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凌无殇 书名:万千风华
    察觉到一道(阴yīn)狠的目光直(射shè)而来,云清倏然抬头,目光如电直(射shè)而去,却与沈照的视线相遇,只见宰相大人一副笑颜如(春chūn),正点头示意。

    云清红唇微掀,目光清冷淡然,有一阵看透人心的透彻,微微一笑亦额首示意。

    傲尘不动声色的扫了对面一眼,琉璃的黑眸中一闪而过一丝历气,低下头掩去了眼中的厉色,在抬头又是一片天真无邪的样子。

    众人看着清冷淡静的云清一行,视线不停的在傲尘(身shēn)上流转,加之君玥邪无意中的举动更加吸引了众人的眼球,也越发让人遐想,虽心中猜测不断,却不敢多加妄言,毕竟这是皇家之事,何况看昊王那一脸不虞之色,就是借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多言啊。

    是而,整个大(殿diàn)除去傲尘和君玥邪不时的嬉闹声响起,可谓是难得的安静。

    气氛诡谲而压抑……

    君玥昊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扫过来,面色平静无波,让人看不出他此刻心里的所想,只那寒眸中越发深了几许,心中一窒,忽而觉得君玥邪那笑的恣意的脸格外刺眼,刺眼的他想要撕碎了他。

    云清仿若未觉,安静静坐,神色间在姿意不过,慕容云水偏头看过,心头忽而窜起一种怪异的感觉,只觉得今夜的她看起来越发给人一种圣洁和高深莫测之感,如水翦眸中透出丝丝探究。

    慕容啸天本就对朝堂上这些阿谀奉承不喜,在加之三年前得知清儿死讯,更是辞去将军一职,赋闲在家,此次若不是圣命难违,他也不愿在踏足这权利中心,此刻这般,他倒是乐得清闲。

    琉璃灯盏,万千光华,觥筹美酒,佳肴飘香。

    “皇上驾到一一”

    “太后娘娘驾到一一”

    “柔妃娘娘到一一”

    一声唱诺响起,众人忙起(身shēn)迎驾。

    (身shēn)着明黄龙袍的君玥寒一(身shēn)凛然正气的跨步而来,(身shēn)边跟着盛装的太后和(娇jiāo)媚的柔妃款款而来。

    君玥寒走过云清(身shēn)边之时,眼角余光不动声色的将她那小动作收入眼底,嘴角微微翘起,眸中露出一丝笑意,脚步不停的走了过去,口中却道:“平(身shēn)。”

    云清也随着众人起(身shēn),只是她那动作怎么看怎么的透出诡异,只待君玥寒一声“平(身shēn)”她那微弯的膝盖亦已随着众人一起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站在了后面。

    感受着头顶那似有若无的视线,云清仿若未觉般,低眉不语,刚刚起(身shēn)的沈芸熙看到这一幕,心中气愤难平,在场之人除了王爷和六王爷,唯一站着的就是慕容云清那个((贱jiàn)jiàn)人了,而皇上却对此视而不见,可想而知是默许了的,想到此,越发的心有不甘,凭什么慕容云清那个((贱jiàn)jiàn)人可以有觐见天子而不跪的特权。

    其实还有一人未跪,只是因为他的(身shēn)高问题,而被忽略了。

    傲尘随着众人行礼,可他也是随云清一般,只是弯着腰,此刻扬起头,黑曜石般的澈眸静静的打量着高坐之上的君玥寒,一时皱眉,一时恍然,最后是了悟般的点头,随后收回目光低下了头。

    一旁的君玥邪不由的好奇,忙凑过头问道:“小鬼,你刚刚在看什么?”

    傲尘倏尔抬眸,澈眸中迸(射shè)出寒意,“不准叫我小鬼!”

    君玥邪无谓的揉了揉傲尘柔软的发丝:“你本来就是小……好,好,好,不叫小鬼,不叫那鬼,那你告诉我,你刚刚在看什么?”君玥邪未完的话结束在傲尘冷意四(射shè)的眸光下,连忙改口,他可是真的好奇的不得了,是什么让这小鬼刚刚露出了那么丰富的表(情qíng)?

    傲尘一瞪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敢叫他小鬼,还敢屡教不改,哼,好样的!小手微动,傲尘低下的眉眼间掩藏了眼里的狡黠。

    瞥见傲尘嘴角那一丝笑意,君玥邪只觉的背脊窜起一阵凉意,天啊,明明是可(爱ài)天真的小脸,他却怎么觉得看起来那么的渗人?君玥邪抖了抖,揉了揉眼睛只见傲尘正对着他甜甜一笑,可(爱ài)无邪,笑容天真,君玥邪定了定神,刚刚一定是眼花看错了,转而一想自己竟然被这个小(屁pì)孩给煞到,真是丢脸到家了,心中气恼不满的哼哼,“不但是小鬼,还是小气鬼。”

    相反的,傲尘回以他的是一记更灿烂的笑容。

    君玥邪一怔,要命,那种诡异的感觉又来了,真是撞邪了,他连忙收回视线,平定着心里的不安。

    君玥寒等人的到来,昭示着此次宴会的正式开始,君玥寒也没有多说什么,简单的说明了此次宴会的目的,一为接风宴,二为庆功宴,声音低沉而厚实,也夹带着一丝轻快,昭示着皇上的好心(情qíng),自始至终视线都落在云清的(身shēn)上,深邃而幽深,而云清则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淡定从容之态。

    君玥寒微微一笑,而太后这时也看到了慕容啸天一行,微怔之后,心(情qíng)是无以复加的明朗,慕容将军自三年前辞去将军一职后,便不曾进宫,今(日rì)里能出席昊儿的接风宴,她是真的从心里感到高兴,难道这便是皇儿说的惊喜?

    太后开心不已,视线在几人间流转,忽而目光定在君玥邪(身shēn)边,久久凝滞,只见一抹(娇jiāo)俏的(身shēn)影,一袭白衣,清雅淡然,低眉垂目,那(身shēn)影触动了太后心里的柔软,像,太像了,只是那孩子已经……

    太后心跳如雷,正(欲yù)细看,只见君玥邪(身shēn)子往前一倾,遮挡了女子的(身shēn)影,他伸手抓起一串晶莹剔透的水晶葡萄放到了女子的面前,脸上洋溢是明朗的笑容,而女子则结果葡萄侧过了(身shēn)子。

    唉,太后无声的叹了口气,只是(身shēn)形相似吧,心里不免有些失望,这三年来,她经常会把一些(身shēn)形相像的女子看成是那个孩子,她们君家欠了那个孩子只希望那孩子在那边能过的开心点了。

    大臣们推杯换盏,不时的向君玥昊敬酒,说一些谄媚讨好的话,以期来拉拢关系。

    云清静静的吃着桌上新鲜的水果,嗯,味道不错,汁多味甜,清爽可口,没想到这时节竟然也会有这些反季节的水果,难道古代也有这样的技术?至于君玥寒说了一些什么,她一点也不在意,一边吃着,一边也不忘照顾着(身shēn)边的傲尘,母子俩吃的不亦乐乎。

    而帘儿心中也是喜不自(禁jìn),昨(日rì)小少爷才说的葡萄,今(日rì)里竟然就有的吃了,虽然她知道小少爷是话里是意有所指,但是能让小少爷吃上这么新鲜葡萄,她的心里还是开心不已的,毕竟小少爷没吃过,而她原本还以为是在等一个夏天呢。

    帘儿(欲yù)给傲尘剥皮,哪知傲尘小手一牵将帘儿拉坐了下来,脆生生的说道:“帘儿,你也吃。”

    帘儿心下感动,拗不过傲尘便将视线看向了云清,得到云清的首肯,便也开心的吃了起来。

    很快,桌上的葡萄便被消灭的只剩下一堆皮了,君玥邪有些不满清清冷落了他,撅着一张嘴,悻悻然的看着,不过看到他们吃的这么开心,心里的那点怨气也随之散了。

    君玥昊眼角余光看着这一幕,心下一沉,有一种酸涩在心间弥漫,他一仰头,喝尽了杯中的烈酒,神色晦暗难辨。

    沈芸熙目光微凝,浓烈的怨怼和愤恨几(欲yù)喷薄而出,却被她死死的压制着。

    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君玥寒,嘴角噙笑,招手招来一个太监,低语吩咐了一些什么,不一会,又一盘葡萄送到了云清面前的桌上,颗大饱满,晶莹(诱yòu)人。

    云清目光微闪,心里已然明了,君玥邪瞪大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君玥寒,皇兄送的?看到君玥寒含笑的神色,终于确定了心里所想,这真的是皇兄送的。

    倏尔一笑,回过神来的君玥邪这次不再客气,伸手便向盘中抓去,傲尘一瞪眼,两人抢的不亦乐乎。

    然相比于她们娘俩这般淡定的吃着水果,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份功力了。

    只见众大臣一道道目光尽皆落在云清(身shēn)上,那里面的灼(热rè)的似能将人给烤熟了。饶是云清这般淡定的人,也不由觉得有点不太自在了,不由的抬头,疑惑的扫了一圈,有些不明所以。

    慕容啸天尴尬咳了两声,小声的提醒道,“清儿,快给太后请安。”

    云清抬头,这次太后可是看的清楚了,这真的是她的清儿,从震惊到惊喜,满脸喜色,凤眸中盈满水雾,倏尔起(身shēn),定定的看着云清。

    云清一顿,从容起(身shēn),走到大(殿diàn)中央,盈盈一拜,“云清见过太后,太后万安。”

    太后几步走到云清(身shēn)边,拉起云清的手将她拉至自己的面前,细细的打量这熟悉的容颜,声音哽咽道:“清儿,是你吗,真的是你?”

    “回太后,是民妇。”云清抬首疏而有理的回道。

    太后一愣,心里有丝怪异,然却被重逢的狂喜所冲淡。

    “母后,今(日rì)乃是大喜的(日rì)子,应当开心才是。”君玥寒走下龙椅,扶住了太后,温声说道。

    太后拭去眼角的晶莹,连连点头,倏尔像是想到了什么,“皇儿,这就是你说的给哀家的惊喜是不是?”

    君玥寒目光瞥过一旁的云清,笑道,“母后可满意。”

    “满意,满意。”太后笑道,没什么比这更让她惊喜和满意的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万千风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