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有女凝霜

    木云儿闻是李如是,忙收起混元鼎,打开洞府制,放李如是进洞。

    李如是甫一进洞便向木云儿施了一个大礼,木云儿不明所以,单手一挥,李如是下拜之势顿止,木云儿道:“如是师侄因何行此大礼?”

    李如是满面委屈,喏喏的道:“师叔容禀,今回山之后,如是便将与南宫师妹之事向师父禀报,希望师父能择上器峰为弟子提亲,可师父却连连摇头,说不想上器峰去招惹柳师叔,还将如是训斥了一顿,说我没出息,墨玉宗这么多女弟子,为何要看上南宫师妹。木师叔,我和南宫师妹两相悦,这您知道,可师父他不愿为弟子出头,故而如是便来求木师叔。”

    木云儿听罢,方想起在巨蝎洞之中自己曾承诺李如是要与刘通海一起去器峰帮他提亲。沉吟片刻,木云儿缓缓道:“若是刘师兄不肯出面,那单凭我恐怕此事难办。”

    李如是听木云儿口气,便道:“只要师叔肯劝师父去器峰便可,弟子本来也不敢劳动师叔,亲往器峰。”说罢,李如是一拍储物袋,一只玉盒幻化而出,盒内正是四人在荒漠之中找到的万年青刺。

    李如是接着道:“师叔,这盒中是两颗万年青刺,弟子知道师叔不缺这类灵草,但弟子想……”

    木云儿未等李如是说完,便道:“李师侄既然来找我出面,那是对师叔的信任,这东西万万不可。”

    李如是见木云儿不收自己的东西,一阵苦口婆心,木云儿无奈,只好将玉盒收入储物袋中,道:“你且回去,明一早,我便往刘师兄的洞府一趟,你也过去吧!”

    李如是心内大喜,想自己的师父最佩服的便是这木师叔,若是他肯出面,那此时便有缓和的余地,忙千恩万谢的除了洞府。

    一夜无话,次清晨,木云儿便架起刺天剑,往刘通海洞府方向飞去,但见刘通海洞府之外尚有一片药园,其中不乏各种珍惜灵草。木云儿刚刚落下形,便见刘通海兴奋地从洞府内跑了出来,抓着木云儿双手,道:“木师弟,你来的正好,为兄今正在研究一种丹药,名叫隐灵丹,此丹非常神奇,服下之后,可令人在三天之内隐藏体内灵力,便是元婴期修士的神识也未见能探测出来,只是,为兄一直不能将丹药品质提升,现在还是初期而已,你快来帮我看看。”

    此时,李如是也依木云儿之言来到刘通海洞府之外,木云儿刚待开口说李如是与南宫玉之事,便被刘通海拽进了丹室。木云儿只好向李如是露出一个无奈的神请,随刘通海往里走去。

    李如是见此,心内没底,只好在丹室外等候,两个时辰后方见两人有说有笑的从丹室内出来,忙上前行礼。

    三人来到刘通海洞府之中,刘木二人落座之后,李如是忙准备灵茶,之后便站在两人后。

    刘通海因隐灵丹炼制成功,心大好,着李如是起。木云儿见此时正是时机,便道:“刘师兄可见过万年青刺么?”

    刘通海闻言一愣,便道:“当然听过,那可是炼制结婴丹的主药之一,木师弟昨天不是还带回三株么?嗯?师弟为何有此一问,莫非?”

    木云儿见鱼儿上钩,便道:“师弟我这里的确有两株,师兄也知道,这……”说罢向刘通海一挤眼睛。

    刘通海随即会意,明白木云儿是宗门试炼之时所扣之物,便也向木云儿神秘一笑,道:“师弟可否让师兄大开眼界?昨我等也是远远望见,并未看的仔细。”

    木云儿道:“当然可以,既是师兄开口,送与师兄都可以。”说罢一拍储物袋,两只玉盒幻化而出,正是昨李如是送与木云儿的两株灵草。

    刘通海问木云儿如此说,便道:“师弟说哪里话,这可是万年青刺,千年开花,千年结果,这整个东海都没有多少啊,师兄怎么敢要这么贵重之物呢?”嘴上虽如此说,刘通海眼睛却死死第盯着盒中之物。

    木云儿知已是时机,便道:“这也无不可,反正小弟现在我连金丹都未曾凝聚,暂时也没什么大用,若是师兄喜欢,收起便是。”

    刘通海闻言大喜,观木云儿神认真以极,便道:“这师兄怎好意思?这样吧,木师弟但又所求,为兄无不答应。”

    你道刘通海是高兴过头,说胡话么?怎么随便作此承诺,只因这万年青刺的难寻,加之金丹修士筑基之难,尤其是刘通海修炼资质一般,若无结婴丹辅助,要想凝结元婴,怕是天荒夜谈,故而不下思索,向木云儿做出承诺。

    木云儿见刘通海如此说,便道:“刘师兄,小弟有两事相求,万望师兄答应。”

    刘通海忙道:“答应答应,便是一百件为兄都答应你。”

    一旁的李如是心内暗喜,这怪招我怎么没想到,师父可是丹痴啊,可转念又一想,若是自己将这灵草拿出,八成要被师父强行拿去,再随便给点不疼不痒的好处,打发了,但此时是木师叔拿出来这结果便不一样。

    此时听木云儿道:“刘师兄,这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明请师兄陪我到器峰走上一遭,只因师弟我曾在万凶岛中答应如是和南宫师侄,要为他们之时做媒。”木云儿边说便暗暗观察刘通海神色,只见后者脸色变了数变,未曾开口。

    木云儿一笑接着道:“这师弟对师兄炼制的隐灵丹比较感兴趣,不知师兄可否……”他说道此处,不再往下继续,静等刘通海反应。

    刘通海沉吟了片刻,面色甚是痛苦,好似下了艰难的决定,向木云儿道:“师弟,这隐灵丹的丹方,为兄可以赠予师弟,只是你柳师姐的脾气你还不了解,自当初他的徒儿被我丹峰弟子打伤之后,便将我丹峰视如仇敌,为兄避恐不及,哪里还敢去招惹那煞星?这件事为兄恕难从命!”

    木云儿闻此也不着急,转向李如是道:“如是师侄,既是刘师兄不肯,我也没有办法,这万年青刺既是我留着也无大用,便烦劳师侄帮我毁掉吧!”说罢,将两只玉盒合起,递给李如是。

    李如是闻刘通海此言,心内郁闷,当真如木云儿此言,接过玉盒向洞府之外走去。

    刚行至洞府门口,便听刘通海道:“畜生,你给我回来,都是你惹的事,让为师这般年纪还要去器峰受你柳师叔的气。以后若再有此等事,我便将你逐出师门。”

    李如是闻此,心内大喜,就是说师父肯为自己出头,去器峰提亲,忙跪倒尘埃,向两人连连叩头,道:“多谢师父,多谢师叔,师父放心,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等事了!”

    木云儿自是替他高兴,刘通海确实满脸的不愿,道:“这也是看你师叔的面子,不然你就算一辈子光棍,为师也不会上那器峰。”

    李如是心道,这那是看师叔的面子,明摆着是看那两株万年青刺的面子,但口内却连连称是。

    木云儿见事已办成,便道:“既是如此,师弟便不再打扰,这便告辞,明辰时师弟再来师兄洞府,一同前往器峰。”

    说罢便匆匆离去,李如是连忙相送,路上李如是对木云儿道:“此事要多谢师叔了,若如是能和南宫师妹结成连理,均是师叔的功劳,如是定当厚报。”

    木云儿缓缓的道:“此事能成,功劳最大的当属你那两株万年青刺,我只不过是推波助澜罢了!”

    李如是此时想起木云儿将那两株灵草送给了师父,忙从储物袋中又取出两株,方要再说之时,木云儿道:“师侄何必客气,师叔我囊中还乏此等灵草,此物你还是自己留着,将来说不准会有大用。”

    李如是说了半天,见木云儿仍是不肯接受,只好将灵草收起,回转自己的洞府。

    未及半刻,木云儿便已遥遥望见自己洞府,嗯?怎会有两名女子在此?忙凝目观瞧,但觉两名女子均倾青城之色,明艳照人,其中一女木云儿认识,正是南宫玉,而另一名女子木云儿尚是首次得见,但见此女炼气期八层修为,一袭蓝衫难掩动人的材,两双杏目顾盼生,琼鼻秀口,朱唇轻点,其貌较之南宫玉尚略胜一筹,较之那秦若雪也不逊色多少。

    见木云儿此时已稳稳落在洞府之前,两女忙上前见礼,口称师叔,木云儿一摆手,打开洞府制,将两女让了进来,木云儿坐下之后,示意两女坐下说话。

    连来南宫玉与木云儿已是非常熟络,知道这木云儿向来没有师叔架子,故而也不客气,坐了下来,另外那名女子将南宫玉坐下,也只好坐下。

    木云儿见南宫玉两人落座之后,开口道:“南宫师侄此次前来何事啊?不会是也如如是师侄一般要我帮忙吧?”

    南宫玉闻言,俏脸微红,道:“木师叔,今次前来不是为了那事,而是凝霜师姐非要来答谢您这位恩人。”

    木云儿此时方知此女便是柳静姝的另一位徒,楚凝霜!便道:“呵呵,凝霜师侄不必介怀,炼制丹药本是我丹峰的职责所在!”

    此时,楚凝霜忙站起向木云儿深施一礼,轻声道:“若非木师叔丹药神奇,怕是凝霜此生都无法再行修炼,如此大恩,他凝霜必当厚报!”说罢,俏脸之上竟升起一片红霞,又向木云儿拜去。

    木云儿心内纳罕,以这柳师姐和南宫玉的脾气判断,这楚凝霜该也是脾气火爆之人,今一见,竟与想法大相径庭,忙单手一拂,止住楚凝霜下拜之势,道:“炼制九转玉还丹也是举手之劳,师侄千万别再客气,不然师叔倒是无地自容了。”

    说罢着楚凝霜落座,之后南宫玉便开始向木云儿请教修炼之事,木云儿对其疑惑一一解答,楚凝霜从头到尾均未曾开口,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位年轻英俊的师叔,对此木云儿竟是毫无所觉。

    待为南宫玉解完疑惑,已是近黄昏,两人忙起告退,木云儿出洞府相送,正待两人要踏上法宝离去之时,木云儿道:“南宫师侄,明我会与刘师兄到器峰拜访柳师兄与柳师姐,看来你得留在器峰,不能乱跑。”说罢,神秘一笑。

    南宫玉闻此,俏脸又是通红,未曾开口便架起法宝匆匆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