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天晴(日rì)暖,和风如熙。

    冬(日rì)里难得的好天气,让人的心(情qíng)也不由的跟着多了一层温暖。

    已近年节,百姓们无不喜气洋洋,京城街上人头攒动,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意,挑选着心仪的物件,忙碌了一年也该好好休息下,过个好年了。

    大街上随处可见砍价还价的兴味声,小孩跟在大人的(身shēn)后,四处张望着,不时的凑在一起撒着欢儿,到处可见一团喜气。

    宫中也不例外的,到处弥漫着年的韵味,只是相比较起宫外寻常百姓来,显得更加井然有序,那一层喜悦也多了一些谨慎在里面,毕竟宫里的生活不比寻常,宫中的主子也不比常人,那可是手握着众人的生杀大权,只是,这也无损大家迎接新年的喜气。

    倾月(殿diàn),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味道,淡淡的花香随风飘舞,丝丝沁入心脾。金色的阳光穿过层层白云,放(射shè)出丝丝缕缕的金线,给园中的花木陇上一层耀眼的光晕,格外喜人。

    云清等人已在宫中住了近半月时光,这半月来,只有早先时候几只闹事的老鼠,结果被帘儿等人无聊之下好好的配合着演了一出猫戏老鼠的游戏。

    那几个宫妃是君玥寒早前所纳的宠妃,娘家在朝中也有着不可忽视的势力,自宫宴之后,有关于云清的流言宫中已传遍,立刻引得了众人心中的恐惧和不安以及嫉妒,尤其君玥寒对云清的那心思已到了不遮不掩的地步,而她们则担心着一旦云清入宫,(日rì)后对于自己地位的威胁,心中不平不忿有大胆之人便前来试探,皆被帘儿三言两语打发了回去,兼有那不识趣的人不知死活的来挑衅,也在为她们的愚蠢行为付出了惨不忍睹的代价后,倾月(殿diàn)彻底安静了下来。

    只不过那些在云清这儿踢了铁板的宫妃们,心里更是怒火无处宣泄,便将目光对上了傲尘,而由暗卫处得之这些消息时,云清并没有阻止,只是目光一转便采取放任的态度,兴致盎然的看戏,心里更是对她们的愚蠢的行为而冷笑不已。

    果然,那些宫妃的愚蠢的自杀式行为,让云清这冷清的(日rì)子添了一丝乐趣。

    那(日rì)之后,君玥寒便不曾召见过云清,连带着君玥邪和云萝二人也鲜少出现她们面前。对此,云清倒也没有过多在意,毕竟君玥邪(身shēn)为王爷,自有他自己要做的事宜,况且,他也不在是当年的那个无邪的天真少年了,经过时光的沉淀,心(性xìng)也该成熟,没必要黏在自己的(身shēn)边。而云萝,那个在她眼里只是个被骄纵的有些任(性xìng)的孩子,她不会与她计较,但若是她不在给自己招惹不快,云清自也乐得轻松。

    只是,从玄风的口里,她得知了宫宴那一晚,他们离开后发生的事,想到那个画面,云清不由的嘴角轻勾起淡雅的弧度,清眸中透出着丝丝亮光,狡黠的笑意挂着脸上。

    至于君玥寒,云清并不在意他的想法,因为无论他的想法是什么,对于她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若他执意不改,亦不过是作茧自缚,徒增烦恼罢了。至于将她们三人留在宫中,变相的软(禁jìn),不闻不问,云清也不在意,每天待在倾月,除去不自由外,赏花品茗,下棋抚琴,轻松自在,生活惬意又舒适,到真像是来做客一般无二。只这些许的不自由对于二人来说,也只是表面的,若想要出宫,以他们如今的(身shēn)手来说,只需避开众人耳目,轻松如常,和往(日rì)并无不同。

    傲尘得到特许,将整个皇宫逛了个遍,甚至连君玥寒的御书房都可不经通报直接进入,宫中不论什么奇珍异宝,只随傲尘喜欢,除了上朝时间,君玥寒大多时间都待在御书房,可只要傲尘所愿,他总是不厌其烦满足他的所求,不得不说,君玥寒对傲尘到是真的用了心思。

    期间那在云清处吃了大亏的宫妃们一个个将目光盯上了傲尘,几番心思(欲yù)对傲尘设下毒计,因不知傲尘的底细,低估了傲尘,最终害人害己,被傲尘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傲尘倒是无谓,因为那些无知的人,正好送上门来供他试毒,他玩的不亦乐乎。短短时(日rì),傲尘‘小邪毒’的名号便传遍了宫中,在没人敢不知死活的招惹,众人见之远远绕道而行。

    那些被害人不成反累已的人们,其中多以宫妃为主,在云清那儿没有占到便宜,又在傲尘这儿讨了苦吃,心有不甘,愤恨不已,纷纷联合自家娘家父兄一状告到君玥寒面前,而那些大臣们一来怕皇上真动了心思引来天下人对皇家的嘲笑,二来心中也各自自有些私心,担忧自家女儿会失宠,是而便顺水推舟起来,只他们也知君玥寒的心思不敢太过过分,终只是要求将云清母子遣出宫外,并施以惩戒。

    哪知,君玥寒听完了他们的控诉之后,非但没有为她们做主,只似笑非笑的盯了众人一眼,继而吐出一句话来,“胆敢在朕眼里揉沙子,是嫌命太长了吗?还是当真以为朕是瞎子不知尔等的作为?以后全宫上下不得慢待小公子,若再有不敬之事发生,立刻严惩不贷。”话中毫不掩饰对傲尘的维护之意,以及对众人的威慑之意。

    轻飘飘不咸不淡的话语直唬的众人惊愣在地,久久难以回神。

    久经风浪的大臣立刻告罪,自是知道此番已触怒了君主的底线,且不说他们的女儿在宫中的所作所为,就是只凭一条残害皇室血脉之罪便罪不可赦,甚至株连九族,此番没有被削封已是恩典,心中不由惊恐,哪怕仍有些不满,也不敢再有异议。

    云清得知这些事时不由的嗤笑,随即便放置一边不在费神,看着眼前如云的美景,洁白的雪轻附在青翠之间,阳光下折(射shè)出璀璨的光芒,一阵风轻轻吹过,扬起叶落上的飘雪,洋洋洒洒,空气中立刻飘起了冷冽的清香,怡人心脾,不由的心(情qíng)甚好,清眸半眯,深呼吸一口,一股清凉之气立刻充彻心间,似极了那抹令她安心的冷香气息,樱唇不(禁jìn)向上勾起妩媚的弧度,神态间慵懒魅惑。

    眼前落下一片(阴yīn)影,遮住了眼前的光亮,随之一件狐裘披风披上了肩头,冷莲幽香扑鼻而来。云清眯着的眼微微睁开,待看清了眼前那如深广的夜空一般浓墨纯黑的眸子,在阳光下绽放出千种琉璃碎钻的光彩,一抹醉人的温柔萦绕其间,将自己团团包裹,清眸中立刻((荡dàng)dàng)漾起温暖的笑意,如冰雪初融,百花齐放,刹那芳华。

    拢了拢狐裘,云千澈温柔一笑,启唇道,“冷,别着凉了。”一开口淡淡的宠溺和包容晕散在空气中。

    云清嫣然一笑,虽说她的(身shēn)体在经过云谷下那三年的淬炼在加上冰域血莲和毒老头的药物改善,这点寒凉对于她来说更本就不算什么,但仍然感动于他的贴心(爱ài)护,嘴角一勾,将(身shēn)子偎进了那宽阔的(胸xiōng)膛。

    口中喃喃出声道,“不是还有你吗?”

    云千澈心神一((荡dàng)dàng),漆黑的眸子更深了一份,顺手将那(娇jiāo)柔的(身shēn)子捞起搂进了自己的怀里,耳边立刻传来强而有力的跳动,云清拱了拱(身shēn)子,让自己更加靠近那跳动的源头,侧耳倾听着那让她安心的声音。

    云千澈的(身shēn)材虽然看起来清瘦颀长,但是(胸xiōng)膛却是宽阔,靠在里面让人有一种安心的宁静。

    “心(情qíng)看起来不错,有什么高兴的事可愿与为夫分享?”云千澈宠溺一笑,紧了紧手臂,(爱ài)极了她这一副安逸乖巧的小女儿姿态,有谁可以想到那般清冷的一个人儿会有这般憨醉之态,清魅妖娆,慵懒魅惑,自有一股魅惑人心的妖娆。

    “呵呵”一笑,云清望着花树上洁白透亮的雪景,清眸微眯,“天气真好。”

    云千澈随着她的目光看去,满园缤纷的花朵上尽皆覆盖着薄薄的冰雪,那些微的分量下微微的垂首,似极了含羞的少女般,翠绿的叶上也挂满了通透的白,白绿相见,折(射shè)点点荧光,洁白耀眼,一阵风吹来,便摇曳起舞,淡淡的花香四散开来,悠悠((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飘着。

    万物殆尽,唯这倾月(殿diàn)却是一片芳菲景象,奇花异树,美景如(春chūn),倒不失为一大奇景,由此也可见这平时的维护定不会少了去。

    这么美的地方却是独独让云儿住了进来,君玥寒到的确是用了心思。不过,仅是这些,他还不放在心上。硬要说来,他还该是要感谢他,给了他一个绝美的机会拥美入怀,只是这个结果只怕是君玥寒始料未及的吧。

    微微一笑,顺着她的意道,“云儿赏够了这景时间就该差不多了。”

    “嗯。”云清喃喃应道,他果然是了解自己的心意,不问缘由,只是温柔包容,唯有将自己放在心上才能如此吧,这般一想,嘴角的笑便更深了三分,美人如玉,白衣墨发,随风飘扬,头顶上树梢间随风飘下洁白的晶莹,纷纷扬扬,恰似那漫天梨白飘舞,如同水墨画一般恬静唯美,此刻却成了衬托那梨白下相偎静坐的二人的背景,如真似幻,美得不真实。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