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一时间三人斗在一起,雅间里一片凌乱之态,(身shēn)形快的看不出具体的动作……

    静月的(身shēn)手也的确是了得,功力深厚,(身shēn)形快如闪电,面对君玥昊与落星俩人的联手攻击竟是不显一丝慌乱,打成了平手。君玥昊心中暗忖,莫怪乎他敢如此嚣张,果然是不可小视的对手,当下展开全力,与落星配合默契,招招凌厉……

    “昊王爷(身shēn)手果然了得,不愧是爷看中的……”静月一边与二人相斗,一边不忘出言调侃。

    然,此话听在君玥昊耳里却成了赤果果的侮辱和挑衅,当下手下的攻击越发凌厉……

    “找死!”一声暴喝,君玥昊眉眼森寒,如此侮辱他之人,真真是可恶至极,手下更是不留(情qíng),真气内力像是不要钱似的猛然出手。

    落星的脸色也是难看的紧,虽然说主子的笑话难得一见,他们这些人也乐得一见,可是如此侮辱(性xìng)的言行便是不可饶恕了,他们英明雄伟的主子也是这种无耻龌蹉的小人可以肖想的吗!

    许是落星太过气愤,未曾察觉他的想法存有了病处,只道此人不行,难道对象换成他认可的人他便可以接受了他家主子与人短袖之举了?

    “哈哈哈哈……”话被打断,静月也不在意,只是狂笑出声,看向君玥昊的眼中反而越发炙烈,到是多了几分狷狂之气,和先前的谦谦君子形象相差甚远。

    静月眼里的神(情qíng)越发刺激了君玥昊,寒眸中结起冰屑寒栗,一**冷气外溢,手下的攻击也越发猛烈,(身shēn)形如蛟龙出海,刚猛劲道,霸气外露。

    静月眼里闪过一抹亮光,直直的看着君玥昊,毫不掩饰他的欣赏。

    静月是何许人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游走花丛,什么样的美色没见过,被他摧残的女子不计其数,数不胜数,后因为他得到了一本武功秘籍,而修炼这种秘籍,却可以通过采女子的处子血来增加他的功力,达到快速成功的目的。

    他本也是小心谨慎之人,为人处事更是滴水不漏,只因为这次正好处在了冲关的重要关头,而他也想要更快的修炼成功,是而不计后果,行为猖狂了些,这才暴漏了行踪。

    静月本就是心狠手辣,手段残忍之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他的目的那些女子皆成了牺牲品,结果,他冲级成功,虽然中间有了些小意外。

    从此后,这天下能成为他敌手的人寥寥可数,而今天他初试(身shēn)手,效果让他非常满意,而更让他满意的是,他看见了能搅动他心神的人,虽然这个人是个男人,可这对他来说,并不会成为问题。

    察觉到自己对于君玥昊的心态,他并没感到一丝怪异之处,他阅女无数,那些女子无知懦弱,在初见他时恐惧惧怕,后来在他(身shēn)下承欢又极尽妩媚风(骚sāo),表现出来的样子让他恶心反感至极,女人在他心里只是皆是胆小鼠辈,又羸弱不堪,正如此,他对女人的兴趣也少了些许。

    反而是君玥昊在他的眼里表现出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君玥昊本就是难得一见的美nai子,(身shēn)形健硕,冷漠铁血,且浑(身shēn)散发着高贵的王者之气,这三年来又经过军营的洗礼,(身shēn)上更多了一种冷冽强健,又因为当初云清离去的噩耗心死成殇,如今虽然云清死而复生,再度回来,可惜佳人却已是心有所属,是而孤寂寒凉中又多了一丝落寞心哀的悲凉气息,然却丝毫不损他的高贵气度,这样种种矛盾的气息在他的(身shēn)上沉淀交融,使得君玥昊(身shēn)上更多了一种对于静月来说可称之为心动的东西,吸引着他,(诱yòu)惑着他。

    使得他在想要得到他之时,心中更是多了一丝珍惜怜(爱ài)之意。面对君玥昊与落星两人的攻击,他一面迎击,一面又贪看着眼前的风景,游刃有余,

    君玥昊哪知静月的心思,本来他的所作所为已是让人不齿,那些被他糟蹋的女子凄凉悲惨,而君玥昊虽冷漠却也是个心系百姓的,当他得知此事时,便势要将此人捉拿归案,还那些女子一个公道,也还百姓一方清净。

    此时他那看他的眼神更是让他浑(身shēn)冒火,血液直冲脑门,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然有些人便是这样,越是气愤便越是冷静。

    君玥昊的冷漠气势,看在静月眼里却是一种另类的美,他兴致颇好的与之周旋,不时出言调侃,轻佻风流,君玥昊怒急,却是越发沉稳,狠辣,招招毙命。

    时间一久,静月渐渐呈现出不济之态,毕竟君玥昊与落星俩人的(身shēn)手都称的上是一等一的高手,而静月虽练成邪功,但毕竟时(日rì)尙短,且又是通过投机而来,境界不稳,时间一久便显出疲态来……

    静月心中暗暗吃惊,果真不愧的君玥昊,竟如此的难缠,他已然邪功大成仍旧被他们((逼bī)bī)至如此狼狈的境地。

    此时他方想到,他们特意来此堵他,想来不是没有准备,这会儿外面只怕已经是天罗地网的等着他了,如此下去对他将越发不利,思及此,静月猛然发出一击,(身shēn)形暴退,向窗口靠近“爷先走了,改(日rì)在来看你……”

    “想走,没那么容易!”君玥昊一声暴喝,(身shēn)形陡然飘起,阻住了静月的退路,手腕一抖,剑锋划过一道凌厉的寒芒,直刺静月(胸xiōng)前要害,既已让他碰上,断没有放虎归山之意,且他还对他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更是可恶,手下攻击也越发凌厉狠辣起来。

    眼看退路被阻,利剑((逼bī)bī)至,静月只好返(身shēn)迎击,退离开窗口,心中暗惊,果然是昊王,心机深沉,手段狠辣,铁血冷漠,难以对付,为今之计,看来是要快速的离开这里才行,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诚如静月所想,君玥昊奉命追查采花贼,势要将之拿下,收到消息此贼人会出现在皓月楼,于是早已作了部署,自静月走进便已是他们的笼中之物了。

    一楼大厅中的人早已被疏散,剩下的都是君玥昊的人,只是因为静月对君玥昊的不敬,也因为君玥昊感觉此人的功夫似乎是有些邪门,也不想自己的手下平白送命,是而没有让他们出手,只是让他们收好外围,严防贼人脱逃。

    静月心惊,如此纠缠下去,只怕今(日rì)里他真的走不了了,君玥昊与落星的攻击步步紧((逼bī)bī),静月怎会甘心束手被擒呢,他不时的打量着四周,寻找突破口,窗口的退路被阻,看来只有另寻出路了。

    静月一边迎击,一边往门口退去,(欲yù)闯出去。

    落星又岂会让他如愿,竖剑横劈,锋芒寒冽,静月(身shēn)形一闪,手中折扇一挑,凌厉的杀气顿起,直((逼bī)bī)落星,落星一惊,想不到,他仍有这么强劲的攻击,连忙回(身shēn)闪躲,却仍是被打中了肩膀,霎时,一阵麻痛传来,手中的剑险些脱手。

    静月也不纠缠,(身shēn)子轻璇,刚刚冲至门口,只见一只只羽箭呼啸而来,静月打开折扇,横挑竖挡,一一避过,然,不待松口气,紧接着,君玥昊的攻击再度袭来。

    静月险险避过,仍旧被利刃所伤,他眼中一冷,杀气顿显,与君玥昊对峙,静月心中明了,在下去,今(日rì)他必定是要交待在这儿了,仓促中使出一招两败俱伤的招式。

    “主子——”落星目赤(欲yù)裂,不顾(身shēn)受重伤,立刻飞(身shēn)而起,挡在君玥昊(身shēn)前,君玥昊眼神一凛,反手一推,推了出去,挡下静月大半的攻击。

    “噗——”一口鲜血喷出,君玥昊连连倒退,直到后背抵墙才稳住(身shēn)形,勉强站立,静月摇晃着(身shēn)子,目光复杂不明的看了一眼,不敢有所耽搁,趁此机会,飞(身shēn)而起,冲破屋顶,飞(身shēn)离去。

    “(射shè)!”埋伏在外面的弓箭手见到一人飞(身shēn)而起,立刻发出了命令,霎时间,羽箭如蝗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扑’的一声,空中的静月(身shēn)形一顿,立刻提起劲气,不管不顾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

    “主子,你没事吧?”落星心里自责的要命,若不是为他,主子也不至于被那个静月打伤。

    “快追!”君玥昊稳了稳,对守在外面的人吩咐道,那人受了极重的伤,定跑不远。

    “主子,你快调息一下吧。”落星心疼如焦,若是主子有个什么长短,他死也不足以谢罪。

    “本王没事。”淡漠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波动,吞了一颗药丸,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君玥昊便(欲yù)要追静月而去。落星急了,主子这样子他怎能放心,“主子,你在这儿等吧,属下带人去抓住他。”

    君玥昊摇头,“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落星默,刚刚那一幕到现在还在他眼前晃((荡dàng)dàng),君玥昊不在迟疑,飞(身shēn)向静月的方向追了出去,落星也不言语,跟着追了出去。

    皓月楼里发生的事早已不胫而走,采花贼静月负伤逃走,君玥昊下令追击,京都的大街上立刻人影绰绰,人人后退,自觉为他们让出道来。百姓中议论纷纷,心中即快慰又满含隐忧,只盼着昊王爷能早点抓住那杀千刀的恶贼。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