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迎接魔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西比见罗宾倒在雪地上,在他的旁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竟然是击败他和坦帕斯的那个黑衣人

    西比蹭的站了起来,抽出长剑,指向对方

    “你想干什么?”西比冷冷道

    黑衣人一动不动的看着西比,暗红色的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

    罗宾在对方的手上,西比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以西比目前的实力,两个西比加起来也不是黑衣人的对手

    “你叫西比?”黑巾杀手,终于说话了,声音冰冷的不含一丝感,在西比听来,它甚至比周围的气温还要低上几度

    “对我叫西比你是谁”西比反问道,他很想知道,这个一直尾随其后的黑衣人到底是谁,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叫我黑巾杀手”黑巾杀手冷冷道

    “你也是暗黑精灵?”西比见对方不急于动手,趁机多问些问题,解开一直压抑在心中的疑惑

    “你趁早找个地方躲起来走的越远越好同时你们也绝了去给银月城报信的念头因为你们是不可能活着走到那里的”黑巾杀手没有回答西比的问题,反而自顾自言的说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西比试探的问道,同时企图用精神念力紧锁对方,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没想到西比的精神念力刚碰触到黑巾杀手体,便被一股强劲的精神力场反弹出来

    西比脸上一,显然对方发现了西比真正用精神念力试探他,这感觉就像是,第一次伸手偷东西的小偷,在大庭广众面前,被当众擒住

    黑巾杀手面无表,对刚才西比精神念力的试探,并未揭穿,而是冷冷说道:“我的话,你最好听清楚,以其你死在别人手里,我宁愿亲手杀了你”

    “要杀你就现在杀,如若不然,我就一定会把口信带到银月城”西比怒目相对,毫不相让

    黑巾杀手暗红色的眼睛,凶光一闪即逝,随即又换成之前冷漠无

    “哼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想死,就请便这瓶药水,给你的同伴喝掉,虽不能解毒,但也能够压抑毒的发作”黑巾杀手随手丢给西比一个褐色小瓶,体转眼化为一缕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到底是谁?”西比伸手接过小瓶,见对方使用“闪影”瞬移法消失了,急忙叫道,然而黑巾杀手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西比见黑巾杀手已经离去,看了看手中的小瓶,一脸的疑惑,他实在想不通,黑巾杀手为什么现后不抓自己,反而给疗伤药水,难道黑巾杀手是念在同在暗黑精灵的份上,给予自己帮助?但他当初为什么又对自己和坦帕斯,狠下杀手?

    西比头疼不已,有这么一个如影随形是敌非友的家伙,整天跟在自己股后面,换成任何人也不会觉得好受而且对方临走前的危言恐吓,绝非是说说而已,西比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真的执意要去银月城,黑巾杀手会真的杀了自己

    西比想起对方冷酷的眼睛,那是一双历经无数杀戮的眼睛,拥有这样眼睛的暗黑精灵,必定言出必行,杀人对他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呃,我的脖子,好疼”罗宾痛苦的声音响了起来罗宾捂着后脑勺,挣扎着爬起来,脸上一副痛苦状

    西比的沉思被罗宾打断,思绪又重回到了现实,西比蹲下去,将坦帕斯扶起坐在地上,坦帕斯气息微弱,嘴唇发紫,眼眶处隐隐发黑,脸色苍白毫无生气

    坦帕斯现在的症状,是毒侵心肺,再不给解药施救,只怕随时都有命之忧,西比看了看手中的小瓶,黑巾杀手说这瓶里药水可以缓解坦帕斯体内的毒,不明白黑巾杀手到底安的什么心,难道我真的能相信他吗?

    罗宾捂着后脑勺,走到西比跟前,一脸的莫名其妙的神色,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突然他看见了西比手中的褐色小瓶,瞅瞅觉得好像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又无从想起

    “咦你这瓶子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黑巾杀手给的”

    “......”

    罗宾脸色大变,一脸的惊恐,说道:“你说什么?你是说那个暗黑精灵来过这里?”

    西比点了点头

    罗宾急忙左右环顾,紧张兮兮的看着周围,感是害怕黑巾杀手,突然从某个角落跳了出来

    “你别看了,他走了,留下了这小瓶药水说是可以缓解坦帕斯体内的毒”

    罗宾注意到坦帕斯的脸色吓人,也顾不得自己仍隐隐作痛的后脑勺,屈膝跪了下来,用手探了探坦帕斯的鼻息,罗宾的手象是触电了一般,猛地收回,一股蹲坐在地上,一脸的恐慌,说道:“没有气息了,坦帕斯该不会是......”

    西比忙用手探了探坦帕斯的鼻息,发现真如罗宾所说的那样,气息全无,坦帕斯已然断气了

    西比顾不得黑巾杀手是不是真心好意的给他这药水了,忙拔开瓶塞,用瓶子撬开坦帕斯的紧闭的嘴唇,将瓶中的暗红色的药水灌进坦帕斯的嘴里

    “坦帕斯坦帕斯坦帕斯,你快醒醒,我们还没有到银月城,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你不是还要回西尔兰大草原上的部落,去洗刷你的耻辱吗?你的敌人还好好的活着,你不能现在就走了啊,你还没有报仇呢......”罗宾紧张的摇晃坦帕斯的体,罗宾跟坦帕斯相处的时间不长,甚至对一向板着脸的坦帕斯还些畏惧,但坦帕斯无疑是他的好朋友,一个能一起出生入死亲密战友

    西比紧紧抱着坦帕斯的体,眼睛盯着坦帕斯已然没有了生气的脸庞,但他深信:坚强的坦帕斯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去,他们还要去银月城,将地狱魔军入侵的消息告知月亮女神,前方还是荆棘满地,坦帕斯一定会陪同他和罗宾一起,共同面对强大的地狱魔君,他们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又怎么能这么快的结束呢?坦帕斯一定会活过来的

    坦帕斯没有如愿的醒来,他还是紧闭双眼,脸色依然苍白

    艾斯特终于等来了他的救兵,奎尔一骑当先,风尘仆仆来到了艾斯特的面前,跳下马背的和艾斯特相拥起来

    一旁站立的斯莫罗,见马背跳下一个跟艾斯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忙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看花眼,来者长相与艾斯特十分相像,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细微差别的

    “主人,我没有眼花,怎么来人跟艾斯特阁下长的一模一样啊”鲁巴塔讨好的贴在斯莫罗耳边说道

    斯莫罗没有搭话,只是从鼻孔里轻哼了一声,脸色不善,鲁巴塔也是熟于世故,见斯莫罗不快的表,适时的闭上了嘴

    奎尔脸色为难的说道:“主人,我一接到你的魔法传信,就立即赶来,但没想到中途出了点意外”奎尔与艾斯特同属安塞尔姆的手下,现在张口喊艾斯特主人,即表示愿意屈位归属艾斯特,成为他的手下

    艾斯特眉毛一挑,脸上不动声色,说道:“什么意外?”

    奎尔凑到艾斯特耳边低声密语,不一会儿,艾斯特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横眉对着奎尔,说道:“此言当真?”

    奎尔点头应道:“千真万确,他随后就到我特意赶来报信,好让主人有时间准备一下我们的主子因为这次的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被迫屈服,现在大军进攻的子已经提前了,由火系驱魔使,毒系驱魔使和死灵系驱魔使各率领一支魔军,对莫干大陆的人族展开全面进攻”

    艾斯特泪流满面,迎天痛哭道:“主人,是我艾斯特对不起你啊”,安塞尔姆在五大驱魔使中排名第二,这次出征竟然没有他,难怪艾斯特如此想不开

    斯莫罗虽然一直竖起了耳朵,但是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见,突然见艾斯特痛哭起来,知道事有了重大的变化,心里不由的也紧张起啦

    奎尔指着远处尘土飞扬处,叫道:“主人,他们已经来了,我们是否该去迎接一下”

    艾斯特注视着尘土飞起的地方,一脸的悲愤的表,冷冷道:“哼迎接他,我就手下这些个残兵败将,哪还拿得出手,列阵相迎,岂不是让对方看我们的笑话”

    奎尔担心道:“但他亲自前往,我们如果这么冷落他,只怕我们将来的子会加难过”

    “我又不是他的部下,他生出不快的想法,那是他的事不过,我还是给他准备了一份厚礼谅他也挑不出什么刺来”艾斯特轻蔑的说道,他给对方准备的大礼,就是后堆成小山高的尸体,那是这条村所有人的尸体

    艾斯特昨晚赶到这个宁静的村庄后,先是赞叹这里环境优美,然后下令,将村里的所有人畜一律杀光,原本宁静的小村庄,一夜之间,变成人间炼狱,到处是残垣断壁,生气全无,彻底的静寂下来

    ps:第一到,晚上还有一,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该来的也来了,故事开始复杂了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