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水乳交融

    此时青龙转过头来,向木云儿道:“小友此时是否有所不适?”

    木云儿道:“除体内灵力无法运转外,并未感觉任何不适,反而这空气中有淡淡香气,倒是让人心神舒畅!”

    闻听木云儿此言,青龙心内称奇,这绝灵谷中的真龙之气,对修士来说,只有坏处,绝无好处可言,怎么这小子竟还说心神舒畅,真是奇事!

    其实青龙与木云儿均不知晓,木云儿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他所修炼的五禽气功不但强健体,安心凝神,对任何兽类灵气均不排斥,甚而会有相辅相成之效。

    青龙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说明次子可以更顺利地吸收谷内的真龙之气。此时两人已来到绝灵谷最深处,此地有一条瀑布从谷底悬崖之上流下,瀑布下一汪水潭清澈见底,谭内无数游鱼来回游动,甚是自在。

    青龙在此处停下脚步,向木云儿道:“自今起,木小友便在此地,专心吸收真龙之气,数之内便可,这便是为何本仙要留小友在此盘桓数,只有吸收了真龙之气,才可炼化真龙之血,而没有真龙血脉又如何修行真龙诀?”

    说到此处,青龙手中多出一颗淡红色丹丸,递到木云儿手中,道:“此丹名为绝灵,在十内将小友体内灵力封印,以免影响真龙之气的吸收,十之后,药力自然消失,那时小友真龙之气已在体内凝聚,便不虞有何变故了!”

    木云儿接过丹药,但闻丹药之上有淡淡香气传出,作为丹师,木云儿知道这丹药到一定程度便可将药内灵力及香气内敛,看来这手中之物定非凡品。

    青龙又将吸收真龙之气的法门授予木云儿,木云儿何等聪明,仅是一遍便将吸收真龙之气的法门牢记。青龙交代好一切后,便转离去,临走时交代,十后再来帮木云儿炼化真龙之血。

    木云儿见青龙离开,对谷内美景欣赏了一番后,便服下绝灵丹,开始依青龙所教之法,吸收真龙之气。绝灵丹入体之后,木云儿并未有任何不适之感,只是觉得自己体内灵力与心神失去了联系,青龙之前已将症状和他说清,故而也不惊慌。

    修炼两之后,木云儿发觉这真龙之气在体内储存的位置竟然和自己先天五太功法一般,均是灌注于各个经脉之中,这经脉之中本来便已储存了大量灵气,虽不受控制,但他们仍然存在,故而两相作用,木云儿竟感觉自己如进阶太易中期那般易经洗髓之痛,体内经脉有被随时撑爆之感,忙停止了吸收。

    木云儿站起来,在谷中行了一圈,站在瀑布之前,他眼睑自然下垂,体一会儿如猛虎般扑按转斗,一会而如仙鹤般昂然独立,一会儿如猿猴般纵攀跳跃,一会儿如黑熊般雄浑沉稳,一会儿又如雄鹿般姿态优雅。正是传自汉代名医华佗的五禽气功。

    一五禽气功下来,木云儿额头竟微微见汗,可见这气功玄妙之处,因凡修炼此功者百步之外均要见汗,以疏通人体内外呼吸。

    此时木云儿经脉不畅之感已然消失,然而他同时发觉近来所凝聚的真龙之气竟少了些许,怪不得自己会有经脉顺畅之感,忙又加紧修炼,然而修炼到经脉不畅之时,木云儿便又以五禽气功疏通,来回往覆之下,木云儿几之间竟似在做无用之功,经脉如此之下,扩张了些许,但毕竟有限,故而凝聚的真龙之气虽在每增长,但却少的可怜。

    此时,十已至,青龙再回到谷中之时,看木云儿的目光也是惊异非常,几来,自己也时常在旁窥视,此子修炼之时,天地间的真龙之气,疯狂涌来,本以为十下来,木云儿体内该是真龙之气充盈,吸收炼化真之血该是毫无问题,然而此刻观此子形,为何会如此呢?

    青龙不心内苦笑,莫非是天要亡我龙族么?再过半月便是小龙破蛋而出之,若此次不能被带出此地,恐怕被真仙界发现,又要有灭顶之灾了。

    看来不得不冒险一试了,以此自目前体内真龙之气根本就无法吸收多少真龙之血,更别说修炼真龙诀,但他可是我龙族唯一的希望,只有赌一赌了。

    青龙面上不露丝毫不悦,仍是满面堆笑向木云儿道:“今小友便可吸收这真龙之血,但要等到绝灵丹药力过后,方可进行融合,我现在将我龙族不传之秘为小友拓印一份,不知小友可带有玉简?”

    木云儿此时无法调动灵力,只好用手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青龙会意,心念一动,木云儿腰中的储物袋便凌空飞起,砰的一声爆响,木云儿的储物袋竟然爆开,里面各种玉瓶玉简,以及一路上所得魔兽材料散落一地,木云儿见此形,脸色骤变,此储物袋乃是他唯一一个,这下这些物品要收到何处啊?

    刚待出言责难,便听青龙道:“实在抱歉,本仙倒是忘记这绝灵谷内一切依灵力催动之法宝均不能使用,一旦使用便会废掉,这样吧,小友且将物品收好,搁置一旁,待你吸收完真龙之血,本仙传你真龙诀后,自会赔偿小友。”

    木云儿闻青龙此言,便不好发难,口称不碍事之后,将各种物品,分门别类堆放整齐。

    青龙也不着急,静待木云儿收拾,按青龙掐算,再过一盏茶功夫便是木云儿体内绝灵丹失效之时。

    待木云儿将物品收拾停当之后,一盏茶时间已过,木云儿渐感自己对体内灵力感觉正在恢复,然而他此时却是表古怪,站在木云儿侧的青龙表更是精彩至极。两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原来木云儿感应到灵力之后,内视经脉,发觉经脉之内的灵力,竟然较之前大相径庭,经脉灵力依然如泉水般在经脉中川流不息,但竟散发着耀眼的白光,这不是真龙之气么?原来这些天自己修炼所得真龙之气竟已和经脉中的灵力水*融,难怪数修炼下来,进展缓慢,原来竟是如此。

    而此时的青龙更是诧异万分,在绝灵丹为失去药效之前,丹药之力将融合后的灵力掩盖,纵是青龙这等神通也未发觉异样,此时丹药之力化尽,灵力显出,青龙乍见此象,如何不惊诧?这已然超出了这位大仙的认知,这灵力与真龙之气本是相克之物,因何这小子体内的灵力和真龙之气竟然融合?

    既然想不通,便不再费神,青龙取出盛放金龙之血的玉瓶,单手一指,木云儿顿感一股精纯的真龙之气在其内散发出来,但此时已不像在石室之中那般难以喘息。

    青龙神念一动,木云儿诸多物品之中飞出四只玉瓶,青龙将里面丹药倒掉之后,将真龙之血分为五份,将其中一份交给木云儿,道:“小友今便开始炼化这真龙之血吧,切记,血内蕴含的真龙之气远非小友想象那般简单,且此血要和小友体内血脉融合,期间会较为痛苦,还望小友稍事忍耐。”

    木云儿接过玉瓶,点头称是,之后便盘膝在地,将瓶内真龙之血倒出一点,滴入口中,此血入口即化为一股蓬勃的力量向木云儿心脉冲去,木云儿忙调动体内真龙之气,将此血紧紧包裹,血内散发出的力量被他一丝丝导入经脉之中,缓缓炼化,直至与灵力融合。

    待血内真龙之气被木云儿完全吸收之时,再控制血液缓缓向心脉移动,当此血与木云儿心脉之中己血液融合之时,一股燥充斥全,全血脉被这滴金龙之血引动,骤然间沸腾起来。

    木云儿顿感置于火炉之中,随之血脉竟也如经脉一般,有种被撑开之感。木云儿心神开始摇曳不定,脑中尽是宗族被炼云宗修士杀戮之景,心内登时怒火上涌,他骤然睁开双眼,眼内凶光宛如实质,便是青龙见此也不打了个冷战。

    青龙知木云儿在融合真龙之血时出现心魔幻想,忙一声龙吟,声震九霄直冲木云儿双耳灌去。

    木云儿激灵灵打个冷战,知自己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忙收摄心神,忍着血脉之中的剧痛,继续融合。

    一个时辰之后,木云儿缓缓睁开双眼,此时第一滴真龙之血已被木云儿完全炼化融合。

    歇息片刻,木云儿将第二滴倒入口中,此次真龙之气的引导炼化倒是顺利,然而血脉融合之时,木云儿又是心神摇曳,秦若雪绝美的容颜幻化而出。

    然而致命的却是此时秦若雪着亵衣,卧倒边,上私密之处隐约可见,木云儿望着秦若雪胜雪的肌肤,心脏剧烈跳动。此时秦若雪发出一声媚笑,向木云儿招手道:“木郎,来啊,雪儿好想你啊!”

    木云儿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儿如此形态,那还把持的住,向秦若雪走去,然而心内却道,不可如此,不可如此,秦姑娘冰清玉洁,我怎可如此对她。心内如此想着,腿上却不听使唤,向秦若雪一步一步行去。

    正在此紧要关头,又是一声龙吟传入耳中,木云儿猛然惊醒,忙收摄心神,又是险些万劫不复。

    玉屏之**是五滴真龙之血,木云儿在吸收炼化第三滴之时,已然顺利许多,此次再无心魔出现,然而此时真龙之血内蕴含的真龙之气却已完全和木云儿灵力融合,现在木云儿进阶太初之后贯通的经脉内也充满了真龙之气。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