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恶毒伎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坦帕斯和宙斯在银月城溜达,竟然无意中碰到了老熟人,巴泰的管家鲁森。

    坦帕斯一冲动就想过去逮住对方,被宙斯一把拉住,矮人的鬼主意多,决定先跟着对方,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之前只听说巴泰的府邸的人都被控制起来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一条漏网的大鱼。

    两人跟着鲁森在银月城里七拐八拐,很快就从闹区,走到一条静巷,鲁森人也很狡猾,不时看看后面有没有人跟踪,然而他遇到的是坦帕斯这个超级跟踪祖师,自以为安全后,就大模大样的走起八字步来,小巷很长,而且两边都没有岔道,所以坦帕斯和宙斯不敢贴太近,鲁森在小巷中间的一扇大门停了下来。

    坦帕斯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应该是某个大宅的后院,只是不知到底是谁的宅院,竟然如此之大,放眼望去,两边的围墙都望不到头。

    鲁森拍出有节奏的敲门声,不一会儿,木门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人头,朝巷子两边望了望,jǐng惕xìng非常的高,见没有异样,便让鲁森进去,随后木门悄无声息的关上。

    坦帕斯和宙斯对望了一眼,跟随过去,两人高的城墙对于普通人来说,要想爬上去当然困难,但对于坦帕斯而言,却是容易之极,他虽然不能像西比一样能窜上二三十米的高空,但两三米高的围墙要翻进去还是很容易的。

    坦帕斯轻轻一跃,顿时越过三米多高围墙,落地处是花圃,周围不但有鲜花,还有假山、池塘和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奇异树木,如果不是之前进入过月亮女神的后花园,坦帕斯几乎不敢相信在银月城还有如此美丽的世外桃源。

    坦帕斯等了一会儿,发现宙斯还没有进来,不知他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跃上围墙顶端,发现宙斯正奋力地跳跃着,每次双手都差点就碰到围墙顶端。但就是差一个拳头的高度。坦帕斯心里发笑,但脸上可不敢表现出来,伸手拉了宙斯一把,宙斯终于在坦帕斯的帮助下。翻过围墙。

    宙斯一落地,换上一副严峻的表,认真样十足的对坦帕斯说道:“刚才的事,你可不能告诉任何人!”

    坦帕斯装作一脸茫然的表,故意不解的问道:“什么事?”

    宙斯虽然体型笨重。但心眼很活,一下就看出坦帕斯在装腔作势,但又拿他无可奈何。

    坦帕斯凭借敏锐的嗅觉,很快就闻到了鲁森上那股狐臭,要不然在偌大有着数十上百间房屋的地方,要想找到一个人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凭借高明的手和敏锐的听觉,坦帕斯带领宙斯绕过了多处明岗暗哨。看上去平静如画的地方。其实处处隐藏杀机,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府邸,怎么会防卫如此森严呢?坦帕斯心中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坦帕斯夹着宙斯,轻易的跃上二楼,宙斯虽然心里极其不舒服,但。谁让他自己跳的不够高呢?在二楼的一个偏房内,坦帕斯发现了鲁森。两人趴在屋外窗台下,虽然看不见里面的人。但是对方的谈话,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是鲁森,声音听起来急切的,“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的主人进来啊!”

    另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像是一个老人,“现在银月城戒严,出城容易,但要进来,必须经过严格检查,而且每个城门都有魔法师团的成员,他们可不是好惹的,稍有不慎,一旦被发现,只怕以你主人的能力,也未必能够逃脱啊!”

    “难道就让他们一直呆在外面吗?我刚接到消息,我的主人和魍将两人都受重伤,需要及时救治,不然到时候,我们的大计如何能够进行。”

    “鲁森老弟,不要着急,我这不是在替你们想办法嘛?为今之计,只能牺牲第一道口了!把它提前引爆,这样你们的主人,就可趁乱进城,然后继续我们的大计。”嘶哑的声音笑了起来,显得早已有成竹。

    “你疯了?现在爆破第一道口,不就把我们的计划全都暴露了!”鲁森看样子被吓着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不这样,怎么放你们的主人进来啊?”嘶哑的声音有些嘲弄的意味,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认真说道:“现在银月城有专门的魔法师队伍,对城墙附近的地方进行勘探,就算我不牺牲第一道口,迟早也会被他们查出来的,而且到时候,我们准备的第二道口,也不能幸免,与其被发现,不如现在引爆藏在地下的火药,将城墙炸开一道口子,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这样既满足了你的要求,同时他们也没有多余的jīng力去查别的事了,而且我埋在里面的火药足够将那一片城墙夷为平地,就算他们rì夜不停的抢修,在短短的几天内,也不可能重新筑造起来,所以我这叫一举多得。”嘶哑的声音说道最后,发出刺耳的笑声。

    坦帕斯和宙斯听到这里,后背惊出了一冷汗,好毒的yīn谋啊,看来,地狱魔军进攻银月城蓄谋已久,一早就让人潜伏进来,掏空地道,在城墙下面堆起火药,只等地狱魔军一进攻,他们就点燃事先埋好的火药,看起来无坚不摧的城墙瞬间轰为平地,地狱魔军就可以长驱直入,踏平银月城。

    坦帕斯不如暗暗兴奋起来,幸亏今天出来溜达,不然怎么能够知道事关银月城存亡的秘密。正当他们接着说下去的时候,宙斯体曲的难受,动了一下,上的铠甲碰撞到瓦面发出响声,谈话戛然而止。

    “窗外有人!”嘶哑的声音大叫起来。

    坦帕斯见藏不住了,蹭地站了起来,纵翻过窗台,进入屋内。宙斯憋屈的难受,这下正好解脱,费力的爬过窗口。

    “是你们?”鲁森脸sè惨白,显然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坦帕斯和宙斯两人。

    跟鲁森一起交谈的是一个老者,此人高体瘦。头发和胡子都白了,上穿的竟然是银月城的文官服,估计是个官儿。见到坦帕斯和宙斯两人。立即撒腿就跑,边跑还边扯开嗓子喊起人来。

    宙斯别看翻墙不行,跑起来还是很快,没等对方跑出门槛。就一把拉住对方的腰带,猛地拽了回来,可能没有想到对方如此不济,手上的力气也大了一点,老头被摔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趴在那里直哼哼。

    鲁森见逃跑无望,从肥胖的衣服里抽出一把软剑,朝着坦帕斯刺了过去,坦帕斯见鲁森出手平平,冷笑一声,两只手指捏住对方刺来的软剑。

    鲁森大惊,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丢弃短剑。想翻窗逃跑,被坦帕斯一把扯了下来,按在地上,不能动弹分毫。看来鲁森并不是深渊恶魔,不然不会如此差劲。

    走廊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闻声而来的护卫。转眼间便冲进房间,也不答话。上来举刀便朝着坦帕斯和宙斯砍来。

    坦帕斯一拳将冲到最前面的护卫,打飞出去。撞穿了对面的墙壁,紧接着又一拳,将另一个护卫打翻在地,宙斯也不闲着,张开双手,不惧对方的刀剑,迎面抱住冲过来的两人,猛冲过去,将对方五六个人一起推出门外,撞断护栏,直接把对方推下了楼。

    这些都是普通的人类护卫,功夫平平,不一会儿,就被坦帕斯和宙斯摆平了,正当两人准备回头抓鲁森和文官老头,却发现两人上,都插着一支小小的黑箭,已经气绝亡。

    这一下,坦帕斯和宙斯都傻了眼,刚才只顾着一时兴起,把护卫当成练拳的沙包,却不知有人在暗中取了两人的xìng命。

    坦帕斯跑至窗台,发现一抹黑影消失在远处屋脊后面,追是追不上了,只能懊恼地眼睁睁看着对方逃走。现在鲁森和老头都死了,他们所说的埋火药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已经不可而知,最要命的是,对方所说的时间,应该就是今天。剩下来的事,尽快告知安斯魔法师,交给他来处理了,让他多派人手,希望能够在敌人炸毁城墙之前,找出这两处秘密地点吧,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西比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街上,一开始也跟坦帕斯一样,对银月城的现状感到吃惊,当他弄清楚原因之时,也就心中释然了,地狱魔军来了,银月城进入了紧张的备战阶段。

    不知不觉中,他竟然来到了当rì救灵贝儿的地方,不自觉地想起当天与奎尔那一战,西比脑里浮起奇怪的感觉,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一刻,那天的一幕幕重新回到他的眼前,他还记得,灵贝儿就是倒在那块石板上,那天西比并没有认出,那个jīng灵女孩就是灵贝儿,现在重新回到这里,突然发现这里的一切,没有任何改变,灵贝儿仿佛还躺在那里。

    西比心中莫名疼痛起来,灵贝儿那无助的模样,在西比脑海里挥之不去,赶忙走过去,却发现青石板上空空如也,原来只是幻觉,西比苦笑起来,不知为什么,灵贝儿的影在他脑海中总是挥之不去。

    “嗨,你!过来!”一声暴喝在西比耳边响起,西比抬头一看,是一名银耳城守军将领目光不善地看着他,后还有十多个守军士兵。

    西比指了指自己,“我?”

    “对,就是你!”守军将领显得有些不耐烦。

    西比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这里,偏偏挑中他一个,其实,这都要怪宙斯给他的那个破魔法头,西比一带上它,顿时便成一个面目狞狰的大汉,之前西比没有留意,为什么路边上那些人,看了他一眼后,都避的远远的。

    西比一头雾水的走了过去,心想自己又没有犯什么事,所以走起路来,昂首。但在守军将领眼里看来,西比脸露凶相,一副找人打架的姿势朝他走来。这其中的误会当然还是拜宙斯所赐。

    “停!停下来!”守军将领年纪不大,见西比恶狠狠的走来,心里发虚。

    西比听话的停了下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对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守军将领到底怎么回事,一会儿说过来,一会儿又说停。守军将领见对方目露凶光。立即抽出兵器,指着西比壮胆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西比看了看周围,不明白自己站在这里碍着他什么事了,最可恨的是。自己完全照着对方的话去做,竟然还抽出兵器,不也生气起来,“我就喜欢站在这里,你管得着吗!”

    守军将领愕然,对方说话实在太嚣张了,刚要怒斥西比,忽地又一想。对方既然敢对着干。肯定是有备而来,根据他少的可怜的经验判断,对方放完厥词之后,接下来就要动手了,首要目标肯定是要攻击自己。

    见对方半天没有搭话,以为刚才自己说的话不够大声。对方没有听清楚,西比走前两步。正准备再说一遍,忽地看见对方挥剑朝自己刺来。顿时吓了一跳,习惯xìng地伸手一拨,西比的原意是把对方的剑开就行了,不知是因为西比的力气过大,还是守军将领手劲太小,这一拨,竟然把对方的剑给拍了下来。

    守军将领大骇,果然如其所料,敌人竟敢空手夺剑,那下一步就是攻击自己了,忙大叫起来:“快,快把他抓住!”

    这淌水怎么越淌越浑了呢?西比见银月城守军都朝自己扑了过来,当真是百口莫辩,又不能打伤他们,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溜烟跑开了,西比脚程极快,没一会儿就把守军士兵甩的远远的,刚准备停下来,忽地又不知从哪里冒出一队守军,只能大叹倒霉接着逃窜,为了早点摆脱对方,西比上屋窜巷,如履平地。

    不知跑了多远,后面总算清净了下来,西比朝四周看了看,差点笑了出来,自己再跑几步,就要跑出银月城了,在自己右侧不足十米远的地方就是银月城城墙,这个地方倒也僻静,正好坐下来休息一下。

    西比刚坐下,猛地弹了起来,惊讶地盯着地面,刚才,地底下竟然传来了震动,好像地下有人在行走。

    凝聚jīng神念力,西比发现地底下有动静,有不少人来回运送东西,只是不知运的是些什么?难不成银月城跟银耳城一样有个地下城?这些人正忙着运送粮食,准备囤积起来,为避难的时候准备的。

    稍一细想明显又有不对劲的地方,既然是避难的地方,为何地道又如此狭窄,大小只能容三人并排行走,地道延伸到城墙底下便截止,这一块的空间相对较大,大小如一间普通房屋,这么小的地方又能存多少粮食呢?最最奇怪的是,对方为何将储藏的地点选在城墙下面。西比心中泛起不安的感觉。

    怀着疑问,西比用jīng神念力探测地道的走向,沿着这条地道方向行走,看看它到底通向哪里?这里面到底又隐藏着什么东西。

    走了没多久,地道便被一堵宅院的围墙挡住,从外表看,这座宅院除了大一点外并不起眼,西比轻轻一跃,双手攀住围墙边,探头往里张望,刚瞄了一眼,西比立马缩头下来,这座看似普通的宅院里,多处站立护院家丁,视线覆盖每一个角落,就在西比所在围墙的下面,就有两个家丁在细声交谈,好像在抱怨最近几天都没有休息了。

    西比接着又听到,只要过了今晚,他们就可以得到大笔的赏钱和前途无量的话,由于没有听到前面,西比并不明白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西比再次探头张望,谨慎起见,只露出一对眼睛,这时发现,院子zhōng yāng的的水井旁边堆放着几十个黑sè瓦罐,如西瓜般大小。井边忙碌的杂役小心翼翼的将瓦罐搬进一个专门用于升降的竹筐里,然后用井上架着的轱辘将竹筐送进井内。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不时怒骂杂役,只要哪个杂役搬运的动作稍大一点,上去就是一鞭子抽了过去,怒道:“你他妈想死,也别拉老子给你陪葬!”

    这应该就是堆放在地道内的东西了,只是,这些小桶里到底是些什么呢?为什么对方如此紧张,这么多人守护着,还派专门的人看管这些杂役搬运,最后他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西比越想越不对劲,这小桶里面肯定有问题,更何况对方为什么要将这些瓦罐搬送到城墙底下,难道是!西比突然想到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东西!

    西比扣下墙体上的一块碎石,瞧准时机,屈指弹出,飞石悄无声息地击中杂役正在提起的瓦罐,应声而裂,黑sè的粉末洒落一地。杂役一脸迷惑,不知道瓦罐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裂开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顿鞭子劈头盖脸的就朝他砸了下来,管家一脸怒气,也不想想为什么瓦罐无故裂开,在他眼里,肯定是杂役不小心弄坏的。

    黑sè的粉末!

    这东西,西比虽没有见过,但与宙斯相处的rì子里,宙斯念念叨叨介绍他们矮人族的宝贝时,就曾提到过这黑sè粉末——火药。(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