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水源投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坦帕斯见长枪朝自己厚重的铠甲刺去,不摇头苦笑,不闪不避,任由长枪刺了过来,这伙人还不是一般的菜啊,难道他们训练的时候,教官没有说过,遇到穿重甲的敌人,要朝对方的暴露在外的部位攻击吗?

    长枪刺在了坦帕斯的铠甲上,发出“叮”地一声闷响,坦帕斯甚至没有感觉到应有的冲力,这个守军士兵实在太弱了,这力量不要说皮甲,就连兽人坚厚的皮肤都未必能扎的透!

    抢直刺的守军士兵,被自己的反作用力,推得蹬蹬向后几步,差点没有摔倒在地,其他几个人本来想一起上的,但看见坦帕斯如天神一般,着金sè华丽重甲,早已心生怯意,哪里还敢再上前去找罪受,纷纷双腿往后退缩,准备逃离这里。

    “这不是坦帕斯大人吗?咦,罗宾大人还有宙斯大人,你们怎么在这里!”

    一名中年守军走了进来,一眼就认出了坦帕斯,见属下举着武器如临大敌对着坦帕斯,不怒喝道:“还不快把武器都收起来!,你们这群兔崽子尽给老子丢人,这位是坦帕斯大人!”

    一听到是自己人,刚刚几位守军如临大赦,纷纷把手中武器收了起来,一脸敬畏地看着坦帕斯,低头同声说道:“属下不知是大人在此,请大人治罪!”

    “哟,说话倒还有板有眼的,只是你们的手也太差了点!”宙斯一旁冷笑道,矮人说话向来就直,对于这些新入伍的菜鸟,更是一点脸面都不给。

    宙斯如此说话,中年守军倒是一点都不恼,恭敬地给宙斯和罗宾施了个礼,“他们是刚刚召集来的新兵,还没有正式训练过!让大人们见笑了!”,中年守军见到西比时,表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常态,恭敬地朝西比施了个礼。

    这个中年守军,正是昨晚跟他们一起追捕卡鲁伊娃和战熊的守军士兵之一。坦帕斯等人也都还有些印象,中年守军明显是他们的头,才一晚上的功夫,就从小兵提升到小队长。这也算是不错了。

    “我问你,这些人连最基本的训练都没有练过,你就准备让他们上战场吗?”宙斯眼神像要吞噬掉对方一样,盯着中年守军。这也太荒唐了,这些新丁上战场只有送死的份!

    “宙斯大人。现在银月城中只要能拿得动武器的男丁都被招收进来,他们之中时间最长,也才刚招进来六天,不要说训练,就连最基本的服装和武器也都配不齐,他们目前的况,就连狗头人战士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中年守卫实话实说。没有丝毫隐瞒,说到后来,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这不是他的错,他也是今天才知道自己被分为这群新丁的头,就在昨晚,跟他一起多年的同伴。碰到深渊恶魔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一个个惨死倒下。这对他的触动极大,当然也就更清楚明白。这些新丁将要面临何种命运。

    目前银月城的况是,敌人数倍于银月城守军,且非常强大,如果不召集每一滴可用的力量,银月城根本无法对抗地狱魔军。

    坦帕斯和西比互望了一眼,现在银月城的形势,还真的不乐观啊,连这些枪都拿不稳的新丁都要上战场。坦帕斯朝宙斯使了使眼sè,让他不要难为眼前的中年守军了。

    坦帕斯转换话题,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奉守将大人命令,将城内所有铜铁器收集起来,上缴兵工部,现在兵工部急缺铜铁材料制作武器。”中年守卫说道。

    众人大汗,眼前这些人连一件像样的兵器都没有,现在兵工部又缺材料,难道真的让他们,拿镰刀鱼叉去和全副武装的地狱魔军战斗不成?

    “噗通!”

    “希瓦尔,你怎么了?”

    屋外传来焦急的呼喊声。

    “米斯特长官,希瓦尔好像不行了......”一名守军士兵冲了进来,脸sè慌张。

    中年守军闻声,急忙冲出门外,西比和坦帕斯等人也跟着冲了出来。(.)

    院子里,一名十五六岁的守军士兵倒在地上,双眼翻白,脸sè黑紫,口吐白沫,四肢不停地抽搐着,他的边几个守军士兵,手忙脚乱不停地拍打着希瓦尔的脸,焦急异常。

    “你们不要碰他,赶紧离开,小心中毒。”坦帕斯看了一眼,猛地大叫起来。

    米斯特正准备扶起那位士兵,听坦帕斯大吼,脸sè一寒,猛地把其他人推开,他已经意识到,这不是普通中毒,这毒霸道异常,沾碰都有可能会引起自中毒!

    坦帕斯分开挡在前面的士兵,来到倒地的士兵前,这名叫希瓦尔的少年士兵,疼的满地翻滚,手指不停地在自己上抓挠,多处露在外的皮肤都被抓烂了,露出了红sè的血

    “他活不了了!”坦帕斯瞄了一眼,便下了结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米斯特红着眼问边的士兵,自己只不过离开了一会儿,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米斯特长官,希瓦尔说他口渴,从井里打水喝了几口,就突然这样了!”一名守军士兵声音都变了调,说出当时的形。

    “水?”众人的眼光顿时锁定在院子里的那口井上,水井旁边一个木桶侧翻在地,桶里的水都洒在了地上。

    “这水有毒!”宙斯拎起木桶,稍稍闻了一下,便将木桶远远地丢开。

    “这户人家之前是干什么的?有谁知道?”宙斯目光转向那些士兵。

    “长官,我住这里附近的,这屋主人,是我们当地一个很有名的财主,他是银月城最大的香料商贩,他平时对邻居们都还不错的。”一名矮个子守军说道。

    “香料贩子?他为什么要在井里下毒?”宙斯眉头拧成一条线,再一想,香料贩子跟毒似乎扯不上什么关系啊?

    “他们家人呢?”米斯特面容扭曲地吼道,自己的兵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这里,他一定要抓住这屋的主人。好好问个明白。

    “呃,自从女神公布地狱魔军入侵消息的第二天,他们全家就都不知去向了?”

    “等一下。这井里的毒未必是这里的屋主投的!”西比站在井边,冷冷地说道。

    “西比,你发现了什么?”罗宾不明就里地问道。

    西比感应到一股很熟悉的感觉,这感觉在圣地旁的深井出现过一次。那是从龙内丹发出的寒冷,当时西比并不明白,现在他突然想通了,龙内丹出现异常,一定是向自己jǐng示边有危险。

    “地下的水源被污染了!”西比想了一下。很肯定地说道。

    “什么?”众人震惊了,到底是谁这么yīn狠,这不是将银月城所有人推上绝路吗?

    一个人没有食物能支持十几天,但是没有水最多只能维持三五天,这一招够狠毒的。

    “比利和司格乐你们去其他院子,看看水井是不是都被投了毒!”米斯特伸手点了两个士兵,“记住用银器去试,不要碰到水!”

    “慢。还是我去!”

    西比话音刚落。体已经化为一道青烟消失不见,米斯特等人顿时惊讶地长大嘴巴,这是幻觉吗?刚刚那个暗黑jīng灵还站在面前,怎么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过了许久,这些守军士兵才缓过神来,立即对坦帕斯等人更加尊敬起来。

    “米斯特长官。希瓦尔死了!”一名守军士兵,低声说道。

    米斯特刚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噩耗,地上的希瓦尔已经咽气了。体呈黑紫sè,隐隐传来一股臭味。

    “这毒药太霸道了,才死了一会儿,就有尸臭飘出来了!”一名站在希瓦尔边的守军士兵,捂着鼻子说道。

    守军士兵的话音刚落,希瓦尔的尸体迅速腐烂,涌出大量的黑水,像是放在火堆上面融化的蜡人,体四肢都化成了黑水,只剩下森森白骨。

    “妈呀——,他的体都化了。”

    守军士兵大惊失sè,惊恐地叫了起来,就连米斯特这位老兵,脸sè也白的吓人。罗宾睁大双眼,这幕场景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坦帕斯眉头深皱,目不转睛地看着地面上的尸体,尸体上的皮都已经化成黑水,只剩下森森白骨。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

    希瓦尔接下来将会变成骷髅士兵!

    “他动了!”

    一名守军士兵惊恐地喊了起来,他看见希瓦尔白骨手指动了一下。

    “我也看到他动了,骷髅竟然会动——”

    这些平时连宰杀牛羊都不敢的少年,能够强忍恶心看同伴的尸体化为黑水,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现如今竟然看到白骨自己会动,几个胆子小的,当场被吓晕了过去,胆子大一些的,双腿也止不住哆嗦,准备拔腿逃跑。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毕生难忘,因为他们看见白骨骷髅从地上站了起来,朝他们走来,手中还有一把他生前使用过的镰刀。

    “怪物啊!”

    “快跑!是幽灵——”

    “噗!”

    宙斯走上前,一记重锤将骷髅躯砸成粉碎,掉在地上的骷髅头,还咔着张大嘴巴想咬人,被坦帕斯赶上,一脚踩个稀烂,红白之物飞溅。

    这些守军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纷纷大口呕吐起来,米斯特为小队长,手紧紧握着剑柄,他不能在手下面前丢脸,强忍呕吐的**。

    “亡禽攻击!”罗宾目瞪口呆地蹦出一句。

    罗宾脑袋里立即浮现出亡禽攻击的画面,那些被亡禽片状黑芒击中的人,跟眼前的尸体一样,先是化为黑水,而后变为骷髅战士。

    “毒是深渊恶魔投的!”坦帕斯断言道,除了深渊恶魔,还有谁会有这么yīn狠的毒药。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坦帕斯跟前,正是去而复返的西比,西比看到地面上的骷髅,咦了一声,很快他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道记忆对于西比这支小队。是永远无法抹去的。

    “米斯特大人,你立即回禀守将,让他派兵把银月城的水井都围起来。任何人不准从水井里取水,水井都被敌人下了毒!”西比急促地说道,刚刚他查看了周围十多口的水井,无一例外。龙内丹全部发出危险jǐng告。

    米斯特知道事重大,也顾不得体内泛起的恶心,立即带着手下领命离去。

    “坦帕斯你立即去找安斯魔法师,现在只有他才有权力下令关闭银月城的所有水井。要尽可能收集地上干净的雪,这些都是没有被毒药污染的。这些雪水应该也能勉强支持几天。”西比知道,守将是没有封锁关闭水井权力的,真正能做到的,只有目前拥有银月城最高指挥权力的安斯魔法师。

    “好!”坦帕斯转快步离开,宙斯和罗宾在速度上都不及坦帕斯,坦帕斯去无疑是最合适的。

    西比拿出星火给出的魔法卷轴,这是当初他和星火约好,如果发现深渊恶魔就使用这个。现在最紧要的是要通知灵贝儿。这里的水不能喝,万一他们在不知道况下,喝了井水那就麻烦大了。

    一道红sè焰火直冲天际,发出尖利的叫声。此刻最快找到灵贝儿的办法就是发紧急信号,无论灵贝儿他们在哪里,都会第一时间赶到这里。

    “罗宾和宙斯你们在这里等灵贝儿他们。他们应该很快就可以赶到!”西比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罗宾和宙斯。

    “西比,你要去哪里?”罗宾问道。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最迟明天早上回来!”西比不想让朋友担心,此行凶险之极。西比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安全回来。

    西比一靠近被毒药污染的水井,体内的龙内丹就会产生感应,这让西比想通一件事,当初龙内丹反应最强的时候,是在圣山上的水井。

    银月城地势较高,而且背临深渊,它的地下水源相对固定,流动xìng较小,只要深渊恶魔朝其中一个水井投毒,毒药自然就通过地下水源,分布到其他水井。

    毒水污染范围如此之广,肯定要使用大量的毒药,这在银月城全城戒备的时期,一时半会是无法完成的,所以极有可能是之前就一直在准备。跟银月城地下埋藏的火药一样,深渊恶魔把大量毒药装进某种密封容器,投进银月城其中的一口深井,只等时机一到,便把毒药全面爆发出来。

    在银月城,还有什么地方比圣山后面的深井更合适呢,在那里一年也就一次对外开放,而且那些人都是冲着瞻仰女神去的,又谁会注意到那口孤零零的深井。

    就在西比对外发出jǐng告之时,银月城已经有不少人因误饮井水,变成骷髅战士,对城内的守军发起第一波冲击,即便是经历生死战场的老兵,看到白骨森森的骷髅战士,挥舞刀剑朝自己砍来,也是惊慌失措,夺路而逃。

    所幸有中流砥柱之称的jīng锐骑士团成员和魔法师团成员,他们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朝骷髅战士发动猛攻,巡城骑士团紧接其后,经过一番激烈厮杀,这场大规模的sāo动总算被平息,这也给刚入伍的新兵,上了一场生动的战争课,真正知道什么叫残酷的战争。

    西比来到圣山的深井旁边,龙内丹立即发出危险jǐng报,刺骨的寒冷顿时侵入西比每一条神经血管,西比至此再无怀疑,这里的深井,一定就是毒源。

    井口不大,但却极深,估计跟圣山地势高有关系,西比运起jīng神念力朝井底探索,jīng神念力延伸到深井二十多米,猛地发现一处井壁向内凹陷,此时距离水面还有十多米,凹陷处连接一条通道,通道直径在两米左右。

    水井凹陷处角度,处理的非常巧妙,从上面看跟四周井壁几乎一样,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通道前进约十多米后,里面的空间豁然开朗,就连西比的jīng神念力,也无法扩展探索到里面的全部面貌。

    “这里果然有古怪!”西比探测到位置,而且发现通道里面涌出一股杀气。

    如果通道里面有深渊恶魔在守护洞口,西比直接下去,极有可能在刚进通道,立足未稳之时,对方立即对西比发动攻击,西比将受到灭顶之灾。

    西比脑袋在高速运转,猛地想到自己四次元空间袋里,好像还有几面大的盾牌,这回可终于派上用场了。西比拍拍口袋,从四次元空间袋取出一面半人升高的大盾牌,材质是秘银合金的,分量极其沉,都快赶超铠甲了。

    在此之前,西比从未用过盾牌,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西比自己都不知道砍杀了多少手执盾牌的深渊恶魔,一直以来,西比都认为盾牌没有一丁点用处,现如今用上了,也终于想通了,看来这盾牌也还是有一定用处的。

    西比轻轻跃入深井,同时用jīng神念力锁定井缘边上,仿佛像是吊着绳索一般,慢慢降落下来,等西比靠近井壁凹陷处时,一手举着盾牌挡在前,另一只手拔出钻金弯刀,并迅速注入二十股魔法火焰的能量,只要对方一露面,已经微红的钻金弯刀将携带电雷之势给对方与毁灭一击。

    潜伏在里面的对手,像是发现了西比,杀气猛地提升,通道内的气流猛地往内吸入,猝不及防下,西比被气流带动体,猛地跌进通道口,不知是因为盾牌太重,还是西比没有控制好平衡,跌进通道时,体一歪,盾牌掉落地上,前中门大开。

    一道白光从通道另一头“咻”地飞shè过来,朝着西比口飞去。(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