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边缘精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爷爷,我回来了!”清脆的声音刚在门外远处响起,转眼间,大门就被“嘭”的一声撞开了。

    西比雪白的头发上,湿漉漉的,还悬挂着水滴,显然是刚从水里爬出来不久,爷爷的木屋搭建在崖顶,从他们的住处到下面海滩,垂直距离接近五百米,更不用说盘绕的难走的山路。从西比还滴着水的头发推测,西比走完这段山路,当然也不排除他是爬上来的,所用不过盏茶的时间。

    从人类通俗的审美观去看,西比一黑的发亮的黑色皮肤跟传说中形容地狱魔鬼有极其相似的地方。

    撇开肤色不谈,西比倒可以算的上长相清秀,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那一双蓝色眼睛,湛蓝湛蓝的,清澈纯净,天真无瑕,像一池清澈纯净湖水,眼眸不经意的一动,却又让人感觉它是那么的神秘深邃,任何怀着西比好欺负想法的人,怕是得栽个永生难忘的大跟斗,两道雪白的剑眉更显几分英气。高的鼻子本应该给人气度非凡的感觉,不知为什么总觉有几分的淘气,特别是在犯错时,有意无意的摸一下鼻子,更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孩子,一个长大了的孩子。

    但孩子又怎么会有一精瘦而虬结的肌呢?黑亮皮肤下面的每一块肌都隐含着爆炸的力量,这当然都是拜爷爷所赐,是多年夜地狱式训练的结果,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西比上大大小小的疤痕,重复交叠,数不胜数,有些疤痕已经淡如细线,有些则刚刚结痂,在左手手臂上,简单包扎着白布,白布被渗出的血水染成殷红。

    西比看见爷爷,便绽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露出皓白如雪牙齿,滴溜溜转的眼睛不停瞄着桌上丰盛的美食。

    “呵呵!回来了,爷爷今天捕到一条你最吃的大马氏鱼,赶紧吃吧!”,一个材魁梧,黑色皮肤,雪白头发的暗黑精灵乐呵呵的收拾着桌面,他就是西比的爷爷,一个已经将近五百岁的暗黑精灵。

    西比很喜欢吃鱼,特别是大马氏鱼,不过这种鱼很难捕捉,喜群居深海底部,生嗜杀,迅捷灵活加上有剧毒的尖齿,所以就算是碰到体型比它庞大的鱼类或者海兽,它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群起猎杀之,一旦巨鱼或海兽被其咬中都会在短短的数息之内毙命,在深海中它们就是优秀的捕猎者。

    捕猎大马氏鱼被爷爷当成了一种修行,象他这种级别的战士,每时每刻都会将武技的修炼融入到生活中去,他要时刻保持最佳的战斗状态,以应付任何突袭而来的战斗。

    大马氏鱼的尖牙有含有剧毒,而且大小刚好给人类制作为箭簇,所以爷爷会收集成袋的毒牙跟岛上的村民交换一些生活的必须品,这也是爷爷和西比在岛上的唯一经济来源。

    村民则用这些毒牙制作成箭矢,专门对付那些只会抢夺偷猎的矮兽人,喜欢成群结队的矮兽人就象是蚂蚱群,到处烧杀抢夺,所经之处,断壁残沿,土地一片荒芜。也许正是由于村民对于矮兽人的深恶痛绝,而爷爷又能给他们提供最廉价的毒牙做箭矢,所以岛上的村民才能勉强让西比和他的爷爷在月亮岛偏安一隅,居住下来。

    “西比!!”

    “嗯!什么事?爷爷!”西比头也懒得抬,大嚼鱼块。

    这次的大马氏鱼是黑色的,说明它起码已经存活了三十年以上了,所以吃起来也特香!

    “半个月过去了,说一下吧。”爷爷惬意的半躺长椅子上,用鹿皮手帕擦拭着心的弯刃月牙刀。

    爷爷每间隔十天半个月都会询问西比的武技跟魔法进展况,并针对西比所描述的攻击技法难点,爷爷会逐一给西比细解,或者直接带出屋外实战练一番。

    西比由于得到爷爷精心设计的变态修行,虽然只得十五岁,但他的战斗力已经隐隐接近暗黑精灵预备役战士的阶段了,而普通暗黑精灵要想达到这个级别起码得二十五岁以上。

    每天吃饭,西比最害怕的就是爷爷会冷不丁提起他训练的事,因为每次问完之后,爷爷都会有一顿“加餐”在等候着他,不答不行,隐瞒不报更不行,反正等会都是要拉出去练的,幸好,西比早已习惯。

    十年的重复磨炼能不习惯吗?想不习惯也不行。

    西比有点颓丧的答道:“‘蝶影双魔’还是处在第一阶段的‘化气成影’,法瞬移‘闪影’十次有个三四次机会成功吧,至于战士的中级击杀技法和基础魔法,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了。”

    西比简单说完,他清楚的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自从五年前他将“蝶影双魔”的第一阶段学会,之后就再没有进展,至于“闪影”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恶梦,八岁开始,爷爷就重点训练他法瞬移,每顿的“加餐”里都少不了给他上这一课,结果七年过去了,这“闪影”进展几乎为零。除了这两项之外,武技跟魔法,西比都学的飞快,战士中级击杀技法跟基础魔法西比已接近炉火纯青的地步,但爷爷眼里从来只认“蝶影双魔”跟“闪影”,至于战士中级击杀技法跟基础魔法四年前爷爷就不再过问,当然也没再教西比战士的高级击杀技法跟初级魔法攻击。

    “你是不是很奇怪,爷爷为什么不教你新的东西,而硬着你去学‘蝶影双魔’跟‘闪影’?”

    爷爷依旧把玩着手中的弯刃月牙刀,这把刀伴随着他征战了几百年,杀敌无数,刀依旧修长完美,刀刃锋利如初,用爷爷的话讲,弯刃月牙刀就是爷爷最忠诚的朋友。

    “明知还问。”西比低着头大口吃鱼,闷哼道,一想到等会又得“加餐”,心里不舒服起来。听说人类会经常生病?一生病就不用干活,可以在家里躺着舒舒服服的,自己咋就没有这个福气呢?西比又是一声叹息,他经常幻想着自己能好好的生一场病,可以好好的偷偷懒,舒舒服服的躺在上睡个觉。万一,他生病了爷爷还是一如往常的让他修炼,会不会更惨些,根据西比对爷爷的多年认知,这个可能,很大。

    爷爷没有立即拉他出去练一番,倒是出乎西比的意料之外,但可以肯定的是爷爷跟他谈这些是别有居心的,西比也不会天真的认为爷爷等一下就会放过他,让他舒服的睡一个晚上。

    从他记事起,爷爷从来就没有哪一天大发慈悲,让他舒舒服服的躺在上睡觉过。

    今天也不会是个例外。

    “哟嗬,小西比看样子是生爷爷的气喽,那倒是少见啊。”爷爷哈哈笑道,似乎很满意西比现在的表现。

    “老头子,有什么话就干脆点说出来,是不是又想到用什么法子来整我了。告诉你,我不怕!西比长这么大,有哪一次是给你整趴下的。”西比大口吃着大马氏鱼。

    他的如意算盘是:不管你怎么整我,先吃饱再说。

    “假如我全力攻击你,你能抵挡我多少招?”爷爷悠悠然道。

    “应该在十五招以内。”西比想了一下答道。这是谈话过程中,西比首次把注意力从大马氏鱼上转移出来。

    西比回想起以往跟爷爷数以千计的对战中,十五招应该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错!是十四招,这个是你七天前的记录,也是你目前为止最好的记录。”爷爷得意的笑道,还夸张的用手指比划数着。

    “老头子,你是不是每次折腾我的时候,都在心里数着我被你整了多少下,再狠下杀手把我击倒。”西比一听不乐意了,跳将起来,站在凳子上,勉力咽下满嘴鱼,指着爷爷的鼻子破口怒道,总算找到一个突破口把心中怨气泄一泄,西比如何肯放过。

    爷爷显然跟西比打闹惯了,对西比这种目无尊长的表现,丝毫不以为忤,依然微笑道:“就算是又怎么样,难道敌人要杀你,你还能抱怨对方出手太快吗?”

    西比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颓然坐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骂道:“你无耻!”

    除了每的艰苦修炼,贫嘴打闹,倒成了爷孙俩人的消遣,只不过爷爷深知西比的软肋所在,西比每次对战都败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西比在对战中攻击速度远不及爷爷,所以每次斗嘴时,爷爷只要摆出这一条,便踢在了西比的痛处,西比除了用眼睛白了白爷爷,表示无声的抗议外,也无话可说。

    所以不论文斗和武斗,西比都不是爷爷的对手,对此,西比的总结是:爷爷太过无耻。

    爷爷讲的虽然句句属实,西比嘴上总是要抗议一翻,不能让老头子这么得意。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