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红芒暗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西比施展“闪影”出现在魍将边,此时的魍将正全力对付坦帕斯,根本没有觉察到边的危险,直到西比现出原形,方才觉察,不过为时已晚,一道冷光在魍将颈部划过。

    魍将狞狰的脸上,现出惊恐,这是对死亡的恐惧,深渊恶魔虽然屠杀无度,但面临生死的时候,还是跟其他种族一样,对死还是深有恐惧的。

    “嗤”地一声,半块黑甲从空中掉落,魍将颈部一寒,以为必死无生的时候,预想中的剧痛迟迟没有降临,低头一看,铠甲保护颈部的挡板黑甲被割掉一块。

    “哈哈!”魍将死里逃生,落在地上,狂狞地大笑起来,大笑过后,怨毒的眼神shè向眼前的暗黑jīng灵。

    魍将眼内jīng光爆shè,“我没有去找你,你自己反而送上门来了!”,手中长鞭一个横扫,攻击范围覆盖西比整个右侧,“让你看看我的‘横扫千军’!”

    皮鞭本是软兵器,通常作为抽打的刑具使用,在战场之上极少见到以鞭为兵器的,即便有也是以抽击眼睛头部等要害部位,即便不能致命,也可以使对方失明和暂时晕厥,但像魍将这类高手,已经没有区别之分,即便扫中厚厚的盔甲,也能如刀割剑砍一般,将对手一分两半。

    西比使出“闪影”落在皮鞭的攻击范围之外,内心翻腾不已。一个绝佳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望着手中断去刀刃的弯刀,嘘唏不已,如果有合适的兵器。哪怕一把重剑,也能将魍将的头颅劈断,机会失去了,就只能等待下一次了。

    烈火棍一记直冲,直捣魍将前,气势凌厉之极,这可不是几个银币在路边铁匠部打的劣质兵器,而是当年威震莫干大陆的神兵之一。虽然招式老旧,但是棍迸发而出的炙气息,足可以熔金炼铁,即便魍将有黑金厚甲护体。也不敢小觑。

    令人不敢置信的是,魍将没有躲避,右手竟然挥拳直上,以拳头去对抗烈火棍,如此托大。坦帕斯见状也几分犹豫,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眼见对方拳头冲上,坦帕斯怒吼一声。以声催力,本来只是使出五分劲力。怒吼之后,陡然增至七分。

    “哐!”激烈撞击发出金属交击的鸣响。魍将的拳头硬撞烈火棍端,这时坦帕斯才发现,魍将手上着黑sè的拳盔,看似普通,但却隐隐紫光流动,并非凡器。

    坦帕斯仗着长兵器之利,但仍未撼动对方半分,双方一棍一拳,就这样持续胶着,两人脚下青石路面,四分五裂,碎石不断被超强气劲吸引,纷纷悬浮在在两人体四周,无形实体的气势能量圈将两人包围其内,双方都有战士想乘此捡些便宜,但被能量圈纷纷格挡在外,只能望而兴叹。

    西比yù冲进去,助坦帕斯一臂之力,但及近跟前才发现这无形的能量圈,虽然西比可以凭借自实力冲破阻碍,进入圈内,但是外力的震,无论对于坦帕斯还是魍将,都将造成不可弥补的致命伤害。

    魍将实力强横,但个xìng低调,所以在深渊恶魔的战将排行榜上还不如死去的魉将,但他的实力却远远高出魉将,即便魉将有烈火棍之利,也非魍将敌手,或许,奎尔可以与之一斗,但个xìng使然,两人没有决斗的机会,今天终于遇见对手,即便置重防的银月城,魍将也全然不惧,只想与对手痛痛快快厮杀一场。

    一声怒喝,魍将将体内实力增至七成,右拳紫光陡然大盛起来,刚刚还是相持不下的局面被打破,烈火棍开始往后退缩,紫光从拳盔往烈火棍上蔓延,转眼间烈火棍前端,红sè火焰不在,转而是紫sè强光持续进

    坦帕斯头上汗如雨下,但未曾落地,已然化为气雾消失在空气中,对方实力实在太强了,现在再有保留,必将是自寻死路,坦帕斯怒吼一声,将体内劲力发至极限,不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大有破釜沉舟之气概。

    对于经百战的坦帕斯来说,深知这一招意味着什么,这等于是将自己推向生死决斗,只要对方比自己实力稍强一分,自己定然无法全而退,死亡将会微笑地向他招手。这跟刚出茅庐的灵贝儿使出“月吞星河”有相似之处。不同之处在于,灵贝儿是不知深浅,而坦帕斯深知其害,但不得不这样。

    外围的战斗,两人浑然不觉,也无暇顾及,此时不断有银月城守军加入战斗,黑甲骑士虽然jīng锐强悍,但双拳难敌十腿,在宙斯和罗宾的加入下,黑甲骑士就已经压力大增,宙斯虽然个头小,但个头小有个头小的好处,宙斯铁锤飞舞如风,专朝对方下三路攻击,砸最多的地方就是对方的脚面。

    无论如何强大的高手,当脚面被一柄重锤狠狠击中后,都势必剧痛难忍,跳将起来也实属理之中,此时将是对方防守最为薄弱之时,如果说完全失去防御能力也未为不可,如果这时候,一柄短剑乘虚而入,势必收成最大战果,而机会主义者罗宾,此刻就是这样做的。

    两人相互配合,前者砸脚面,后者捅刀子,配合默契,其乐融融。

    白煞见势不妙,想拔腿逃走,只是碍于魍将还在,不敢擅自逃离,临阵脱逃在任何种族的军队里都是相同的结果,那就是死!如果没有这条残酷的军令,那部队将毫无战斗力可言。

    此刻白煞已经退至战圈外围,一旦见魍将倒下。他必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离战场,只是此刻好死不死的魍将,似乎全然忘记自己是在银月城之内。跟对方玩去角力来了,要玩你也得挑个合适的时间地点啊!

    胡思乱想中,他突然看见一个极其熟悉的影,这个影他必然不会认错,在他手下呆了多少年白煞自己都不记得了,对他来说,这个影实在太熟悉了——艾斯特!随后又否定了,不是艾斯特。是奎尔,只不过奎尔一直喜欢以艾斯特的形象现

    当白煞解决掉边的一名守军战士,再次寻找奎尔的影时,对方却已经消失踪影。白煞心中五味瓶打翻,酸甜苦辣咸轮番上演,高兴的是见到自己的旧主子,知道自己仍有外援,不是孤军奋战。如果逃脱战圈,生存的机会将大大增加。难过的是,他现在有如丧家之犬,即便被主子见到。对方也袖手旁观,没有丝毫相救之意。

    银月城守军如cháo水般涌进。白煞和黑甲骑士被挤在一个小小的战圈之内,胜利的天平已经降临在正义的一方。结束战斗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魍将大呼过瘾,他没有看错,眼前这个野蛮人的实力已经非常强大,如果再给他三年的时间,势必将超越自己,可惜啊可惜,今天你遇见了我,放虎归山的事,魍将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魍将只是使出七分劲力,目前的对峙对他而言,尚未达到必分生死的地步,眼光扫过久违的战场,发现自己带来的人,已经剩下不足五个,虽仍在苦苦支撑,覆灭只是时间问题,银月城守军已近cháo水般将自己和手下围困。

    “小子,你的实力很强,我很欣赏你!”魍将说话自然,没有丝毫吃力感觉,他有心收野蛮人为部将,深渊恶魔各驱魔使之间不断扩张势力,收兵买将,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野蛮人如果肯加入他们的阵营,那么死灵系的实力又将添加浓重的一笔,“你是野蛮人,犯不着为人类出头,深渊恶魔对野蛮人是非常尊重的!此次起兵,我们只是针对可恶的人类!如果你加入我们阵营,等银月城攻破之时,你就是银月城城主!这个人类最富饶的地方,将从此归属你们野蛮人部落所有!”

    魍将此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这次地狱魔军重返莫干大陆,依照进攻计划部署,他们并未打算攻击野蛮人,因为野蛮人居住在高原之地,那里除了风吹草地见牛羊之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矿脉,也没有富饶的土地,人丁更是稀少,最为要命的是,野蛮人不管男女老幼,个个勇猛非常,攻击这样一个毫无价值的目标,导致魔军部队伤亡惨重,这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而且茫茫高原,寻找野蛮人部落宛如大海捞针,没等找着人,估计自己这一方就早已断粮了,至于野蛮人的财富,地狱魔军根本不看在眼里的,因为他们除了奉为神灵的巨大石头,就剩成堆的牛羊干,至于其他东西,一个普通人类的村庄,估计都要比他们多得多。所以不进攻野蛮人部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真的。

    至于攻破银月城后,是不是由野蛮人做主,这一点只是魍将一时口快,毕竟魍将只是驱魔使大人手下的战将而已,权力还没有大到可以分城封地的地步,如果是小城镇他或许可以做主,但银月城这个人类最富裕的地方,尚有讨论余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已心痒难耐,尤其是银月城是人类最富裕的城镇,如果成为银月城城主,比起那些人类七个封地的国王还要来的惬意舒服,正常人是不可能拒绝这样的条件的,魍将深信即便是最强壮的勇士也有致命的弱点。他提出的条件,没有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会去拒绝他。

    但,坦帕斯是一个例外,只见坦帕斯双眼怒火燃烧,一副恨不得将魍将生吞活剥的模样,忽地又大笑起来,“你也太看不起我们野蛮人了,你以为封一个小小的城主,就能背叛我的朋友们?”坦帕斯可不如魍将那般可以谈笑自如。目前他顶着巨大的压力,稍有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对方瞬间击毙拳下,顿了顿。接着说道:“或许,我应该将你拿下,献给月亮女神,也许她能赏赐我几个金币,换壶酒喝喝!”

    “混蛋!你这是找死!”魍将气的眼睛都红了,在对方的眼里,他的命也就是值几壶好酒的价钱,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魍将手上劲力增至八成。蓝光大盛,迅速攻破烈火棍的红sè火焰,沿着棍迅速前行,眨眼间就已近过半。照着这样的速度下去,坦帕斯顶多能支持数息的时间,当蓝光完全突破烈火棍,不但烈火棍这件神兵遭到毁灭,坦帕斯也难逃死劫。因为他和烈火棍早已合为一体,棍毁必将人亡。

    西比百般焦虑,眼见坦帕斯处于下风,再不帮手。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但摆在他面前的最大困难是眼前的能量圈。虽然他可以强力进入,但这无疑将圈内的坦帕斯也卷入未知的危险之中。这是西比绝对不想看到的。

    不能进入能量圈!!西比一拍脑袋,猛然想到一个好办法,自己可以不用进入能量圈,也能帮助到坦帕斯!

    魍将胜利在望,他即将体验到胜利带来的快感,对手慢慢死在自己的眼前,这是一种绝佳的享受,虽是强敌环视,但同样无法让他放弃享受胜利的喜悦,他要亲眼看着坦帕斯的眼睛失去光华。

    在深渊恶魔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只要杀死对手,你便能获得对方的勇气和力量,杀的越多自己便越强壮。

    “野蛮人去死吧!”魍将一声暴喝,劲力增至九分!这场游戏该结束了,能够活着站立在土地上的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魍将!

    坦帕斯手臂突然裂开数道口子,鲜血喷涌而出,手上的图腾也由亮转暗,他已经拼劲最后的气力,虽然极力坚持,但对方实在太过于强大,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坦帕斯的极限了,明亮的眼睛开始迷茫起来,他看到了西比焦急的神,此刻坦帕斯已经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他仿佛看见了天上有一道霞光,sè彩纷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入口?坦帕斯刚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安详。

    一道鲜红亮丽的血幕喷shè而出,染红了天幕,在阳光的照shè下,呈现七彩图案,坦帕斯倒下了,能量圈瞬间消失,悬浮在空中的石头纷纷落下,宣告这一场角力拼搏的结束。

    就在坦帕斯倒下前一刻,魍将猛地收回气劲,全力回防,因为他觉察到数道极细的劲气朝他攻击而来,力道之强劲,极为罕见,烈火棍此时只剩下短短一截,仍然闪亮着火红颜sè,再多进一分,烈火棍作为神兵将永远流传在神话里。

    一粒暗红石子高速击中魍将额头,“噗”地一声,浓稠的血液顺着魍将脸颊流淌了下来,虽未致命,但紧接着,第二粒,第三粒暗红石子,紧随其后,朝魍将头颅shè去。

    西比后悔不已,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坦帕斯倒下了,生死未卜,望着仍然站立的魍将,西比浑血液熊熊燃烧起来,仇恨的火种点燃了暗黑jīng灵血液里最嗜杀的因子,jīng神念力提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体被雄厚的能量充斥,不断地膨胀,骨头发出噼啪响声,西比觉得自己像是置于火山爆发前的一刻,再不寻找一个突破口,必然爆体而亡。

    在此之前,西比曾无数次尝试用jīng神念力控制物体,虽然可以控制群体面,但是攻击威力实在小的可怜,如果单控制一个点,比如把所有jīng神念力集中在一个石头上,虽然可以发挥出高攻击力,但攻击过于明显,往往难以奏效。

    但此刻,西比感觉自己能控制十块,二十块甚至更多的石块上,在这些被控制的石块中,还能注入魔法火焰的能量,石块被注入能量后,颜sè由暗变亮,每一粒的石子最少注入三个魔法火焰的能量,这已经是极限,再注入这些石块必然承受不住爆裂开来,西比想要的不是一场烂漫的烟火,而是一群致命的武器,为魍将准备的——死亡火焰。

    一群火红的暗器飞速朝魍将shè去,数量之多,攻击之利,范围之广即便经百战的魍将都未曾遇到过,虽然他及时收回劲力,把自的防护能量罩提至极限,但如飞蝗般袭来的暗器,堪比一支支的强劲的利箭,厚实的黑金厚甲,被击中的地方也出现粒粒弹坑。

    最让魍将无法承受的时,对方的暗器在击中体的瞬间,轰然炸裂,威力瞬间提升数倍,魍将仿佛自至于流星群之间,无穷无尽的流星朝他猛烈撞击,如若不是用神器拳盔护住面目,和着厚重的黑金铠甲,早已粉碎骨,化为齑粉。

    第一波的攻击虽然只有短短的数息时间,但对于魍将而言仿似几个世纪那么般漫长,好不容易攻击停歇,抬头望去,在西比体四周的空中又开始升起数十粒石子,这时他才看清,如此厉害的暗器竟然是毫不起眼的石子。

    第一波攻击已然让魍将受伤不轻,第二波攻击马上就要出击,魍将开始后悔起来,当初实在不应该跟野蛮人耗费太多时间,以至于自己置于如此绝境之中,放眼望去,黑甲骑士已经全军覆没,让他称奇的是,白煞独力一人竟然还在苦苦坚持,但四周如cháo水般的守军,已经将他们包围的水泄不通,死,只是迟早的事

    正当绝望之际,无数的黑衣骑士从四面八方飞奔而来,转眼间,这些黑衣骑士便形成深渊恶魔的锥形战斗队列,朝自己快速赶来,领头竟然奎尔!(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