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明了前仇

    少年听黑衣修士如此说,仍是没有放弃,向几名黑衣修士道:“本来这凝基草不是什么珍贵之物,若几位想要在下是可以让予几位的,可几位这等口气,在下恕难从命!”

    闻这少年如此口气,木云儿不暗暗点头,这少年还算有些骨气。对面的几个黑衣人未曾想少年竟敢不从,刚刚说话的黑衣人向着少年*去,边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你瞧瞧大爷的手段。”说罢口念法诀一指向少年指来。

    少年当然不会引颈受戮,也是法诀出口,一柄寸许小剑从额头飞出,迎风便长,变到三尺长时,向黑衣修士攻来。为观众人见两方动起手来,忙向后退为两方拉开场地。

    少年虽临危不乱,但在境界上终究差距悬殊,指剑相交,激起一道白光,长剑应声坠地,少年浑一震,嘴角溢出鲜血,向后倒飞而出,撞在了一根店铺门前的石柱之上。另一方面黑衣修士也向后倒退了四五步后,站定形时候,继续向少年*来。

    正在此时,人群中一声怒喝:“住手!几个炼气顶峰之人,欺负一名炼气中期,你们不嫌丢人么?”

    李如是见此形也是火气不小,但对炼云宗他还是心存畏惧,眼前几名修士与自己境界相仿,但他们背后的宗门却大大的不好惹啊,正忍得难受,旁一声怒喝,抬头一看正是新入门的小师叔,想阻止已然是来不及了。心道,我的小祖宗,怎么这么冲动啊!

    木云儿缓步来到少年跟前,将他扶起,少年但觉一股精纯的灵力顺着自己的胳膊流入体内,不但刚刚所受之伤瞬间痊愈,且体内灵力还有增长之势,忙感激的朝木云儿深施一礼:“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木云儿向少年一摆手,转过形,面对几名黑衣修士冷冷的道:“几位道友的所作所为,不嫌过分了点么?”

    为首的黑衣修士见木云儿筑基中期的修为,忙抱拳施礼道:“不知前辈是哪宗哪派的修士啊,既然前辈开口,我等便放过这小子。”说罢向少年道:“算你命大,以后别让我再遇见你!”说完,带着名黑衣修士扬长而去。

    少年见几个黑衣修士离去,对木云儿又是千恩万谢,木云儿又是向他摆摆手,转离去,周围看闹的修士见无闹可瞧,便散去了。

    此时南宫玉、李如是、周东三人忙走上前来,李如是道:“木师叔,这以后这种事咱们还是少管为妙,一个不好便会连累宗门,况且这炼云宗可不是好惹的,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南宫玉和周东也做此想。

    木云儿也不想在此地与人动手,于是几人向坊市外行去,正行之间,木云儿猛然回头,眼中精芒爆,远远的见刚才那少年正望着他们,于是木云儿停下脚步,向少年招了招手,少年会意,紧赶几步,追上众人,及至近前,木云儿开口问道:“你怎么还不离去,那几个炼云宗弟子绝不会善罢甘休,你还是早早离去为妙!”

    少年道:“晚辈曹宇龙,是本岛曹家子弟,刚刚还要多谢前辈救命大恩,不知前辈高姓大名,他好做回报!”

    木云儿道:“举手之劳罢了,小兄弟不必记挂在心,倒是你还是早回家族吧,免得那些炼云宗再来找你麻烦!”说罢,带着三人向坊市外走去。

    行不到半里路时,木云儿又有所感,忙压低声音向后三人道:“不要回头,出城!”说罢也不管三人心内迷惑,率先向南城方向走去,半个时辰后,几人出了城门,来到城外一处密林之中。

    周东问道:“师叔,怎么啦?是不是有人跟踪我们?”

    木云儿缓缓转过来,道:答案就在后!几位道友,还不现么?”

    只见此时林中大树之后,几名黑衣之人显出形,除了刚才坊市中见到的那几名炼云宗弟子之外,还多了一名黑衣老者,只见老者五十开外年纪,筑基后期修为。李如是三人心中一颤,对方几名炼气期修士与自己三人境界相当,但数量却是己方的一倍,何况现在又多了名筑基后期的老者,看来今次木师叔确实是惹祸了!

    老者向木云儿一抱拳道:“在下炼云宗李世常,不知道友尊姓大名,何宗何派啊?”

    木云儿也是一抱拳,道:“在下木云儿,乃墨玉宗弟子,不知道友一路跟踪我等,所谓何事?”

    老者一声冷哼,道:“哼,小小的墨玉宗,也敢插手我炼云宗之事,我看道友是活的不耐烦了!”说罢,向后的炼云宗弟子一挥手。几名炼云宗弟子,心领神会,呈扇子形向木云儿四人包抄。

    木云儿忙向后三人传音道:“一个不留,全部灭杀!”说罢,影在原地消失,紧接着一名炼云宗弟子发出一声惨叫,刺天剑透而出。

    老者未及救援,另一名炼云宗弟子又是一声惨叫,其他炼云宗弟子心内一阵发寒,忙各出法宝,将自己牢牢罩定。未及出手己方便连连陨落两人,看来是错估了对手,碰到硬茬子了。

    见师叔瞬息之间连灭敌方两名修士,李如是三人信心大增,各自祭出法宝,三人心内明白,此一战如果让对方有人逃脱,将来必然给墨玉宗招来大祸,于是各自挑了个对手,向对方攻去。

    木云儿偷袭得手,见对方祭出防法宝,偷袭肯定无效,便口念法诀,刺天剑向老者及另一名炼气顶峰的炼云宗弟子劈去。此时老者也已祭出了法宝,一口金黄色铜钟,见木云儿仙剑飞来,忙口念法诀,铜钟迎风便涨,将己方两人罩住。

    但听轰隆隆一声巨响,钟剑交击,木云儿向后倒退两步,老者则是心内暗惊,未曾想对手竟如此强悍,自己手中的法宝可是中阶品质,被对方这一击,隐隐有被攻破之感,铜钟形成的防护罩也光芒暗淡,莫非他手中的是极品法宝不成?不能这样被动挨打,不然这防护可能承受不住对方几次攻击。

    老者心念一动,手中多了几只蓝汪汪的银针,一看便知是淬过剧毒之物,这老者在炼云宗总也是心狠手辣之辈,虽然资质一般,但修炼百十年间不知有多少修士陨落在他手中的银针之上,此针名唤夺魄,上负奇毒,便是金丹修士沾上此毒也免不了陨落的命运。

    此时老者见木云儿虽是筑基中期修为,却法力强横,法宝上乘,于是决定用此杀手锏,暗中夺其命。

    此时木云儿正待*纵仙剑向铜钟再次劈去,但见蓝光一闪,九只银针向自己来,忙一拧,在原地消失,瞬间老者和那名炼云宗弟子后的空气一阵波动,木云儿影显现,他暗恨老者暗示偷袭,刺天剑凝聚了八成灵力向老者两人劈去,但听咔嚓一声,铜钟上黄色光罩破裂,铜钟也跟着碎裂开来。钟内老者面如金纸,一口鲜血喷出。

    旁边的炼云宗弟子的况更惨,直接口喷鲜血,倒地亡。要知道自从木云儿达到太初境界后,全力一击连金丹后期修士也硬接不下,此时他怕其他人看出端倪,未尽全力,但哪是老者的修为可以硬接的。

    老者见铜钟被破,忙向木云儿道:“道友住手,请听在下一言!”

    木云儿闻听老者如此说,便没有乘胜追击,冷冷的看着老者道:“道友刚才不是说我小小的墨玉宗没有资格插手贵宗之事么?”

    只见老者从腰中解下储物袋,向两人中间抛来,道:“道友饶命,在下实在不自量力,招惹道友,若道友肯饶恕在下,在下愿献上全部家,这储物袋中有……”

    木云儿不待老者说完,影已在原地消失,他自知道自己灭族之仇与这炼云宗有关,虽然这仅仅是木云儿对梦中之事的猜想,但他却将满腔仇恨放在了这几名炼云宗弟子上,哪有放过之理。

    瞬间,老者感觉后一阵波动,未及反应,一双手掌已然贴在自己后背,砰的一声空气爆裂之声,老者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碎裂般疼痛,紧接着一只手掌按住了自己的天灵,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木云儿缓缓从老者头顶收回手掌,眼中已满是泪水,原来他对老者使用了搜魂之术,这搜魂术可将读取对方脑中所有记忆。

    原来这老者正是当年前往中华大陆的修士之一。十八年前,炼云宗还是小小宗门,正值东海修士潜入中华大陆挑选弟子之时,炼云宗一名筑基期弟子,发现冀州紫微山下灵气浓郁,便下去查探,谁知竟被他发现,五大家族开采的矿脉深处,竟然有一条晶石矿脉,且是一处极为难得的上品晶石矿脉,这浓郁的灵气正是此矿脉发出。于是,匆匆回了宗门,向宗主禀报了此事。炼云宗举宗出海,来到了中华大陆上的冀州。

    炼云宗修士来回月余,此时正值木大海发现此矿脉之时,炼云宗遂派出弟子对其进行威胁,威胁无果,便起了杀人灭口之心,但修士屠戮凡人有伤天和,便想出毒计,令五大家族中的李家为其所用,对其他各家实施偷袭,最后李家与其他家族同归于尽,炼云宗弟子专拣漏网之鱼,施以法术令其暴毙,想来那金福酒楼的堂倌之兄便死于此术之下。

    炼云宗在冀州运回的这批上品晶石,足有数百万之多,自此宗门以利相,招揽各方散修,便有了今之势。这李世常正是参加当年冀州之行之人,故而了解的这么详细。

    木云儿知晓了事的来龙去脉,心内激动可想而知,自己来到东海便是为调查此事,现在已然知晓,哪能不心神摇曳,想起自己家族的几百条命在一夜之间被这炼云宗夺取,想到自己那刚出生不久便惨遭横祸的爹娘、祖父母,木云儿怎能不声泪俱下。

    “啊!”一声凄惨的长啸自木云儿口中发出,炼云宗我定交你们血债血偿!木云儿心内怒气翻涌,两眼红光闪耀,盯着正和墨玉宗三人斗法的炼云宗弟子。

    此时,南宫玉三人听见木云儿这边的动静,忙收起法宝,向这边瞧来,但见木云儿此时的况,三人心内咯噔一下,糟了,怎么这么关键的时候,木师叔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正迟疑间,只见炼云宗弟子见木云儿斩杀了自己的师叔,又目露凶光的看着自己三人,心内惧意大增,可体内灵力被对方锁定,无法移动分毫,眼看着木云儿朝他们缓步行来,上杀气愈发浓郁,其中一名修士竟瘫软在地。

    木云儿来到三人前,举起刺天剑一挥而下,三名炼云宗弟子陨落当场。紧接着,木云儿也倒在尘埃之中。

    李如是见此,忙过来抱起木云儿,踏上开山斧,向东飞去,南宫玉和周东,拾起炼云宗弟子上的储物袋,又将几名炼云宗弟子尸体处理干净后也架起法宝向东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