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金蟾显威

    斩杀黄金巨莽后,几人均是精疲力竭,忙轮流打坐恢复灵力,在这万凶岛中,灵如此状态对他们来说可是致命的危险。一个时辰后,在灵药的辅助下,几人已基本恢复,便开始将黄金蟒的皮骨分割,各取所需,只因此兽防御极强,若非木云儿有刺天剑在手,怕是几人得将这巨兽抬回去。

    黄金巨蟒外皮被割开之后,一颗血红色的圆珠,在其体内缓缓升起,四人心内皆清楚,这便是黄金巨蟒浑最珍贵的东西,魔兽内丹。木云儿正待收取,百宝囊中一阵蠕动,他心内好笑,这碧眼金蟾醒来的倒真是时候,自己刚要收取内丹,它便冒出来了。

    但听一声哈欠之后,碧眼金蟾老气横秋的道:“还算你小子识相,没有擅自藏私,还不快放我老人家出来!”

    木云儿无奈的探手入百宝囊将金蟾取出,小家伙甫一出来,便向黄金巨蟒的内丹窜去。话说这碧眼金蟾剧毒无比,可这木云儿为何与之接触却从未中毒呢?皆是因为这金蟾已然通灵,对体内剧毒当是收发自然,故而木云儿虽是每与这毒物接触,却并不会中毒。

    金蟾在出了百宝囊之时,其余三人正在瓜分黄金蟒的骨骼,要知道五级凶兽上可浑是宝,均是上乘的炼器材料。

    而此时从气息上看,这碧眼金蟾似乎已可和三阶魔兽匹敌。三人骤然感到魔兽的气息,忙祭出法宝。向这边看来,木云儿见状忙道:“各位师侄不必惊慌,这只是我的灵兽罢了!”

    此时金蟾已是吞下黄金巨蟒的内丹,闻听木云儿如此说,便道:“大言不惭,本大仙可是神兽,什么你的灵兽?”

    三人一阵愕然,按照常理,阶级以上的灵兽才会开启灵智,待到四阶之时方可口吐人言,然而眼前的小金蟾不过三阶而已,竟能口吐人言,端的神奇。

    碧眼金蟾将三人的眼神看入眼内,心内得意万分,便向木云儿道:“本大仙要睡觉了,这次睡足三天即可!”说罢吧嗒一声,蹦到木云儿手中。木云儿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哪是养灵宠啊,简直是养了头猪,吃了便睡,睡醒了便吃。

    收起金蟾后,木云儿见三人已将黄金巨蟒皮骨剥离,分成了四份,自己的那一份正是黄金巨蟒七寸处最坚硬的外皮,木云儿也不客气,将皮骨收入储物袋之中。

    三人也是欢欢喜喜将物品收起,木云儿见黄金巨蟒被剥下的中散发着精纯的灵力,忙叫三人割下一大块,收了起来,虽然自己进阶筑基期后便可辟谷,但这三位师侄均是炼气期顶峰修为,距那辟谷还是差上一截,这巨蟒上之正好做充饥之用。

    想到此处,木云儿似想起了什么,忙向三人道:此处不宜久留,我们赶紧离开吧!”说罢,率先向密林深处纵去。三人明白木云儿所指,忙跟了上来。黄金巨蟒虽然已死,但其中蕴含的灵力必然招来其他魔兽,若不赶紧来开,恐四人难脱被凶兽围攻的厄运!

    又向前行了三天路程,四人又是遇到了几只四阶魔兽,无一列外被几人斩杀。几下来几人收获颇丰,不但得到的魔兽材料众多,且宗门试炼所规定之物也收集到一半以上。

    木云儿在进入万兽岛之前便对宗门试炼的内容进行了研究,除了几种魔兽的皮毛骨骼之外,还有三种炼制结婴丹的主药。前者收集倒是不难,几下来,四人已凑够了五六种,但若想能够寻的这几种药材,恐怕要进入外岛的最深处方可。

    于是几人马不停蹄的向前赶路。又是三天的路程,此时金蟾已然醒转,此时的碧眼金蟾气息已然暴涨到了五阶,据金蟾称,要是能再寻得两个五阶魔兽的内丹,便可冲破灵川上人的第一道封印,恢复到六阶水平。此言刚出便遭到了木云儿白眼,黄金巨蟒给他带来的震撼还未过去,哪里还敢去招惹别的五阶魔兽?

    说来话巧,碧眼金蟾刚和木云儿说到五阶魔兽,密林中便传来了一声巨响,两股强大的威压自左前方的密林深处传来。四人忙收住脚步,从威压的强度上判断,显然又是两只五阶魔兽。一只黄金巨蟒已让他们吃尽了苦头,何况是两只,几人眼神交流之后,同时向右飞奔。

    此时,碧眼金蟾感受到前方的魔兽气息,显得异常兴奋,可见木云儿四人向右前方飞奔,焦急的道:“你们怎么啦?不就是两只五阶魔兽么?跑什么跑,你们怎么还跑啊,没听见我说话么?”

    碧眼金蟾见几人似未听到它的话般,仍然向前飞奔。似是急了,吼道:“你们若是再往前跑,信不信我大吼一声,将那两只魔兽招来!”

    四人闻听此言齐刷刷收住脚步。几下来,李如是三人也是领教了这小东西的无赖格,惹急了它,说不定这家伙真能干的出来。三人面面相觑,心道,木师叔这那是在养灵宠,简直是养了个祖宗。

    木云儿道:“并不是我们想跑,而是以我等现在的实力,堪堪对付一只五阶魔兽,若是再加一只,便只有引颈待戮的份。”

    此时碧眼金蟾略带不屑的语气道:“难道你以为本大仙会依仗你们几个?不就是两只五阶魔兽,只要你们牵制住其中一只,其余的事交给本大仙处理便是。”

    木云儿不置可否的道:“小蛤蟆,就凭你?”

    木云儿此话刚出,一股无形的压力自百宝囊中渗出,将四人罩定,四人感觉浑巨震,这股压力较之那黄金巨蟒还要强上数倍。木云儿还好,李如是三人却不堪重负般跌坐在地。

    此时金蟾语声想起:“现在你们还怀疑本大仙的实力么?”

    木云儿尚未答话,周东便嚷道:“金蟾大仙,你快收起法力,不然我等要被你压趴下了!”

    闻听此言,金蟾哈哈大笑,四人上压力骤减。

    木云儿从百宝囊中取出金蟾,只见此时金蟾体表金光流转,背部竟多出了两条青纹。金蟾洋洋得意道:“谁让你们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怀疑本大仙的能力,给你们点教训,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

    言罢,向那两股强大的气息所在蹦去,一跳之下让木云儿等人差点蹬掉眼珠,只见金蟾速度奇快,一跃之下竟有十几丈远,转瞬之间与四人拉开了距离,四人忙运足灵力,向前奔去。

    随着威压临近,四人将灵气收敛,深恐被那两只魔兽发现,四人定睛向前方瞧去,只见密林之中已被两只魔兽的激斗出一大片空地,诸多巨木竟被连根拔起,仍在一旁。

    空地之上一片烟尘,两个高大的影遥遥对峙。及至烟尘散去,四人待看清空地之上的两只魔兽之时,均是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场中左侧是一只斑斓猛虎,猛虎体长数丈,高两丈有余,双目凶光毕露,死死的盯着对方的凶兽。

    猛虎对面三十丈远处,一只足有四丈高的巨猿,巨猿也是狠狠的盯着对方。

    蓦然,巨猿仰天嘶吼,双手捶上黄芒暴涨,向猛虎冲去,猛虎也是一声怒吼,体表白光流转,向巨猿冲来,两兽瞬间碰撞到一起,一股强大的灵压瞬间爆开,发出一声巨响,距两兽几十丈远的几棵巨树被强大的灵压连根拔起,向一旁飞去。

    两兽上各自多了一处伤痕,鲜血缓缓流下,此时两兽已是伤痕累累,却均是不肯罢休。这猛虎与巨猿均是实力强横的魔兽,在同阶中均称王称霸,此时两强相遇自是要分出高下。

    此时四人见两兽如此强悍,真后悔不该听信那碧眼金蟾之话,跑来送死。

    四人正思忖间,两兽又是几次强有力的碰撞,许是如此战斗颇耗体力与灵气,两兽此时均是气喘吁吁。但仍遥遥对峙,死死盯紧对方,深恐对方在措不及防之下,向自己发起攻击。

    四人正萌生退意之时,碧眼金蟾大摇大摆的蹦到了两兽只见,心内大骂金蟾。

    两兽此时正是神经紧绷之际,骤见一只金蟾不知从哪里冒出,不知死活的蹦到两手之间,甚是疑惑。

    此时金蟾口吐人言,道:“两位道友有礼,今本大仙来此不为别事,只是见两位道友如此争斗下去,必是两败俱伤!”

    远处四人听金蟾如此说,便以为这金蟾也是见两兽强横,故而打消杀兽取丹的念头,竟跑去劝架。谁知金蟾下面的话让几人均为之气结。

    但听金蟾接着道:“与其两位道友力尽而亡,倒不如将内丹交与本大仙吧,他本大仙荣登仙籍,自会对两位铭感五内。”

    两兽均是脾气暴躁之物,闻听这小小的金蟾竟然未将他们放在眼内,皆是一声怒吼,但听猛虎一声爆笑:“你个小小的蛤蟆也想打本王的主意?当真可笑!”

    巨猿也是一声长笑,道:“虎兄,既然冒出这么个东西,看来你我今很难分出胜负了,不如便由虎兄了解了此物,小弟先告退了!”说罢,便要转离去,金蟾哪能容它离去,向林中四人吼道:“还不拦住他,更待何时?”

    巨猿闻听此言一愣,不想这小家伙竟还有帮手,便朝林中四人方向瞧来,四人心中暗骂金蟾,无奈行踪已然暴露,只好现出形,向巨猿围来。

    十几来,四人合作经验已然极为丰富,此时更见这巨猿之强横,又是南宫玉首先出手,摄魂铃祭出,向巨猿当头罩来,巨猿知道厉害,闪想躲,但由于体庞大,未及闪开,便已被摄魂铃发出的青芒罩定,巨猿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双手抱头,似是痛苦不堪,其余三人见状,忙祭出法宝向巨猿上砸去。

    另一方面,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巨虎此时已被碧眼金蟾*得节节败退,本来两兽若灵力充沛之时与金蟾均有一拼之力,无奈此时体内灵力已耗费的七七八八,怎是金蟾的对手,但见金蟾体内灵力运转之时,体已倏然暴涨,待与猛虎不相上下之时,停住了变化,巨口一张,一道白光直奔猛虎面门而去,只听噗的一声,巨虎面门处多了一个血洞,鲜血自血洞中狂涌而出,开始时尚是鲜红之色,及至后来,竟变得乌黑如墨。猛虎转待逃,却踉跄几步,栽倒尘埃。

    木云儿几人狂攻之下,巨猿虽无还手之力,但护体灵光运转,一时间僵持不下。正在此刻,金蟾的声音从几人背后响起:“你们几个暂且退下,待本大仙来收了这只臭猴子。”

    闻听此言,几人均是一鄂,这么快便将那只猛虎魔兽收拾了?巨猿趁此良机,转便向林中窜去,金蟾哪容它逃走,一跃之下,庞大的躯爆而出,同时白光一闪,向巨猿后脑袭去。接着巨猿也是一个踉跄,魂归地府!

    木云儿四人见此,心内大惊,未曾想这小小的金蟾竟有这等手段,只要这金蟾合作,怕是以后的路会顺畅的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