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太始与凝丹

    炼制好凝元丹之后,木云儿开始了又一次闭关,他决定要一鼓作气冲击金丹期以及太始境界的瓶颈,他很快便进入了天人交感的灵寂状态。

    此次闭关花费了木云儿整整一年时间,此时他已将丹田内全部灵力凝结成型,一颗金灿灿的圆珠在木云儿丹田之内缓缓流转。也就是说木云儿已是一名金丹初期修士,而这并非他此次闭关的主要目的,冲击太始境界瓶颈才是木云儿的最终目标。

    木云儿体内的一百零八道支脉已被木云儿冲破了一百道,只是最后的八道经脉却无比的艰难,木云儿知道这八道经脉便是自己能否冲破太初进入太始境界的关键。

    木云儿又一次在修炼中醒来,服下一颗太始丹,继续冲击瓶颈,这一次木云儿并未像之前一般同时冲击八条经脉的屏障,而是集中力量逐一突破。

    首先是任脉支脉关元附近的屏障被木云儿体内洪流般的灵力冲破,木云儿差一点惨呼出声,这一次冲击让木云儿不但耗尽了体内的灵力,更是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楚,整个任脉似被涨破一般,剧烈的疼痛着,及至后来竟然开始出现了爆裂。

    木云儿缓缓收功,虽然此等做法收到了奇效,但同时也对经脉造成了不小的损伤,看来没有十天半月的时间修复,木云儿没有余力再去冲击下一条支脉了。

    半月之后,木云儿开始了督脉命门附近支脉的冲击,结果仍是如上次一般,经脉爆裂。

    木云儿历经了八次同样的痛苦,方始冲出重围,进入了更为广阔的天空。

    此次进阶,木云儿不仅在修为境界上买入了更高的层次,其心境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其意志更是在这样重复的折磨中变得坚韧异常。

    此时,已是距木云儿闭关一年半的时间,木云儿的洞府之中已满是尘埃,其洞府石门外早已被繁茂的草木遮盖。

    木云儿在此睁开眼时,洞府内一片精芒闪耀,其目光竟如实质般照亮了整座洞府,木云儿难掩心内惊骇之色,忙闭上双眼,当其在此睁开眼时,眼内竟黯然无光如同凡人。

    此时外人看来,木云儿体内的灵力也是若有若无,似是几年前张清风李明月那般半只脚迈入炼气的弟子,木云儿心内狂喜,这种敛气之术似是随着自己迈入太始境界而来,便是传说中的返璞归真,若是普通修士要做到此点,至少要化神修士方可。

    而此时木云儿神识之强,已是相当于化神初期修士,若是他愿意,整个炼云山可在其神念之下无一遗漏,但木云儿不想打草惊蛇。

    此时他内视经脉,发觉心脉之中隐隐有一簇淡淡的蓝色火苗,这蓝色火苗是木云儿进阶太始之后才出现的,木云儿知这乃是太始以上修士所具心火,他神念一动,那团火苗出现在木云儿食指之上,缓缓跳动,洞府之内的温度瞬间上升到极点,山洞四角的岩石也出现了要融化的趋势,木云儿见此忙收起心火。

    木云儿心道,这心火较之金丹修士的丹火不知要强上几百倍,估计那元婴修士的婴火较之也要逊色数倍,等将来自己法力再有精进之时,不知会是何等状况?也许这心火会是自己的一大杀招也说不定。

    另外一个让木云儿惊喜的是,此次进阶太始竟然没有历经天劫,若是普通修士在凝结元婴之时便会有天劫降临,这修士的天劫不但是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法则,更是修士获得锻炼的机会,然而修士中能够修炼到凝结元婴的变不少,但却有三分之二均是陨落于天劫之中,可想而知这天劫有多可怕!

    而木云儿进入太始境界居然没有经历天劫,大概也是因木云儿辅修功法只有金丹的缘故,可不知下次进入太素境界时会不会有天劫降临了。

    木云儿醒来之后,第一眼便看见两只灵兽蹲在洞府角落眼巴巴地看着他,这一年半的时间大概让这两只无聊的抓狂了,神龙所化的小白倒是还好,每天可以虐待那只碧眼金蟾,而碧眼金蟾可就苦头受尽,这只小白虎不在血脉上将自己死死地压制,连修为境界也是一千里,此时的白虎已然是八阶中级魔兽,而闭眼金蟾仍是七阶顶峰,故而只有被虐的命。

    对此,碧眼金蟾极为不满,故而在这一年半之中也是苦修法术,但始终逃不出小白的魔爪,故而金蟾这一年半的时间极为难熬,心中对木云儿也是极为不满,将自己和这么变态的家伙放在一起,这不是故意折磨自己么?

    此时,两兽见木云儿醒来,面目表不一,金蟾满脸愤慨,而小白虎则是满眼的兴奋。

    先是小白虎扑了上来,稚嫩的声音传来:“你终于行啦,唉这一年多真是无聊,整天还要陪着这穿尿布的家伙。”

    木云儿又是被白虎扑倒在地,起之后浑一阵酸痛,道:“你这小家伙力气越来越大了,下次你要是这样先提前知会一声,可好?”

    金蟾闻小白如此污蔑自己,反口道:“哼,你才是穿尿布的吧?掐指算来本大仙已经活了数万年了,哼不和你这小孩计较了!”金蟾本想再在嘴上占些便宜,但白虎上的威压让它直接改口。

    木云儿见此会心一笑,现在这东海修仙界自己可以完全信任的只有眼前这两只魔兽,故而他心内对这两只魔兽格外亲切。

    见两兽又开始斗嘴,木云儿轻咳一声道:“别闹了,有正事要办!”说罢一招手将两兽收入灵兽袋。之后,木云儿打开洞府大门,向化雨城飞去。

    甫一入城,木云儿便展开神识,这唐辉果然在店铺之中,木云儿直奔店铺而去,进入内堂之后,见唐辉坐在一张方椅之中,对面还坐着一位年轻的筑基修士。

    此时见木云儿进来,唐辉忙站起来,之后便是一愣,施礼道:“木兄,你,哦不,前辈,恭喜木前辈成功凝结金丹。”

    木云儿呵呵一笑道:“侥幸而已,唐兄不必如此客气,你我之间不必讲那些俗礼,还是兄弟相称好一点吧,唐兄。”

    此时,另一名筑基修士也站起来,向木云儿施礼道:“晚辈莫神通给前辈请安,既是前辈与师兄有事,那晚辈便不打扰,这便告辞!”言罢,径自离去。

    木云儿见此人离去,忙坐下向唐辉道:“唐兄,不知道唐兄这一年来可好?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唐辉道:“唉,这一年来小弟可是费劲了力气,却是一无所获,而那次和我们一起参加行动的十几名外宗弟子除你我之外,全部陨落,未曾想这长风宗与其他三岛居然都隐藏实力,但具体实力如何宗中收集报的弟子居然到现在还不能完全查出,此事甚是怪异。”

    “还有一事木兄大概有所不知,这慕容家族本是依附我宗的,可谁知半年前慕容家忽然宣布退出炼云宗,而宗门之中竟没有任何的表示,便似此事从未发生一般,这也是小弟不解之处。”

    “且自从上次的事后,宗门内似乎对小弟有所怀疑,现在小弟已成了闲人一个,哈哈,这也好,小弟经过这段时间修炼也快要到筑基后期了!”

    木云儿未曾开口,只是静静地听着唐辉说话,但其心内却是掀起了惊天巨浪,这长风宗果然不简单,看来这长风宗背后定是有一股势力在暗中支持。而在东海能有此能力的势力便呼之出了。

    木云儿早就想过对于炼云宗的崛起,三大宗门不会置之不理,而通过扶植炼云岛附近的宗门,则是最有效也是最简单的方法。

    还有便是这背后的势力极为了解炼云岛内部的利害关系,故而能够将岛上的形式把握的妙到绝巅,那么这炼云宗内必然有这背后势力安插其间的内

    炼云宗此时实力的确是隐隐可与三大宗门抗衡,但其宗门内却是龙蛇混杂,安插细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虽然炼云宗选拔弟子时也是要经过层层选拔,但炼云宗数千外招弟子,如何能保证不被有心之人混入?

    木云儿想到此处,觉得况愈发复杂,自己若是被搅进去怕是非常麻烦,但家族大仇又不能不报。

    正沉吟之间,唐辉声音在木云儿耳中响起:“木兄,小弟一年前听说一事,可否向木兄证实一下?”

    木云儿道:“唐兄请讲!”

    唐辉道:“一年多以前,墨玉宗发生了一件大事,传闻墨玉宗丹峰有一位修士原来竟是魔道的内,此人名讳与木兄相同,不知?”

    木云儿坦然道:“唐兄所讲之人便是在下,以唐兄的眼力,看木某人似是魔道的内么?”

    唐辉面上并无惊骇之色,也是坦然道:“不瞒木兄,小弟早就猜到是木兄了,依我看那些墨玉宗的人眼睛都瞎了,木兄如此坦诚之人怎会是魔道的内?”

    木云儿笑道:“因唐兄是可交之人,故而小弟才会对唐兄实话实说,还请唐兄为小弟保密。”

    唐辉道:“这个自然,小弟的命都是木兄所救,自然会为木兄保守此秘密。不过木兄自己还是要小心,三大宗门已发下通缉木兄的金牌,怕是木兄要有麻烦了!”

    木云儿闻唐辉此言,冷哼一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有人来找死,木某人不会拒绝送他们上路!”

    而后又是转头一笑道:“唐兄不必为小弟担心,小弟自能应付。”

    唐辉向木云儿一笑道:“以木兄之能,小弟相信定能逢凶化吉,看来小弟的担心是多余的,只是小弟最近主意到一件事,怕是与木兄有关!”

    木云儿忙道:“何事?”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