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真假传送阵

    三人闻言大惊,心道,这木师叔不是脑子坏掉了吧?这内岛凶兽遍地,岂是我等筑基修士所能踏足,过去许多踏足内岛修士无一幸免,前车之鉴啊!

    李如是开口道:“木师叔,我等宗门试炼尚未完成,这片荒漠之中尚是如此凶险,何况是凶兽遍地的内岛,怕内岛之中连化形的凶兽也不会少吧?据说内岛外围便满是八阶凶兽,恐怕我等刚一上岛便凶多吉少。”

    周东与南宫玉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李如是所言。

    木云儿知他们并未听见巨蝎临死前所言,便道:“现在师叔我知道一条可以通往内岛的捷径,若是凶险,我等可瞬间逃出。”遂将巨蝎之言讲给三人。

    三人一听之下,心内自是大动,若真能直接进入内岛古遗迹之中,指不定会有甚么天大的好处,可此一去凶险万分,也不知那巨蝎所言是否属实,面上刚刚露出的喜色又收敛起来。

    木云儿道:“事关生死,你们慎重考虑一番也是对的,不如我等先找到入口,再做打算,如何?”

    三人点头称是,于是几人动向巨蝎出现之地行去。正是前不久几人采摘万年青刺之地,一座三十丈宽的深坑映入众人眼帘,深坑底部一处不知通往何处的圆形黑洞。木云儿心内已是打定主意要到内岛一探,故而也不说话,便祭出刺天剑,踏上法宝向洞内冲去。

    三人见木云儿的影瞬间消失,只好各自祭出法宝紧紧相随,飞行片刻便到了洞底,但见洞底甚是宽敞,有百丈方圆,数十丈高,四壁岩石均有刀斧削砍的痕迹,看来这洞府并非天然,而是被前人开辟出来。

    洞中央一块两丈见方的石台吸引了几人的注意,石台之上一座法阵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木云儿心内大喜,这便该是那巨蝎所言通往内岛的传送阵了。木云儿转头向李如是三人道:“我等在次歇息一,几位师侄也好慎重考虑是否随我进入内岛。”说罢径自找了一处干净地方,盘膝而坐,修炼去了。

    三人面面相觑,也是找了一处地方,凑在一起,商量此事。

    这次是周东率先开口,道:“李师兄,南宫师妹,不是我临阵退缩,只是我等尚不知这传送阵的另一头况如何,贸然进入,万一那边是魔兽的老巢岂不糟糕?况且,纵使那边如木师叔所言是上古遗迹,可岛上高阶凶兽无数,怕我等刚一上岛就会被盯上,终难逃厄运。”

    李如是略一沉吟,向南宫玉道:“想必师妹也做此想吧?”

    南宫玉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摆弄自己的衣角,似是在认真考虑。忽而南宫玉抬头向李如是道:“那李师兄作何打算呢?”

    李如是也是抬头看了看南宫玉,声若蚊蝇道:“师妹去哪里,我便去哪里。”说罢,竟是满脸红透,低下头去南宫玉此时闻李如是竟说的如此直白,也是俏脸微红,默不作声。

    三人陷入了沉默,其实此时最难受的莫过周东,夹在两人只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当真是如坐针毡。此时木云儿语声响起,道:“周东,你过来,师叔有话要和你说。”

    周东闻言,如蒙大赦,忙颠的向木云儿打坐处走去。木云儿此时向周东一眨眼,心内会意,这师叔哪里是有事交代,明明是看自己在那边难受,方叫自己过来。两人为做足戏,遂假意闲聊。

    此时便只剩下南宫玉与李如是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李如是率先开口,道:“师妹,我说的是真心话,无论刀山油锅,天庭地府,我都愿意跟随你。”

    南宫玉闻言,一股暖流瞬间充满全,嗔道:“呆子,那个要去刀山油锅了?”说罢,横了李如是一眼,只是这一眼,李如是便觉两腿发软,平里哪曾见过南宫玉有过这种眼神,一副冷若冰霜之色让李如是不敢靠近。此时骤见南宫玉小女儿形态,钢铁汉顿化作绕指柔,恨不得暴吼一声一舒中的快意。

    李如是忙道:“为兄的心意,师妹你是知道的,只是平时你……”刚说到此处,见南宫玉脸色骤变,连忙噤声,不敢再说。

    南宫玉见李如是如此竟咯咯笑出声来,道:“师兄,你的心意师妹当然明白,只是平里至尊因洪师伯之事,对男女之事管教甚言,故而,我虽……”说到此处,俏脸之上又是红霞遍生。

    李如是见南宫玉变脸真是较变天还快,心内暗道,这女人心果真是海底针啊。他偷偷望了一眼木云儿与周东,见两人正说的不亦乐乎,胆子也便大了起来,探手向南宫玉柔荑抓来,南宫玉条件反般将手缩回,但李如是此时放开了胆,又是将南宫玉小手捉住,南宫玉见拗他不过,便由了李如是捉着自己的小手。

    但听李如是道:“师妹,为兄明白,等此次试炼回去,我便求师父和木师叔上器峰向柳师叔提亲。”

    南宫玉此时抽回自己的小手,嗔道:“哪个要嫁你了,且待我会宗门之后,向师尊禀报之后,在做定夺吧!”

    李如是忙道:“该是如此,该是如此。”说罢,嘿嘿傻笑起来。

    笑过之后,李如是面容一整,道:“不知师妹如何看木师叔进内岛一事?”

    南宫玉也是素容一正道:“宗门试炼十年方一次,机会难得,此次我三人被分与木师叔一组,实在是我等的福气,一路上不但蒙他照拂,得到诸多好处,况且此次内岛之行说不准是天大的机缘,于于理我等都应跟随木师叔入内岛一探,师兄以为如何?”

    李如是点头道:“为兄说过,为兄紧随师妹骥尾!”

    两人商量已毕,便起向木云儿行来,及至近前双双施礼,李如是道:“多谢师叔!”

    木云儿被谢的一愣,一摆手,着两人坐下,道:“如是何出此言?”

    李如是道:“若非那经师叔指点,师侄与师妹现在还两厢痛苦呢?”

    木云儿一见南宫玉神色,顿时了然,哈哈一笑道:“哎,怎么谢起我来了?缘分一到,这月老自然会吧红线儿来牵。”说罢,哈哈大笑。周东也跟着凑趣,笑了起来。

    李如是与南宫玉见状,均是脸生红霞。李如是又道:“一路行来,师侄已领教师叔的神通,故而此次内岛之行固然凶险万分,但我与师妹决定追随师叔。”

    木云儿闻言大喜,道:“好,我等修士不历经艰险如何能够成圣,周师侄,那你如何打算?”

    周东见三人均要入岛冒险,无奈之下,便道:“既然李师兄和南宫师妹都要进去,那师侄我一人留在此处有何意思,当然是和你们一道喽!”

    木云儿闻周东此言,便道:“既是如此,今我们便在洞中休息,待明状态大好之时,再入内岛。”

    三人应诺,各自修炼去了。

    几人深处洞中也不知是是夜,几个时辰之后,木云儿掐算已是天已入夜,忙唤醒三人,准备进入内岛。

    四人收拾利落之后,木云儿率先向传送阵走去,就在右脚已然踏上传送阵之时,脑中灵光一闪,大感不妥,忙抽回右脚。三人见木云儿如此,忙上前询问。

    木云儿思索片刻,眼露精芒,道:“好狠毒啊,这传送阵是假的!”三人大是不解。

    木云儿接着道:“也怪我太大意了,险些害了各位师侄的命。想那巨蝎何等庞大,而此处的传送法阵却如此之小,况且这法阵四角之内填入的是下品灵石,怎能将那庞然大物传入内岛?你们且看,这传送阵内石台之上灰尘盈寸,岂不是很久未有人动过了么?”

    要知道这传送阵本就是逆天之物,此物打破了空间限制,提前制造出空间通道,法阵发动之后,瞬间可将修士传送到其他地方,但发动此法阵需要以灵石为动力,阵法所需灵石品阶越高传送距离越远,而此处的传送阵却只以下品灵石催动,且阵法布置极为简单,故木云儿判断此阵最多传送不过数百里,然而此地据那内岛何止千里之遥。

    几人心内释然,同时大叫好险,若不是木云儿心细,此时怕四人已命丧黄泉了。

    木云儿离开传送阵,灵力贯注双眼,只见他眼中似爆发出宛若实质的光芒,向洞内石壁扫去。洞府最深处的石壁之上顿住目光,而后向石壁缓缓行去。

    木云儿单手探出,向石壁轻轻一点,一道法诀打出,石壁蓝光一闪,起淡蓝色波纹,木云儿道了一声果然如此!

    但见他双手连挥,一道道法诀打在石壁之上,足足半个时辰时光,木云儿方将眼前的制破除,这制乃是幻像与锁定双重制,故而木云儿破起来也是稍嫌勉强。制破除之时,木云儿已是汗流浃背。

    但他未耽搁,率先向石壁走去,碰到石壁之时,又是一阵波纹起,木云儿影在几人面前消失。李如是三人见状,忙紧随其后。

    进的内洞,四人顿觉眼前一亮,洞内宝光璀璨,墙角之中堆满了金银珠宝,未曾想到这巨蝎魔兽竟喜欢收集这等俗物。但见内洞较之外洞尚要宽敞数倍,一座堪称庞大的传送法阵正在内洞一角散发着刺目的白光。

    木云儿心内一喜,看来这便是真正的传送法阵了,但四人并不着急,既然此处是巨蝎的老巢,定是有许多宝贝,木云儿四人在洞内展开搜索,此时木云儿的目光被珠宝堆中一只玉盒吸引,忙单手一招,玉盒自动飞起,落入木云儿手中,木云儿注意到玉盒之上尚贴有符箓,这里面肯定不是凡物,忙暗暗收入储物袋中。

    几人经过一番搜索,发觉这内洞之中除一堆珠宝之外,别无他物,几人甚是失望。木云儿道:“既是已找到传送法阵,我等这就潜入内岛一探!”说罢率先上了传送阵。

    三人连忙点头,紧随其后,但心内却是没底,不知传送阵那边有什么危险在等待四人。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