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通天诀

    之后的拍卖更是掀起了一个个*,连续数件五六阶魔兽的材料内丹,被诸金丹修士收入囊中,本来金丹中后期修士应可勉强收拾五阶魔兽,但近海之中的高阶魔兽危机各宗门低阶修士命,故而大都被各大宗门猎杀,若想寻找五阶以上魔兽需深入大海之中,一个不留神便可能遇到更高品阶的魔兽,猎兽不成,反成了魔兽口中的食物。

    这些金丹修士哪个不命,故而这批魔兽材料一上拍卖台,便被疯狂的抬价,一只六阶巨蟹兽的内丹竟被拍价到七万晶石之多,看来此次木云儿师徒倒是狠狠赚了一笔。

    此时赵姓老者又是缓缓开口道:“诸位道友,下面三件物品乃是本次拍卖的压轴之物,可谓珍惜异常,请各位道友准备好手中的灵石,下面我们拍卖开始!”

    而后老者着两名炼气女修抬上三只木箱,老者打开第一只木箱,但见箱内一黑色盔甲,黑光闪闪,灵气浓郁,老者开口道:“各位道友,这第一只木箱之中乃是一件高阶防御型法宝,名为乌金甲,乃是由六阶乌甲兽外壳炼制而成,可抵挡元婴初期修士全力一击,底价十万晶石……”

    台下众人骤闻此宝,一阵动,要知道这乌甲兽生于深海,极少出现在浅海,此兽以防御著称,本甲壳便可抵御金丹后期修士攻击,而被炼制之后威力更是不知要提升多少个层次,既是能抵挡元婴初期修士攻击,那么若是获得此宝,此不可以在元婴以下的修士中横行无忌了么?

    故而众人纷纷出价,一会功夫,这一件高阶法宝便被叫到二十五万晶石,这对于一名金丹修士已然不堪承受了,叫价之人渐渐变少,众人皆望着此时竞价的几人,目中充满了羡慕之色。

    木云儿倒是没有参与这件法宝的竞价,并非因为他不动心,只是在他眼中这样一件东西根本值不上几十万晶石,况且后面还有两件物品未曾面世,最后此物竟被一名金丹初期女修以三十万晶石拍走。

    赵姓老者此时心内暗喜,这乌金甲放到市面上不过十几万晶石,可在此拍卖会上竟可卖到三十万晶石,这下岂不是大赚了一笔。

    此时,他并未着急开口,而是先扫视了一下众人,道:“诸位道友,下一件拍品更是我紫海城首次出现,希望不会令诸位道友失望。”

    言罢,单手一指,木箱之上符箓脱落,箱盖缓缓打开,一股磅礴的魔兽气息充斥全场,众人皆是一惊,这气息显然非是前几样魔兽材料所能比拟,众人纷纷猜测,莫非是七阶魔兽么?

    此时,赵姓老者缓缓道:“箱中之物乃是七阶魔兽内丹及材料,此魔兽便是深海魔兽虎鲨!”

    言罢老者观看众人反应,全场鸦雀无声,赵姓老者的话对他们震撼实在太大,众所周知,这虎鲨乃是群居之物,极少有单独走动,几十只虎鲨聚在一起,便是元婴后期修士也难幸免,故而这虎鲨的内丹及皮骨极为珍贵,算得上是有价无市,未曾想这小小的拍卖场竟然有这等物品。

    赵姓老者见全场气氛,心下甚为满意,接着道:“这巨型虎鲨无论内丹还是皮骨均是炼制法宝的上好材料,底价二十万晶石,请各位竞拍!”

    话音刚落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拍卖场另一个角落响起:“二十万晶石,这东西我要了!”口气之大让全场之人皆向他望去。

    但见此人材魁梧,坐在那里便比旁之人高上一个头,头似雄狮,眼赛铜铃,凶光毕露,满脸络腮,看起来甚是凶恶。此人众人倒是从未见过,但从其气息来看,均知是元婴期修士,众金丹修士见此,忙沉默下来。

    此时,宁老怪缓缓开口:“道友此话未免太霸道了吧,你说要便要么?我出三十万晶石。”

    络腮大汉冷笑道:“我怕你有命买没命享受啊!我出四十万晶石。”

    此时木云儿侧的李如是心中却是激动万分,这可是他们师徒之物,两人越是叫价高,对自己越是好处多多。

    正在此时又是一个幽暗的声音响起:“两位道友何必挣来抢去,这物件小妹要了。”

    但见此女也是元婴期修士,木云儿心内纳罕,这些元婴修士不在洞府修炼,怎么都跑到这拍卖会之上来了?莫非这岛上要有事发生不成么?

    按住心内疑惑,木云儿向此女看去,但见此女面罩黑纱,因是坐着看不见其形,但是却可觉察出女子上散发而出的淡淡杀气。

    宁老怪闻此女之话,冷哼一声道:“哪里来的黄毛丫头竟然这么大的口气,你当我宁老怪是好欺的么?”

    “好欺不欺我不知道,但小妹出的价道友怕是跟不起,赵长老这七阶魔兽的材料我要了我出八十万晶石!”此女冷冷地道。

    在场众人均是倒抽一口凉气,这八十万晶石已经是一个中等修仙门派几个月的开销,此女一出口便是八十万,这那是一名普通元婴修士所能负担。

    络腮大汉此时似是猜出女子份,忙向女子道:“既是道友开口,那薛某便不凑此闹了,在下告辞!”说罢匆匆离去。

    宁老怪见此满脸涨的通红,自问这价钱自己却是出不起,也是沉默不语,心内暗道:“这臭丫头,老夫定叫你生不如死。”

    此时赵姓老者见场中已无人喊价,便道:“既是如此,这七阶虎鲨材料便由这位前辈获得。接下来是本场最具价值的物品,诸位请看!”说罢赵姓老者打开了最后一只箱子。

    众人忙向箱内望去,但见箱内方有一只玉盒,盒上布满符箓,表看看不出丝毫不妥,赵老者单手一指,玉盒之上符箓脱落,一枚玉简映入众人眼帘。

    赵姓老者缓缓道:“诸位道友皆知道当年天丰老祖飞升之时曾留下几修仙功法,威力绝伦,天风老祖便是凭借这几种神通纵横东海数百年之久,今最后一件拍品便是天风老祖留在人界之物,通天诀。但老祖在飞升之时将此功法分作两份保存,而此处我拍卖场只拍卖其中下部功法,至于上部,我等便不得而知了。”

    “下面我们开始拍卖,底价三十万晶石!”

    众人初闻此物是天风老祖所留功法时皆是跃跃试,但又听老者如此说,大多数人皆是失望非常,这功法只有半部岂不等同废物,买来何用?

    此时那名黑衣女子闻言,也是站起来向外走去。

    正在此时,最后一排又是声音传出:“这功法我要了。”

    说话之人正是木云儿,这天风老祖木云儿也有耳闻,乃数千年前纵横东海的化神修士,此人恰恰无宗无门,是一介散修,据传闻,此人不到数百年便结婴成功,此后其事迹便开始在东海流传,因其倨傲的个被东海各岛修士所不容,此人遂与东海各岛宗门定下赌约。

    赌约为由其向东海各宗元婴期修士挑战,若其获胜则要在此宗门住上十年,宗门要为其提供修炼所需之物,其在数百年年间竟未遇敌手,后进阶化之后在东海更是无人是其敌手,遂有东海第一人之称。

    而此所修炼的神通也渐渐被人熟知,今拍卖会上的通天诀便是其大神通之一。

    木云儿心道尽管此功法不全,但也可作为参考,毕竟这种高阶修炼功法自己还从未真正接触,五太功法不可示人,金乌诀此时对他又太鸡肋,眼前这功法虽然不能修炼但未必没有参考价值,反正自己现在拍卖所得灵石也无用处,索便开口要拍卖此功法。

    此时黑衣女子已走到传送阵前,见木云儿出口拍卖,便驻足一望,之后便上了传送阵离去。

    赵姓老者见有人出价,便道:“那么是否还有人愿意出价与这位道友竞拍啊?这可是天风老祖之物啊,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的价值我等并未发现也未可知。”

    木云儿心内暗骂商,这家伙明显是嫌现在价钱有些低,故而故意如此说,要激起在场诸人的兴趣,然而在场修士没有傻子,哪会被他之言迷惑,均是暗道,有一个傻子买你的玉简还不知足,哼!

    见诸人均不开口,赵姓老者只好悻悻地将玉简收好道:“既然无人再出高价,那么这通天诀便由这位道友获得。”

    至此拍卖会已然结束,众人纷纷离去,木云儿与李如是来到赵姓老者前,道:“前辈,今所拍之灵石与物品不知到何处领取?”

    老者满脸堆笑道:“道友虽老夫走便是,道友是贵客,且虽老夫到内厅休息,自会有人帮您办妥。”说罢,在前头带路。

    木云儿二人只好跟随老者离开地下拍卖场,向老者所谓的内厅走去。

    进厅之后,老者向后一名筑基修士吩咐一声,这名筑基修士连忙去了。

    一盏茶功夫,此修士手中提了两只储物袋,交与赵姓老者。赵姓老者接过之后,转向木云儿道:“道友,这两只储物袋中分别装着道友所得灵石和所拍材料,共是三百万灵石,扣除拍卖场提成及道友所拍消费,灵石本场已兑换为中品灵石,共两万三千八百块,请道友过目。”

    木云儿心道,这拍卖场做事还算细致,若这么一大堆灵石可够装的,木云儿清点了一下,灵石、材料和玉简均在,便向老者点头道:“不错道友做事果然麻利,那我等便先行告退了。”说罢带着李如是离开此地。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