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忆往昔,傲尘暗使小心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此话一出,不止是慕容啸天不解,便是云清也看了过来,自知道他的份和傲尘的世,便是云千澈的世问题也是听他所言,这件事她更是没有主动询问过,原以为是一件风流案,这般看来难道是另有隐

    个中缘由云清不知,也不曾主动问询,此刻,她满面不解的看着云千澈。

    若说当年之事慕容云清不知,但作为当事人其一的云千澈不可能也是糊里糊涂的吧?真是糊涂了他能成事?

    云清表示怀疑。

    云千澈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右手握拳抵在下巴处轻咳了声,脸上难得落出一丝羞恼来,“当年之事说来惭愧。当年太后懿旨赐婚慕容二小姐与三哥,婚期定了后,本宫收到三哥的来信,邀请本宫参加他与慕容小姐的婚礼,本宫自幼受到三哥诸多的照顾,三哥的婚礼本宫自是要来观礼的。

    本宫原是要参加三哥的婚礼,却不想……”

    慕容啸天心中一惊,仍旧沉默不言。云清则促狭的睨着云千澈,参加哥哥的婚礼却上了嫂子的。傲尘转动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也饶有兴趣的竖着小耳朵。

    云千澈清了清嗓音,缓缓道来,“岳父大人和云儿有所不知,本宫修炼的功法乃是云霄宫秘学千云决,此功法的修炼极为不易,要求甚高,共分九层,每上一层功力都会大进,若是循序渐进,到是无碍,可若是强行冲级便是机遇和危险并重,受不得丝毫的干扰,若是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轻则修为尽毁,重责筋脉尽断而死。”

    慕容啸天闻言一愣,心中震惊,有关这千云决,世人知之甚少,可他因喜好武学,博集众家武学精粹,一次因缘巧合之下才探知一二,知这千云决甚是不凡,乃云霄宫不传之秘天下不世之武学绝学,修炼起来尤为不易,过程艰难,每上一层功力大增,岂是世人可比。

    相传当年云霄宫主便是以此绝技威震武林,后来创建的云霄宫,只是不知何故,后来有关于这千云决武林中却是在不曾有人提起,变成了一宗迷云。

    曾有传言,千云一出,谁与争锋,令天下武林人士望其项背。若此事流传出去必将再次引起武林震。此时听闻云千澈修习的正是这千云决,慕容啸天内心震撼可想而知。

    只是这和当年之事有何关系?慕容啸天心中不解。

    慕容啸天不知道的是,关于那句传言全句应该是:‘千云一出,谁与争锋;凤令问世,再聚巅峰。’由此可见这千云决的强大,只是这后面的两句话却是让人费解,甚至于无人听说过。

    而这千云决虽然厉害,却是没有人能够修炼到第九层,当年云千澈的父亲也不过是到了第七层,武林中已少有敌手,若不是遭遇人所害,被至近之人背叛,又岂会差点被灭门。

    如今云千澈的修为也已经到了第七层,却是在也无法提升,至于这各种缘由,无人可知。

    云清对这个世界的武学不甚了解,但看慕容啸天面色严谨,不由想到了云千澈的修为,初次相见时,在深山密林的夜晚,那时她刚穿越过来,棺中产子,接收了慕容云清的记忆,为躲避暗杀躲进了深山,半夜刺客来袭,他躲在暗处暗中相助过自己,那时,她便感觉不到他的气息,若不是他出手,她根本就无从察觉。

    还有宫宴那次,她落入陷阱,面对强敌不支时,他从天而降,仅一招,秒杀!实力何其强大。

    “三年前,我的修为只有四层,实力不高,那一正当我冲关之际,却不料有人闯进密室,对我出手,虽然被我绞杀却也令我气脉受损严重。”

    话说道此处已无需在说,紧要关头被打扰,那是怎样的一种形,即使是云清心里也能想象到那是怎样的一种凶险,尤其在她也修习了这个世界的武学之后,更是深有体会。

    云清若有所思,忆起当初冰原山之行前夕,云千澈强行冲关,秋慕白无奈请她前去的那次,所看到的景,当时他便是全血脉喷张,经受着九死一生之时,那时若不是她及时出手以银针度他打通受损的经脉,疏导了郁结肆虐的真气,那时他便很可能暴体而亡。

    那一条条隐藏在皮肤之下暴涨的命脉,如一条条小蛇般肆虐狂窜,可谓青筋暴跳,命悬一线。后来秋慕白告诉她,他是为了尽快恢复,用了逆天的功法,强行将自己的功力提升到六层。

    “事后,挑事者被云霄宫强势镇压,可我的伤势短时间内却是无法恢复,眼看三哥婚期愈进,我只得先行赶路,回京参加三哥婚礼,却不想婚宴之时被人算计,中了媚毒。”云千澈与君玥昊的关系甚好,所以便沿用了以前的称呼。

    云千澈脸色微红,堂堂云霄宫主却被人下了媚毒,还与自家的嫂子风一度,这的确是让人难以起齿的耻辱。

    云千澈受了重伤之后,参加君玥昊的婚礼却不料被小人暗算,中了媚毒,差阳错进了新房与新娘子风一度,这便是事的真相,却是如此让人哭笑不得。可若不是受伤在前又岂会轻易的着了他人的道。

    所以说造化弄人也不为过,只是那毒实在是太过霸道,云千澈中毒之后,本想先行离开,在找个地方解毒,却没料到那毒太过霸道,加之他受内伤,以至于还不等他出的王府,便已神志不清,玄雨无奈之下只得先行放下他,准备先在昊王府中找个干净的婢女给他解毒,可谁知,等玄雨抓了人回来之时,他家主子已经不见了,玄雨找了整个王府也不见踪影,最后在新房里找到了自家主子,当看到新房里的主子已经煮成熟饭,震惊无奈之下,玄雨立刻易容成君玥尘的模样,与君玥昊推杯换盏,好在那君玥昊本就心有不满,连番狂饮,最后是玄雨将他扶进了新房,在将昏睡中的云千澈抱走。

    而云千澈更是不知道这其中因故,在他的记忆中只记得一片火红,和那蚀骨的**。视线模糊下并未看清对方的面貌,醒来之后,他根本就不记得昨夜与他共度良辰的是谁,他想问玄雨,可是那时玄雨接到大长老的命令出任务去了,这件事便暂时放下了。时间一长,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直到云千澈再见云清之后,种种迹象让他心生疑惑,调查了此事,才知其中原委。事后回忆此事,玄雨也是心中犯疑,他明明将主子安置在客房,为何最后神智已然不清的主子会出现在了新房,且那两院之间的距离相距甚远。

    而君玥昊第二醒来,看到了边熟睡的慕容云清,并不记得昨夜之事,只是上的凌乱和单上的点点红梅昭示着昨夜的疯狂。可君玥昊毕竟是君玥昊,虽然如此,仍免不了心中疑惑,只是事已至此,懊恼无用。只自此后他便不曾在踏进过梅院。却不想慕容云清会一举中标。

    而慕容云清更是无辜,她一直不知那洞房花烛夜与她一夜度的人早已易主,一颗心甜蜜中苦苦等候良人的回顾,至死方休。

    要说这件事究竟谁对谁错,谁也说不清楚。

    或许,也不算的差阳错,毕竟云千澈当时的份是逍遥王爷,而且他又是去参加的君玥昊的婚礼,在昊王府里中毒,这本就透着诡异。谁敢给逍遥王下毒,还是这种易解之毒,而慕容云清倒霉的做了那个解药,昊王也因此戴了顶绿油油的帽子。

    这件事是针对君玥昊还是君玥尘,亦或是慕容云清?只因这件事将三人都算计了进去。

    可是仔细想想其实不然,君玥昊的王府不说固若金汤,但一般宵小之辈却是绝计混不进去的,逍遥王虽不理政事,但份尊贵,且怀武功,唯有慕容云清乃是手无缚鸡之力,又头顶怒若花痴草包女的头衔,却又偏偏占了昊王正妃的头衔。

    太后赐婚,昊王即使不愿也不能违背,可若是昊王妃不守妇道,与人通,届时就算是有圣旨又如何,辱没皇家死罪一条,皇家绝不会姑息。莫说休弃,就是沉塘浸猪笼也是死有余辜。

    云清心中已有所了然,只是令她不解的是究竟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连逍遥王君玥尘都敢算计呢?如是说君玥尘当初不是受了内伤,那此人的计谋不但不会成功且还会有败落的危险,还是说这其中另有隐?莫非……云清被自己心里突起的念头寒了一把,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怜悯的看了云千澈一眼,事实不会是她心里所想的那样吧?

    只是世事不尽如人意,往往怕什么便来什么,真相在不久后便揭晓。

    云千澈接着道,“当初的事虽说本宫是被设计的并非本宫所愿,但是如今看来本宫无比庆幸曾发生的这个美丽的错误,若非如此,本宫此生便与云儿无缘,生生错过这美好姻缘。本宫此生已认定云儿为一生挚,生死不离,永生不弃。当年之错是本宫愧对云儿,但本宫不悔,请慕容将军成全。”

    慕容啸天皱眉,事的真相他已了解,只是他心中仍有一事不解,沉声道,“老夫心中有一疑惑,还望云霄宫主释疑。”

    云千澈朗声道,“岳父大人称小婿名字即刻,有话请讲。”

    慕容啸天暗自撇嘴,这小子倒是机灵,如今这声岳父大人此刻听起来已不如先前那般刺耳罢了,只是想要他就此承认哪是那么简单,清儿因为他受了那么多的苦,不能太便宜了他,“不知千澈与昊王是什么关系?”

    云千澈心中一喜,这声千澈听在耳里犹如天籁般动听,目如琉璃璀璨生华,“实不相瞒,逍遥王君玥尘乃是小婿另一重份。”接着便将这其中的缘由又向慕容啸天细细的说了一遍。

    慕容啸天心内震惊,面上却是不显,古井无波。自古皇家秘辛诸多种种,如此一来一切便都有了解释。

    云清则是心有所悟,脑海里突地就闪过当武林大会上出现的那名神秘女子,眉头微微皱了皱,不知为何,她总有种感觉,那女子看向她的眼光里带着丝丝诡异。

    几人各有所思,傲尘瞅了瞅慕容啸天脸上晴不定的神色,在看自家爹爹一副成竹在的淡定模样,晶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拉着慕容啸天的衣袖,道,“外公,外公,爹爹长得好看吗?”

    三人一愣,慕容啸天瞥了一眼,鼻子里冷哼一声表示他的不满。傲尘笑了,大眼晶亮,“爹爹长的很好看,外公也喜欢的是不是?”慕容啸天不屑回答,云清僵硬的扯扯嘴角,她敢肯定这小子心里又在谋算着什么,意味深长的瞟了云千澈一眼,心里暗道,自求多福吧。

    云千澈忽然觉得背后升起了一股凉意,果然——

    “外公,外公,傲尘也喜欢爹爹,娘亲也喜欢爹爹,”傲尘兴奋的叫道,“还有漂亮姑姑也喜欢爹爹喔。”

    慕容啸天一怔,下意识问道,“漂亮姑姑是谁?”

    “漂亮姑姑就是爹爹喜欢的人啊,爹爹很疼她的,让傲尘叫她姑姑的,给姑姑买好吃的,一路上都让姑姑坐他的马车,傲尘和娘亲都坐的另一辆马车呢,还有啊,漂亮姑姑总说一些傲尘听不懂的话。”傲尘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说,“姑姑说娘亲的份是弃妇,配不上爹爹,让娘亲不要缠着爹爹,可是爹爹说,让娘亲照顾漂亮姑姑,不要和姑姑生气,也不要骂她。外公,弃妇是什么意思啊?”傲尘天真的问道,心里却暗道,谁说那人漂亮来的,跟娘亲比差远了。

    在傲尘心里这世上只有自家娘亲是最好看的女子,其他人都是浮云啊浮云。

    他最娘亲了,可偏偏他爹脑袋让驴给踢了,为了那丑女敢让他娘亲受委屈,这让他心里着实不爽啊不爽。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