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美景如画,风姿天成。

    不远处,女子静静的看着,那一副弥漫着浓郁温无人可介入其间的唯美画卷,却也刺痛了她的眼,秋水的翦眸中慢慢凝聚起迷蒙的雾气,眼前的景象慢慢变的不真实起来,紧抿的唇也失了鲜活的颜色,苦涩漫上了心间,慢慢的填满。即便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在一起是多么的契合,契合的没有他人的插足之地。

    忽而一阵温暖袭来,女子诧异的抬眸,一双清澈莫名的眸子映入眼帘,漆黑如墨,透着点点的柔和淡淡的担忧。

    “你没事吧?”抬头看了看前方的两人,君玥邪将目光转了回来,轻轻的问道。

    虽然已经决定放手祝福,可他漆黑的眼中仍旧流露出莫名的绪,一丝伤感,一丝惆怅,一丝落寞,还有着一丝释怀,静静的看着那相拥静立的两人,微抿着唇瓣,一双清澈的眼眸雾霭蒙蒙,随即遮挡下所有的绪。

    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的上她吧,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给予她强而有力的保护,也只有他才能让她放下所有的心防,全心接受吧。

    一时间,君玥邪只觉得有些恍惚,眼前闪现着认识云清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从三年前金相见,她的清冷风姿便深入他心,那般玲珑剔透的人儿,浑散发着淡淡风华的姿便入了他的眼刻了他的心,筹备赈银,威慑三国,面对困境从容不惧,应对自如,谈笑间兵不血刃,所有的问题皆迎刃而解,

    一直到此次她的回归,这中间他体会到了以往不曾有过的,各种酸甜苦辣的心,有欢笑快乐,也经历紧张刺激,还有欣喜,更有心痛心伤,可是这一切都比不过此刻她脸上的笑靥如花,那是他从不曾看到过的,他的心里不有些黯然。

    所以在难过,伤心之后,他便收拾好了心,正好这几,他与边这个丫头吵架斗嘴,心思转移了些,时间也容易打发,心里的郁结也少了许多。

    不得不说,通过这三年的时间的洗练,君玥邪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万事随的少年,只不过在云清的面前仍旧维持了那样的赤诚真诚。

    每个人对待的观点不同,这就早就了他们各自不同的对待,有些人是强势的占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些人是极端的求而不得宁可毁之,有些人是细水长流,一旦上便是倾尽一生,也有些人则是将这份深埋心底,只在心里默默守护。

    白雪冬阳,将女子的笑靥如花衬得绝美,令人不忍破坏,君玥邪痴痴的看着,目光一转落在那清贵出尘的影上,眼神一暗,握了握袖下的手,心里不平的哼道,如果不是看在清清的份上,他一定不会放手的,如果你敢让清清伤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一定会将清清抢回来的。收回心神,低头看了一眼边如水的女子,看她此刻的神,显然便是心碎神伤之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正是那如仙的人影,低叹了口气,他如何看不出她此刻的失落,其实,她本是个心善的姑娘,从那晚凉亭偶遇他便知道,她也是有着温顺柔弱的一面,只是嫉妒蒙蔽了她的眼睛。且通过这几的相处,他也发现她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至少敢敢恨这一点他觉得就很不错。

    也许正是因为他曾和她有着同样的经历,所以才更能体会她此刻的心,心中不觉便对她起了一丝怜惜,视线再度落在那水墨画般养眼的两人上,眼神又暗了几分,那里面,早已容不下他人。

    “他们看起来很美,不是吗?”

    云萝的泪终于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落了下来,晶莹剔透,却又冰冷入骨。泪迷蒙了视线,世界处于一片朦胧之中,贝齿轻咬,很快的在如玉的肌肤上落下深深的痕迹。

    美,那是她即便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的美,可此刻她却感觉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空落只想哭,心里好似破了一个大洞一般嗖嗖的往里灌着冷风,浑冰冷的犹如赤**置于冰寒之中,好似只有那划过脸庞的冰冷的泪才能让她稍稍舒服一点。

    “美景如画,即使只是远远的欣赏也不失为一件人生美事,不是吗?”幽幽的声音似说给云萝听,又似说给自己听。既然不能紧紧相拥,那么便远远的守护,寄上我真诚的祝福吧。

    轻吐一口气,眼里恢复清明,清清,你一定要幸福,只要你幸福,我便也会感觉到幸福。嘴角一抹清朗如风的笑,所以,你一定要让自己幸福。

    云萝只觉的随着君玥邪的话,自己心中树立的壁垒轰然倒塌,从小到大的梦碎了,即便她想要独醉梦里都是不能,泪不由的落的更急了些。

    君玥邪低头,将她的神色收入眼里,苍白无血色的脸庞,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颗颗滚落,翦水秋瞳被冲刷的异常明亮,弱无助的样子让人心里忍不住产生怜惜,伸手将那被紧咬的唇解救下来,轻轻的摩挲,“不疼吗?傻瓜。”顿了顿又道,“你也很美。”

    云萝闻言,怔然抬眸,愣愣的看着他,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一脸懵懂的迷茫,眼前是他俊帅的脸庞,清澈的眼眸中是坦率的真诚,恰巧此时风吹过,一缕秀发拂过脸庞,君玥邪抬手将之别到耳后,两厢接触,云萝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下,那小巧的耳朵瞬间窜上一抹红,粉白相间格外嫩。

    “你……”不恨她吗?

    君玥邪低低一笑,拂去了如玉小脸上的泪珠,“除却这片风景,天下还有许多的甚至于比这更美丽的风景,别哭了,说不准哪一天你也是别人眼里的风景也不定啊。”君玥邪黑眸闪亮,语气轻松,也许是同病相怜,他不想她钻牛角尖,不想他在横插在两人之间,也想让她开心一点,云萝怔然,下意识喃喃道,“会吗?”

    “当然,只要你愿意。”君玥邪扬唇,想了想又道,“何必羡慕别人,重要的是,你是愿意看着远处不属于自己的风景暗自伤神,还是愿意自己入了这画,成为被别人欣赏的风景。”

    “你懂什么?我只是……”这天下的风景再美,可我只想做云哥哥眼里的风景,何况那个女人配不上云哥哥,她是为云哥哥不平。

    “哼哼,你懂,懂还哭的跟个花猫似的,难看死了。”君玥邪鼻子哼哼道,“不是你的干嘛要强求,徒惹人不喜。”

    “要你管,你就甘心吗?你不是也对那个女人也有意的吗?自己的女人却与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我不信你这么大方,看着她倒在别人的怀里,你就甘心吗?”心事被揭穿,云萝有些恼羞成怒。

    君玥邪眸光一暗,瞬间回神,幽幽笑道,“正因为我心里她,更希望她幸福,如果她的幸福在本王这儿,那本王无论怎样都不会放手,做不了她眼里唯一的风景,那就做看风景的人,赏心悦目啊。”虽然有些伤心可和那笑靥如花想比,一切都值得。

    云萝心里一震,有些愣神。“你看这雪美吗?”云萝不解的看着他,君玥邪将手伸出廊外抓了一把雪,握在掌心,慢慢的伸到云萝的面前,摊开……

    “君国冬天不常下雪,这般的景色也不常见。”君玥邪自顾的说着,“我喜欢它,想将它们牢牢的握在手心,可是你看……”云萝就瞧着那修长的手掌中那雪莹白莹白的,接触到的掌心的温度,慢慢的化成了水,又从指缝间流了下去,神色间有些愣愣的,心里似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如果因为喜欢就一意孤行的将他握在手心,最后冷了自己的手,却是什么也没有了,这美丽的雪花也消失不见了。

    岂不遗憾!

    “又指着那花叶苍翠间的莹白说道,”如此这般,妖娆魅惑,即赏心悦目,又留在自己边,岂不甚好?“

    停了一下又道,”你看,那白雪虽美却不是人人都能靠近的,会将人冻坏的,可你看到那雪下的风光了吗?那些被雪覆盖的花儿,只是被遮挡了风姿,只要离了这雪也是极美的。“

    那两人都是雪,不易靠近,否则只会如这掌中的雪,君玥邪幽幽的,清清的美好他比谁都清楚,可是他也知道清清对皇家的态度,对他也只是当做朋友般的看待,在加上现在皇兄的心思,如此波橘云诡之下,那个人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最重要的是清清喜欢那人,这才是他决定祝福她的原因。

    抬眸迎上男子年轻俊朗的脸,眉眼带笑,亮闪闪的可以照见人,里面一个小人儿正歪着脑袋犯着愣,”我…也会…你是说我也会……?“心里泛起一丝甜,又有一丝茫然,她便是那雪下的风景吗?

    ”骗你作甚?本王又没好处。“肯定的话语让云萝心里一颤,刚刚被打击到的心瞬间飞扬,四目相对,不想着那子夜般的澈眸里映照出的小人儿会是他此刻心中的风景吗?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不由得粉颊飞上一抹红云,一丝羞涩漫上心头,低头不敢与那透彻的眸子相对。

    是哦,云哥哥从来就当自己是妹妹般的看待,如果当初不是云哥哥救了自己,或许自己早就没命了,她应该感恩的不是吗?虽然自己心里始终认为这慕容云清配不上云哥哥,可这是云哥哥的选择不是吗?

    云萝红着脸,口里嗫嚅着,”真…真的吗?我会是你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后面完全没了声音。

    ”你说什么?“好笑的看着那正在别扭的人儿,云萝脸一红,赶紧道,”没,没什么。“见此君玥邪不好笑,这女人也不是那么讨厌吗,这脸红的样子就特别的,不起了逗弄的心思,”我说你在别扭什么?真是个傻瓜,耳朵不好也就罢了,连话也说的不清不楚。“

    云萝一怔回神,待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前一刻的感动不在,迷蒙的神瞬间收敛,不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不过这一眼却因为泪眼迷蒙的缘故,在君玥邪的眼里失了狠意,反多了一些嗔意,十分的可

    云萝咬牙,”你才是傻瓜,你全家都是傻瓜。“可恶,竟然嘲笑她,她就说嘛,他哪来的那好心。

    ”吆呵?现在又变成牙尖嘴利的小猫了,等一下是不是还要变成爪牙舞爪的老虎啊?“君玥邪瞪着眼,戏谑笑道,”不是傻瓜,你干嘛说不清楚话,还哭的跟个小泪人似的?“

    他可没忘记她爪牙舞爪惩治恶人的刁模样,显得活力十足,比这副模样可多了。

    ”你……“云萝气急,她虽然是孤儿,可是自从遇见了云哥哥后,从小到大她也是被捧在手心里的,何时如此狼狈过,偏偏还被这个八字不合的家伙看到了她的窘态,看到就看到吧,竟然还嘲笑她,可恶。

    眉梢一挑,”我怎样?“

    云萝粉脸涨红,也忘了刚刚的难过,到是比之刚刚多了一抹鲜活,对上君玥邪晶亮的大眼,眼珠一转,张口反击道,”哼,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半夜不睡觉,在那里抱着酒坛,伤悲秋,顾影自怜。“

    伤悲秋,呃,算了,可是……

    顾影自怜?!

    那是形容他的吗?是他吗?

    君玥邪眼睛倏然瞪大,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尖,满眼不可置信。

    ”我看傻瓜这名字到正好合适了,想不到如今这傻瓜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啊,真是难得,难得,一颗傻瓜心顶着一颗傻瓜脑袋,难怪尽干一些傻事,说一些傻话。“云萝本就是口齿伶俐之人,刚刚只是心伤难过一时脆弱,看到自己心的男人与其他女子心心相印,免不得心里会一时不能适应,可这仍改不了她格的本质。此时被君玥邪一激,倒是没有那么难过了,刺人的话张口就来。

    ”你……你……你,我好心好意的安慰你,你竟然……竟然……,哼,好心喂了驴肝肺。“君玥邪冷哼一声,冲着云萝不满的吼了出来。

    云萝瞥嘴,”是你先说的。“

    君玥邪一怔,在看她生龙活虎的模样,黑眸中不由侵上一抹柔色,暗自点头道,嗯,还是这幅模样好看些,心一好,也不在跟她计较,撇过头去轻言道,”好男不和女斗。“

    云萝心里一愣,旋即看了看他,那一双如子夜般的黑眸亮晶晶的,可以照见人影,心中暗忖道,其实他的嘴巴也不是那么坏的嘛!

    ”没事了,便走吧。“被看的不自在,君玥邪轻咳了声开口说道。

    ”去哪里?“云萝下意识反问,君玥邪头也不回的笑道,”先把你收拾干净了在说,这幅模样简直难看死了。“只是仔细听的话可以发现那语气中多了一些轻松。

    云萝一愣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红,默默的跟上了他的步伐,转之时,心里莫名轻松起来,看着眼前那玄蓝影,心里却像是又多了一些什么,说不清,只是不再那么冷。

    ‘

    ”我哪里脏了?“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逗自己开心,心里爬上一丝甜,只是嘴里仍不满的反驳着。

    ”当然,我明白的,喝醉的人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醉了。“摇摇头,一副我了解我明白的口吻。

    ”哼,自恋的人的人永远都是那么自大。“

    ”那也比你这只花猫强……“

    ”胆小鬼有什么资格笑话我……“

    ”臭丫头,这嘴巴真的不讨喜……“

    ”……“

    ”……“

    两道子伴随着互不相让的调侃吵嚷声慢慢远去。

    不远处,虽然沉浸在彼此的温中脉脉温暖的云千澈两人,暗下里却是将这周边的一切尽如心里,一开始便关注了这方的形,两人的对话也尽数收入耳中,相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云清嘴角勾勾,”你可以不用在担心了。“虽说她不惧云萝的纠缠,可是总是闹事也很烦人,如此也好,以后总算可以清静一些了,不过小六的表现到真是让她吃惊,貌似小六刚开始时可是非常讨厌她的啊。

    云千澈点点头,”那是自然。“不止是云萝让他松了一分心,他更高兴的是君玥邪能够放下,虽然那小子对他造不成威胁,可是边总有一个对他妻子虎视眈眈的男子,他心里总是别扭,他可是知道,这小女人心里对那小子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点便是,他是他名义上的兄弟,虽然平时霸王了一点,但本质还是好的,他不希望他在这件事上受到伤害。

    看着那消失在拐角的俊朗影,心里在感叹着六弟终于长大的同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云儿排斥着所以君家的人,却独独对小六儿不同。

    如此,甚好……

    同样的,此时站在隐蔽之处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的还有一人,他着紫衣,华服潋滟,天生尊贵,冷漠的神让人不敢鄙视,静静的站在暗处,上散发有一种冷冽的气势,比之这皑皑白雪更加寒凉,只是那深邃的眸子中透露出的落寞却是更加让人心惊。

    满的寒凉落寞,在冰寒之中,尤为触目惊心,君玥昊只觉得此刻心里凉的如同这泛着晶莹刺眼的白一般,寒凉刺骨,便连那头顶正散发着暖意的阳光也透不进来,脸色苍白的难看,他微微眯了眯眼,将满满的心酸落寞咽下,转,离开了此处,暖白雪间,风吹过,轻掀起袍服一角,远远看去,背影萧瑟,浑弥漫着悲伤的气息连那紫衣也失去了潋滟的鲜活之色。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