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神器谱

    木云儿处主舟之上,与各位师兄见礼之后,拉着柳千往自己的房间走来,书中交代,主舟长约百丈宽三十丈有余,故而舟内各金丹修士均有自己房间,木云儿也不例外。

    进屋之后,木云儿将临时设置的制开启,向柳千道:“柳师兄,小弟有一事相求!”

    柳千道:“师弟切莫客气,有事尽管开口。”

    木云儿闻柳千之言,假意一拍储物袋,实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只方形玉盒,去掉其上的制符箓,将玉盒递给柳千。

    柳千接过玉盒,也不说话,径直将玉盒打开,一股精纯的灵力自玉盒内爆发而出,忙探目观瞧,看清此物后,柳千心内一阵大骇,道:“木师弟,这可是金甲蟹上之物,这内丹也是金甲蟹的么?”

    木云儿点头称是。

    柳千接着道:“师弟可是要用此物炼制防御法宝么?这金甲蟹可是这东海防御最强之物,其外壳炼制之法宝定可挡下元婴中期修士全力一击,如果再将此兽内丹镶嵌其中,防御更可大增。师兄定会帮师弟好好炼制此物。”

    木云儿闻柳千之言,便道:“师兄误会了,这是师弟此次带如是历练之时偶得之物,是送给柳师兄的,算是小弟的酬劳吧!”

    柳千闻言,似是不敢相信木云儿之语,道:“木师弟,你说这是送给为兄的?”

    木云儿微笑点头,道:“确是要送给柳师兄。”

    柳千心中大喜,溢于言表,道:“师弟真是神通广大,连这东西都有,对了,师弟要让为兄为你做什么,但凡为兄办得到,定会尽力为师弟办成。”

    木云儿缓缓道:“其实师弟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请师兄帮小弟修复一些法宝,另外还要向师兄请教炼器之事。”

    柳千道:“些许小事,乃为兄分内之事,何用师弟如此贵重的酬劳?”说罢,将玉盒又递回给木云儿。

    木云儿见此,忙道:“师兄不必客气,此物在小弟手中实为无用之物,师兄还是收下吧!”

    柳千见木云儿如此,也不再推辞,将玉盒收起,道:“师弟要修复何物,还请拿出来,让为兄一看。”

    木云儿又是假意一拍储物袋,自空间戒指中取出前些时候在紫海所得几种法宝,交与柳千。

    柳千将几件法宝置于木云儿房内的圆桌之上,先是拿起宁老怪的那杆长枪,细细端详,道:“裂云枪?这不是紫海宁老怪的成名法宝么?怎会在师弟手中,莫非?”言罢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木云儿。

    木云儿忙解释道:“师兄明鉴,这裂云枪乃是小弟在元婴修士斗法后,现场所拾之物,桌上这些法宝均是当时拾得。”

    柳千点了点头,道:“此为极品法宝,以为兄之力,倒是可以修复。”接着柳千拿起三只金盾,道:“这是五东海紫金龟所炼之物,品阶虽不高,但防御却是较为强悍的。”

    言罢,柳千拾起那块砖型法宝,目光忽然一亮,道:“木师弟,你这件法宝是从何而来啊?”

    木云儿道:“此物也是侥幸拾得,柳师兄,此物有何特别么?”

    柳千兴奋地道:“木师弟啊,你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你可知此为何物?”

    见木云儿一脸茫然,柳千道:“木师弟,这可是一件仿制灵宝,非是此界之物啊!此宝灵力受损,若略加修复可是一件大神通法宝。”

    木云儿闻听大喜,道:“这是仿制灵宝?这师弟我倒是没有想到。”

    柳千接着道:“木师弟,此物名为翻山,是灵界法宝翻天印的仿制之物,其威力虽不如翻天,但在此界可算得上顶阶了。”

    木云儿道:“那师兄可有把握将其修复么?师弟境界低微,只能靠这些法宝护了!”

    柳千道:“此宝虽灵气大损,但为兄勉强还是可以修复,只是将来能否发挥其威力,还要看师弟祭炼的如何,这几样东西为兄拿去修复了,十天以后便可交给师弟。至于炼器之术,师弟将此玉简拿去,自行研究,若有不懂之处,可随时来找为兄。切记此玉简只可自行研究,不可外传。”

    柳千言罢,自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简,交给木云儿。之后便收起桌上法宝,转离去。

    木云儿待柳千离去后,将柳千交与他的玉简取出,放在额头之处,细细阅读。

    三个大字映入木云儿脑海,神器谱。

    木云儿心内惊喜,传闻这神器谱乃是器峰镇峰宝卷之一,为修仙界炼器师均得之之物,上书炼器之三大境界:凡器、灵宝、神器。

    凡器者,赖材料之属,即等阶、灵气而成之宝,凡间之冷器,修士之灵器、法宝皆在此列。

    灵宝者,除材料上乘,炼器师需善于汲取天地灵气,以气成灵,贯注法宝之内,无主灵器可自行修炼成妖。

    神器者,乃大能神通所化,无形无质,无根无灵,故而神器非器。

    ……

    之后,是各种灵器、法宝炼制执法,长篇大论,木云儿待阅读灵宝炼制之法时,发觉后面竟没有内容。

    心内释然,怪不得,原来柳师兄在拓印之时已将后面内容省略,既是如此宝贝的东西,怎会全部拓印给他人。

    想到此处,木云儿也不气恼,按下心来,仔细研读灵器与法宝炼制之法。

    忽一,木云儿正在修炼之中,忽闻房门外一阵动,忙打开制,向外行去,但见众金丹修士均面肃然,站立舟头。

    木云儿忙向洪剑秋道:“洪师兄,不知发生何事?”

    洪剑秋道:“前方发现一队魔修,金丹期修为的便有十几人,实力不弱,看来要有一场恶战。”

    木云儿一愕道:“嗯?不是距聚仙岛还有六七路程么?怎么会有魔修出现?莫非是魔道已然完全攻陷聚仙岛不成?”

    洪剑秋道:“这为兄也不清楚,只是这一队魔修有百人之多,金丹修士便有十几个,师弟要小心照顾自己。”

    言罢,洪剑秋待众人唤出法宝后便收起灵舟,众人依令向众魔修冲去。

    及至近前,只见对方一百多人一字排开,与墨玉宗修士遥遥对峙。

    李如是见此形,忙道:“各位金丹期的师弟与我缠住对方十几名金丹修士,其他筑基期弟子负责灭杀其筑基弟子。”

    一声令下,众人各持法宝向敌阵冲去。

    木云儿扫了一眼,见李如是与南宫玉不知何时已凑在一起,正向木云儿招手,木云儿催动刺天剑向两人处飞去。

    三人刚刚汇合,便有数名魔修将三人团团围住,南宫玉催动摄魂铃,一阵青芒闪过,两名魔修便被摄魂铃青光笼罩,李如是擎天斧落,两名魔修登时丧命。

    此时木云儿也与两名魔修交手,但见两人上,魔气翻涌,两柄黑色法宝向木云儿当头压下,两人见木云儿形微动,心内暗道,筑基中期而已,两人合力之下,还不当场毙命。

    正在两人暗自得意之时,忽闻己方一名修士喊道:“师兄小心背后。”两人便已失去知觉。

    剩下的几名魔修见三人强悍如斯,忙开启防御法宝,木云儿拣了一名手持小盾的魔修,一剑劈去,金属铿锵之声大作,之后便是咔嚓之声响起,小盾被劈成两半,此修士刚要转离去,刺天剑已在此修脖颈处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此修士尸体坠落海中。

    李如是与南宫玉配合之下又是斩杀一名筑基后期魔修,此时李如是在此次历练中得到的斗法经验展露无遗。

    转瞬之间,围攻三人的魔修尽数伏诛,这两师徒在茫茫大海中面对的敌人均是强悍无比,此时两人如虎入羊群,各展神通,一时间刺天剑和擎天斧似化为了两条凶神恶煞的恶魔,不断夺舍众魔修的命和信心。

    另一方面,众金丹修士与金丹期魔修也轰然撞在一处,木云儿眼角余光扫过,但见洪剑秋前一柄刀型法宝正散出耀眼的金芒,此刀无把,在洪剑秋的*纵下刀似长龙一般,与对方一名金丹期顶峰修士*控的墨绿色长戟轰在一处,两人皆是发力强横,故而也没有什么花哨,但是灵力的比拼。

    接着一声声巨响传来,墨玉宗众金丹修士同时出手,第一波攻击,双方都未占到任何便宜。

    木云儿刺穿一名筑基初期魔修膛时候,灵力运转,向高空飞去,俯视整个战场,正魔双方各有损伤,离他四十丈远处,一紫衣女子正与对方一名筑基后期修士对峙,看样子岌岌可危。

    木云儿见此一愣,这不是柳静姝的大弟子么?未曾想自己刚离开宗门不到一年时间,此女便已筑基成功,这修炼天赋甚是惊人。

    此时楚凝霜脸色煞白,对面的筑基后期青年却是留有余力,便以法宝向楚凝霜施压,口中调笑声不断:“小妮子,看你生的这般美貌,不如随本公子回神魔岛如何?本公子乃是神魔岛四大护法坐下一名首领,若是你伺候的本公子高兴,将来传你无上魔功,也可与本公子结成双修道侣,岂不美哉?”

    楚凝霜本就不是这魔修的对手,此时闻这魔修污言碎语不断不断,心内更是大乱。

    眼见自己的仙剑法宝已被对方魔廉死死压制,向自己而来,遂放弃抵抗,双眼一闭,任由对方魔廉奔自己膛而来。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