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月朗星明,清辉耀人。

    (殿diàn)外寒风咧咧,(殿diàn)内寒气((逼bī)bī)人。

    强大的气场下,压抑的人感到呼吸不畅。

    众人几乎能感受到空气中‘噼啪’作响的声音。

    虽是风平浪静,却暗含火花四溢,这种级别的对决,不是他们能抵挡的。这云霄宫主果非一般人物,竟跟他们英明伟大的皇上对决,简直嚣张狂妄的可以,可是,这样的霸气天成却又让人不敢置喙,仿似他本就该是如此。

    众人默,只能说此人的后台太过强大,而云霄宫的实力又太过强悍,更重要的是,这人往这儿一战,就给人一种凛然不可犯的气势。

    众人心中感叹:传言诚不欺我呀!

    君玥寒寒眸半眯,危险的俯视着(殿diàn)下,气势寒冽,帝王威仪尽显。

    云千澈淡然含笑,笑容清冽,毫不想让,开玩笑,他的小女人岂容他人觊觎,即便他曾是他名义之上的兄长、一国之君也不行!

    傲尘转着小脑袋,视线不停的在两人之间巡视,忽而一笑,清澈的眸子里((荡dàng)dàng)起满意的笑意,嗯,不错,看在他这么维护娘亲的份上,不惜与皇帝对峙,值得加分。

    傲尘嘴角勾起一个狡黠的弧度,既然如此他就帮他一把吧,谁叫他们心里,(爱ài)着同一个女人呢,他们维护她的心都是一样强烈的,她不喜欢的,他便要帮她挡了,同样的,她喜欢的,他也要帮不遣余力的帮她挣回来,只不过前提是,这个人要值得她去喜欢,而很显然,眼前这个抱着他的男人,是她喜欢的,而他此刻给他的感觉也很满意。

    “爹爹,我们时候回家。”一片静谧中,清脆的童音响起,打断了两人无形中的较量,也拉回了众人的心绪。

    众人回神,有人欢喜,有人愁绪,君玥邪讶然,张大着嘴巴,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瞳眸睁大,那男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竟然还用那么腻死人的眼光看着她,而那小鬼刚刚干了什么?他竟然用那么温柔的语气叫那个男人‘爹爹’?!这该死的小鬼,连爹爹都能错认吗?!

    君玥邪瞪着一双眼,狠狠的瞪着傲尘和云千澈,只觉得这一幕着实碍眼,心里却又有一种怪异的感觉,隐约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沈照一愣,诧异的看向傲尘,眼底精芒闪动,嘴角随之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静观事态发展。

    “好,等下我们便回家。”云千澈心中一动,一股暖意自心底涌起,琉璃的眸子中宠溺一片,任谁都看的出他眼底的宠(爱ài),他是真的疼(爱ài)这个孩子。

    傲尘乖巧一笑,轻应一个“嗯。”云清静静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嘴角微微勾起。

    君玥昊心中一痛,他的儿子叫着别人爹爹,眼里却没有他这个父亲,难到这就是老天对他当初放弃她们母子的惩罚吗?

    君玥寒眸光一窒,只觉得心里闷闷的,一股怒气油然而生,薄唇紧抿。

    太后目瞪口呆的看着乖巧的傲尘,眸中闪过一丝不解,傲尘是在叫那个男人爹爹?为什么?她的皇孙怎么会叫别人爹爹?“清儿,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啸天神色凝重,担忧的看着云清,云清淡然一笑,起(身shēn)走到了(殿diàn)中,清冷的眸子在那一对人儿(身shēn)上流转一圈,清眸中染上一丝暖意,略一定神道,“回太后,这是清儿的选择。”

    这……

    一(殿diàn)惊讶……

    这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他是她的选择,换句话说,她承认了他的(身shēn)份,和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傲尘改口叫他爹爹,似乎也说的通了,只是……

    太后微怔,视线再次打量上云千澈,如莲一般清幽淡雅,圣洁光辉,不骄不躁,飘然出尘,虽是一方面具遮挡了容貌,但那浑(身shēn)散发着一种仙谪般的气质,清俊风姿中却又隐含着一种天生的王者霸气,在帝王的威仪面前却也不损丝毫,这样的男人确是出色,清儿会动心,(情qíng)理之中,可是……

    太后的目光看向了自家的儿子,眼里闪过一抹动容,“清儿,你的选择哀家可以不予干涉,可是,傲尘乃是我皇家后裔,这皇室血脉是断然不容外流。”

    云清挑眉,淡然一笑:“云清谢过太后体恤,早在云清离开王府之(日rì)起,我们母子两人便已与皇家在无一丝关联,太后的垂怜,云清心里感激不尽,可这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傲尘如今的(身shēn)份只是我云清的儿子。”望着太后不虞的脸色,清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复杂之光一闪而逝,若是傲尘的(身shēn)世揭晓之后太后又该当如何?

    太后还(欲yù)再说什么,云清冷然打断了她的话,“当初生死一线,若非上天垂怜,太后以为今(日rì)面对我们母子的不是一堆森森白骨?如此,何来的疼惜,何来的皇室血脉?”

    太后脸色一僵,惨白一片,嘴唇煽动却在说不出话来,毕竟她说的都是事实,在座众人心里也一阵唏嘘,当初慕容云清含冤出府一事,在君国早已不是秘密,而他们更是知之甚详,他们自是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一些复杂的目光开始瞄向了一旁不曾开口的君玥昊。

    而此间触动最大的莫过于君玥昊,云清的话字字珠玑,如钢刀利刃一般刺在他的心上,带出一片血(肉ròu)模糊,痛的他喘不过气来。他眼神痛苦的看着那清冷霜华的女子,心里的悔恨早已湮没了他。

    痛,是他此刻唯一的感觉……

    一旁的沈芸熙微微侧目,见此,微垂下头,安然静坐,唯袖中的手紧紧攫紧,泛白的骨节透露出她此刻的心(情qíng)。

    云千澈眼底一柔,轻轻握住云清微寒的小手,无声的传达着力量给她,眼底柔(情qíng)一片,他自是明白她的心中所想,然心中却是为她心疼,心里也不(禁jìn)后悔自责起来,若是他当初早点找到她的话,她们母子也不会吃了这么多苦。

    两人相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心意,相视一笑,两人间的默契无人能进入其间。

    “君国主,太后,本宫带云儿谢过皇上和太后的盛(情qíng)款待,夜色已深,若没有什么事,本宫便带着云儿先行回去了。”皇家,既然清儿不屑,他便为她将之撇清。

    君玥寒脸色暗沉,鹰隼的眸子冷冷的盯着云千澈,气势寒冽,半晌迸言道,“天色以晚,清儿本就舟车劳顿,今(日rì)便在宫中歇了吧,来人啊,带清儿下去休息。”称呼从慕容姑娘直接转换成亲昵的清儿,彰显着帝王此刻的心,“云霄宫主远来是客,朕理应款待,来人,也为云霄宫主安排寝(殿diàn)。”

    皇上的决定出乎意料,众人只觉头上流下了一滴冷汗,云清讶然,如此他还要留她在宫中吗?且她和他的关系什么时候到了昵称清儿的地步?云千澈琉璃的眸子沉了沉,坚定的回视,“恭敬不如从命,如此本宫便谢过君国主了。”

    清眸流转,云清心下也知道,他已经做出了让步,当下也不做多言,微一俯(身shēn)便与云千澈一起随着宫人离开大(殿diàn)。

    云千澈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清冷的声音远远的飘来,“玄风,跟上。”玄风(身shēn)子一僵,心里不由的苦笑,看来这次主子着实气的不清啊,只希望不要殃及池鱼才好啊,可是可能吗?玄风瞥了云萝一眼,心里表示很怀疑,苦着一张脸道,“云萝姑娘,请吧。”

    云萝一直盯着云千澈,却见他的视线一直都停在她的(身shēn)上,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心里不免升起一阵失落难受,此时听到玄风的话,顿时反应了过来,云哥哥并没有不管她,她的心中一喜,随之又是一阵发怵,硬着头皮跟了上去,云哥哥会生她的气吗?

    见此,慕容啸天也起(身shēn)告辞,心中暗叹,只希望这次清儿能够化险为夷,皇上能够醒悟放手吧,君玥寒此时也无心和他周旋,云千澈的出现让他心中莫名多了一丝烦躁不安,便挥手应了他的请辞,众人一见,也纷纷起(身shēn)告辞,开玩笑,宴会到这份上,不走的才是傻子。

    君玥邪愣愣的,直到此刻耳边仍回响=着傲尘那软糯的一句‘爹爹’,也终于明白心里总是感觉不对的那一点是什么了,从一开始清清便没有拒绝,那就是这个‘爹爹’是她默认了的,一时间只觉得心里一股苦涩在弥漫,酸酸涩涩。一直到云清等人离去,仍久久没有回神……

    夜深露重,月白清辉,寒气沁人,众人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这夜更冷了。

    没想到时隔三年,慕容云清还能活着回来,而她一回来便引发了一场君臣夺妻暗战,看来这天是要变了,众人不免心事重重的走了,而走在最后的宰相沈照,缓缓的抬起了头颅,精明的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嘴角向上勾起,在这寒冷的夜里,宫灯的照耀下只觉得诡异莫测。

    ……

    倾月(殿diàn)

    月华如水,清辉魅人,一行人在宫人的带领下漫步而来,远远看去,月光下的宫(殿diàn)美得如梦似幻,寒月里,即使百花凋残,这里仍旧盛开着不知名的花儿,繁华朵朵,争妍斗丽,空气中飘((荡dàng)dàng)着若有似无的花香,美不盛收。

    云清停足伫望,心中一阵恍然,时光如梭,转眼三年,匆匆而过,如今倾月(殿diàn)仍旧在月华下巍然屹立,绽放着独属于它的风姿,而她已是经过了流年的洗礼,是而产生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三年前,她遭遇背叛,(情qíng)殇心死,穿越而来,便经历了棺中产子,九死一生,(阴yīn)谋重重,迷雾阵阵,真相掩盖在迷雾下,恍然迷蒙而危机四伏,步步惊心,幸好,老天待她不薄,赐给了她一个玲珑珍宝,傲尘的到来,给她孤寂落寞的心注入了一缕(春chūn)风,一丝暖意,弥补了她上一世的缺憾,也让她初到异世迷茫的心有了坚定的方向。

    当她再次醒来有了慕容云清的记忆之后,心里不(禁jìn)为这个为(爱ài)而执着的女子而心疼而不值,所(爱ài)非人,所托非人,注定了她的(爱ài)而不得。她走了,换她的重生,她感谢她给了她人世间最珍贵的所在,也因着她的(情qíng)感,感谢她给自己留下的这无价的珍宝,她想要为她讨回公道,为她圆了心中所愿,原本只想安然度(日rì)的她,毅然踏足,踏进红尘,踏进宫(殿diàn),面见帝君,步步为营。

    面对四伏的危机,她不得不小心翼翼,一步步如履薄冰,破(阴yīn)谋,斗朝臣,谋心计,斗智勇,救出父亲,斗败庶母,惩治姐妹,洗冤屈还慕容云清一个交待,为自己和傲尘谋一个安(身shēn)立命之所。

    所幸她踏出这一步,在这个异世,她才有了前世所没有的亲(情qíng)真(爱ài),有了疼她入骨的父亲,她疼如命的儿子,用命护她的姐妹,生活平静而安然,她心已满足,只愿后半生便如此度过,守着父亲,尽孝天伦,看着儿子慢慢成长,适时给帘儿和青鸾红袖等人找个靠得住的男人,这一生便是圆满。

    可世事无常,总不尽如人意,她护在心里的至宝却只因为两个女子的嫉妒而遭遇噩运,生命垂危,命悬一线,她心痛神伤,愤而怒之,看着儿子愈见流失的生命,她的心也似正慢慢枯萎,黑暗(阴yīn)沉的一面骤然降临,她疼,她怒,她痛,她愤,她的世界近乎于崩溃,绝望笼罩了她,她不管不顾,采用了极端残酷的手段前去报复,那一刻,她是暗夜的修罗,是勾魂的罗刹,手段残忍,嗜血(阴yīn)暗……

    一瞬间,所以负面的(情qíng)绪蜂涌而至,几(欲yù)淹没了她,她被黑暗桎梏,心无阳光,

    是他,不管不顾闯了进来,像一束光,瞬间驱散了黑暗,将她拉了出来,那一刻,心暖了,此后,他的维护,他的柔(情qíng),他的真意,便一一剖开,展现在她的面前,他就如一缕光慢慢的渗进了她的生活,她的心里,滋润着她干涸的心灵,用他独有的方式(爱ài)着她。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这里,倾月(殿diàn),这美丽迷人的宫(殿diàn)里。

    今(日rì),他的出现,他的维护,他的柔(情qíng),他的真心,再次展现在她的面前,不惜与天子对峙,只是为了她,那一刻,他的形象在她眼里仿佛神邸一般,高大威武,却又温暖如(日rì)。

    云清偏头看去,月光如水,倾洒在他的(身shēn)上,染上霜华,越发清贵出尘,谪雅似仙,一阵风吹来,扬起他的发丝,飘飘洒洒,美好如画。

    心,忽而漏跳一拍,她知他是美的,他的美有一种超越人间美的风姿,笔墨难书,可都不曾如此刻一般迷惑人心,适逢云千澈正好转过头来,那深邃的眸子中柔(情qíng)一片如一汪深潭深不可测,直(欲yù)将人的灵魂吸进去,不经意间让人弥足深陷,不可自拔,此时怀抱孩子的他更多了一丝人间之气,云清一时间竟看的有些痴了……

    云千澈深邃的潭眸充满了(爱ài)意,一瞬不眨的看着她,眉眼轻舒,眼里的笑意柔(情qíng)遮掩不住,((荡dàng)dàng)起涟漪层层叠叠波散开来,云清眼里的迷恋彻底愉悦了他,低沉暗哑的笑声低低的传了出来,“云儿在想什么?”

    男人的容貌长得比女子还美,本不是件可值得炫耀的事,这在以往也曾为他带来一些不必要的烦恼,但若对象是这个小女人,他到庆幸自己的容貌能够让她产生痴迷,但愿她能一直迷恋于他。

    云清一愣回神,清冷绝色的脸上不觉爬上两朵红云,幸是夜里看不太清,少了些许尴尬。

    云清暗恼,怎么总是被他的美色所迷,这要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吧,耳旁云千澈愉悦的笑声仍旧传来,云清不由的羞恼万分,狠瞪了他一眼,“有这么好笑吗?”

    却不知那一眼因为多了一些(娇jiāo)羞,而少了一些气势,此刻在云千澈的眼里却是(娇jiāo)媚动人,勾魂无限。

    望着云清难得的小女儿姿态,云千澈的眸子深了深,突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身shēn)上起了一股(热rè)量顺势而下,直达到一个顶点。“云儿,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件事?”

    云清挑眉,他突如其来的的认真让她不解,云千澈琉璃的眸子波光流转,一手轻勾,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轻啄一吻,语意暗哑到,“你真美!”

    美得夺人呼吸,美的让人心醉,美的他想要将她的美收藏不让任何人窥伺这独属于他的美好……

    云清一怔,清眸眨了眨,在眨了眨,这确定是他说的吗?殊不知这动作在他的眼里却是无尽的妩媚,美好的想让他将她揉进血液里,狠狠的(爱ài)她。而事实上,动作快于思考,云千澈一伸手,将这让扰乱自己心神的小女人揽进了怀里。

    云千澈心中苦笑,碰上她,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尽是为零,不堪一击,她只是一个眼神,他便血脉喷张,恨不得化(身shēn)为狼。

    云清一愣,不曾想到他会有此动作,愣怔间已经跌进了他的怀里,瞬间,一股冷莲幽香迎面扑来,清新淡雅,怡人心脾。这是一股安心的问道,温温的暖意透过衣衫传了过来,在这寒冬的夜晚,格外的温馨,耳旁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只觉的心,安定无比,如远航的船驶进了港湾,而他的怀抱就是她温馨的港湾。

    这一刻云清觉得心圆满了,那一直缺失的一角终于回归了,曾今秦奕破开的一角,如今终于圆满了,这是一种新的体验,她就如一个濒临脱水的鱼儿,他就是她的空气,她的海洋,在他的怀抱里,她可以肆意的徜徉,他的心有多大,他给她的世界就有多大,耳旁那强劲的心跳,此刻成了最动听的弦章,动人的天籁。

    怀中乖巧安静的她,(身shēn)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幽香,感觉到她的依恋,云千澈的心瞬间完满,薄唇弯起清魅的笑,她的美好是他此生不愿醒来的沉醉,手不由的用力,将那柔软的(身shēn)子往怀里收紧,让她更加贴近自己。

    两颗心如此贴近,月华如水,清辉明朗,天地为证,明月为凭,见证着两颗心的靠近,将这一刻化为永恒。

    “云儿,此生有你真好!”云千澈不由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她就是他的救赎,从她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强势的驻进了他的心里,而他很庆幸,他的坚持,最终赢得了她那颗珍贵的水晶心,他的坚持,终等回了她!犹记得没有她的这三年来他是如何过来的,仿佛心也干涸了,空洞的厉害,直到再次相遇,他的心才活了过来,他只想珍她,惜她,疼她,宠她,她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他(身shēn)体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已融入骨血,若要分离,便是剥皮拆骨之痛,抽筋断髓之殇……

    今(日rì)午时,他本被她的话惹的气结,却不忍对她发火,只好借机离开,顺便也去处理下宫中事物,却不曾想收到了她被召进宫的消息,他心中一惊,联系种种隐约知晓他召见她的目的,心中更是焦急万分,虽知道她不会有事,可忍不住心中的担忧和焦虑,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一切事物,急忙进了宫,果不其然,他的目的并不简单,而他来的正是时候,最让他欣喜感动的是,她当众承认了他的(身shēn)份,昭告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此时她温柔的在他的怀里,收起了所有的利爪,向他展现了她除却清冷以外的另一面,如此敢(爱ài)敢为的女子,他怎能不(爱ài)?她是他的毒,她是他的劫,永生不解,他心甘(情qíng)愿,甘之如饴,穷尽一生亦不负!

    云清(身shēn)子一震,感动于他的(情qíng)深款款,心里盛满了暖暖的柔(情qíng),甜的似要滴出蜜来,勾唇一笑,“我在!”

    “云儿……”

    “我在……”

    月色朦胧,静美如斯。

    一阵风吹过,扬起两人的发丝,墨发飞扬,在空中交缠飞舞,他琉璃的眸子紧紧锁定着她清澈的泉眸,灼(热rè)深深,女子笑靥如花,倾城绝色的脸上绽放着圣洁的光辉,微扬的红唇如成熟的果实,(诱yòu)人品尝,云千澈心中一动,低头吻了上去,唇与唇的相碰,那柔软的触感,如最香甜可口的玫瑰,让他忍不住沉溺其中,不舍放开,云千澈眸光暗沉,不由的加深了这个吻,由浅啄,到深吻,辗转缠绵,带着她一起体验这美妙的一刻。

    云清一怔,清冷的眸子瞬间瞪大,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微微失神,直到唇上传来了如电流过后的酥麻感,她葛然怔住,脑子里呈现一片空白,只能愣愣的睁着清眸,看着他,任他予取予求。

    感觉到她的僵硬,他睁开眸子,流光溢彩,看着她那圆瞪的眼眸,无奈一笑,声音轻柔魅惑道:“乖,云儿,闭上眼睛。”

    被他的声音蛊惑,云清不由的跟着他闭上了眼睛,脸颊却飞上了两朵红霞,更显(娇jiāo)媚可人,云千澈呼吸一顿,再次覆上她的(娇jiāo)艳(欲yù)滴的唇,微微一颤攫住了她柔嫩的唇瓣,想捧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般,无比温柔的吻着。

    心如擂鼓,当触电的感觉再次袭来,云清已浑然被他带入了那一个美妙的世界里,勾住他的脖子,开始回应这个吻,她的回应让他心中一喜,越发加深了这个吻。

    她并非一无所知的懵懂少女,却沉迷在他的吻中,那种全新的感受是不曾有过的心悸,这一刻,她忘记了周遭的一切,跟着感觉沉醉在他带给她的温柔里,久久缠绵……

    花前月下上演着人间最唯美的一幕,此处岁月静好!

    不远处,从花丛中,一抹暗隐遮掩了(身shēn)形,一双眸子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悄无声息的窥伺着这一刻的甜蜜。

    远远跟来的云萝,双眸通红的看着这一幕,心中的怒火高涨,狠狠的揪着手下的丛花,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这一幕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她嫉妒,她不甘,她愤怒,她想要打破这一切,心里却又不得不承认,那月光下,花丛中的一对伉俪(身shēn)影,看起来是如此该死的和谐和般配。

    玄风明眸一瞪,接着一眯,嘴角咧的大大的,眸子中泛着精光,主子和云姑娘看起来该死的登对,真是养眼极了,主子终于搞定了云姑娘,他这个做属下的也为他感到高兴,最重要的是他们以后的(日rì)子可以过的安心一点了,而他也可以……

    视线转到一边那碧绿衣裙安静恬然的小女子(身shēn)上,嘴角高高勾起,心(情qíng)也跟着飞扬起来……

    直到一个细微的花枝断裂声响起,玄风猛然回神,看向了一旁的云萝,只见她脸沉如水,寒彻如冰,狠狠的盯着前方,玄风心里一惊,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娘耶,他光顾着高兴竟然忘了这茬,心里一阵胆颤心惊,若是这小祖宗一个不爽前去破坏,他都能想象出自己的下场了,一定会死的很惨,不,是比死还要惨!

    不行,他不能(允yǔn)许这种事发生,他还想……玄风颤了颤,这一切绝对不能被她破坏了,心中暗下决定,决不让她有出手的机会,玄风紧紧的盯着(身shēn)旁的云萝,瞪大眼,一眨不眨,(身shēn)子保持着随时出手阻止的姿势。

    “主子和云姑娘看起来真的很般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云萝不语,只手上越发收紧,骨节泛白,地下一片枯枝。

    “主子和云姑娘真的很相(爱ài),我还从没看见过主子有过这样温柔的样子。”玄风瞪着她,这么美好的一对,你忍心拆散吗?

    云萝仍旧不语,心中气结,她当然看的出来,他的深(情qíng),是她午夜梦回时最渴盼的珍(爱ài),可是他从未用这样温柔的眼神看过她……

    “主子很(爱ài)云姑娘,三年来,主子孤寂了三年,是云姑娘唤回了主子,只有云姑娘才能让主子露出这样幸福的表(情qíng)。”

    云萝咬唇不语,她的幸福是他,可他的幸福却是她,他找到了他的幸福,那她的幸福又该怎么办?

    玄风暗自防备着,却不想,直到最后,也没见她有所行动,反而是冷冷一哼,转(身shēn)离去。玄风一愣,也随之跟了上去。

    月色皎洁,清风怡人,繁星似锦,宫灯璀璨。

    傲尘黑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最终勾起一抹狡黠,虽然这一幕看起来很美,他也很喜欢看他娘亲这幅难得一见的(娇jiāo)媚样子,可是……小眉头一挑,他们这样忘我,不会是想要来个现场版吧?他爹有这么大方吗?他娘亲会同意?这两人,竟将他们忽视了个彻底,目光一扫,果然就见大家都是一副惊艳的眼光看着他们,目光痴迷。

    傲尘轻抚额头,心里纠结的不行,你们就不能在等等吗,就不能在等等吗?

    哼,都是见色忘儿的家伙!

    小手一伸,果断的捂眼,却又露出两个小手缝,眼神闪闪的偷瞄着。

    夜,静,月光倾洒,清辉迷人,月色下,花丛中,两袭白衣相拥而立,风姿卓绝,美的不似凡尘,让人移不开眼睛,仿佛天地间唯有这一抹绝色。跟随之人,竟无一人出声打扰,竟被吸引。

    早在云千澈拥紧云清之际,就已经将他丢了下来,因为知道他的(身shēn)手,也不担心他会摔着,而他此刻正仰着下巴,兴味盎然的看着他爹爹娘亲不顾世俗在他面前大玩亲亲的游戏。不过,这效果嘛,小嘴儿一勾,应该是超然的……

    傲尘斜眼瞟向不远处,果见花丛微动,一袭暗影飘然离去,傲尘嘴角一勾,瞳眸中精光一闪,这才轻咳了两声,凉凉的道,“你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换个地方在继续,毕竟这儿还有一个未成年儿童啊,一些限制级的画面还是留到没人时候继续比较好。”

    闻言,云清一惊,脑袋轰的一下,被雷的不轻,她怎么能受他的蛊惑而忘了所处的环境了呢?这下好了,她的形象啊一一

    云千澈松开云清却是没有放手,眼睛不经意的斜睨了一眼暗影离去的方向,嘴角轻勾,似是回味,似是思考了一会,认真的道:“说的对,这种事的确要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才好,那我们回去后在继续。”

    云清愕然,愣愣的看着云千澈,嘴角抽抽,亏他当真自个儿子的面,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就不怕教坏小孩子嘛!

    云千澈一笑,仿佛知道她心里所想一般,“我的儿子自然是天才。”

    “云千澈!”云清狠狠瞪了他一眼,这说的什么话,天才?有这样说自己个儿子的吗?天才包括这方面吗?还有,有谁在这种事上称赞一个四岁的孩子为天才的吗?

    傲尘眯眼一笑,可(爱ài)无敌,“娘亲,傲尘还等着你给我生个弟弟妹妹捏,你和爹爹要加油了哦。”

    轰!如一道惊雷当头劈下,云清被华丽丽的劈了,这下她不止嘴角抽搐,连眼角都跟着抽抽了,定了定神,笑问道,“乖,告诉娘亲,是谁教你说的这些话?”

    傲尘歪着小脑袋,天真无邪,“是爹爹,爹爹说,只要他和娘亲玩亲亲之后,傲尘就会有弟弟妹妹了。娘亲,既然你和爹爹玩过亲亲了,那傲尘什么时候有弟弟妹妹?”

    闻言,云清嘴角一僵,转头看向了云千澈,嘴角笑意深深,只是却无端让人有一种(阴yīn)森的感觉,对着那谪仙似的人儿勾了勾小指。

    云千澈仿似没有感觉到空气中的诡异,淡笑着走进,看着那魅惑的小脸,心里似柔的滴出水来,大掌一把握住那勾魂的小手,放在嘴边轻啄了一记,温柔道,“嗯,云儿,唤为夫何事?”

    还为夫?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她给他正名了吗?

    云清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触碰的手指似触电一般,瞬间一股熟悉的酥麻之感顺延而上,云清气恼,手上用力(欲yù)挣脱开来,哪知云千澈早已看透她的意图,先一步轻轻一带,已将她(禁jìn)锢在怀里,冷莲幽香扑鼻而来,云清脸色更加晕红,气势也弱了许多,出口的话更像是撒(娇jiāo)一般,魅惑勾人,“你做的好事,做什么跟傲尘说这个!教坏我儿子我为你是问……”

    “云儿,那也是我儿子,”云千澈无奈一笑,“在说为夫哪有说错,难道云儿不想让傲尘有个伴吗?”避重就轻,为自己争取福利,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

    “你……”云清眼一瞪,这家伙,又被那个邪魅的逍遥王俯(身shēn)了。

    “安啦,娘亲,傲尘不会吃醋滴。”傲尘笑眯眯的说道,“有帘姨陪我就好了,你们继续讨论吧。”傲尘挥挥小手,牵起了帘儿的手,离去前又说了一句直让云清石化的话:“娘亲,傲尘去休息了,你要加油哦。”

    云千澈心里一喜,儿子,上道,看来与儿子的沟通还是非常必要的,这不,效果超乎预料的好!云清却是脸色爆红,这种被自家儿子打趣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一一糟糕,她怒红着一张脸,喝道,“云傲尘一一!”

    帘儿嘴角抽抽,好笑的看着自家的小少爷,眼前这一幕太具有喜感了,可碍于她家小姐即将发飙的脸色,她只好将到嘴边的笑意憋了回去,憋的好不幸苦,拉着傲尘施施然离去,将这一方空间留给这两人。

    “你们也跟我走吧!”傲尘眉眼弯弯,顺便将一众宫人悉数带走,因为他觉得他爹爹娘亲现在肯定不需要她们伺候!

    云清脸呈菜色,看着那渐渐走远的小(身shēn)影,眼角再度抽抽,这小子,到底是谁生的他,就为了那不知何处的弟弟妹妹,就这么把她卖了?!

    云千澈呵呵一笑,扳回了那张绝色的小脸,“云儿,如此大好时光,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不要辜负了傲尘的一番心意,嗯?”他真的有点期待接下来的时间了,心里对她的渴望是那么真实而强烈。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勉强了她,他若不愿,他便等!

    云清回眸,定定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忽而一笑,却有几分(阴yīn)森的味道,几近咬牙切齿的说道,“嗯,我也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不如我们一起期待吧?”

    云千澈一愣,只感觉到一阵(阴yīn)风瑟瑟,诡异(阴yīn)森,就见云清慢慢靠近,伸手贴上了他的(胸xiōng)膛,手指轻勾,似在画圈圈一般,云千澈(身shēn)子一僵,瞬间绷紧,眼神也不由的暗了几分,所过之处如蜻蜓点水,点起一簇簇火苗,(身shēn)子顿感空虚,不由的渴望更多。云清言笑晏晏,慢慢上移直至抚上了云千澈的脸颊,轻轻摩挲,眼波流转,红唇勾人,云千澈眼光灼灼,渐渐沉醉,明知那笑危险万分却是不想停下,只想沉醉在这美妙的感触里。

    云清唇角上扬,笑的越发妩媚惑人,忽而手上一个用力,揭下了他脸上的面具,纤细细腻的小手触感温柔的抚上了白玉无瑕的俊脸,肌肤的触碰让云千澈瞬时一僵,(身shēn)子紧绷起来,云千澈眼神一暗,呼吸也跟着灼(热rè)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声音低沉而暗哑,有着浓浓压抑的味道,“女人,你在玩火!”

    这小女人,如此风(情qíng)万种的模样,简直就是勾魂的妖精!

    该死的,她知不知道,如此挑逗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多么危险?尤其还是一个深(爱ài)她的男人!他(爱ài)惨了她现在的模样,虽然他很想要她,可是没她的(允yǔn)许他不会勉强于他,且他也不愿委屈了她,可若是她在这样下去的话……

    云清勾唇一笑,“火?澈,你是不是弄错了,天干气躁的,哪儿来的火?”

    云千澈呼吸一窒,明清的眸中似有两团火在燃烧,“女人,别怪我没提醒你……”

    感觉到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云清不在调笑,勾起他的脖子,贴近他的耳边,轻呼一口气,云千澈只觉耳边一阵酥麻袭来,尽是起了阵震颤,云清一笑,轻启檀口,“澈,你看今晚这月夜多好,的确堪称是美好时光,且景色怡人,实不失为一个赏景的好时候,不如……”

    笑意浅浅,魅惑妖娆,“不如你就留在这儿好好赏景吧……”

    (身shēn)子一旋,借用巧劲,趁着云千澈愣怔之际,轻松的退出了他的怀抱,飞(身shēn)提气,快速的离开,只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和空气中她(身shēn)上的淡淡的幽香。

    云千澈眼神一沉,该死的小女人,居然耍着他玩,撩拨完了就逃跑,看他抓住她之后,怎么惩罚她!他眼神深深,片刻的愣怔已经回神,(身shēn)子不做停留的紧追而去,目标,前方飘逸的(身shēn)影,他此生挚(爱ài)的女子,亦他此生在不会松手的女子!

    “女人,你挑的火,你要负责灭……”夜风中传来女子气急败坏的声音,夹杂着隐忍,回应的是一串银铃似的笑声,渐渐飘散……

    白衣飘飘,两道人影如风一般掠过,瞬间消失,只留夜风阵阵!

    ------题外话------

    纠结啊,到底要不要吃啊?要不要吃啊?

    欠了大家好久,无殇好抱歉的说,今(日rì)万更,希望多少弥补一下下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