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试炼评比

    九后,木云儿等人终于回到当进入万凶岛时的海滩之上,阵阵海风吹皱了平静的海面,海浪一步步吞噬着岸边的沙滩,木云儿面朝无边无际的大海,心内寒意渐起。

    想自己自一出生便注定孤苦,鬼道子对自己虽护有加,但自己终归是无根之人,从未享受家的温暖,本来此次试炼与李如是三人虽相互扶持,但自密林边缘一役,让三人对自己敬而远之,木云儿从未像此刻般感到孤独。

    更有自己朝思暮想的秦若雪,只是一句来南海寻我便匆匆离去,木云儿也不知这女子对自己到底是否也有义,怕只怕自己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

    诸多烦恼尽上心头,木云儿一声龙吟,声震九霄,中方稍觉舒适。后三人对此面面相觑,不敢吱声。

    四人本先一步回到望星岛,但自十天前的况看,怕宗门其他弟子也遭到炼云宗的袭击,故而便决定在此等候几,宗门试炼马上便要结束,多等上三五也是无妨。

    这碧眼金蟾也从沉睡中醒来,并顺利打开灵川上人的第一重封印,实力恢复到了七阶,金蟾醒来之后见南宫玉正逗弄一只小老虎,便要上前示威,哪曾想这小家伙一个凌厉的眼神便使得碧眼金蟾浑颤栗,它似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只好钻进木云儿的百宝囊中,不敢再招惹那小煞星。

    李如是等人见这碧眼金蟾尚是首次如此表现,心内诧异万分,三人无不对这只小老虎侧目而视,木云儿心内明白,这是血脉的缘故,别看这只小老虎现在外表看来只是一阶魔兽,但其血脉的高贵却是与生俱来,真龙血脉对这世间所有兽类均有震慑作用,这金蟾也不例外。

    三忽忽而过,此时已是宗门试炼最后一,各宗弟子纷纷离岛,墨玉宗其他弟子也是纷纷赶至,众人刚刚飞离万凶岛,便见天空之中乌云盖顶,一道道闪电游蛇般在万凶岛上空游走,天空中白光骤起,不消片刻,海面又是归于平静,万凶岛消失无踪。

    趴在木云儿肩头的雏虎眼中竟泪水汪汪,木云儿忙拍了拍它的头,以示安慰。一路上幼虎皆是毫无生气,任南宫玉百般逗弄,终是耷拉着脑袋不做回应。

    数个时辰过后,一行人回到望星岛子午山,洪剑秋也不耽搁,唤出灵舟,众人往东临岛飞去。

    半月之后,东临岛便遥遥在望,众弟子欢呼雀跃,整整四个多月,终于回家,众人自是感觉亲切。

    灵舟飞至万丈峰望天时,遥遥见数千弟子聚集在前广场之上,心内自是激动不已。

    灵舟缓缓落下,一老者率众迎接,正是代掌门祁万良。只见他疾步上前向洪剑秋和木云儿抱拳道:“辛苦二位师弟!”洪剑秋与木云儿忙抱拳还礼,道:“师兄客气,这本是我等分内之事。”

    众人鱼贯入,祁万良着众人落座之后,道:“着试炼的弟子进来吧!”

    门前弟子通传过后,其他十二名参加试炼的弟子鱼贯而入,向诸位长辈见礼之后,肃立于大之中。众人扫了这十二名弟子,心内大惊,除原本的筑基修士外,更是多了四股筑基修士气息,这可是这么多年从未有过之事,若说有也是两百年前洪剑秋参加宗门试炼之时,与柳静姝两人双双进阶,已然成为炼云宗一段佳话,而此次宗门试炼竟有四名弟子进阶,怎能不让在场诸人惊愕。

    此时洪剑秋与木云儿早就知晓,面无任何表,其他金丹修士均是惊喜交集。尤其是丹峰和器峰主事两人表甚是精彩。

    刘通海心道,看这下其余两峰还会不会说我丹峰无人。

    祁万良心中大喜,在自己执掌墨玉宗几月中便有四名弟子进阶,这也算是一种功德,忙道:“恭喜四位师侄筑基成功,还望你们以后勤加修炼,我墨玉宗将来还要倚重各位师侄。”

    李如是、周东、南宫玉以及器峰的张莫言忙出列向代掌门行礼,齐声道:“弟子等定不负宗门所托!”

    “好好好,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感慨过后,祁万良正色道:“相信各位师侄在此次宗门试炼中收获颇丰,现在你等可以将试炼之物拿出来了,众位师弟做一个评判可好?”

    各金丹修士纷纷应诺。

    首先是第一组,一名器峰的筑基修士,走上前去,一拍储物袋,五只玉盒凭空出现,此修士向各金丹修士道:“各位师叔,弟子等办事不力,只凑齐五种物品。”言罢将各个玉盒打开。

    祁万良道:“五种?不错了,不错了,这可都是珍惜材料啊!”

    接着是剑锋筑基弟子上前交出宗门试炼之物,恰是六种。而后是主峰筑基弟子,主峰弟子生的甚是不凡,而人如其名正是赵不凡,但见赵不凡一拍储物袋,竟有九只玉盒幻化而出,高声道:“弟子无能,未能将宗门试炼之物凑齐,请掌门责罚!”

    其他各峰无论金丹修士还是门下弟子均是不悦,这小子凑足九中还叫无能,那我们各峰弟子岂不都是酒囊饭袋了?

    心内虽然不爽,但都是惊讶异常,除了当年钟师祖在宗门试炼中将宗门试炼之物凑齐外,纵是如洪剑秋、柳静姝等人也将将凑齐八种。

    这宗门试炼之物均是炼丹炼器的珍惜材料,最次也是四阶魔兽上之物,而珍惜灵草又大都有高阶魔兽守护,故而其中虽有运气成分,但实力更是不容小觑。

    这赵不凡本是黄石道人的徒,天资聪颖,修炼天赋极高,故而黄石道人对其是护有加,此子也算争气,短短三十几年修炼便已到了筑基中期,直追剑锋的陈道昌。

    此时赵不凡一口气拿出九种材料,当真是扬眉吐气,趾高气昂一番。

    赵不凡将材料上交之后,回到队列之时,特意向木云儿望来,眼神中满是挑衅。

    此时众人的目光皆落在木云儿上,木云儿见赵不凡如此,不可置否地冷哼一声,道:“如是,你把我等收集的材料交给掌门师兄吧!”

    在万凶岛等待其他试炼弟子之时,木云儿已将宗门试炼之物交给了李如是。

    闻木云儿此话,李如是忙答应一声,走上前去,向祁万良一施礼,轻拍储物袋,十只玉盒幻化而出,在场诸人均是一愣?莫非这一组找到了十种材料?

    李如是似早料到众人的反应,缓缓道:“我等在木师叔的率领下,不负宗门所托,将十种材料全部找齐,且每样均有三份!”

    什么?找齐了,还是三份?众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岂不是完成了宗门试炼么?想当初钟师祖也只是凑齐了种类,而在数量上仍是不足,这四人不但将所需之物凑齐,还凑足了数,这在墨玉宗历史上可是第一次啊!

    此时木云儿古井无波地向赵不凡看去,只见此子表尴尬至极,刚才他向木云儿挑衅的目光相信在场诸人均看入眼中,而没过一刻木云儿便以这样的方式还击自己,如何不让这位主峰的天骄无地自容?

    祁万良此时似是不相信一般,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走到摆放玉盒的方桌之前,一一比对过后,方确认这最后一组当真是完成了宗门试炼,而且,这四名刚刚筑基的修士中竟然有三名是这一组的成员。也就是说此组所有炼气期弟子均筑基成功。

    在场诸人纷纷向木云儿瞧去,木云儿忙起道:“诸位师兄切莫看我,皆是三位师侄及时筑基,我等才有此收获。”说罢又坐了下来。

    祁万良压住心中的兴奋,道:“想必宗门试炼结果已是非常明显,便是木师弟一组胜出,因胜者一组炼气期弟子均已筑基成功,故而,筑基丹的奖励免除,每人奖励低阶法宝一枚。”

    木云儿倒没什么,李如是与南宫玉三人闻言却是大喜,尤其是周东,这李师兄的木师叔赠予的擎天斧乃中阶法宝,而南宫师妹手中有柳师叔赐予的摄魂铃,就差自己手中没有法宝,此时闻宗门奖励竟是低阶法宝,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忙惊喜地往木云儿处望来,满脸的感激之色。

    平心而论此次宗门试炼若非与木云儿同行,而是被分到其他组去,恐怕自己筑基都是奢望,别说还有低阶法宝。此时李如是和南宫玉也是向木云儿望去,木云儿向三人报以微笑。

    此时,祁万良道:“器峰弟子张莫言也是筑基成功,可喜可贺,故而宗门奖励极品灵器一把。”

    张莫言也是高兴万分,纵使不能和三人的低阶法宝想必,但聊胜于无,故也是欢欢喜喜。

    祁万良接着道:“众位炼气其弟子均已到达炼气顶峰,筑基在即,尽管为能完成试炼,诸位师侄也算是对宗门有所贡献,每人领一颗筑基丹吧!”

    现而今众人皆是欢喜异常,只余赵不凡任何奖励未得,当真是尴尬异常。

    此时祁万良带着唱腔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宗门试炼已然结束,各位师侄仍要好好修炼,只要将来对宗门做出贡献,这奖励是少不了你们的。好了,各自散去吧!”

    众人轰然应诺,出了望天

    连来的奔波,让木云儿也是心疲累,遂随着刘通海回了丹峰。

    回到洞府之中,木云儿从储物戒指中放出金蟾与小老虎,又自储物袋中取出宗门奖励,木云儿此时用的储物袋乃是自炼云宗弟子手中得来,那空间戒指虽然方便,终归太招眼了,故而木云儿表面上仍是使用储物袋做存物之用,目的只是掩人耳目罢了。

    木云儿一拍储物袋,一只青蒙蒙的丹炉幻化而出,据说这丹炉乃是器峰主事柳千亲自所炼,这柳千的炼器术在整个东临岛算是首屈一指,既是他所炼之物,定不会差到哪里。

    木云儿细细打量悬浮于半空的丹炉,但见丹炉之上也是符文闪动,一股灵动之气隐而不发,鼎之上‘混元’两字光华闪耀,当真是件好宝贝,今后自己炼丹倒是不用再愁丹炉之事,虽自己戒指中的青龙鼎也是不错的丹炉,但较之此炉还是差上不少。

    正欣赏之际,洞府李如是声音响起:“木师叔,弟子李如是有要事求见!”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