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清风悠悠,寒香飘摇。

    蔚蓝的天边不知何时飘浮起洁白的云,如无暇的玉般晶莹透亮,与明媚的朝霞交相辉映,空气中一缕清幽的花香悠悠飘((荡dàng)dàng),散发着点点清甜的气息,花朵上圆润的晨露在金阳下滚来滚去,莹莹发亮折(射shè)出耀眼的光芒。

    一片静谧,一片美好。

    只是此刻这般美好的静谧下,有人的心(情qíng)却并不是那么的美妙。

    倾月(殿diàn)门口,屹立着一玄衣,一青衣却同样俊逸刚健的男子,只是气氛却是不那么和谐,隐隐透出着一股诡异之态,(殿diàn)内悠然传来的爽朗笑声仿似定符一般让两人顿住动作,两人一同抬头看向了(殿diàn)门。

    男子傻眼了,这才将脑海里关于倾月(殿diàn)的信息梳理了一遍,垮着一张脸,这下真是撞到主子的铁板了。他俊朗的脸上浮上一层难以置信来,眼神古怪的看着(身shēn)子笔(挺tǐng)的玄风。

    男子转动着黝黑的眼睛,再次确认道,“倾月(殿diàn),主子真的住在里面?”

    玄风默,直接丢了个白痴的眼神给他。见玄风点头,男子垮着脸,一脸颓败,这次真的踢铁板了。

    “那刚刚主子有没有……?”静默片刻,男子凑上前,再次开口征询道。

    “不然你以为呢?”玄风丢了白眼,还真是反应迟钝的家伙。

    天哪,天哪,他怎么这么命苦啊,男子要哭了,用一种仇视的小眼神看着玄风,里面慢慢的都是控诉,你小子也太不仗义了,明知道主子在里面也不提醒我一下!有你这么做兄弟的吗?!有吗!有吗!

    玄风两眼望天,连一个眼神也不想在给他。他没提醒吗?他没有吗?要不是他一直拦住他早就闯进去了,可他有听自己的吗?也不知道得了什么宝贝消息,一副打了鸡血了样子不要命的往里冲,还好意思指责他,(身shēn)为主子的侍卫竟然这么挫,真是丢脸死了。

    显然,男子也看懂了玄风眼里的意思,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眼里的狂(热rè)散去了些许,呈现出一片清明之态,眼珠转了转,不由的咧嘴笑了,主子终于修成正果了啊,不容易啊,嘿嘿!

    正在此时,紧闭的门里又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低沉悦耳,显示着主人的心(情qíng)极好。

    男子一怔,嘴角的笑一僵,脸上现出一丝不自然来,他掩唇低咳了一声,道:“那个,那个,我想起来主子交代了我一些事,我现在要立刻去办,就不打扰主子,咳,休息了,那个,先前主子交代的事已有了眉目,都在这里面了,等会儿,你交给主子吧。我先走了。”说完,拿出一个包袱,交到玄风手上,转(身shēn)一溜烟没影了。

    玄风拿着手里的包袱,望着已然消失的背影,嘴角抽了抽,看来他是想通了,扫视了一眼紧闭的(殿diàn)门,(身shēn)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玄风心里明白,能让玄夜出现这种(情qíng)况的,唯有得到了好消息,

    男子便是昨夜夜探宰相府之人,也是云千澈的侍卫,云霄宫的护法,心智计谋,胆识谋略,自然不在话下,相反,想比而言,他更要比之玄风心细如发,更能揣摩人心,更好完成一些比较隐秘的任务,是而,一些相对隐秘的任务,云千澈都会交给他去完成,他和玄风二人一明一暗,都是云千澈得力的左膀右臂。

    由于他对于消息的敏感度,善于打探各类消息,负责着云霄宫的消息来源的暗部。云霄宫能这么强盛而屹立不倒,一部分来源于云霄宫的强大,另一方面便是对于各种信息的掌控。

    也正因此,他对于自家主子的消息格外关注,此刻眼前这般(情qíng)景,(情qíng)绪冷却下来的玄夜眼珠一转,脑海中的各种信息自动的浮现,一瞬间,他便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眼珠一转,他便做出了绝对最有利的决定。

    只是,他这人有一个与人不同之处,便是,每次挖到了天大的隐秘之后,就会陷入一种极致的兴奋中,进而看起来竟有些似是疯魔了般,而他刚刚的表(情qíng)就是这样的近乎得意忘形的一种表现,同时也代表着他挖到了大消息,所以玄风才会不计较的拦下了他,他可不想他因为打扰了主子而招来什么特别的‘关照’。玄风摇摇头,收起了手中的包袱,淡定的立于门口。

    不久,那紧闭的(殿diàn)门终于在晨曦中慢慢打开,迎着朝霞,瞬间霞光万丈,整座倾月(殿diàn)似笼罩在一片霞光之中。

    “进来吧。”沉稳的声音透过霞光传来,本是云淡风轻的语气却似带着无尽的力量。

    玄风心头一怔,稳了稳心神,精神抖擞的走了进去,将手中的包袱呈上,一脸恭敬和虔诚。

    云千澈端坐在桌前,正与云清在用膳,白玉的面具在晨光中泛着无暇的光泽,一袭云锦白衣称出出尘的气质,似谪仙却隐透着丝丝霸气。玄风低下头,“主子,这是玄夜送来的。”

    云千澈瞥了一眼不语,又夹了一块精致的糕点递到云清的碗里,眼里流淌着无尽的柔(情qíng),“多吃点。”云清淡淡瞥了他一眼,视线在玄夜手中的包袱上扫过,“不看看吗?”

    “看来是有了好消息。”云千澈嘴角冷勾,他早就知道玄夜来了,能让玄夜眼里在也装不下其他,想必收获不小吧。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

    “先吃饭。”云千澈宠溺一笑。似笑非笑的眼神让玄风心里一颤,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主子,玄风垂着头,低眉不语。

    云清见他一副波澜不惊、(胸xiōng)有成竹的样子,想必是心里已有了定数,她勾勾嘴角,即如此就让她安心接受不就好了吗,淡雅一笑,顺从的吃下了他给予的宠溺。

    看着云清优雅的用完膳,一旁伺候的宫人连忙手脚麻利的收拾下去,又上了一壶清茶之后,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此时,云千澈抬了抬眼眸,玄风立刻将包袱呈上,云千澈接了过来,轻轻打开,当他看清了里面的物件时,眉头微蹙,眸中(射shè)出一层冷光,盯着手中之物若有所思,然而仅是一瞬,冷厉退去星眸中倏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如北极星一般耀眼冰冷无限。

    “果然是好消息……”

    嗯?云清挑眉,好消息么?清眸微诧,目光扫向云千澈白皙的手指,云千澈抬眸,嘴角一勾,“你看看吧。”

    云清接了过来,疑惑的扫了一眼,倏然眼眸睁大,猛的抬眸,对上云千澈琉璃的星眸,是难掩的震惊,甚至连拿着物件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清冷的眸中是一片冷寒,霎时,好像置(身shēn)于寒潭冰域中一般,冰冻彻骨,连血液都被冻僵的感觉,心,抽搐的疼痛,怒火在心间熊熊燃烧,冰与火的交替在心间煎熬,好半晌云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幽幽的声音带着清寒,像是从天际飘来一般不真实,飘渺虚无,消散寒冷的空气中,云淡风轻的口气冷的让人心里发颤。一只修长的大手轻轻覆上白皙如玉的纤手,霎时一股柔柔的温暖传过来,仿似黑暗中透过的一丝光,也似是雪山顶峰那清凉的风,吹散了一池暗夜。

    “一切有我。”大掌包裹着冰凉的小手,温暖而有力,低沉的声音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云清抬眸,就撞进了一双深邃的星眸中,幽深如海,红唇一勾,浅笑道,“真是好消息,那便不要辜负了。”

    接下来的三天,风和(日rì)丽,云清与云千澈待在倾月(殿diàn),(日rì)子过的安逸而舒适,这期间除了君玥邪来过一次,倒也安静,就连傲尘这几(日rì)也像是消失了般,很少在两人面前出现,无人打扰的(日rì)子,云清与云千澈两人着实过了三天甜蜜而温熙的(日rì)子,而目前看来一切都是在平静中,只暗中究竟是云涌风起,暗潮汹涌还是风平浪静就只有天知了。

    将军府

    “慕容将军,可否请慕容将军设法联系到云霄宫主,晚辈真的有十万火急之事要向他二人相告。”男子一脸凝重的看向上座的慕容啸天,声音中略显焦急。男子便是天下第一庄庄主,孟拂申,也是此次武林大会的盟主,三(日rì)前他来到将军府,求见了慕容将军,本以为可以顺利见到云姑娘,谁知却错开,云姑娘已经进宫,无奈之下他只好住进将军府,可谁知这三天来他更本就没见到云千澈和慕容云清,时间流逝,他的心里也焦虑不安起来。

    慕容啸天一脸深沉,“孟庄主请稍安勿躁,三(日rì)前,皇上以接风洗尘的名义宣清儿入宫,后留住在宫中,云霄宫主也入了宫,两人至今仍留在宫中,没有皇上旨意不得私自出宫,且皇上下了圣旨,没有召见,外人一律不准接见,他二人如今(身shēn)在深宫,没有令牌我们都不得私自入宫,老夫已让人设法联系二人,一有消息就会立刻通知老夫,孟庄主请耐心等待便好,此事老夫一定会竭尽全力。”

    慕容啸天深邃的眼眸中沉淀着浓浓的担忧,隐在波涛之下让人无法窥伺,只拧起的眉头稍稍泄露了他心里的沉重,皇上的心思昭然若揭,满朝文武大臣议论纷纷,褒贬不一,倾月(殿diàn),那可是……他心里着实担忧啊。

    京都出现了采花贼,昊王奉旨捉拿,至今凶徒为归案,本就人心惶惶,如今又加上孟盟主所说之事,他也意识到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可是……

    望着陷入沉思中的慕容啸天,孟拂申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心中暗自着急,关于云姑娘的事他也已经了解了,皇上正是胡闹,怎会生出此等心思,想来此刻慕容将军的心里也正焦急万分吧!

    想到那样一个风光霁月般的男子,不由的开口劝道,“慕容将军莫急,云姑娘吉人自有天相,晚辈相信这件事一定会有一个妥善的解决之道。”话落,眼眸一深,深邃的瞳仁里散发出坚定的光泽,而同样的他的事也定会寻到一个妥善的解决之道!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