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阴阳五行诀

    回到城中之时,木云儿先是奔方才出城之时那名炼云宗弟子所进店铺之中,散开神识,发现那名炼云宗弟子正于内堂之中,遂放下心来。

    店铺老板为一名炼气期七八层修士,已是头发斑白,见木云儿举步入店,忙躬道:“前辈大驾光临,不知要购买何物?晚辈这小店之中物品还算不少,前辈这边请!”

    言罢,老者也是将木云儿请进内堂,这下倒是正合木云儿心意。

    进入内堂之后,只见那名炼云宗弟子正坐在一张方桌旁,双目紧闭,手中拿着一枚样式古朴的玉简,似是正在研读,而此子旁站着一位炼气期三四层的店铺伙计,正满脸期盼地望着那名炼云宗弟子。

    木云儿见此形,也为打扰,在一旁的椅子中坐下,示意店铺老板不要出声,静待这名炼云宗弟子。

    一盏茶功夫后,此子睁开双眼,面露古怪之色,道:“邱师侄,这玉简中所述内容甚是古怪,大违常理,我一时之间也是难以参透,你且将其收好,待下次赵师伯下山之时,我请他老人家帮你鉴定一番吧!”

    言罢,此子目光向木云儿扫来。

    木云儿见对方注意自己,忙站起来道:“道友请了!”

    这名炼云宗弟子虽然彼时在拍卖场中口气不小,但此时见木云儿主动见礼,故而也是站起形道:“道友不必客气,若是需要购买物品,直接和我这位师侄说就是了!”

    木云儿忙道:“在下木云儿,不知道友这枚玉简所著何内容,凭道友的修为竟然无法参透?小弟虽是一介散修,但对古书、玉简还是颇有些研究的,不知小弟可否为道友分忧?”

    炼云宗弟子闻听木云儿此言,面露喜色道:“在下炼云宗唐辉,道友此话当真,这枚玉简乃是我这位邱师侄偶得之物,然而内里内容却甚是晦涩,故而请在下来帮忙鉴赏,只是小弟对这些东西也是涉猎甚少,若是道友能够参详得透,也省去赵师伯那些好处了。

    之后唐辉压低声音道:“我那位赵师伯可是出了名的财迷,若是请他鉴定,怕是不知要多少晶石?”

    言罢,木云儿与之会心一笑。

    木云儿接过唐辉递过来的玉简,双目微眯,神识进入玉简,木云儿看过一眼之后便道:“难怪道友不识,这玉简所用文字,乃是内陆先秦时候赵国文字,此等文字兴盛不过数百年,现又已然失传数百年,这整个东海恐怕还真没有几人识得。”

    唐辉闻言大喜,道:“既是木兄识得,那还要请木兄费心为小弟解惑啊!”

    木云儿见此便道:“不过举手之劳,唐兄不必客气,只是,小弟对这种文字也不识十分熟稔,故而怕是要花些功夫,还请掌柜的为在下准备一间清净的房舍,还有一枚空白玉简,在下参透之后,为唐兄拓印一份注解。”

    唐辉道:“木兄想的真周到,不知木兄要花费多少时?”

    木云儿闻此,微微一笑道:“何须多少时,只要一个时辰足以。”

    唐辉闻言,忙吩咐旁的邱姓伙计道:“邱师侄,快为木道友准备房间。那有劳木兄了!在下便在此等候!”吩咐完伙计之后,此子向木云儿一抱拳。

    木云儿又是一笑,未曾开口,随着伙计往店铺后的一排房舍走去。

    进房之后,木云儿吩咐伙计离去,三两下在房间布置一个简单制,以防他人偷看。

    木云儿拿出玉简,神识沉入。本来木云儿在店铺内堂之中看此玉简时已是惊骇异常,只是未在诸人面前表现出来,此时木云儿已布置好制,故而面上惊喜之色表露无遗。

    你道木云儿为何如此惊喜,只因这玉简之中所载为先天五太外又一种前人自创神通,名为阳五行诀。修炼此功法可同时吸纳天地间五行灵气,当真是惊世骇俗。

    若此玉简落入他人之手,纵使能够认得玉简上的文字,怕是也不会相信,要知道修士需具灵根方可吸收天地灵气,进而修炼,然而每人均有属于自己的五行灵根,分别对应天地间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气,具有某种灵根的修士只能吸收与之相对应的灵气,修炼与之相对应的功法,故而木云儿以前只能修炼金乌诀这种火属功法。

    而这阳五行诀则可对人体先天所具灵根进行改造,进而便可兼容并包,五种灵根兼具,五种灵气同时吸收,却不会产生冲突,木云儿得此宝简怎能不欣喜异常?

    若是他修炼此功法,那么便意味着他平时的修炼速度便是普通修士的五倍,这对于他这种急于提高自实力的修士可是万分珍贵之物啊!

    木云儿不敢耽搁,忙将玉简拓印一份收入空间戒指,此刻唐辉正等着自己,若是时间太久怕会惹人怀疑。他又在伙计交给他的空白玉简之上将内容打乱拓印了一份。

    一个时辰后,木云儿满脸失望之色地回到店铺内堂。

    唐辉见状,忙上前询问道:“如何?木兄莫非也不能将玉简上的内容参透么?”

    木云儿道:“这倒不是,在下已经将玉简上的内容原原本本译注好了,可这玉简之中的内容倒是太过令人失望!”

    唐辉忙接过木云儿递过来的玉简,神识渗入,又是一盏茶功夫,他也是面色失望道:“哪有人能同时具有五种灵根,当真是胡诌之物。”

    言罢,将玉简扔在桌上,向伙计道:“邱师侄,你这就是无用之物,你怕是也要失望了。”

    伙计闻听此言,也是将玉简拿起,看了一遍,面上难掩失望之色。之后想唐辉施礼道:“无论如何还是要多谢唐师叔。”

    唐辉道:“好了,你去忙吧,我在这里要和木兄聊几句!”

    见伙计离去后,唐辉道:“木兄真的是散修么?看木兄这么年轻,前途不可限量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炼云宗啊?小弟可以为木兄引荐!”

    木云儿忙开口道:“小弟何德何能,想现在贵宗位列东海四大宗门之一,怕是小弟这本事,贵宗不会瞧上眼的!”

    唐辉道:“木兄说的这况,小弟也清楚,只不过……”

    说道此处,唐辉忽然压低声音道:“以下小弟所说之话,木兄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否则泄露出去小弟可要人头不保!”

    木云儿也是低声道:“这个自然,小弟定会为唐兄保守秘密。”

    之后唐辉与木云儿的交谈完全是以传音的方式进行,一个时辰后,两人皆是欢欢喜喜离开店铺。

    按照木云儿原来的计划是要将这个唐辉搜魂炼魄,但自唐辉处得到的消息却让木云儿打消了这个念头。

    木云儿待唐辉离去之后,转了一个圈,确定无人跟踪后,方回到炼云山外山的洞府内,关闭洞府制后,木云儿拿出那枚在店铺中所得玉简。

    木云儿当时在店铺中只是粗略的浏览一遍,此时细看,他越发觉得创立此功法之人当真是天纵之才,这功法较之先天五太功法也是毫不逊色,只是这样一个天纵之才到底是谁,玉简之中没有说明。

    木云儿本就是聪颖之辈,两个时辰后木云儿对此功法便有了较为深刻的了解,此时,他放下玉简,按玉简中所述,开始行功,渐渐木云儿进入了天人交感的灵寂状态。

    这一坐便是半月之久,木云儿虽然已进入灵寂状态,但明显感觉体各大道灵气涌入的速度明显较之前快了几倍,半月过后木云儿辅修功法已达到筑基后期,主修功法也已修炼到太初境界圆满。

    但半月后的一天,他不得不从这种状态中醒过来,因为与唐辉约定的子已悄然临近。

    木云儿收功之后站起来,尽管只修炼了半个月,但效果却与三四个月相符。这修炼功法果然神奇。木云儿趁时间未到,又研究了一下柳千赠与木云儿的神器榜。

    两天后,一道蓝光自炼云山外山向化雨城飞去。

    又是那家店铺内堂之中,唐辉似已等待多时,见木云儿出现,便带着他向店铺后院行去。

    两人进了一幢小屋之中,唐辉对着小屋的北墙微一点指,墙壁一阵波纹闪动,一道只容一人可进的石门显露在木云儿眼中。

    唐辉推开石门,当先闪入内,木云儿随后跟来,之后墙壁恢复原貌。

    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两人来到一座石屋之中,此时石屋之中已然有十几名筑基修士,服色各异,一看便知均是炼云岛附近的散修。

    石屋之中尚且有一座小型传送阵。

    唐辉指着木云儿向众人道:“诸位师弟,这位是新入门的木师弟,此次木师弟与我们一起参加此次行动,虽然大家以前都是散修,但你们现在是炼云宗的一份子,故而希望各位能够精诚团结,以期顺利的完成此次任务。下面我来分一下组,各组按照先前的安排,完成各自的任务后,便各自离去,切记不可暴露份。”

    “我炼云宗之所以成立外宗,便是不愿太多人知道这些事是我炼云宗所为,故而各位定要保守秘密,这里是十五颗毒药,请各位行动之前服下,任务完成后每按照安排来此地领取解药。”

    言罢,唐辉自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玉瓶,自瓶中倒出十五粒猩红的丹药,分发给众人。以木云儿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这丹药乃是九毒散灵丹。

    众人在唐辉的监视下服下毒药,之后唐辉安排了任务,众人依次登上传送阵,传送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