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三大家族

    因白天要出差,故而凌晨更新了,如有不便,请各位读者见谅,明天的更新可能要到下午了!

    木云儿闻听此子之语,心内不觉暗喜,若想了解炼云宗况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便是找一名炼云宗弟子,而眼前不就有现成之人?

    木云儿不动声色暗暗等待,一个时辰转瞬而过,此时方才接待木云儿的终年修士来到内厅之中,向众人施礼道:“诸位道友,现在拍卖马上便要开始,请诸位移驾拍卖大厅!”

    众人随其后,步入拍卖大厅,相比较之下,此处较之紫海拍卖场稍小一些,故而所拍之物也不会有什么出奇之处,木云儿本不是真的为了寻找什么炼器材料,故而对此也不介怀。

    待众人纷纷落座之后,那名拍卖场的筑基中年走到台上,道:“诸位道友,欢迎来到化雨城第一拍卖场,今我拍卖场将有二十几样物品要进行拍卖,其中丹药、功法、炼器材料以及珍贵灵草应有尽有,希望各位可以获得所需之物,现在,拍卖开始!”

    言罢,一摆手,一名炼气期女修手托一只玉盒来到中年面前,将玉盒置于中年旁的方桌之上。

    中年道:“诸位道友,这第一件物品是一枚丹药,为下品凝元丹,底价一万晶石!”

    中年言毕,现场一阵轰动,要知道这凝元丹之珍贵,非金丹后期丹师不能炼制,而金丹后期修士何其稀少,木云儿闻言也是一愣,对此拍卖会本来没有什么兴趣的他此时到来了兴致,未曾想这第一件拍品便不同凡响,想必后面之物该是愈发珍贵。

    对这枚凝元丹木云儿没有多大兴趣,故而并未出价。

    最终这枚凝元丹被一名筑基后期修以三万晶石拍走。

    这时第二件拍品被放置在方桌之上,中年道:“诸位道友,这第二件拍品乃是一件低阶法宝,名为金玉环,此宝……”

    接下来几件拍品木云儿皆是无半点兴趣,故而均未参加竞拍,拍卖会随着最后三件拍品的出炉进入了*。

    中年修士道:“诸位道友,这最后三件依然如往一般,乃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之物,故而请各位擦亮眼睛,若是有各位所需之物,还要踊跃竞拍!”

    “那么下面这件拍品并非我东海之物,而是我东海修士自北海之中所得,带回东海,后来辗转落入本拍卖行,今是应拍卖行掌柜要求将此物拿出来拍卖,故而价钱吗,嘿嘿……”

    正说道此处,台下众修士已然没有耐再听他啰嗦,纷纷叫道:“快拿出来吧,大家一看自然知道是何物!”

    “是啊,你恁多废话,还不快将物品拿出?”

    “……”

    中年修士见此,忙道:“好好好,这就拿出来,这就拿出来。”言罢,向桌上玉盒一点指,玉盒上符箓已然脱落,一股冷森森的寒气笼罩全场,修为稍低的修士已然开始打哆嗦。

    木云儿眼中精芒一闪,凝目向盒内瞧去,一见盒中之物,木云儿心内骇然,这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你道这盒中究竟何物,让木云儿如此吃惊,盒中之物乃是一只貌似人参之物,但此物晶莹透明似冰雕一般,正是北海万年冰参。只因木简之中太始丹炼制药材中有一味便是这万年冰参,木简中有此物的详细介绍,故而木云儿一眼便认出此物。

    中年修士也不废话,直接道:“北海万年冰参一棵,底价十万晶石!”言罢,看着在场诸人。

    在场诸人显然也知道这万年冰参为修炼寒属功法之人梦寐以求之物,故而纷纷出价,木云儿并未着急开口,开始出价只会将价钱越提越高,对此物他是志在必得,故而等待众人叫价。

    然而十万晶石对一名金丹修士尚且已是天价,而在场却以筑基期弟子为主,故而喊价的只有寥寥数人,最终价位被喊道二十万晶石之时,便无人再出高价。

    中年修士见此,也算满意,便道:“诸位道友没有人出更高的价了么?若是如此,那么这棵万年冰参便归这位前辈所有了!”

    正在此时,后排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我出二十一万晶石!”

    众人皆是一惊,没想到这拍卖会上居然真有财大气粗之人,皆是向后看去,见此人不过二十岁年纪,筑基中期修为,生的英俊异常,此人正是木云儿。

    先前那名出价二十万晶石的金丹期修士,闻言一愣,这二十万晶石可是他所能出的最高价了,于是他站起形,向木云儿一抱拳道:“这位道友,这万年冰参对在下非常重要,故而还请这位道友相让,不知可否?”

    木云儿冷哼一声,道:“道友若是手中还有晶石,大可继续拍啊?此物对在下也是非常重要!”言罢,不再径自坐下。

    这名金丹修士闻木云儿此言,登时语塞,满面通红,坐了下去,但木云儿却在此人眼中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狠辣,却并未放在心上,一名金丹中期修士,木云儿还不至于惧怕。

    此时,中年修士道:“既然这位道友出价最高,那么这棵北海万年冰参归这位道友所有!”

    言罢,开始了下一件物品的拍卖,然而令木云儿失望的是,剩下的两件物品均为六阶魔兽材料,尽管对一般修士来说也算珍惜了,但木云儿空间戒指中这种东西不计其数。

    又是半个时辰,拍卖会便已结束,木云儿缴纳晶石后,领取了那棵万年冰参,向拍卖场外行去。

    木云儿本跟踪那名炼云宗弟子,但神念一动,发觉也有人在跟踪自己,神念扫过,发觉正是那名要拍下万年冰参的金丹修士。木云儿心内一寒,暗道既是找死,何不送他一程?此时见那名炼云宗弟子进了一家店铺,放下心来,凭自己强大的神念,只要这名弟子不急于回山,那么自己肯定可以再找到他。遂加快步伐,向城外行去。

    刚出城便是一片密林,此地确是杀人夺宝的好地方。进入密林两三里时木云儿收住脚步,缓缓道:“道友真是好耐,随木某到此不就是为了杀人夺宝么?你看这里密林丛生,人烟稀少,不正是最佳地点么?”

    此时,木云儿后数十丈外一棵巨树后面转出一人,正是那名金丹中期修士,此人表面看四十上下年纪,体消瘦,一脸诧异的看着木云儿道:“小娃娃,好强的神识啊?竟然能将本尊识破,哈哈,不过今你却难逃被抽魂炼魄的命运!”

    木云儿呵呵一笑,道:“道友就那么有信心能将在下杀死么?到时候被抽魂炼魄的是道友也说不定啊?我还是劝道友打消夺宝的念头,不然会悔之晚矣,在下曾答应一位得道高僧,不可乱造杀孽,故而道友还是速速离去吧!”

    此修士闻听木云儿此言,仰天狂笑道:“在下还未听说过哪个筑基中期修士有你这么大的口气,今我倒要称称你到底有几斤几两,让你如此狂妄!”

    言罢,一只白晃晃的钩形法宝幻化而出,带起一片银芒向木云儿脖颈钩来。

    木云儿乍见此钩,竟然想起当随鬼道子前往衡山回雁峰寻宝之时,遇见的天钩门众人,便道:“在下有位故友也是用钩的高手,不过你这两手照他可是差的远了。”

    金丹修士见木云儿气定神闲,眼看法宝加居然还镇定自若,与自己说起闲话来,心内怒火更甚,这小子摆明了不将自己放在眼中,遂催动灵力,银芒速度更快向木云儿钩来。

    金丹修士眼看木云儿已被自己的银钩钩中,心内暗喜,这小子原来只是虚张声势,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在脸上凝固,因为木云儿的影已在眼中消失,自己击中的不过是残影而已。

    此修士脑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瞬移神通,莫非此人是元婴期修士,因为只有元婴期修士才能施展这门神通,若真是如此,那自己岂不是找死?

    正在他一愣之际,背后一阵空气波动,此修士尚未回,便觉背后一痛,之后便是天旋地转之感顿生,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木云儿并未下死手,故而此修士之时昏厥过去,木云儿单手按在此修士头顶之上,默运神念,施展搜魂之术。

    一盏茶功夫后,木云儿收起右手,面现沉吟之色。在搜魂之时,木云儿了解到这名修士乃是化雨城修仙家族慕容氏的长老,据了解,这慕容氏乃是化雨城三大修仙家族之一,因依附于炼云宗,故而在化雨城横行无忌,其他两大家族敢怒而不敢言。

    这慕容家也算得上实力强横了,族中有金丹修士三名,另有筑基修士十数名,这样的实力对于一宗一派算不上什么,但对于一个休闲家族来说已算强横。

    木云儿还了解到,因另外两大家族一直不肯向炼云宗低头,故而炼云宗授意慕容家对其他两大家族发难,暗中还派了两名金丹修士助阵,三后便要对其他两大家族动手。

    木云儿沉吟片刻,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自己可以联络其他两大家族,共同对付炼云宗,这两大家族虽然不足以与炼云宗抗衡,但好歹也不会束手就擒。

    打定主意后,木云儿单手一挥,这名金丹修士便已魂归地府,木云儿拾起此修士的储物袋,收入空间戒指中,之后便快步回城了。

    一场大风暴正在化雨城酝酿,木云儿不知能否借此机会颠覆炼云宗。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