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上古遗迹

    万凶岛内岛,此乃万凶岛核心,有数万凶兽栖息,其中不乏高阶化形魔兽,顾名思义这化形魔兽便是已可化为人形的高阶魔兽,其等阶必在九阶以上,且不是所有的九阶魔兽均可化形,化形越晚此兽寿命越长,其血脉也更精纯。魔兽化形之后便已成妖,可修炼功法,而非是依靠天赋神通,故而在修炼之后也可飞升,只不过同人类修士不同,魔兽飞升之处为妖界。

    木云儿对魔兽的了解也仅止于此,均是他由店铺之中所购玉简之中所述。

    闲话休提,且说四人踏上传送阵之后,传送阵一阵光芒闪烁,四人踪迹皆无,与此同时,万凶岛内岛一座上古遗迹之中与之对应的传送阵也是一阵光华流转,现出四人影。

    四人被传送至此后,并未急于踏出此阵,而是细目观瞧此处环境,但见四人处一座巨大的石室之中,室内几十丈见方,空无一物,石室出口处石门高大异常,片刻之后,几人见无任何异状,依次出了传送阵。

    甫一出阵,木云儿但觉周一轻,心道莫非此处没有制存在么?那么内岛之魔兽岂不是随便出入内外岛么?木云儿唤出刺天剑,飞而起,果然没有空。后三人见此,也是各施法宝向外飞去。木云儿放开神识,小心翼翼,向石室外飞去,但见石室外一条长长的走廊向远处延伸,以他的目力竟也望不到头。

    走廊两侧均如是他们刚刚走出一般的石室,木云儿等人小心探查,这些石室均是空无一物,几人遂放开速度御空而行,一炷香时间后,几人方望见走廊尽头,忙全力向前飞去。

    飞出走廊,几人已然处一座巨大的宫之中。宫方圆竟有数里,内明珠闪耀,映得通明,几人细细打量,中每隔五十丈便有一根擎天巨柱,直达顶,顶距地也是呼呼数里,几人震惊的合不拢嘴,未曾想这内岛之中竟有如此庞大的巨型宫,只不知这宫的主人是何等份?

    木云儿顺着巨柱向顶瞧去,顶有夜明珠无数,静静悬浮,似被某种力量牵引一般,再往上瞧,木云儿顿觉一阵目眩神迷,只因顶之上竟雕刻着四灵之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按五行方位排列,木云儿目光所及,但觉四灵似活了一般,向自己冲来,忙闭目片刻,心神方安定下来,再次定睛瞧去,形依旧如此,心内大叫诡异,忙带着三人向大外飞去。

    刚出大,木云儿顿觉天宽地广,前乃是巨大广场,场中有九根石柱,分处九宫职位,柱上分刻龙之九子: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负屃、螭吻。雕刻栩栩如生,似活物一般,且每只雕刻灵光隐动,要从石柱中飞出一般。

    木云儿此时对大主人更是疑惑非常,但以他之阅历想这种事无疑是太过勉强,索不再胡思乱想,且看看这遗迹之中是否如传言般有什么宝物。

    木云儿着三人在此等候,自己驾着仙剑向顶冲去,待落在大顶部,木云儿极目远眺,但见大四周方有九座较大略小的宫,均匀分布于大四周,远远看去,也是气势磅礴。将周遭形记于心内,木云儿缓缓落在三人旁,将形向其余三人叙述一遍,四人心内失落,原以为这内岛凶险之地定是灵草遍地,法宝无数,可谁知只有这么几座宫,但不知其他几座宫内是否如此处一般也是一无所获。

    既然来了,不妨看上一看,几人打定注意向其中一座宫飞去。

    五后,木云儿四人更觉索然,这所谓的上古遗迹当真如几人猜测一般,空空如野,几人几天搜索下来,一无所获。木云儿四人只好做了打道回府的打算。

    木云儿虽心内失望,然而此遗迹处处透着诡异,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却也说不上来。只好带着三人向来时的走廊行去。刚刚进入走廊之时,木云儿灵觉微动,自己似被人盯着一般不自在,四下张望,却不见任何异状,只好催促三人加快行程。

    四人来到设有传送阵的石屋之中,见传送阵仍在运转,周东率先上了传送阵,接着是李如是和南宫玉,正当木云儿单脚踏在传送阵上之时,大处传来轰隆隆巨响,木云儿一愣,便在他一愣之际,眼前的传送阵一阵光芒闪烁,三人消失不见,便在三人影消失之时,传送阵上传来一股巨力将木云儿抛飞。

    李如是三人被传送到了巨蝎的老巢之时,却不见木云儿,心内大急,刚刚三人在传送阵内之时,大内的轰然巨响他们也听的真切,莫不是木师叔出了什么事么?怎么还未传送过来?

    李如是心乱如麻,便要再次进入遗迹一探究竟,毕竟四人连来同生共死,感岂是一般,然而令他差异的是,体刚刚接触传送阵的光罩便被弹了回来,似被封印了一般,这可如何是好?

    “我们便在此处等候吧,相信木师叔吉人天相自会逢凶化吉!”周东道。

    李如是和南宫玉虽心内着急,但除此别无他法,三人遂在巨蝎巢之中静静等待。

    再说木云儿被传送阵弹回之后,心内诧异,为何三人顺利传送而自己却无法进入呢?他又尝试了几次,依旧未果。此时大中巨响已然停止,木云儿心道,莫非自己要被困在这里不成么?不行,一定要找到出去的方法,不然自己真的再此地困上个几百上千年,不郁闷死也得寂寞死。

    打定主意以后,木云儿决定先到大之中,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炷香时间后,木云儿已站在大之中。目之所及,大之中无任何变化,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传来:“向上看!”

    木云儿如一只牵线木偶般听话,向头顶看去,这一看木云儿一阵心惊,顶之上的青龙壁刻不见了。木云儿此时在想到转过头来,向发声处看去,背后竟空无一物。

    木云儿知自己的小命捏在人家手中,忙向虚空处俯施礼道:“不知哪位前辈指点,晚辈木云儿给前辈见礼!”

    虚空之中无半点回应,木云儿不敢起,又道:“晚辈木云儿给前辈见礼,万望前辈现,晚辈好瞻仰前辈尊容!”

    “尊容?哈哈,本仙怕是露出真容来,你会吓得尿裤子,哈哈!”虚空之中声音再次响起。

    闻听此言木云儿仍是判断不出这老者到底在何处,又道:“前辈还请现一见,晚辈还不至于如此不济。”

    “哈哈,你这娃儿倒有意思,好,本仙便让你见见本仙的真容!”

    言罢,只见大上空一阵精光闪烁,刺得木云儿双目难睁。光芒过后,一只淡青色庞然大物悬浮于顶之上,但见其长数十丈,角似雄鹿,耳似牤牛,满鳞片,利爪如鹰,脸似沙驼,眼似电光。木云儿被惊异的张大嘴巴,道,“这不是……”

    “不错,看来你倒是认得本仙,本仙正是四大灵兽之一,青龙族的一员。”

    木云儿虽然已经猜到对方份,但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传说中的灵兽居然真的存在么?自己不会是在做梦吧?听这青龙的口气,似乎还不止他一只,还有一族?这已然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青龙见木云儿呆呆的盯着自己,心内暗笑,这小子刚还大言不惭的叫我现,此时倒给吓得傻了,于是道:“小娃儿,吓得傻了吧?本仙已然显出真容,你可看够了?”

    木云儿闻言,自惊愕中惊醒过来,忙道:“前辈既是四大灵兽之一,为何会在这人间的万凶岛上?前辈不该是在那么?”木云儿边说边用手指了指上方。

    青龙哀叹一声,向上方望去,眼神之中满是追忆。

    蓦然青龙上一阵灵光闪烁,庞大的体竟缩小了些许,便道:“小娃儿,几万年了,从未有人类修士踏足这大之中,你既是来了,便是与我有缘,你且在此住上些时,待我慢慢向你道来。”说罢,体又是缩小了些许。继而一闪消失,顶的青龙浮刻又是恢复如常。

    木云儿心内震惊仍未平复,但当务之急是找到离开内岛的方法,这青龙出现的太诡异,且不知他意何为,若真要对自己不利,以自己的修为,可不敢与这灵兽抗衡,对方稍稍动动爪子,自己便得灰飞烟灭。

    便想着,木云儿出了大,灵力运转,向外岛方向冲去,此时李如是三人已不再边,他便没有必要再借助法宝之力御空而行,哪知刚飞离偏不远,便觉上压力一增,向下摔去。木云儿忙停住遁光,向前试探了一下,果然又向下栽倒!

    落在地上之后,木云儿依旧向前行去,行不足数里,便一头碰上坚硬之物,伸手向前抹去,心道:“该死的,此处竟有制在,此处制可不像巨蝎老巢中那般儿戏,木云儿横着走了几里,向前摸去,仍是如触实质。心内骇然,这么一座大型制法阵,这布阵之人神通令人无法想像。

    木云儿心内还有一个疑惑,既然这制如此之强,那便是这巨蝎又是从何处进入此止之中?又在这内外岛之间来回穿梭,这岂不是解释不通么?那么这制定是有什么漏洞存在,可惜那巨蝎已被自己诛杀,现在想问也没处问去。

    木云儿索回转大,反正一时半会自己也难找到这制缺口,慢慢来吧,且休息一晚再说。

    回到大之后,木云儿拣了一处离主较近的石室,盘膝入定。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