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太后是真的开心,这是她这三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果然是惊喜,巨大的喜悦充彻了她的心,三年前得知傲尘中毒后,她心里剧痛,眼看着那孩子的生命在一点一点流逝,可她们却束手无策,只能将惊恐压在心底,最后无奈之下前往夜国冰原山,却没想到,最后传回来的消息是那么的让人心痛(欲yù)绝,清儿母子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昊儿心碎神伤,远赴边关,慕容将军卸甲归田,一切都便了,皇儿的胆子一下子也沉了。

    午夜梦回时,她总是想起那个可(爱ài)的孩子,心头抽搐的痛,那是她第一个皇孙,她打从心眼里疼(爱ài)的皇孙,却就这样成了(阴yīn)谋的牺牲品,她的心痛的无人能懂。

    可是今天,清儿不仅回来了,还安然无恙,这不止是她心里的慰藉,太后抬眸,看向了静默的君玥昊,眼里闪过心疼,昊儿他……

    “母后,你看。”君玥寒的声音拉回了太后的思绪,以目光示意太后。

    太后心里早有准备,可当她真正看到傲尘时,还是不免多了一丝震惊,莫不是这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就是……随即狂喜涌上了心头,她保养得宜的手指也跟着微微的轻颤,她下意识的看了君玥昊一眼,却只见他神色平静如海,让人难以预测。

    傲尘如一个尊贵的公子一般,绝色的容颜,澄澈的眼神,(身shēn)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与优雅,年纪虽小,却自有一种沉稳的气势。

    太后急走几步,她难掩激动的心(情qíng),她迫切的想要将这个她挂念了三年的孩子搂进怀里,来感受他的存在。

    君玥邪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自家母后,慢慢的退后了一步,慕容啸天一见太后过来,立刻起(身shēn)躬力,一旁的二夫人和慕容云水也跟着起(身shēn)。

    “见过太后。”

    “慕容将军,无须多礼。”太后摆摆手,一脸慈祥的望着傲尘笑道,“傲尘,我是皇(奶nǎi)(奶nǎi),你还记得吗?”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被眼前这粉雕玉逐的小娃娃吸引了。

    “参见太后。”傲尘站起(身shēn),小绅士一般礼貌的一弯腰,疏离有礼。黑曜石一般的眼里闪过一抹沉思,皇(奶nǎi)(奶nǎi)?

    太后一顿,心里难掩一丝失望,“这孩子,你该叫我皇(奶nǎi)(奶nǎi)。”

    傲尘抿着嘴,黑亮的眸子有一丝疑惑。

    “母后,傲尘还小,这事儿得慢慢来。”君玥寒上前扶住太后,劝慰道,“我们要给他点时间。”

    太后点点头,脸上难掩失望之色,却也知道皇上说的是实话,三年未见,她之于他来说,只是陌生人,想要让傲尘接受也需要时间。

    君玥寒蹲下(身shēn)子,与傲尘平视,深邃的寒眸犹如绽放着绚丽的光彩,伸手捏了捏傲尘粉嫩的小脸,轻笑道,“傲尘以前不认识皇伯伯不要紧,皇伯伯可以给傲尘时间重新认识,不过黄伯伯希望时间不要太长,可以吗?”

    傲尘点点头,“回皇上,傲尘知道了。”只是知道了而已。

    君玥寒一笑,瞥了一眼成堆的果皮,笑道,“喜欢就多吃点。”站起(身shēn)来,携太后一起走向高台,浑不觉他的行为给众人造成的影响。

    慕容云水若有所思的看着皇上离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众人睁大眼睛,只觉今晚的就像是在海面上漂流一样,震惊不断,首先是慕容云清死而复生,在接着小世子横空出世,现在他们伟大尊贵的皇上,竟然向一个孩子弯下了那尊贵的腰(身shēn)。

    消失三年的人再次出现却是以功臣的(身shēn)份,君玥寒的解释让众人知道,云清再次为君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傲尘瞅着那堆果皮山,小脸上闪过一丝懊恼,精致的小脸纠结着,他是不是吃的太多了?瞅了一眼君玥邪,脸上布满了不满,这个家伙也跟着他们一起吃了。

    君玥邪被瞪的一愣,视线顺着傲尘的视线看去,嘴角也跟着抽了抽,这一对战果貌似,好像,是他们吃出来的,云清瞥了一眼,清眸中也浮上一丝不自然,好吧,好像吃的是有点多了。

    宴会继续进行,君玥寒也趁机恢复了慕容啸天大将军一职,这下各位大臣也明白了过来,各自端着酒杯向慕容啸天表示祝贺,觥筹交错,好不(热rè)闹。

    云清与傲尘相视一眼,然后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同时伸手抓起盘中的葡萄再次吃了起来,那些阿谀奉承,勾心斗角,与她们无光,那她们便负责吃吧。君玥邪一愣,瞪着眼睛看着母子俩,终于在桌上的葡萄再次被消灭了一般的时候,回过神来,嗷嗷的叫着,加入了吃水果一行。

    这边吃的不亦乐乎,那边君玥昊眸光复杂的看着这一幕,一杯杯酒就像是水似的灌进了嘴里,寒眸中闪烁着让人看不懂的光。

    君玥寒不时的看向云清这边,嘴角噙着笑意,却只让人感到高深莫测,一旁的柔妃目光酸涩的看着这一幕,水眸中隐瞒苦涩,垂下头掩下眼里的神色,只是袖中的手微微收紧。

    觥筹交错,君臣尽欢。

    “这里好(热rè)闹啊。”倏尔,只听一声清脆的笑声响起,众人不(禁jìn)都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一名(身shēn)着粉绿衣衫的女子踏着月色而来,璀璨的宫灯在她(身shēn)上投下柔和的光晕,更添了一丝灵动之美。(身shēn)后跟着一(身shēn)玄衣的男子,(身shēn)形(挺tǐng)拔,面容俊逸,如一柄出鞘的剑,让人不敢小视。

    云清抬眸,轻扫来人,面色无波,只一眼便收回视线,傲尘瞅了一眼,面无表(情qíng)的将手里的葡萄塞给一脸错愕的帘儿,“帘姨,这颗饱满剔透,一定汁多味美,给。”

    君玥邪不知所以的看着来人,君玥昊抬眸,眉头微蹙,随后又不懂声色的收回视线,目光瞥了一眼云清,清冷淡然的脸,看不出什么。

    君玥寒微微挑眉,寒眸半眯,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帝王气势,“姑娘是何人?”何时他的皇宫可以这般让人来去自如了?

    云萝一笑,“云萝见过皇上。”

    云萝?何许人也?

    “小女子乃云霄宫云萝,适闻皇上在宫中摆下接风宴为慕容姑娘庆功,云萝不才想开开眼界,冒昧见驾,还望皇上莫要见怪。”云萝一俯(身shēn),浅笑盈盈,“云姐姐,怎么你来宫中却不喊云萝一起来呢?”

    君玥寒剑眉微蹙,显然云萝的目的达到了,她传递的消息众人都接受到了,“原来是云霄宫云萝姑娘,敢为云萝姑娘和慕容姑娘是……”

    云萝抿唇一笑,“云萝与慕容姑娘可是关系匪浅啊,是吧,慕容姑娘?”

    云清挑眉,似笑非笑,“云萝姑娘怎样认为那都是云萝姑娘的自由。”

    云萝一怔,小脸上流露出一丝不甘来。

    君玥寒寒眸半眯,遮住了眼里的精光,云霄宫,这个云萝看起来怎么会跟清儿如此熟悉?他的视线不(禁jìn)看向了君玥昊。

    君玥昊手一顿,起(身shēn)向皇上说明了云萝的(身shēn)份,以及此刻‘珍宝’事件中云霄宫主云千澈鼎力相助之(情qíng),只是省略了他与云清之间的关系。

    君玥寒点头,吩咐赐坐,云萝一甩头,挑衅的看了云清一眼,“回皇上,云萝现在便住在将军府中,想来也算是半个将军府人,云萝做在慕容姑娘(身shēn)边便可以了。慕容姑娘应该不反对吧?”

    云萝一脸张扬,而一旁的玄风则是一脸的无奈,尤其对上帘儿那黑了的脸色更是心里叫苦连天,这件是真的与他无关啊,他也是临时被这小祖宗硬拉来的。

    云萝的到来,虽然她安安静静的,可众人已然发觉萦绕在两个女人间奇异的气氛。

    云清不紧不慢的开口,“云萝姑娘此言差亦,云萝姑娘来在府上,只是将军府的客人,自然是客随主便,然这里是皇宫,皇上乃九五之尊,一切都由皇上定夺,云清不敢妄言。”

    一句话明明白白的说明了两人之前的关系,这位云萝姑娘,只是在将军府做客而已,并无什么深交,而在这里,皇上是老大,你想怎么处理不用看我面子。

    “那云萝姑娘请随意吧?”君玥寒略一思索便给出了这么句话,云萝一听立刻走向云清,嘴角噙笑,只是云清(身shēn)边,一边是君玥邪一边是傲尘,傲尘(身shēn)边是帘儿,时没有空座了,而这几人都是不会让座的主。

    云萝一双眼睛流转一圈后,自是知道,其他两人她得罪不起,可是帘儿就不一样了,她只是个丫鬟,倘若她给她让坐,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帘儿也心有不甘的瞪着她,欺负了小姐还想她给她让座,做梦。

    慕容啸天眉头微蹙,二夫人心中一惊,得罪了皇上可不是小事,可云清那边有六王爷撑腰也没她说话的份,云萝冷瞪着帘儿,云清视而不见,玄风哭笑不得,心里叫苦连天,小祖宗哎,你就别在找事了,被主子知道他可就得小心这层皮了。

    僵持不下之际,慕容云水站了起来,少女盈盈一笑,“云萝不嫌弃的话,可愿与我同坐?”

    云萝心中气愤不甘,凭什么,连皇上都要对她礼让三分,她一个婢女却敢跟她呛声,不将她放在眼里!她咽不下这口气,可是即便如此,目前来说,有云清在她也不能将她们怎么样。

    云萝心里憋屈,却不傻,只得顺着慕容云水给的台阶下,脸上却毫不掩饰她心里的愤怒!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