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可怜的青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青木是安斯魔法师的大弟子,十岁那年被安斯魔法师在路边饿死边缘救了回来,从此便一直跟随安斯,因为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学习魔法时间,虽是大弟子,学习魔法进度缓慢,甚至还不如安斯魔法师后来收的几个徒弟,到目前为止也还只是魔法师学徒,至于他的其他师弟师妹,最差的也是低阶三级魔法师,所以这次魔法师等级考试对他意义非凡。

    青木伸伸懒腰,刚从美梦中醒来,前一刻还沉浸在美梦之中的他,下一刻立即悔恨不已,真是不争气,怎么看书看的好好的,又睡着了呢?可怜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进行魔法师等级考试了,这老头子也是,明明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考试了,竟然还安排自己看护病人,这些事给师弟师妹不就可以了嘛!要是这次考不过,老头子你也别责备我,这都是你害的!

    对了,是时候看看这个暗黑jīng灵了,这家伙也真够贪睡的,前后算算也有四天,嗯,快五天了吧。青木掰着手指算,好不容算清楚,抬头一看,差点没有魂飞魄散,暗黑jīng灵躺着的,竟然空空,暗黑jīng灵哪儿去了呢?

    怀着十二分恐慌的心,青木里里外外,就连桌子底下也没有放过,但就是不见暗黑jīng灵,不跌坐在椅子上,完了,看个人都看不住,而且是躺在病上的人,就这么被人掳走了,师傅一回来,肯定要骂死我了,还有暗黑jīng灵的那几个朋友,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吃素的,现如今把他们的朋友弄丢了,还不得回来找我拼命啊!

    青木不停地转圈,每到遇见烦心的事,他就喜欢转圈,青木心里不停地打着算盘。现在叫人吧,肯定不行,到时候别人追问起来。问自己人怎么不见了,这可如何答得上来。不叫人吧,老头子也快要回来了,等他回来。事还是一样要穿帮,自己到时更是百口莫辩了。

    思来想去,青木猛地一拍脑袋,想出了一条他认为绝妙的主意,之前不就有侍女被击晕了吗?自己为什么不能效仿一下呢?假装自己被打晕了。等师父他们回来,自己也来个一问三不知,不就可以了吗?想到这里,青木不为自己聪明的脑袋得意起来,没多久,另一个麻烦的事又找上他了。

    该如何把自己弄晕呢?用魔法?青木很坚决的摇了摇头,老头子一回来肯定可以看出,这魔法是出自自己的手笔。更主要一点。青木对自己的魔法也极没有信心,万一这出手过重,搞不好,这张就得留个自己用了。

    青木转圈越转越快,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只能用最笨的办法。那就是把自己打晕了,东西他都想好了。就用桌上的花瓶,这东西一敲就碎。造成的伤害也不会太大,就当青木准备将自己砸晕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万一自己醒来了,老头子他们还没有回来,那该怎么办!难不成再砸一次?

    青木又开始转圈了,最后他终于想出一个他自认为绝妙的主意,那就是等老头子回来的是时候,再将自己敲晕,这样就万无一失了。青木打定主意,就开始趴在窗子上,等着老头子回来。

    西比去哪儿了呢?又给人掳走了?话说,这么大的一个暗黑jīng灵,抢去了能做什么用?西比不过醒来发现肚子饥饿难忍,见青木在睡觉,就不好意思惊动他,径自出去找吃的东西了。

    安府虽然地方极大,对于人生路不熟的西比而言,要找到他们的厨房,还是颇为花了一番功夫,因为是偷偷来拿东西吃的,一旦发现面子上极过不去,所以西比一路上犹如行走在敌军大营,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躲开了明岗暗哨,同时,西比也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轻和敏捷程度,在自己醒来后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现在浑都充满了力量,那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好不容易填饱肚子,西比又照原路返回,却发现青木已经醒了过来,正在房间里不停的转圈圈,刚想打声招呼,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偷偷到厨房吃东西的事,这一打招呼不就要暴露出来了。西比蹑手蹑脚躲在屏风后面,准备等青木离开的时候,自己再逃回上去。

    左等右等,青木终于不转圈了,开始趴在窗台上看起风景来,这可把西比给难受坏了,躲在屏风后面,感觉就像是做贼一般,心脏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不一会儿,西比感觉自己的手心都渗出汗来,看来这做贼也不是谁都能做的来的,这首先就得过心里关啊,青木好像被什么东西迷住了一般,趴在窗台上一动不动。

    西比再也忍不住了,唉,既然做了就该勇于承认,虽说是青木当时睡着了,但自己毕竟是偷吃了东西,说出来丢人就丢人吧,总比呆在这里好,这种做贼的感觉西比再也受不了了。

    西比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本想对青木打个招呼,但是见到他这么沉迷也不好意思打扰,于是就大大方方的在上坐了下来,西比都打算好了,等青木停下来照面时,就把刚才的事全盘托出。青木依然凝神窗外,过了一会儿,西比感觉有点累了,干脆就躺了下来,正当西比双手垫在后脑勺,猜测青木看什么东西这么忘神的时候,突然,青木大叫一声,“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然后就拿起花瓶朝自己后脑勺上砸了下去。

    西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得”的一声,青木将花瓶砸在自己的头上,也许是力量不够,花瓶并没有碎,青木疼的龇牙咧齿,鼓起勇气举起花瓶又朝自己砸了第二下,西比没来得及阻止第一次,这第二次西比可看不过去了,干什么呀这是,自残啊!西比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你这是干吗呀?”

    青木仿佛听见有人在喊他,但手上却停不下来了,只听见“哐”的一声响,手中花瓶应声而碎,青木仿佛感觉有人把他给抱起来。模糊中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这,这不是那个暗黑jīng灵吗?青木别提心里那个悔恨啊。不过现在什么都迟了,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正当西比把青木安放好,一个跟青木穿着相同服饰的青年魔法师冲了进来,见青木头部流血。倒在上不知生死,勃然大怒起来,“亏我师兄如此照顾你,你竟然能下如此狠心,伤我师兄!”

    西比一见来者不善。而且一张口就认定他是伤害青木的人,心里极为不快,但还是耐着xìng子准备解释,只是西比搞不清楚其中缘由,到底青木砸伤自己为那般,张嘴半天硬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青年魔法师见西比张嘴结舌,以为自己当场抓住西比作案,对方自然无法辩解。抽出魔杖。口中念念有词,一团炽的火球闪电般朝着西比shè去。

    西比见对方不给自己机会辩解,居然还动起手来,要不是念及这屋的主人对自己有恩,青木又这样照顾自己,恨不得立刻过去打对方股几下。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简直就是欠收拾。

    西比闪躲过袭来的火球。青年魔法师见西比躲开,脸sè大变。火球朝着挂在墙上的一副山水画奔去,这可是安斯魔法师的命根子,平时连打扫都要自己亲自来,眼见魔法火球就要毁掉这幅画,青年魔法师吓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顺着青年魔法师的视线望去,火球距离山水画不足一米,西比心念闪电一转,顿时明白对方担心之事,西比使出jīng神念力,强大的jīng神念力,转眼间锁定火球,在此之前西比虽然多次用jīng神念力攻击或者防御,但从来没有试过用jīng神念力去控制对方的魔法攻击。

    时间在刹那间停滞了,火球在距离山水画不足一个拳头位置的距离停了,西比感觉jīng神念力宛如实质,就像是自己手脚的延伸一般,他看见青年魔法师长大嘴巴,眼睛惊恐,但就如雕像一般,不能动弹分毫。天,jīng神念力强悍至能够使得时间空间停下来,西比惊讶的长大嘴巴,虽然以前他也使用过,但只是动作变得更加缓慢而已,然而现在则似乎是完全停滞一般。

    西比想迈开脚步,却发现自己的体重如千斤,拼劲全力,也只能像慢动作一般行动,且极其损耗体力和jīng神念力,所幸jīng神念力并无障碍,火球竟然随着jīng神念力的控制,转朝着窗外飞去。

    青年魔法师惊恐的大嘴还没有合上,转而变成夸张的“O”型,他发出的火球魔法竟然拐个弯,朝着窗外飞了出去,现在青年魔法师的表,就如白天遇见鬼了,整个人楞在那里,脸部扭曲的表连西比看了都觉的吓人。

    青年魔法师显然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一时间也忘了继续攻击西比,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西比张了张嘴想解释,但见到对方那种夸张的表,估计现在说什么,对方也听不进去。

    “轰”的一声,西比旁边的青砖外墙轰然倒塌,好端端的一堵墙,被烈火棍捣出个可容三人进出的大洞,安斯魔法师和坦帕斯等人冲了进来,手持兵器神紧张,刚刚他们刚进府邸大门,便听见瓷器碎裂声音,紧接着一团魔法火球从窗户飞了出来,这下还了得,众人的第一反应,有刺客!

    坦帕斯想都没有想,烈火棍一出,便将挡在面前的墙壁捣了个大窟窿,结果就出现了刚才的一幕。坦帕斯等人没有见到刺客,但却惊讶的发现,西比竟然站立房中。

    “西比!”罗宾高兴地尖叫起来,就要冲过来拥抱,快到边却又停住了,用一根手指戳了戳西比的体,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没事了吧!”

    西比微笑地点了点头,罗宾欢呼一声,猛地扑到西比上,紧接着宙斯和坦帕斯也扑了上来,四个生死伙伴紧紧地抱在一起,西比这段时间在昏迷中几经生死,守候在他边的伙伴们也经历着同样的痛苦,现如今,西比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还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吗?

    西比尽感受着伙伴们的,眼的余光看见一旁亭亭玉立的灵贝儿,此刻灵贝儿眼中泪光泛现,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看着西比,西比躯一震。目光不自觉地与灵贝儿对望起来,灵贝儿今天分外美丽动人,白sè细纱摆裙。将上半玲珑浮凸的材表现无遗,笔直雪白的长腿,在裙中若隐若现。

    虽然跟灵贝儿见也见过面,打也打过了。但西比从没发现灵贝儿竟是如此的美丽动人,一时之间,竟然忘的欣赏起眼前的美女来,灵贝儿俏脸瞬间飞起一抹绯红,宛如熟透的柿子般垂涎yù滴。显得更加美丽动人,让人yù罢不能。

    “讨厌啦!”灵贝儿敌不过西比火辣辣的眼睛,一跺脚,捂着脸转快步离开,心里甜蜜非常。

    西比猛然醒悟过来,黑黑的脸上也火辣辣的,忙把目光移开,装作煞有其事地看起其他东西来。忽地感觉腰间一阵剧疼。低头一看,罗宾的一只手狠狠地掐在上面,脸上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小声说道:“你不会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吧!她可是我的!”

    安斯魔法师对于西比有如此快速恢复的能力,震惊非常,待坦帕斯等人劲过了。安斯魔法师伸手在西比前晃了晃,干瘦的手掌发出淡淡的柔和光芒。西比知道安斯魔法师,在探视自己的体。想知道自己体恢复的怎样,也乐意的配合起来。只是青年魔法师在一旁急的挠耳扰腮,一副yù言又止的模样。

    这怎么可能?实在是太惊人了,四天前他救西比回来,当时西比已经奄奄一息,连呼吸都极其微弱,更不用说体内十几根骨头断裂,和遍体的皮外伤,这些都是他亲自医治的,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西比的伤势,安斯魔法师脸上在短时间里瞬变多种表。但是,短短的四天时间里,西比的内伤痊愈,接上的骨头也已愈合,就连体上当初深可见骨的伤痕,也只剩下一道道淡淡的红sè疤痕。

    “哎呦!疼死我了!”青木捂着后脑勺,晃晃悠悠地从上起来。

    “嗯?青木,这是怎么回事?”安斯魔法师这才发现自己的徒弟躺在病上,哼哼哈哈地起,不悦地质问起来。

    “......”青木编好的台词一句也说不上来,他看到了站在他跟前的西比,乌黑的眼睛顿时大放光彩,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自己受伤的事,同时也忘了回答安斯魔法师的话,惊讶的上下打量着西比,不时发出啧啧声响,以看怪物一样的眼光盯着西比目不转睛的看着。

    谁被这样的眼光看久了,都得从心底发憷,西比也不例外,不自然地躲闪对方火辣的眼光。

    “青木——”安斯加重了口气,一脸不悦。

    “啊?!”青木从沉迷中惊醒过来,恭敬地站在安斯魔法师前面,搜肠刮肚地编起来,“弟子,刚才不小心撞到花瓶,所以,晕倒了!”

    安斯魔法师故意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在理会青木,转过来,脸上忍不住偷偷露出一丝笑容。青木从小诡计多端,不过每次弄出来的事,都是让人啼笑皆非,试想,谁人用后脑勺撞花瓶的呀!

    抬头一看,好端端的墙被坦帕斯捣了个大窟窿,安斯魔法师这才从西比的惊人复原中回过神来,心痛不已,突然安斯魔法师惊呼一声,一眼看见那副山水画,碎成纸片散落在地上,一口气没有接上来,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在当时的形,坦帕斯捣穿外墙,也是急之下为了救人,无可争议,安斯魔法师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转过来,对着青年魔法师,眼睛直对方,“青火,刚才是你干的吧,你说,为什么在这里施放魔法?”,一看到地上的碎片,安斯魔法师的心就疼的直滴血。

    青年魔法师知道自己误会了西比,顿时脸上红成一片,扭扭捏捏站在那里,师傅的话又不能不回,涨红着脸,如蚊子般喃喃道:“徒弟,一时技痒,忍不住便......”

    安斯狠狠地瞪了一眼青火,却也无可奈何,这种在府内释放魔法的事,在安斯魔法师府邸实在是太常见了,是自己误会了,认为有况,当然了,最主要的责任当属坦帕斯,本来大家好好地从门口进入的,这个野蛮人非得在墙上捣个窟窿,但人家贵为客人,而且当时也是为了救人,安斯魔法师只能自己自认倒霉。

    “西比你知道吗?刚才啊我们都以为又有刺客来了,坦帕斯为了救你,毫不犹豫,先士卒,一棍子就将墙捣穿了!”罗宾在西比边兴高采烈地说道,想起刚才那一幕还真的以为是刺客来了,没想到是一场虚惊。坦帕斯听罗宾这样一说,昂起脯,一脸的得意样子,却没有发现,安斯魔法师背后暗暗抹泪。

    安斯魔法师转要离开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罗宾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布袋,里面有绿sè光芒溢出,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罗宾,以他对魔法物体超强感应力,他感应到罗宾上的布袋里一定有魔法物件。(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