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黄金巨蟒

    几人用过饭后,已是天近黄昏,晚霞升起,将整个子午山笼罩,木云儿与洪剑秋两人站在屋外的空地之上。

    洪剑秋忽然道:“有时候这世间的人事便如这晚霞一般,尽管璀璨一时,但却是借了夕阳余晖的光。”

    木云儿有些不明白洪剑秋所指,但并未发问,接口道:“小弟倒觉得这世间的人事,便如眼前的浮云,风过云散,什么都剩不下,人与人的相识也许真的冥冥中自有定数,小弟若不是负血海深仇,便不会来这东海,更不会认识师兄。”

    两人都不再开口,只是默默的看着远处的夕阳。

    正在此刻,七八道流光闪过,两人不看便知是宗内其他弟子回来了。众人落在院中,向两人见礼。洪剑秋一摆手道:“你们早些歇息吧,明便是万凶岛出现的子,切记,机会难得,切莫辜负师门所托!”众人应诺离去。

    待众人离去后,洪剑秋向木云儿道:“师兄有一言,希望师弟能够牢记。”

    木云儿道:“师兄请说!”

    洪剑秋继续道:“炼云宗虽然崛起不久,但实力却不容小觑,以师弟现在的实力若是上门寻仇,无异以卵击石,故而报仇一事,师弟切莫心急!”

    木云儿明白洪剑秋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于是道:“这点小弟明白,不会做次等蠢事,不过总有一天,我会让炼云宗血债血偿!”

    洪剑秋闻木云儿如此说,便道:“师弟明白就好,倒是为兄多虑了,师弟也回去休息吧,明还要参加宗门试炼,为兄盼师弟早归来!”

    木云儿向洪剑秋抱拳施礼,转回屋。

    次清晨,木云儿一行架起灵舟,向北行去。一路上碰上了诸多参加此次试炼的宗门弟子,有三五人结伴而行,有和他们一样整个宗门同行,还有踏剑独行者,三个时辰后,众人来到一处修士聚集之处,抬眼望去,东海数千名修士聚集于此,均在等待万凶岛出现的一刻,此等盛事,怕在整个东海修仙界也是难得一遇。

    此处聚集修士虽多,但却无嘈杂之声,众修士均是凝神屏息,静待万凶岛出现。

    一个时辰后,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犹如一道电蛇向远空游去,平静的海面之上掀起了滔天巨浪,但见几百里外五色霞光闪耀,此时众多修士无论修为境界多高,均是眼前一花,霎那间目不视物。

    待众修士睁开眼后,一座巨大的岛屿凭空出现在众人眼帘之中,岛屿出现之后,天空中云散去,依旧是碧空如洗。木云儿心内称奇,对这万凶岛的来历也是颇感兴趣。

    此时,洪剑秋向众人道:“此去万凶岛凶险万分,诸位师侄要小心应付,尽管外岛较为安全,但也是凶兽出没,切记不可贪功,只要完成宗门试炼就好,此处便是金丹修士的极限,故而,前面的路要靠你们自己了,我在望星城子午山等待诸位的喜讯。”说罢又向木云儿交代了几句,便收起灵舟,祭出法宝向望星岛方向而去。

    木云儿等人此时已架起法宝,向万凶岛飞去,甫一入岛,众人便觉体忽然沉重异常,忙向着地面飞去,木云儿心内释然,来此试炼之前,宗门内早已告知,这万凶岛中有空的制存在,故而无论修为境界高低,均是无法御空飞行。

    众人落在岛上之后,按之前分组各自行动,此处单表木云儿所在一组。四人早已商量好路线,故而也不多话,径直向内岛方向行去。几人倒不是不自量力的要硬闯内岛,然而据门中参加过试炼的弟子所言,愈是接近内岛,古遗迹及灵草出现的几率愈高,几人不想在外围耽误时间,故而一上岛便向着内岛方向进发。

    这万凶岛可不像望星岛与东临岛那般大小,其方圆有近百万里之遥,以现在木云儿的修为想要到达内岛,便是御空飞行也要花上几天的功夫,以他们现在的脚程没个三五个月休想进入内岛。

    万凶岛外围的确如前人所述,几人两天下来除一些两三阶的魔兽之外,当真是一无所获。这更加坚定了几人向里进发的决心。

    第五,木云儿四人已是翻过了道道群山,一片黑压压的森林映入几人眼帘。极目望去,此林起码有数百里之遥,几下来四人很少说话,只是在遇到凶兽之时,才由木云儿布置任务,故而面对这片森林几人仍是一言不发,埋头向前行去。

    走了一炷香功夫后,木云儿收住了脚步,放开神识,一脸疑惑之色,其他三人见此忙也停下脚步,李如是上前问道:“师叔,前面可是有什么不妥,为何停下脚步?”

    木云儿答道:“难道你们没有发觉什么不妥么?我们可是离内岛越来越近了!”

    南宫玉闻木云儿此话,心有所感,忙道:“师叔,玉儿也发现了,怎么愈接近内岛这凶兽越是稀少了呢?”

    周东接道:“那边只有一种可能,这里定是有一只十分强大的凶兽将此地划为自己的领域,其他凶兽不敢靠近,若真是如此,不如我们绕行过去吧?”

    木云儿点了点头,道:“周师侄所言不差,我们这几行来,多是二三阶凶兽,四阶凶兽并不多见,怕是此地已到了四五阶凶兽聚集之地了。但……”木云儿话锋一转,道:“既是到了这等地方岂是能绕行过去的,说不定其他地方形也是如此,以我等修为几人合力收拾一个五阶凶兽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三人均见过木云儿的手,知他手段非凡,便点头称是。

    木云儿见三人赞同,便道:“既是如此,我等小心一点便是!”说罢率先向前走去。三人忙跟了上来,几人轮流放开神识,探查林内况。

    又行了近十几里,一道宽宽的河面映入众人眼帘,河边青草依依,野花盛放,只是此时林中静谧非常,连虫鸣之声都不曾闻得。

    河面虽然宽阔,但水流却甚是平稳,河水清澈异常,几丈深的河水竟可清晰见底,为小心起见过河之前,木云儿体内灵力运转,向河底看去,但见河内尽是白沙惨惨,竟连水生之物也是一棵不见。木云儿心内生疑,从河面两边来看,此河常年流淌,怎会一点淤泥也无,更无水生之物,怕有古怪。

    正是心下疑惑之际,木云儿忽见河底的白沙动了一动,忙向后三人道:“快退!”话音未落,只见平静的水面忽然泛起白花,一股强大的威压朝四人迎面扑来,从这灵压的强度判断,这河内之物至少是五阶魔兽。

    几人忙向后退去,同时祭出法宝,几人退出数十丈远时,站定形,向河面瞧去,但见一阵金光闪烁,一张血盆大口浮出水面,接着是这魔兽的体,竟有十几丈长。

    “是黄金巨蟒!”几人中数李如是阅历最为丰富,见此巨兽,一眼便已认出,张口叫道。

    只见此兽面目狰狞的望着对面几人,张口道:“十年了,今终于又让我等到了你们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可以开开荤了!”

    木云儿几人几下来已有了相当的默契,知道这黄金巨蟒不好对付,便由南宫玉先以摄魂铃惑其心志,然后其他三人再各施手段。

    但见南宫玉口中念念有词,面前的摄魂铃迎风暴涨,瞬间变为数丈大小,向黄金蟒当头罩去。

    但听黄金蟒一声冷哼,道:“小辈找死!”言罢张开血盆大口向摄魂铃吞去。南宫玉哪能让它得逞,口中又是一串咒语传出,摄魂铃表面青光暴涨,向黄金巨蟒头顶罩去,但听轰的一声巨响,黄金巨蟒的巨口与青光相撞,接着狰狞的面部一阵扭曲,而此时南宫玉浑一震,如遭雷击般,嘴角溢出鲜血。

    李如是见南宫玉受伤,心内狂怒,催动劈山斧向黄金巨蟒七寸处砍去,但听又是一声巨响,黄金蟒七寸之处的鳞片竟然竖了起来,挡住了李如是狂怒的一击。此时的黄金蟒虽然神志被摄魂铃所伤,但李如是的攻击似激怒了它,巨头狂甩,挣脱了摄魂铃的控制,向李如是冲来。

    李如是见巨蟒向自己冲来,魂飞天外,忙拧向后暴退,轰的一声巨响巨蟒撞在了一颗巨树之上,巨树喀嚓一声拦腰折断。

    木云儿见李如是况危急,忙催动刺天剑,向巨蟒当头狂劈,又是一道青芒闪耀,周东此时也催动龙纹鼎,但见鼎中青芒爆向黄金蟒当头罩下。两下攻击先后落在巨蟒巨首之上。

    巨蟒发出一声惨哼,摇晃两下,闪电般向后退去。只见巨蟒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恨意,不曾想大意之下竟吃了不小的暗亏。但见它又是张开血盆大口,一道白光向四人当头罩来。木云儿忙口念咒语唤出阳子母盾,两盾瞬间变大,将四人笼罩在一片青光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木云儿但觉体内气血翻涌,险些吐血。可巨响之后四人觉得体似不受控制一般向巨蟒滑去。木云儿心内了然,这便是巨蟒的天赋神通,几人忙运转体内灵力与巨蟒的吸力对抗。

    一盏茶功夫后,巨蟒吸力未减,但四人体内的灵力却不断流失。木云儿心道,若如此下去,恐怕几人都要葬蛇腹,不如拼上一拼。便转头向三人道:“你们坚持住,待我去去就来。”

    说罢收起阳子母盾,不再抵抗巨蟒的吸力,而是将丹田及经脉之中全部灵力凝聚双手,但见一柄灵气所凝巨剑幻化而出。木云儿借着巨蟒的吸力,腾而起,向巨蟒口中刺来。

    巨蟒骤见巨剑,心内暗惊,不想面前这筑基期的人类修士竟会有如此手段,不敢硬接,刚待收回神通,但已是迟了,想那木云儿在未修炼仙法之前,便已是江湖中的绝顶高手,得自鬼道子真传的鬼影流星法,何等迅速,此时配合灵力运转,又有巨蟒神通作为助力,宛若一道流星一般,携雷霆万钧之势向巨蟒刺来。

    但听呲啦一声刺耳的轰鸣,紧接着便听扑通一声,李如是等三人浑吸力骤减,向后坐倒,三人忙定睛观瞧,但见巨蟒的头颅仍是高高昂起,却不见木云儿的踪影,三人以为木云儿已葬蛇腹,心道我命休矣。

    谁知此时异变徒生,巨蟒发出一声惨烈的嘶鸣,巨大的上半向旁倒去。

    三人一愣,此时见木云儿浑湿漉漉的从河中爬上了岸边,之后便一股坐在了巨蟒的旁边。三人回过神来,同时欢呼,想来定是刚才木云儿一击奏效,这五阶凶兽此时已是魂飞魄散了。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