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牢狱之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银耳城,主城城堡,地牢。

    暗潮湿的地牢,弥漫着强烈的霉变腐臭的恶味。

    罗宾的手脚带着沉重的镣铐,右手臂的剑伤更是疼痛难忍,时时刺激着罗宾的疼痛神经底线,但罗宾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停歇下来。

    罗宾刚给昏迷不醒的西比跟坦帕斯包扎完伤口,这件平时极容易完成的事,罗宾却足足花了将近一个时辰,而且自还因疼痛难忍出了一汗。

    西比在与蒙面黑衣人决斗时,腹处中了两剑,幸好伤口不深,加上西比的体质比较特殊,所以流血倒是很快就止住了,倒也不太严重,西比受到的真正伤害是颈侧的一击重击,显然是蒙面黑衣人有意留下西比,用剑横脊拍去,如果用长剑的刃口,西比的头颅跟体早就搬家了,西比的气息如丝,能否活的过来还是未知数,罗宾正紧张的帮着西比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坦帕斯倒是没有大碍,只是被对方击晕了过去,现在处于昏迷之中,跟他们关在一起的还有跟随坦帕斯的两个野蛮人,那两个野蛮人罗宾也检查过了,都只是被击晕,应该用不了多久,很快就可以醒过来,只是坦帕斯跟他手下都被地牢狱卒特别照顾了一番,他们手脚上的镣铐是加大号的,沉重无比,估计能迈动脚走路就不错了。

    坦帕斯优先在痛苦的呻吟声中醒了过来。

    坦帕斯挣扎着爬起,正如罗宾所料,这个加大号的镣铐沉重无比,罗宾见坦帕斯挣扎半天仍未起来,忙过去扶了坦帕斯一把,坦帕斯起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罗宾推开,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自己能起来!”

    罗宾双手竖起,表示尊重他的意思,不管怎么说,坦帕斯是帮助自己跟西比逃生才落得这步田地,罗宾丝毫不介意坦帕斯刚刚的鲁莽行为。

    罗宾坐在西比跟前,用刚刚擦拭过汗水的布片,帮西比轻轻垫起脑袋,让西比的头不至于躺在睡在坚硬冰冷的石面上。

    坦帕斯张眼望了望躺在地上西比,张口问道:“他死了没有?”,坦帕斯的语气中饱含漠视,似乎西比的生死对他并没有多大关系。

    罗宾听完心里虽然不爽,但也不好发作,毕竟他还是有恩于他们的,如果当时不是坦帕斯的及时加入战圈,就单凭罗宾跟西比两人苦苦作战,下场或许比现在还惨。

    “上的剑伤没有大碍,倒是脖子上的那一记重击,所以昏迷至今。”罗宾简短的说道,语气中还是带着尊敬。

    “没死就好,他现在欠我一条命!没有那么容易死去的!”坦帕斯的语气虽然还是冷漠如霜,但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神,显然坦帕斯对于西比的生死还是在意的。

    “感谢你在关键的时候出手相助,我罗宾也欠你一条命,有需要的时候随时拿去。”罗宾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没有一副正形,但是现在说出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罗宾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谢坦帕斯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也是对坦帕斯冷漠态度提出小小的反抗。

    “要谢你就谢他吧!他是至今为止,我见过的所有人中,唯一值得我尊敬的勇士,这也是我出手相助的原因。”坦帕斯丝毫不掩饰自己尊敬西比态度,倒是出乎了罗宾的意料之外,同时坦帕斯脸上的冷霜终于化解,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罗宾之前对坦帕斯印象并不好,但现在他却对坦帕斯的印象,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对坦帕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和了解,眼前的野蛮人绝对是真正的勇士,也是重重义的真英雄。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会在出现那里?”坦帕斯饶有趣味的看着罗宾,一副等待罗宾解答的表

    罗宾被这个问题难住了,这个问题罗宾一直在想,只是不知如何开口询问而已,要知道如果罗宾贸贸然提出这个问题,这样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误会,甚至造成以为对方早有预谋的误会。

    这个问题由坦帕斯提出来,对于罗宾来说少了一重被人误会的顾虑,同时也刚好可以消除自己心中的疑虑。不过要猜对方如何知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问题确实很难来回答,毕竟答案可以是无数条,比如说,我是刚好路过那里的,发现你们打架太吵了,我是过来看闹的之类。

    罗宾陷入了沉思,显然坦帕斯是不会说出这些诸如刚好,碰巧之类的偶然事件,坦帕斯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出手相助,而且又是选在西比跟罗宾的突破口方向,显然他们已经很早就埋伏在附近,看到合适的时机就出来相助,罗宾排除掉那些偶然因素,那剩下最有可能的就是,坦帕斯一早就知道有人在这里伏击他们!至于他怎么知道的那就无从得知了。

    罗宾试探的问道:“你们一早就知道这个事?所以一早来到这附近,伺机施手援助!”

    “只说对了一半,我们是知道这个事,但不是一早就知道。”坦帕斯看了看罗宾,接着说道:“一开始给你们指派的带路人,收了我的钱,他告诉我关于你们今天出地底城的事,我觉得不对劲,才赶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如我所料那样,有人要害你们。”

    “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要抓我们?”罗宾紧张的问道,他担心是自己的份被人识穿,所以导致西比跟坦帕斯无辜受到牵连。

    “不知道!”坦帕斯简短而干脆的答道。

    “那个带路人,他没有供出是谁吗?”罗宾激动起来,他越发肯定是自己连累的大家,自己作为通缉悬赏榜上的第一人,悬赏的金额已经达到了两千金币,这个巨大惑足以使人冒死犯险一试。

    “带路人虽然没有供出是谁,但这个人一定跟泰兰角斗场幕后老板有关,你们还真的不简单,竟然能够惹上这些人!”坦帕斯带着点挖苦的味道说道。

    罗宾自然无法张口说自己如何值钱,是他连累的坦帕斯,但罗宾却陷入深深的内疚中。

    这个时候,另外两个野蛮人也相继醒了过来,他们可不像坦帕斯那么镇定淡然,一醒过来就叫嚷咆哮个不停,罗宾跟坦帕斯的谈话也不得不停止了下来。

    罗宾愁眉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西比,祈祷西比千万不能有事。

    西比现在的状况又是怎样的呢?

    西比在罗宾跟坦帕斯谈话之时,就已经醒了过来,只是他现在正在与蒸发许久小西在精神对话中,小西在魔法世界养好了伤,便迫不及待的寻找的他的“老爸”西比,只是小西没有想到,自己养伤的这段时间,西比经历这么多的苦难,更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欺负到他“老爸”的上,将西比击败差点连命都赔了进去。

    “老爸,是谁这么狠,把你伤成这样?我要杀了他!”小西愤愤不平的叫喊起来,小西是有意识的魔法体,他有自己的思想和感,眼见自己的“老爸”被人欺负了,当真是火冒三丈,如果黑衣蒙面人,站在他的面前,估计立刻就要动刀子了。

    “一个暗黑精灵!”

    西比脑海浮现着黑衣蒙面人的冰冷眼神,那是一双没有丝毫绪波动的双眼,它表现出来的只有无尽的杀意。

    “混蛋,我不管的他是什么人,现在我已经养好了伤,而且能力又进步了不少,下次见到他,你就召唤我出来,看我不把他切成碎。”小西恨道。

    “......”西比一时语塞,小西强横至此,让西比有点始料未及,而且让西比哭笑不得的是,自己被人打了,儿子却要为自己出头,这让西比突然有了弱者的感觉。

    “小西,这段时间我发觉自的体能和精神念力都有了飞速的提升,这跟你有直接关系吗。”西比终于将憋在心中多时的问题抛了出来。

    小西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老爸,你要弄清楚一件事,虽然我们是一体的,但是我是魔法世界的精灵幻体,在我没有进入第三阶的‘嗜血狂魔’时,我没有办法提高你的任何能力。”

    “我明白了!”西比至此终于明白,自己这段时间的飞速进步,都与体内的那个黑色球状物体有关,而黑色小球这段时间除了每天例行公事般,出来吸收一番自己的精神能量和魔法能量外,它并没有任何的举动,只有那次在与坦帕斯决斗中,黑色小球出现过一次外,之后一直归于平静。

    西比的想法很快就被小西知悉,小西善解人意的说道:“老爸,你不用着急,让我来试探它一下,看看你体内的那个小球到底是什么玩意。”

    小西还没等西比答应,他的精神意识迅速伸展开来,对黑色小球进行研究试探,过了半柱香的功夫,小西恐惧的说道:“老爸,你体内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只是用意识探索了它一下,就立刻被强大吸力缠住了,好不容易等我挣扎开来,我的魔法能量就已经不见了一半!!”

    “我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西比无奈的说道。

    “不行,我要会魔法世界去查一下,看看到底它到底是什么,等我找到它的弱点,我就捏碎了它,嘿嘿!”小西愤愤的说道,显然没有考虑到,西比会不会答应让他这么去做。

    西比来不及阻止小西,就已经感觉到小西的意识体消失无踪,除非现在西比用召唤咒语强行将小西拉出来,否则小西是不会听见西比的说话了。

    三更毕!晚安各位!记得收藏和投票了!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