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三魔噬魂阵

    金蟾吞服了两兽的内丹之后,又陷入了沉睡之中,金蟾睡前言明,一后便可醒来。木云儿等人瓜分了两兽上的材料后,便寻了一处僻静之所,几人连来马不停蹄,已是困倦非常,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能继续前行。

    故而两人一组轮流休息,其余两人则负责警戒。

    次清晨,木云儿悠悠醒转,此时金蟾也已醒转,几人对它前的大发神威简直是顶礼膜拜,金蟾自是自鸣得意一番,几人也不介意,越往岛内,越是凶险万分,几人还指望这金蟾呢!然而金蟾服食了两兽的内丹之后,虽然法力较之先前强横了不少,从气息上看却仍是五阶顶峰,看来灵川上人在金蟾上种下的制,当真了得。

    不过即使如此加上四人,遇见六阶魔兽也并非无一拼之力,四人一兽继续上路。

    一后,木云儿等人出了密林,一片白惨惨的荒漠映入众人眼帘,几人均有些犯难,密林中虽然凶兽无数,但好在有水有粮,可眼前的荒漠还不知方圆几何?木云儿无论是主修功法进阶太初还是辅修功法进阶筑基,均可辟谷,但三人均是炼气顶峰修为,即便是将几人的储物袋倒空,全部装入清水也不上几

    然而箭在弦上却不得不发,几人已辛辛苦苦走到这里,哪有回头之理?

    木云儿正在犯难之际,李如是满脸歉意的道:“木师叔,诸位师弟,恐怕我们几人要在此地歇息几了。”

    木云儿一鄂,开口问道:“李师侄何出此言啊?”

    李如是道:“本来前几师侄便感觉体内灵力躁动,怕是修炼的瓶颈到了,但林中凶险万分,未敢明言,只好将灵力死死压制,可今怕是压制不住了。”

    木云儿闻言大喜,此时,周东和南宫玉互望一眼,走上前来,道:“我们……”

    木云儿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未等两人将话说完,便大声道:“你们不会也是如此吧?”

    两人同时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下木云儿不犯难,要知道修士筑基乃是仙途中一道最为难过之关,对修饰来说也最为重要,顾名思义筑基便是为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故而修士筑基所需时依修士资质而定,有些人可在一两之内筑基,如木云儿之流,可有些修士因自资质较低及平修炼勤奋程度不足,可能要耗费足月甚至半年的时间。

    眼前三人虽也算是资质上佳,修炼刻苦,可每个十来,怕是难以完成。可宗门试炼只有三月之期,现在已经过去了半月,木云儿等人还在外岛中部徘徊,若坐等几人筑基成功,怕是此次万凶岛之行怕是要夭折了。

    但三人筑基在即,非人力所能控制,若是此时自己自行离去,三人在无人护法之际,怕是极易遭到凶兽的攻击,不但筑基未成反而会送了命。试炼固然重要,但数来,几人出生入死,已然建立了深厚的感,木云儿怎么也不会抛下他们,自行离开。

    打定主意后,木云儿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你们几人放心筑基,我和金蟾为你们护法,切记筑基之时心内不可有分毫杂念,若是心魔入体,后果不堪设想!”

    三人闻听此言,心内大喜,有这神通广大的木师叔护法,还有五阶顶峰的小金蟾在,怕是这林中没有那只凶兽会不要命的跑出来打扰他们。

    于是几人退回到林中,捡了一块空地,各自盘膝而坐,从储物袋中取出木云儿赠予他们的中品筑基丹,送入口中等待药力化开后,引导丹内药与灵气缓缓进入丹田。

    木云儿闲来无事,便坐在三人不远处研究起制阵法来。越是研究木云儿愈发觉得木简中所述阵法博大精深,其中以天罡七煞阵、五灵九子阵、三魔噬魂阵最为强悍,均是灵川上人纵横宇内的强大助力,以前木云儿境界太低连阵旗都无法炼制,故而从未涉猎此处。

    据木简中记载灵川上人曾借助这天罡七煞阵灭杀过大乘修士,要知道这大乘修士乃是灵界的巅峰存在,而灵川上人乃是太极后期修士,那种级别的存在,在两者实力相当的况下,要想灭杀对方简直是不肯能完成之事,由此可见这天罡七煞阵威力何等惊人。

    然而这天罡七煞阵却有致命的缺点,便是要待到天罡移位,七煞连珠才可发挥至强的威力。木云儿不暗叹可惜,然而木云儿也是天资卓绝之辈,明白凡事不可用尽之理。

    再看五灵九子阵,顾名思义,此阵法布置起来至少需要九人方可,木云儿看到此处直接将其忽略,自己加上金蟾才不过两人,他可不想将这么绝世的阵法外传。

    最后便是三魔噬魂阵,木云儿一看心内暗喜,此阵法在制作阵旗之时,只需以魔兽自的材料便可,兽骨为杆,兽皮为旗,最后一点木云儿也不担心,这万凶岛上魔兽遍地,只需以特殊方法,摄其魂魄封印于阵旗之内,布阵之时据施法者功法属,分置五行中的三位,发觉催动,阵法可成。

    木云儿心道,横竖此时三人在冲击筑基期瓶颈,还不知要等到何时,不如试试运气,看是否能将阵旗炼制出来,若是顺利,那么自己将多了一大助力。

    木云儿打定主意,放出金蟾,着其为三人护法,木云儿自寻一处僻静之处,炼制阵旗去也。

    木云儿从储物袋中将前得到的五阶凶兽的皮骨翻了出来,最终他选择了巨猿的皮骨,皆因这巨猿生前强悍异常,防御极强,故而其皮骨自然是炼制阵旗的上上之选。

    木云儿在巨猿的外皮上割下三块尺许见方,又选择了三块肋骨,要知道这凶兽的最短的肋骨便三尺有余。

    木云儿取出青龙鼎与紫火符,此地条件简陋,木云儿只好以火符代替地火,进行炼制,其实木云儿心内倒真是没有半丝把握,炼器与炼丹不同,木云儿担心稍有不慎,这些珍惜材料便会毁掉。

    灵符在木云儿催动下迎风化作淡紫色火焰落入丹炉之内,木云儿将一块兽皮投入火中,缓缓控制灵力,木云儿不断地向丹炉内投入一些辅助材料,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向丹炉内涌来。阵旗的炼化甚为顺利,炼化完成后,尺许的兽皮缩小到了半尺大小,表面光华流转,符文闪动,灵气惊人,木云儿满意的将兽皮收起。

    接着便是旗杆的炼化,木云儿小心翼翼的将一块兽骨投入炉中,兽骨甫一入炉便发出嗞嗞之声,紧接着黄芒大涨,木云儿对此早有准备,这是兽骨中残存的魔兽灵力在作怪,但见他单手一指,一道白光打在兽骨之上,兽骨中黄芒渐敛,灵气被兽骨缓缓吸收,与四周汇集而来的灵气合而为一。

    三个时辰已然过去,此时已是夜幕降临,密林之中不断传出兽吼之声。此时木云儿炼制兽骨已进入最后关头,杂质被炼化后,兽骨收缩到只有尺许大小,他不断地催动体内灵力向兽骨频频施压,天地灵气汇聚的速度也变得奇快。若非木云儿此时手中握着两块灵石,怕他体内的灵力早已消耗一空,木云儿已然猜测过炼制兽骨要比炼制阵旗难上些许,但不曾想这五阶魔兽的骨头竟如此难以炼制。

    又是一个时辰时间,兽骨上也是光华流转,木云儿忙口念咒语,体内最后一丝灵力化作一道白光向兽骨打去。

    完成这一切后,木云儿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阵旗旗杆的炼制没想到比那旗面的炼制还要难上数倍,好在经过一番辛苦终于大功告成。

    木云儿正欣喜之际,忽然一声狼嚎将他从喜悦中拉回,木云儿一惊,忙放开神识,虽然他灵力耗尽但神识仍是强大,很快三只强大的凶兽被他神识探测到,木云儿忙收起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瓷瓶,瓶中正是聚灵丹,木云儿取出两颗服下,片刻后,体内灵力恢复了两三成,木云儿站起形,向三人修炼之处爆而去。

    此时碧眼金蟾正蹲在三人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之上,见木云儿回来,便道:“不知你是否感应到了,有三只不知死活的畜生向这边来了,怕都是五阶凶兽啊!”

    木云儿正是因探测出对方的强大,故而才闪电般的回来,闻金蟾如此说,便道:“怕这三只魔兽已距此不过百里,一炷香之后便会到达此处,这可如何是好!”

    金蟾也是眼神凝重的注视着那三只魔兽来的方向,缓缓道:“不怕,只要你能缠住一只,本大仙便可轻松应对了!”

    木云儿心内暗道,纵是现在自己体内灵力充沛,缠住一只五阶魔兽也是困难非常,何况此时体内不过两成灵力,叫他如何能做到?

    木云儿并未开口,而是又从储物袋中取出几颗聚灵丹服下,之后盘膝而坐,炼化药力。丹田与经脉同时吸收之下,木云儿体内灵力竟恢复了五六成,此时已是半柱香时间过去。木云儿不敢耽搁,忙在三人周围布下防御法阵,如此纵使打斗起来,三人外的法阵也足以抵挡三阶魔兽的偷袭。

    做好这一切后,木云儿再次放出神识,三只魔兽离此已不足十里。木云儿与金蟾似有默契般向三兽方向冲去,此处三人正在紧要关头,不适宜作为打斗的战场,否则三人受外界影响,便有走火入魔之虞。

    一人一兽奔行了数里之后,敌人终于映入眼帘,竟是三只体形硕大的白狼。素闻狼乃群居之物,木云儿在西岳打猎之时也是不敢轻易招惹狼群,此兽非常记仇,睚眦必报,木云儿深恐惹恼了他们,自己便无安宁子,故而当初打猎之时,遇到此物便绕行而走。

    此时竟在此处遇到此物,且一下便是三头,木云儿心内暗惊,从散出的灵压上看,三狼均是五阶顶峰,与小金蟾不相上下,这下可棘手了。

    此时三兽呈品字形面对木云儿与金蟾,领头之兽一声狂吼,口吐人言,道:“哼,两只臭虫罢了,也敢挡我兄弟去路,看来你们是寻死来了!”

    言罢,当先向金蟾冲去,其后两兽同时发动,一只奔向金蟾,而另一只则奔向木云儿。

    木云儿此时仍不忘向金蟾传音道:“不要杀死,我要他们魂魄有用!”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