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魔长道消

    但见此女粉腮红润,朱唇微启,生的甚是可人,让木云儿心内厌恶的是此女剪水双眸,满含色,骨子里散发出一股媚态,此时此女正盯着木云儿,那眼神似是在看猎物一般。

    木云儿道:“既是被前辈看穿,我也不必隐瞒,我二人乃是一介散修,以猎杀海兽为生,此次来紫海只是为换取一些修炼所用之物,现在就要返回,恐怕不能陪前辈去你的什么总坛了。”

    此女闻木云儿此语,也不生气,而是扭动腰肢向木云儿靠来,道:“唉,奴家知道,小哥生的英俊,看不上奴家,可谁让奴家一见你就心慌呢。修炼多辛苦啊,那比得上与奴家回总坛,享受温柔之乡,有多惬意!”说罢向木云儿连抛媚眼。

    木云儿对此女行为大是消受不起,忙闪后退,后的李如是则是大晕其浪,看的目瞪口呆,心道,这魔女真不要脸,师父是何等人物,怎么会看上她呢?

    木云儿正色道:“萍水相逢,前辈切莫如此!”

    此女见木云儿不为所动,但仍未放弃道:“什么前辈前辈的,难道我有那么老么?叫姐姐,来嘛,随姐姐回总坛好不好,姐姐定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

    木云儿见此女得寸进尺,便道:“若是前辈仍不自重,那休怪晚辈无理了。”

    说罢,刺天剑幻化而出,后的李如是也亮出擎天斧,严阵以待。

    此女见木云儿如此,脸色由媚转冷,冷哼一声道:“哼,别不自量力,若非本宫看你有些姿色,早将你灭杀了,你倒教训起本宫来了,我看你是找死。”

    言罢,手中玉镯飞出,直奔木云儿二人头顶罩来。

    木云儿一声厉啸,刺天剑迎着玉镯刺去,李如是也是催动擎天斧向玉镯劈去。

    女子见两人如此,说了声不自量力,口中法诀一变,玉镯发出一阵白光,骤然变大,向下压来。

    两人顿感周压力大增,体内灵力竟似被捆住一般,丝毫不能运转。

    木云儿心内大骇,这法宝不但具有空间神通,还能将灵力束缚,真是厉害非常,心念急转直下,一股精纯的真龙之气爆发而出,向玉镯迎去。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两人恢复自由,玉镯一晃了一阵,飞回到女子手中。

    此女诧异地看着木云儿,道:“你究竟是何人?怎么能破掉我的乾坤镯?”

    木云儿并未答话,右臂凝聚真龙之气,脚踩真龙幻,向此女击去,一阵空气爆裂之声传出,但木云儿知道这一击并未击到实处,心内纳罕,方才自己已用真龙之气笼罩此女,此女应是灵力受制,很难逃出自己这一击的啊?

    正纳罕之间,远处传来女子咯咯笑之声。此女已在数十丈万的高空之中。

    女子笑道:“未料到小哥还有这等手段,到是让妾刮目相看,算了,今便不再为难小哥,只是小哥要记住妾的名字,妾乃随缘岛红粉宗副宗主,妾叫方菲,若是小哥有空不妨到我红粉宗做客,呵呵!”

    言罢,又是一阵笑,临行之时还不忘向木云儿大抛媚眼,形一闪,消失不见。

    此时李如是上前向木云儿道:“师父,你怎么将这魔女放走了,留着她早晚是祸害,莫非师父你对她动心了不成?”

    木云儿闻听此言大感头疼,横了李如是一眼道:“连我的必杀一招都被她躲了过去,难道你有把握能够留住她么?”

    李如是自知失言,忙赔罪道:“师父恕罪,弟子一时失言,请师父责罚。”

    木云儿未曾理会李如是,径自在山谷中搜寻起来,对这个徒弟他既是无奈又是无语。

    一顿饭功夫,两人便将刚才陨落的四人法宝收集起来,此时一看,那三块金色小盾已被宁老怪用长枪刺破,灵力受损,而宁老怪的长枪也被金丹自爆损坏,只余那块方形法宝倒无大碍。

    此宝虽是灵力受损,但略加修复便可使用。但见此宝毫不起眼,真个似俗世的青砖一般,但入手温和舒适,一看便知不是凡品,但以木云儿眼力竟也看不出此宝是何品阶。此宝之上三颗小篆,翻山印。

    木云儿也不细想,便将此宝收入囊中,剩下几件交给李如是,待他有机会再重新修复祭炼。

    师徒二人查找半晌竟然未曾发现四人的储物袋,想必是被刚才金丹自曝彻底毁掉。

    木云儿师徒,收拾好物品之后匆忙离开此地,若是被人发现,怕是要惹上什么麻烦。

    秋去冬来,已是万雪飘飞的季节,这傍晚,雪花肆意张扬,如同海水汹涌而至,似要淹没一切凡尘,街上行人稀疏,当真是海岛大雪天,鸟雀难相觅。

    金佛岛,相传为释迦牟尼讲经之地,后高山中佛寺林立,成信教之风,岛上住民也是万分虔诚,家家供奉释迦佛像,以求平安。

    纷飞的大雪将远山、近寺纷纷笼罩,似要涤世间一切纷争,一切罪恶。

    释迦城内,东西长街,蓝衣青衫,两人踽踽而行,雪花纷纷落在两人上,而他们似浑然不觉。

    长街对面闪出六道人影匆匆向两人方向行来,这已是两人上岛以后遇到的第四波了,六人在两人边擦肩而过。

    李如是开口道:“师父,以弟子观之,这些人浑杀气外露,魔气翻涌,不似正道修仙人士,现在魔道如此猖獗了么?”

    木云儿道:“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李如是遂闭口不答。

    两后,一个令东海修仙界震惊的消息传出,金佛岛金佛寺遭神魔岛众魔围攻,寺内近千名僧人尽数惨遭毒手。

    同,望星岛,池阳岛,紫海均落入神魔岛控制。

    两后,又有一消息传出,神魔岛大尊魔功大成,进阶化神后期,帅众魔重出神魔岛,号称要血洗东海修仙界。一时间东海修仙界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

    一个月后,东临岛万丈峰两道流光闪过,往万丈峰望天飞去,及至大外落下形,正是木云儿师徒,两人在一月前便接到宗门传音,着两人速速回宗,保卫宗门,抗击魔道。

    两人进之后,见宗门诸金丹修士已全部到齐,木云儿一一施礼。

    祁连见两人进,便道:“木师弟回来了,为兄还担心你们路上安全,快坐!”

    见木云儿落座,祁连接着道:“魔道自我东海三位大能将魔道大尊封印于神魔岛后,已然近千年未曾为祸,当年三位大能念其修行不易,并未加以灭杀,看来这一念之仁竟成了后辈的祸害啊!”

    言罢,转头向洪剑秋道:“洪师弟,你将现今的形势向各位师弟说说吧!”

    洪剑秋站起来,声音低沉道:“此次魔道入侵自北而来,首先是金佛岛、望星岛、池阳岛、紫海纷纷沦陷,正道修士已在北方诸岛设起防御,然而况并不乐观,今传来消息,又有北方七岛落入魔道手中。”

    “现而今形势吃紧,魔道中人见我正道修士便杀,现已有近万名修士惨遭屠戮,正道千羽宗、落花宗、净月宗已联络正道修仙门派,组成抗魔大军,所有筑基以上修士均在此列。”

    “故而明除掌门师兄与丹峰的刘师兄留守宗门,其他各峰修士随我开赴战场。”

    说罢,洪剑秋看了看祁连,接着道:“掌门师兄委我为我宗主事,故而此次大战关系正道存亡,所谓唇亡齿寒,若其他各宗覆灭,我墨玉宗也难独存,故而希望在此期间,各位师兄弟暂时忘却个人恩怨,与其他正道宗门连成一气。”

    言罢,洪剑秋特意看了一眼木云儿,见木云儿眉头微皱,接着道:“众位师弟可否办到?”

    众人轰然应诺,单是木云儿未曾开口。

    此时祁连接道:“好了,诸位师弟回山妥善安排,明便随洪师弟出发吧,切记,保住命才是根本。”

    众人各自散去,木云儿正待随刘通海回丹峰,却被洪剑秋叫住。

    洪剑秋将木云儿拉至无人处,在周设置制后道:“木师弟,为兄知道你难忘大仇,但此时宗门危机在即,你还是要着眼大局,切莫在此时对炼云宗发难,事后,为兄自然帮你,可好?”

    木云儿看了洪剑秋一眼,道:“一切谨遵师兄吩咐便是,但若是炼云宗弟子招惹我,那自当别论!”

    说罢也不看洪剑秋反应,祭出刺天剑向丹峰飞去。只留下洪剑秋在原地回味这木云儿方才所说之话,而后摇了摇头,径自回转剑峰去也。

    当晚,木云儿拜会过刘通海后,将李如是叫道洞府之中,道:“如是,此次正魔大战,虽然关乎将来命运,但切记保命要紧,此地开往战场需半月之久,故而在此期间,我要求柳千师兄将前我们得到的法宝重新祭炼一番,以增加保命的手段,切记,此次大战也算是你我师徒历练的部分。”

    李如是道:“弟子明白,弟子还没娶到南宫师妹,怎么舍得呢,哈哈!”

    言罢两师徒哈哈一笑。

    是夜无话,次清晨,木云儿带同李如是及丹峰其他筑基修士共四十余名,向主峰飞来。

    及至众人赶到主峰之时,其他各峰修士也纷纷到齐,一大两小三艘灵舟已停在大上空。

    洪剑秋也不多话,着众人分别登上灵舟,往北方行去。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