈,眼前不由浮现出当初宫宴上君玥邪也是这般睁着一对清澈如小鹿般的眼眸,拉着自己的衣袖声对自己撒耍宝要与自己同坐的一幕来,没想到时隔三年,眼前这双明亮透彻的眸子倒是没便,唇角一勾,脸上的笑意越发柔和了起来。

    一直盯着她的君玥邪见此不由眼前一亮,扯了扯唇角,笑的纯澈清朗,云清再度感叹,这孩子还真是皇家的奇葩,笑的这么的‘单纯’哪。抬起下巴,示意他,“如此甚好,做吧。”

    君玥邪开心一笑,应了下来。

    转之际,只听后传来一道俏的声音:“云哥哥……”云萝亭亭玉立,眼睛落在云千澈的上。

    云千澈抬眸扯了扯嘴角,“回来了。”

    “没想到云萝姑娘也来了,管家,安排下去招呼好云萝姑娘。”早在君玥邪进门之际,慕容啸天便看到了跟在他后的云萝,自从半月前宫中一别,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这个姑娘。想到先前傲尘刚刚说的话,在加之先前这个女人在宫里的所作所为,眼里迅速划过一抹冷意,原本以为只是个小姑娘,却不想她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心思狠辣,处处针对清儿。

    想到这儿,他对云萝姑娘少了一份忱,只不过以慕容啸天的份和修为自是不会与一个晚生后辈斤斤计较,不计较但也不喜。

    何况这书房重地,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淡然而疏离的安排了下去。

    云萝咬了咬唇,小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堪的红晕,慕容啸天的话里的意思显然她也听了出来,看着云千澈不语。

    君玥邪回头,一愣回神,一拍脑袋道,“本王一高兴倒是望着这茬了。”向云萝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本王可是领了圣旨的。”

    云萝眼睛一亮,接着向君玥邪走过来。

    云清挑眉,君玥邪嬉笑道,“皇兄刚刚下旨了清清出宫,我们去了倾月,可是等我们到的时候,却没看到人,一问才知道清清你们已经离开了,云萝姑娘却还在宫里呢,正好我也想要来看看清清,于是便领了这宣旨的差事,顺便将云萝送了回来。”

    云清似笑非笑的看着君玥邪,把云萝送了回来,这话怎么怎么听怎么诡异啊。

    君玥邪一愣,这才发觉到气氛有点沉重,随即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曲折,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

    慕容啸天抬眸,犀利的视线扫过云千澈,云千澈目光中坦然一片,慕容啸天一怔,想到他刚刚宣誓般的表明心迹和一路走来对清儿的心意,皱了皱眉,淡声道,“云萝姑娘既是千澈的妹妹,便也是我将军府的客人,不可怠慢了。”转头对一旁的管家吩咐道,“你好生安排下去。”

    云清目光一闪,快速划过一抹幽光,抿了抿唇,心下一片感动。父亲说的是将军府,一个将军府便将彼此的关系拉开了,当初父亲要带自己回来时,说的可从来都不是将军府,而是最窝心的一句:家!心里明白父亲的意思,即使父亲不在追究云萝先前的无礼,可并不代表他心里不在意了,想到父亲对自己的护,只怕父亲的退步也是因为自己吧。

    目光不由的看向了云千澈,正好对上云千澈望过来的目光,深邃幽深的如浩瀚的星空见不到底,一抹幽光划过,透出毫不遮掩的意,嘴角一勾,只一个眼神便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随后看向云萝,淡声道,“既然回来了,便好好休息一下吧。”云萝红肿的眼眶是那么明显的痕迹,云清自是没有错过。

    管家恭敬的应了一声,对云萝说道,“云萝姑娘请随奴才来。”

    云萝看了看云千澈,在看了看云清,最后看了看君玥邪,见君玥邪目光灼灼的对自己点的点头,俯行了个礼,随在管家后走了出去。

    见安排了云萝,君玥邪显然心很好,笑得一脸阳光,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瘪了瘪嘴,“清清,你要走怎么不等我啊。”定定的看着云清,目光晶亮,无声的控诉着她的‘恶’。

    云清勾唇,“不等你,你不是也来了吗?”

    心下了然,她从御书房出来,便直接收拾包袱走人,而君玥寒的圣旨是随后才下的,圣旨下来的时候她早已出了宫门,至于这个云萝么,目光淡淡一瞥,意味不明,她还真没有放在心上,能够在皇宫里兴起风浪的人怎么也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不是么?简单的解释了他们出现在此的原因。

    君玥邪一愣,直觉反问道,“那能一样吗?”随后一想也是,当时那种况,云萝姑娘哭的稀里哗啦的,他怎么也丢不下她不管不是?

    瞄了瞄四周,好吧,他承认,结果的确都一样,最重要的是清清对自己的态度始终都是一样的。这点他最开心。

    傲尘冷眼瞥了他一眼,笑得那么白痴样,牙白啊。不爽,真是不爽,为什么这人一来就拉着他娘亲的袖子,他几岁啊,还撒。就算要撒他不会找别人嘛,干嘛要对着自己娘亲。

    还有来就来了,干嘛还带那个讨厌的女人?掩在袖下的小手握紧了紧,纠结的想,要不要给他点教训呢?

    君玥邪上一寒,莫名的觉得一股冷气从心底升起,疑惑的看了看外面,今天很冷吗?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橙色的阳光铺洒而下,耀眼明亮,天气晴好,为什么他会觉得冷气人呢?

    不自的抬手摸了摸脸,莫非,他病了?

    云清似有所觉的睨了傲尘一眼,傲尘心里一惊,将已经微微抬起的手,又收了回去。娘亲不喜欢他乱用毒药。

    “对了,我还要宣旨呢,哈哈,清清,皇兄这次可是赏赐了不少好东西呢。”不在纠结心里的疑惑,君玥尘像是忽然哈哈大笑声音清朗。

    云清挑眉,似笑非笑的睨着他,还以为他要发多久的傻呢。

    “清清,快接旨吧。”对着云清眨了眨眼睛,伸手拿出了一道明黄色的圣旨。

    霎时,书房内,除了云清和傲尘,其他人都跪了了下来。连一直淡然的云千澈也跪了下来。

    当初云清找到了失踪的赈银,又提出了解决淮河水患的良策,君玥寒曾特许她见圣驾不用下跪,而云清本就没有跪人的习惯,对此感到甚合心意。傲尘着小小的子,英气勃发,拉着他娘亲的手,傲然立,他也不喜欢动不动就跪的,以前在云谷内根本就没有这规矩,也没有这习惯,自然是娘亲站着他绝不跪了。

    待到一干人等都跪了下来,君玥邪打开圣旨,清了清嗓音快速的宣读,“皇帝陛下诏曰,兹有国之栋梁慕容将军之女慕容云清,天资聪颖,蕙质兰心,三年前前往冰原山求取解药,平安归来,朕心甚慰,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赐各种玛瑙珠玉十箱,珍珠翡翠十箱,黄金十万两,轻烟霞锦各百匹。另赐一道可随时出入皇宫的令牌。慕容将军教女有方,特赐封官复大将军原职。钦赐。”

    普一宣完,君玥邪便让众人起,笑嘻嘻的望着云清。

    而对于这道说不上严谨的圣旨,慕容啸天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之前他请辞之时,陛下便不太同意,只是念他痛失女,心苦闷,又一心求去,无奈之下才同意的,如今清儿一回来,陛下便又颁下这一道赐封圣旨,不知是福是祸。

    “臣谢主隆恩。”慕容啸天双手接过圣旨。

    云清眸光微闪,眼睛盯着那明黄圣旨若有所思,说实话,她打从心里不赞同父亲接受朝廷的赐封,她只想父亲能幸福的享受晚年生活便好,那些打打杀杀,争权夺利之事没必要费那个心思,父亲又不贪念权势。

    可她又知道,父亲一生忠君国,若是真的国家有难,他也决计做不到袖手旁观。

    暗叹了一口气,笑着道,“小六这道圣旨是从谁的意思?”

    君玥邪微一挑眉,“当然是我找皇兄要的啊?”眸子中带着得意的觑着云清。“不过圣旨是我写的,皇兄盖的玉玺。”清清果然聪明,当时母后也在呢,这主意还是母后给出的呢。

    当时他在皇兄的御书房里看到那一刻五百年的冰域血莲时,简直震惊不已,当得知这冰域血莲是清清给的,更是惊讶不已,随后他便想清清给了这么好的东西,皇兄怎么也该给点表示吧,不能光占清清便宜不是?于是便有了这一道圣旨的由来,只是那最后一句是皇兄加上去的。

    云清与君玥寒谈清之后,见君玥寒虽然没有离开表态,但是眸子里却有着释然,便知道自己的话在他的心里起了效果,想到他虽然对她有着异样的心思,将她留在宫内,但却并没有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对傲尘也是发自内心的喜

    鉴于此,她后来留下了一颗冰域血莲。算是对君玥寒一直以来给予她的支持。

    云清走后,太后便从一侧的内内走了出来,后来见云清去而复返,目光复杂的看着她,直到云清拿出冰域血莲,看到此物唏嘘不已。君玥寒也心惊不已,拥有一颗冰域血莲,就如同拥有了多一次的生命。

    正好君玥邪来到御书房,同样也看到了那颗珍稀的冰域血莲,震惊之余,便磨着君玥寒赏赐云清,君玥寒本也有此意,呵呵一笑便依从了,谁知君玥邪却说这道圣旨的内容要由他来写,软磨硬泡之下,君玥寒无奈答应了。

    可想而知,当君玥寒看到这道圣旨时会是何种表,他愣怔的斜睨着君玥邪,忍不住眼角抽了抽,再抽了抽,最后在君玥邪一再的催促下,却是慎重的在圣旨上加上了最后一句这才盖上玉玺,将圣旨交给了他。

    云清了然,也只有他才能写出这样语意随意的圣旨来,凝眸一想,当君玥寒看到这幅圣旨时的样子,想必那脸色定是很好看的吧。不由的笑了出来。

    一直盯着云清的君玥邪已经一亮,笑叫道,“我就知道清清会喜欢的。”那傲的样子,一副我很聪明,你快点夸我吧,快点夸我吧的样子。

    云清失笑,对于他的耍宝,由心一笑,“是,你很聪明,那些珠宝首饰锦缎金子我都很喜欢,只是这关于大将军一职……”

    君玥邪一怔,“怎么了?”

    云清看了面色凝重的慕容啸天一眼,淡笑道,“也没什么不好。”

    君玥邪忽地松了口气,他还真怕清清说不好。

    云清笑笑,父亲心里所想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呢,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没有发生的事何必去纠结,眼下的开心才最重要,即便是将来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也有自信可以保一家平安。

    慕容啸天神色复杂的看着一脸笑意的云清,心里一颤,云清上前笑意盈盈,“恭喜父亲大人官复原职。”

    ------题外话------

    失信的娃子,捂脸爬走……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