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银月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渡飞 书名:边缘精灵传奇
    西比等人安心住下,乘机养伤,除罗宾外,其他人多少都有些皮伤。令人不解的是,此后一连两天都没有见到巴泰的影,直到第三天早上,众人吃完早餐,巴泰才一脸疲惫的走了进来。

    巴泰没等别人开口,失落地说了起来,“没有发现巴恩的行踪!”

    坦帕斯当时就坐不住了,霍地站了起来,“有没有快马借给我们几匹,我们一起去找。”

    巴泰摇了摇手,说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没有用的,我的骑士小队,已经将周围的所有镇落都打听遍了,没有人看到有洛桑骑士。”

    “有没有去附近的山岭上去找!”西比想起自己这些人也没有途径大道,都是翻山越岭过来的。

    “山上?现在可是冬季!山上的路都给雪盖上了!”巴泰惊讶道,显然觉得西比的话不可思议。

    “我们就是从翻山过来的!”

    “......”短暂的沉默后,巴泰立即起离开,“我马上让人去附近的大山上去找!”

    “等一下!”宙斯扭动体,挡在巴泰面前,“我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去见银月公主!”

    “什么?你们要去见月亮女神!”巴泰惊呆了,月亮女神是神明的存在,即便是他这个守城大将,一年也只能见上少数的几面。

    “我们也要去!同样也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月亮女神!”西比、罗宾和坦帕斯同时说道。

    “你们?”巴泰头脑开始不够用了。“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西比和宙斯相视笑了笑,显然这其中曲折过程,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说的清楚的,只是宙斯有点诧异。因为他之前也听西比说过要去见月亮女神,但以为他们只是想目睹一下仙容,没想到他们也有事要去找月亮女神。

    “我们是一起的,但事不一样!”罗宾解释道,“我们有极为重要的事要告知月亮女神,是有关人类的存亡。”

    “......你们怎么不早说!”巴泰见对方脸sè凝重,不像是开玩笑,责备道。

    “我是想说啊。但这也得我能见到你的人影啊!”罗宾想起来就有气,这些天他们一直在找巴泰,然而总是不见人影,问府里的总管鲁森。鲁森摇头说不知道。没法之下,罗宾、西比和坦帕斯径自去找月亮女神的宫,结果被轰了出来,被告知女神在闭关,谁也不见。

    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到银月城,先是被人当成乞丐,后来又被人误解为面圣的信徒,想偷窥女神容貌。

    “我希望你们不是故意夸大其词。觐见月亮女神,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据我所知。目前月亮女神正在闭关,修炼一种很厉害的法术!冒然打断月亮女神的修炼。是要判绞刑的!”巴泰再次确认,显示其对这件事郑重。

    罗宾将洛桑城发生的事和巴克特伯爵信件的扼要说了下,踌躇了一下又道:“杀害巴恩家人的也是它们!地狱魔军!”

    “信件呢?”巴泰把手伸向罗宾。

    “什么信件?”罗宾愕然。

    “巴克特伯爵的信件!”

    “给烧了!”西比接口说道。

    “什么你们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信件给烧了?”巴泰惊得差点跳了起来,随后又惋惜地说道:“如果你们有信件,上面有巴克特伯爵的家族印章,见月亮女神就容易多了!现在就凭你们的空口白话,我不能去中断月亮女神修炼。”

    “什么?你怀疑我们?”罗宾气的跳了起来,没想到万分辛苦换来的竟然是骗子称号。

    “不,不是怀疑你们,只是我官小言微,实在担当不起破坏女神修炼的罪名!”巴泰急忙解释起来,“月亮女神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出关了!我看最好等女神出关后,再把这个信息报给她,即便地狱魔军出来了,洛桑城守军,顶一两个月必然没有问题,我看,就不差这点时间了吧。”

    罗宾霍地站起来,伸手怒指,“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被地狱魔军连rì追杀,好几次差点连命都没有了,我们为了什么?我他娘的是自己找罪受吗!”罗宾罕见的暴怒,说话都不利索了,如果不是为了人类的存亡,谁混蛋到冰天雪地里去翻山越岭,要吃没吃的,要穿没穿的,还搭上了比尔伯的一条xìng命。

    宙斯红着双眼,蹭蹭走过去,一脸怒气,如果不是坦帕斯反应够快,及时拦住了,估计巴泰此刻也许就不是站着说话了!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巴泰见势不妙,忙打圆场,“我没有不帮你们忙的意思,只是,只是月亮女神她,现在确实无法出来!”

    “那我们就这样干等着!”罗宾不解气的说道。

    巴泰想了一下,突然拍手说道:“你们等一等,让我想想,我可以带你们去见一个人,或许他能够帮上你们的忙!”

    “那我们现在就走!”罗宾有些急不可待。

    “呃,现在还不行,我得先派人去寻找巴恩。”巴泰犹豫了一下,“而且我们要见的这个人,位高权重,平rì不接待普通人,所以必须要先通报,约好时间才行。我现在就去找他,你们看怎么样。”

    “啊!那得要等多长时间啊!”罗宾刚升起的希望。瞬间又破灭了,他万没想到,要见个人还这么费劲。

    “我会尽快给你们答复!”巴泰临走前又交代了一下,说如果需要任何东西。跟鲁森说就行了,他会安排的。

    “啪!”

    挣脱坦帕斯控制的宙斯,气的将桌上的茶几,摔在地上。

    “走!我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宙斯气呼呼地扭头就走,边走还边说,“我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他,真的是巴恩的兄弟吗?”罗宾喃喃地说。

    “据我所知,莫干大陆就人类的规矩最多!据说。见这些当官的一面,还要行什么跪拜之礼!烦都烦死人!”坦帕斯摊开手,耸耸肩显得对这些俗的东西很反感,“在我们部落。酋长住的地方,我们都可以随时进入!呃,当然了,没事还是不进的!”

    宙斯在不远处突然停住了脚步,扭头过来。“看我这脑子,我可是矮人国的王孙!是以外交使臣礼节相见的!跟你们待久了,脑袋的智力发育还真是很受影响。”

    “矮子!你说谁!”罗宾二话不说,脱了鞋子。一阵小跑,拎过去就要抽宙斯。见宙斯的心好起来,罗宾也大胆起来。谁实话,宙斯应该还算是一个很活泼的矮人,开玩笑,喜欢恶作剧,当然,你给他恶作剧,他也乐意全单接受。

    “哈哈,说谁谁知道!最笨的那个已经追上来了!”宙斯笑着跑了起来。

    坦帕斯看着低头不语的西比,说道:“西比,怎么了?好像从早上起,你就一直没有怎么说过话!”

    “我总觉的有些不太对劲,巴泰和巴恩虽是兄弟,但彼此xìng格也相差的太远了,而且我觉的他不希望我们介入寻找巴恩的事!”西比见四面无人,小声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哦!你说这个啊!我觉得到没有什么啊?就算是亲兄弟xìng格也会截然不同的!”坦帕斯有点不以为然,“他眼睛布满红丝,这些天估计都没有睡过觉。”

    “他的xìng格不如巴恩豪爽是真的!唉!这些我们就不要去想了,我们现在就去见那个,门槛高的能绊死人的月亮婆婆吧!”坦帕斯朝西比眨眨眼。可恨的是,他长的牛高马大,这些幼稚的举动,让西比联想起曾见过的大马猴。

    “怎么去?那些守卫不会让我们进去的。”西比有点愕然,坦帕斯这么快就忘了上次吃的闭门羹。

    “哈哈,你忘了,宙斯刚刚说的是什么!”

    经坦帕斯提醒,西比恍然大悟,对啊,宙斯是矮人王子啊!他是以使节的份觐见女神的!早知如此,何必大费周章,非要去见这懦弱的巴泰呢。

    月亮婆婆!?不是公主么?

    “刚才你说月亮婆婆?”

    “是啊!月亮女神,在我刚懂事的时候就知道了,我都长大了,她不该成婆婆了吗!”坦帕斯哈哈笑道。

    一瘦弱男子坐在酒楼二楼临窗处,一白衣,后面背着一个大包,低垂的斗笠,遮住了半张脸。其他人因其奇怪装束,都离其远远的。桌面摆放一副酒具、几碟熟食,自斟自饮,好不逍遥自在。

    白衣男子不时瞄向窗外的街道,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快把他疯了,人类酿的酒真他娘的没有劲,能让舌头淡出鸟来,喝多了,还得赶去上茅坑,呃!——还得排队!

    难道报有误?白衣男子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报都极有自信,但这一次,他动摇了。不然不可能几天都不见人影吧!更可恨的是狼人,见了自己当做空气,害的自己挥了半天的手,人家鸟都不鸟,拽什么拽啊!奎尔了不起?还不让自己的新主子魍将骂个狗血淋头,不敢吭声半句。

    白衣人正是白煞,好不容易混进银月城,内线告知暗黑jīng灵一众进了一个城门守将的府邸,白煞暗想自己立功的机会来了。选了一个临近出口酒楼守株待兔,一坐就是三天,鬼影都没有见一个,真不知那里是不是黑店。把暗黑jīng灵全给坑了。魍将这次带领的黑衣骑士,个个都是能变的深渊恶魔好手,整个银月城都遍布他们的影,这功劳可不能让他们抢了去。

    又来了,这是酒还是泻药啊。白煞不得不收起潇洒的姿态,三步并两步下楼冲向茅坑。

    有时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当然了。这也包括厄运。白煞夹紧股,好不容易赶到茅坑,抬头一看,傻眼了。前面已经有两位白衣男子在等候了,对方形笔直,像两个门神一般,一左一右,把必经之道给封了!

    不对啊。旁边不是还有空着的茅坑嘛?这是整那一出,莫非,还有人有这癖好?白煞想不明白,怎么好好的酒楼不呆着。偏喜欢来这里找些刺激的!

    白煞感觉肚子直往下坠,看来。肚子里的那股祸水,是没有耐心继续呆在自己五脏府了。急于要夺路出逃,也没心思去想这两位的事了,人家在那里待就在那待着吧。

    白煞一头扎进去,想从两人中间穿过,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这两位门神一样的大汉,自己不上茅坑,连别人也不让上。把路封的死死的。

    “哎,我说,让让!”白煞不是好xìng子,但寄人篱下,满城的都是与他们势不两立的银耳城守卫,只能忍着xìng子低声下气的让对方让个路。

    其中一个前绣着橄榄枝,上面有五片树叶的青年俊俏男子,伸手拦住,面无表地说道:“不行!”

    “......”白煞气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不行!就算是深渊恶魔,也没霸道到不让别人三急吧!换作平时,早就一叉子上去了。眼前不是况不许嘛,白煞压制怒火,左手朝对方手腕扫去,看似只是想借路过去,其实内里大有乾坤,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扫,但手掌内蕴含三种不同的力道,足以开砖裂石。

    白煞誓要对方好看,左手扫至对方手腕,预想中的骨裂声没有发出,反而一股强大的反弹力,猛地反袭回来,震的白煞手掌发麻!不好!白煞马上意识到自己遇到高手了,忙退后三步,这才仔细打量起对方来,这真是人倒霉啊,连上个厕所,都碰到个硬茬!

    白煞高已经是非常人了,当然深渊恶魔变chéng rén类是可以随意改变高的,但也不能太出众了,但眼前这位,却还足足比他高出半个头,脸似石雕一般,没有丝毫感,两只眼睛倒是会动,此刻正冷冷地盯着白煞。

    真正引起白煞心惊的是,对方体散发出来的气势,瞬间膨胀,仿似实体般,冲击着白煞,好强的气势啊!白煞蹬蹬又退后两步,终于站稳脚跟。

    守护神战气!

    白煞突然明白过来,自己面对的是何方神圣,虽然容貌跟传说中的不同,但是战气是不会骗人的,没想到,上个茅坑都撞到深渊恶魔的死对头——森林jīng灵!

    白煞暗自叹幸,刚才没有使出深渊恶魔的技能,否则,定然让对方一眼看穿,到时双手难敌四拳,少不了要触血霉,能否活着离开,都是个未知数。白煞悻悻然离开,连茅坑也不蹲了。

    干啥?找帮手啊!

    森林jīng灵是深渊恶魔的死敌,就算是两道平行线,相互看到了,也要交叉过来打一架的。

    白煞没有走远,而且藏在拐角处,暗中窥伺。直觉告诉他,他碰到大鱼了!没有发现对方是jīng灵份的时候,还没有想到,现在知道了对方的份,而且是如此高阶的jīng灵武士守护,这里面必然是jīng灵族的重要人物。

    对方会是谁呢?白煞瞬间想了几个份:是jīng灵法师?jīng灵亲王?还是jīng灵王子?又或是jīng灵王本人亲自来了?随即又全盘否定!开玩笑!以jīng灵族如此高贵的份,又怎么会来这里上茅坑?

    他开始怀疑起来,再仔细一看,对方的打扮跟普通人一样,除了高点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啊,莫不是自己弄错了!

    可是对方用的明明就是“守护神战气”,这一点白煞相当自信。正在胡思乱想间,门开了,从茅坑里出来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更确切的说,是一个美女!一个白煞从未见过的绝世美女!

    女孩约十五六岁,洁白细纱连长裙,肌肤赛雪,金黄sè的头发柔顺的从头顶zhōng yāng分开,垂至前。湛蓝美目,宛如深湖之魂,流连顾盼间,就连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会瞬间化为绕指柔!

    “呼——,这里真心让人恶心!还好我用了屏蔽魔法!”白衣女孩掩嘴嫣然一笑,烂漫如花。

    白煞刹那间有些看的呆了,这,这是谁家的姑娘,竟如此惊艳,宛如初雪融化后天山雪莲般圣洁。

    在此说明一下,深渊恶魔的审美标准跟其他种族是不一样的,它们以强壮为美,满脸刀疤,体形魁梧,肌强壮胜比男xìng,这样的女人在其他种族眼里看来,半夜都要做噩梦的形象,在深渊恶魔里,却是美的标准,什么面容姣好,骨感材,在那里通通吃不开。

    即便混迹人类多年的白煞,也甚难接受人类的审美标准,但今天例外,在人类的眼中,该女孩可奉为是天仙,在白煞眼里,她比天仙还要漂亮,完全颠覆了其积累多年的审美观。

    狠抽几耳光之后,白煞才猛然醒悟过来,想起自己藏此处的目的。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万没想到黑小子没有找到,误中副车,等来了天仙般的jīng灵美女!

    从其尊贵仪态和华美衣裳判断,这个jīng灵美女即便不是王族公主,也是一方亲王的千金!捡漏捡大发了!白煞随即隐踪,找帮手去了,黑小子西比,就让他再蹦跶几天吧!在芝麻和西瓜面前,白煞很明智的选择了西瓜。

    在jīng灵美女离开后的极短时间里,一声惨叫从茅坑传了出来,“有鬼啊!我怎么进了森林里了?救命啊!这里草还会挠我痒痒......”

    “真是土包子,这可是我费了我不少魔力营造出来的jīng灵幻境,挠你痒痒?灵草按摩都不懂,本公主还不乐意给你享受呢!”jīng灵美女皱眉哼道,左手五指以美到极致动作,轻轻旋转一圈后,虚空握紧拳头,“好了,感恩去吧!”

    “噗通!”传来重物坠湖的声音。

    “啊——!救命!脚下踏板怎么不见了,谁来救救我!”更加悲惨的声音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s

重要声明:小说《边缘精灵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