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武道同根

    待木云儿醒来之时,已是月上中天,洪剑秋正满面愁容的望着自己,后站着李如是三人。木云儿正待起,发觉体内灵力紊乱,稍一用力便浑剧痛。

    洪剑秋脸色凝重道:“师弟,不要乱动,今况,如是三人已经向我解释过了,看况你似是走火入魔了,为兄已为你检查过伤势,怕是没有三五个月修养,休想在妄动灵力。”然后转头向三人道:“你三人先去休息,我与你们木师叔有话要说”。

    三人忙应诺离开。洪剑秋待三人离开后,在屋中布置了一个简单的制,之后脸色严肃的向木云儿道:“木师弟,看来你的份并不简单啊,现在就你我二人,你可否向为兄透漏一二啊,为兄并不想窥探贤弟**,但事关宗门安危,为兄不得不问上一问。”

    此时木云儿神念一动,两只玉瓶出现在手中,从两瓶中分别取出一颗丹药服下,木云儿闭目片刻,待体内灵力较为顺畅,经脉中的灵力缓缓运转,自行调息。他此时已可坐起形。

    洪剑秋静静等待木云儿解释,故而并未打扰他。

    木云儿做好一切后,向洪剑秋道:“师兄明鉴,师弟我并非东海修士,而是来自中华内陆,来此只为寻仇,想当年……”木云儿遂将自己十几年来的经历以及家族血仇向洪剑秋一一道来,然而,五太心法一节他却省略不提,只说在衡山山洞之中得到的乃是一名普通修士留下的金乌诀。

    洪剑秋听完木云儿的讲述,怒目圆睁,道:“贤弟莫急,早晚有一,你我兄弟会将炼云宗那班畜生抽魂炼魄。不曾想我东海竟有这等修仙败类,当真是凶残狠辣,猪狗不如。贤弟放心,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为兄不会向第三个人讲,待到贤弟报仇之,一定不要忘了叫上为兄。”

    木云儿闻洪剑秋如此说,心内感动,十几年来,自己除了与师父相依为命,与秦若雪相处数之外,还未曾像今般感觉到温暖,没曾想这洪师兄倒给了自己亲人般的感觉。忙向洪剑秋行礼道:“那小弟要多谢师兄了!”

    洪剑秋见木云儿如此,便道:“哎,男子汉大丈夫何必婆婆妈妈的,讲那些俗礼,你我兄弟还需如此客气?只是可惜的是,你走火入魔,灵力紊乱,怕是这次试练不能参加了!”

    木云儿见他担心,忙道:“这点师兄不必担心,刚才小弟服下的是自行炼制的定魂丹和一颗中品的定灵丹,只要这两将药力消化后,便无大碍!”

    洪剑秋闻木云儿如此说,瞪大了眼睛道:“中品的定灵丹,连这丹药你都炼制出来了?师弟真是炼丹的天才啊!”

    木云儿知道这定灵丹对金丹期修士法力增进大有益助,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玉瓶,递到洪剑秋面前,道:“这便是小弟炼制的中品定灵丹,虽然不能助师兄结婴成功,但相信对师兄增进法力还是会有不小的帮助的。”

    洪剑秋打开瓶塞,一看里面的丹药,下巴差点掉下来,没想到这小师弟家竟如此丰厚,这瓶中的定灵丹不下五十颗,而且全部是中品,这要是放在拍卖会上,相信也是不菲的数字啊!

    他又将玉瓶递了回来,木云儿见此,忙道:“这些丹药师兄留着吧,小弟这里还有两瓶!”

    洪剑秋呆呆的望着木云儿,道:“师弟,你是说这一整瓶都是给为兄的?你是说你还有两瓶?”

    木云儿笑了笑,点了点头,其实这定灵丹是木云儿在丹峰之时,炼制宗门规定的任务后留下来的,以他炼丹的成功率来说,宗门内规定的每月十颗中品定灵丹简直是手到擒来,剩下的便被他中饱私囊了。此时送与洪剑秋的不过是三分之一罢了。

    此时,洪剑秋心内暗道:“这师弟简直是个妖怪,不但有这种难以炼制的丹药,而且还是百十多颗!简直是妖怪!”

    此时木云儿道:“不过师兄要记得,回到宗门可千万不要说这些丹药是出自师弟之手,要是被刘师兄知道我手中有这么多的丹药,怕以后师弟我的灵草供应不知要扣掉多少了!”

    两人此时目光相遇,哈哈大笑起来。

    次清晨,木云儿经过一夜的打坐修炼,体内逆乱的灵力已被他借助定魂丹的药力引入经脉与丹田之中,其实他早就预料会有今之事,故而有先见之明的炼制了定魂丹,以备不时之需,今次还真用上了。

    木云儿走出屋子,发现正处一座高山的山腰之上,想必这便是众人从灵舟上约定会面的子午山了。这子午山较墨玉宗所在的万丈峰自是小了不少,但山中云雾缭绕,古木参天,较那万丈峰更多了许多钟灵之气,与那‘雾西岳’倒是极为相似。

    屋前一块几十丈宽的空地之上,南宫玉、李如是与周东三人正在切磋斗法,木云儿遂在一块青石之上坐下,看着三人,三人中以李如是法力最为精纯,周东次之,而南宫玉手中却是法宝层出不穷,故而斗得不相上下。

    最早是李如是发现了木云儿,收起开山斧,其他两人见此也收起了法宝,向木云儿这边走来,及至近前,三人躬施礼,口称师叔。还是李如是最先开口:“师叔,昨您不是……”走火入魔四字刚待开口,又觉不妥,忙噤声了。

    木云儿向三人道:“不碍事的,休息了一晚,好多了,昨倒是多谢三位师侄搭救了,不然我恐怕要暴尸荒野了!”

    三人忙称不敢,周东道:“昨若不是师叔大发神威,连斩炼云宗弟子,恐怕我等均逃不脱陨落之虞,师叔昨真是威猛,竟然那么一会儿功夫便将他们灭杀了!”

    木云儿没有答话,忽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玉瓶,打开瓶塞,一股浓郁的药香冲入三人鼻内,三颗中品筑基丹,这丹药他们当然认得,这可是他们梦寐以求之物啊,虽然上次大比之时,南宫玉获得宗门内奖励的一颗筑基丹,但到底是下品,与这中品简直不可同而语。

    木云儿取出丹药后,向三人道:“昨之事,切不可向其他人提起,免得为宗门招来祸害,纵使是各位师兄师姐也不要提起了,这里是三颗中品筑基丹,相信对你们后筑基会大有帮助,你们每人一颗分了吧!”

    三人何等聪明,明白木云儿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走火入魔之事,便异口同声的答应下来,欢欢喜喜的分了丹药。又向木云儿连胜道谢。

    收好丹药后,李如是手中多了七只储物袋,这正是昨周东和南宫玉临走前在几个炼云宗弟子上搜刮下来的,三人见木云儿晕倒,直至现在也没敢打开来看,此时四人聚齐自是该‘分赃’了。

    木云儿接过那名筑基期老者的储物袋,收在腰间,道:“其余的你们分了吧!”三人大喜,但又不好当着木云儿的面,故而告退一声,跑去李如是的房间‘分赃’去了。

    木云儿也不管三人,径自在平台之上练了一鬼道子传授予他的掌法,据鬼道子称,此掌法乃是出自东汉医学大师华佗之手,名为五禽掌,是模仿虎、鹿、熊、猿、鹤等五兽的动作所创,虽并非杀敌之用,但对健养气却是效用无穷,此时他配合体内灵力的运转,但见四周的天地灵气纷纷向他涌来,本来经过一夜的修炼体内灵力运转已然顺畅,一掌法下来,木云儿顿感浑舒泰,似全的毛孔都在呼吸着天地灵气。随着灵气的慢慢注入,木云儿竟然神奇般的痊愈,自此木云儿对秦若雪当初所言更是深信不疑,这武与道竟真是同源同根,相通相生。

    一盏茶功夫后,木云儿刚刚收功,三人面带喜色的从李如是的房间走了出来,显然是各自都得到了所需之物。来到院中,三人见木云儿面色红润,哪似走火入魔之人,三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知道这木师叔绝不简单,能在瞬间灭杀强敌,并且在走火入魔之后一夜之间便恢复如初,能做到这些的哪能是平凡之辈啊?

    故而三人同时向木云儿施礼,木云儿被弄得不明所以,还是李如是最先开口,道:“师叔法力通玄,手段更是高明,还望师叔对师侄们多多指教才是。”

    木云儿闻听李如是如此说,哈哈大笑道:“你们三个啊,好,今天师叔我心不错,就由你开始吧!”木云儿指着李如是道。

    木云儿针对三人功法属不同,以及所用法宝的不同,对三人逐一指点,因他虽然修炼时不多,但大都是自己摸索而来,故而对修炼有很多独到的见解,这让三人均有茅塞顿开之感,三人边听木云儿讲解,边在一旁验证,半下来,三人无论在灵力的运转,法宝的运用及法和速度上均有了不同程度上的提高,自此三人对这小师叔心内更是钦佩有加。

    正当四人在院中口传心授之时,一道流光闪过,洪剑秋的影在四人面前显现,木云儿见是洪剑秋,便未动,其他三人忙躬施礼,齐声口称师伯。洪剑秋向三人一摆手,冲木云儿道:“师弟,你?”

    木云儿呵呵一笑,道:“让师兄挂心了,小弟已然痊愈!”

    洪剑秋似是不敢相信,围着木云儿转了一圈,又放开神识,在木云儿上探视了一遍,木云儿被洪剑秋弄得不好意思,俊脸微红道:“师兄,小弟真的已经痊愈了!”

    洪剑秋哈哈大笑道:“为兄一眼便瞧出你已然痊愈了,只是想戏弄戏弄你,未曾想你个大男人,竟像女娃一般,脸红什么?”

    木云儿此时对这师兄是彻底无语了,当着这么多小辈竟向自己开起玩笑来。忙道:“师兄你法力高深,趁此机会指点一下这几位师侄吧,你我这般境界虽已可以辟谷,但师侄们的五脏庙还是要祭祀的,小弟这就去帮他们准备饭食了!”说罢,逃命似的钻进了厨房。

    后响起了洪剑秋得意的大笑。

    一炷香时间后,木云儿从厨房出来,招呼几人吃饭。墨玉宗虽是宗门大派,但众多修士对饭食却没什么讲究,各峰弟子均是轮流煮饭,一三餐,但求果腹,那还注意什么滋味。众人见木云儿准备的饭食,色香俱全,均是食指大动,一会功夫便将桌上的饭食吃个盘干碗净。李如是边吃边道:“师叔啊,你这饭菜是怎么做出来的,怎么这么香啊?”

    周东接口道:“吃你的吧,有好吃的也堵不上你那张嘴!”

    此时一向不开口的南宫玉冲着两人道:“你们两个给我闭嘴,看你们的吃相,再好的东西也让人倒胃口!”

    两人连忙噤声,低头吃饭,再不敢开口说话。洪剑秋与木云儿见两人的神色,不相视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