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万凶岛

    一夜无话,次清晨,木云儿随洪剑秋来到主峰望天,落座之后,各峰参加试炼的弟子也纷纷到来。由代掌门举行完祭祖大典后,交代了一些该注意的事宜,试炼的弟子们便聚集在大前的广场之上。

    洪剑秋也不多话,一拍储物袋,一只一尺来长的迷你灵舟出现在众人眼中,只见他一到法诀打出,灵舟迎风便涨,转瞬之间便变成了三四十丈长的巨舟,洪剑秋率先飞上巨舟,沉声道:“该走了!”

    参加试炼的弟子们忙飞上了巨舟,木云儿也一闪到了巨舟之上,洪剑秋法诀一变,灵舟冲天而起,向北方飞去。

    木云儿尚是首次见过这么有趣的东西,竟然可以用这东西代步,且灵舟的动力依赖十几颗中品灵石,不用消耗*纵者的灵力,只要催动法诀之后,便可用神念*纵,真是方便异常,不过这灵舟却有一个缺点,那就是灵舟之上灵石的消耗可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的。

    一路上,其他弟子均在养精蓄锐,而木云儿则被洪剑秋缠着喝酒,令木云儿诧异的是,这洪师兄平时看起来高傲异常,没想到这话还多,不过这几,木云儿与之接触,倒是觉得这洪剑秋也是中人,为人直爽,对修炼之事从不藏私,木云儿但有所问,无不清楚的为他解释。

    这一路行来便是半月的时间,这半月之中,木云儿边修炼边向洪剑秋请教,加上每天喝着洪剑秋炼制的灵酒,经脉中又有一些屏障被木云儿冲破了。

    按照灵川上人遗留的木简中所述,人体主经脉共有十二条,另有奇经八脉,一百零八条支脉,另外还有数千条不知名的小经脉,木云儿在进入太初境界之时,便已将体内的主要经脉贯通了,而现在他正在贯通体内的一百零八条支脉,当他一百零八条支脉全部贯通之时也就是进阶太始境界之时。木云儿的修炼同时也在并不断地进行着经脉的淬炼,现在他体内支脉的粗细和坚硬程度甚至远超过一般修士的主脉。随之带来的好处便是他的体魄也在不断地提升,木云儿本就是习武之人,现而今其体的强横程度甚而能比得上一般的炼体士了。

    这一,已是墨玉宗的弟子们出发的第十六了,一座与东临岛大小相仿的岛屿映入了诸人的眼帘。

    洪剑秋见望星岛遥遥在望,便道:“前面这座岛屿名为望星,是距离万兽岛最近的岛屿,今距万兽岛出现还有三天的时间,我们便在这里休息一下。另外万星岛上坊市极多,也许会有你们修炼所需的材料,去转转吧,不过万兽岛出现在即,其他宗门弟子也大都再次等候,切记要分组行动,不可惹事!”

    约定好汇合地点后,其他各组均架起仙剑向望星岛内飞去,木云儿所在的小组加上他共有四人,分别是丹峰的李如是、周东、器峰的南宫玉,对这样的分组木云儿非常满意,队友越强,他们顺利完成宗门试炼的机会就越大。

    木云儿向洪剑秋告辞之后,便带着几名弟子向岛内飞去,上岛之后,飞行了数百里之后,遥遥望见一座与东临城大小相若的城池,几人按下云头,向城内行去。

    只见这望星城内建筑风格与那东临城倒是相似,雕梁画栋,青砖绿瓦,造型甚是细致,城内人来人往,显得这望星城繁华兴盛。街上不但有凡人来来往往,修士打扮的人也是不少,这城中之人对这况似是司空见惯,不像东临城中凡人若是见了修士,不是躲的远远的,便是敬如天神,而此处的凡人对对修士也是敬畏有加,但并不向东临城那般厉害。

    望星城内的坊市大都聚集在城北,而木云儿等人是南门入城,因时间充分,故而一行四人边欣赏望星城内建筑,边向北行去。这望星城着实不小,几人行了半个多时辰方望见城北的坊市。

    但见坊市内人头攒动,闹非凡,来往尽是东海各宗修士。木云儿在东临岛时也曾出入过东临岛的坊市,但远远不及此处繁盛。一条贯通东西的长街,长街两侧尽是贩卖修仙材料的店铺,店铺前尚有许多临时百出的摊位,各种灵器、灵草、符纸、丹药一应俱全,当真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

    李如是似是来过望星岛,故而对此处的坊市显得极为熟悉,边走边向木云儿等人解释道:“这望星岛的坊市本来没有这么繁盛,只因宗门试炼在即,各道修士商人便趁此良机临时来此,有些为交换修仙材料而来,有些则纯是为赚取晶石。”

    正说之间,一直绷着脸跟在三人后的南宫玉发出一声轻咦,似是发现了什么东西,三人的注意从坊市两边的摊位和店铺转移到她上来,只见此女朝着右手边的一个摊位行去,三人忙紧跟上来。

    摊主是一位年纪在四十上下的炼气期修士,见几人向自己的摊位行来,忙的招呼道:“几位道友有礼,不知几位看中了什么材料或是丹药啊?只要是各位道友所需之物,这灵石嘛,好商量!”

    众人一听他这口气,便知他是个地道的商人。此时南宫玉手中已多了一块黑色的石头,此石外表看来毫不起眼,表面暗淡无光。只是一向冷漠的南宫玉眼中却露出了异样的光芒,鉴定之后,她抬起头,向摊主道:“道友,不知你这件东西值几何啊?”

    中年人见南宫玉看着块石头的神色,便猜到这东西对这小妮子定有大用,便道:“道友真是明眼人,这可是一块千年铁母,既然道友相中了,那便五十块下品晶石吧!”说完还做出一副心疼疼的样子。

    “什么?五十块晶石?道友,我看你是想晶石想疯了吧?在东临岛这样一块千年铁母最多也就三十块晶石,已经是高价了。南宫师妹,我们还是到别处去看看吧!”李如是见中年人狮子大开口,便向南宫玉道。

    可南宫玉并未听从李如是的劝阻,从储物袋中取出五十块灵石,交到摊主手上,同时转头冷冷的瞪了李如是一眼。吓得李如是连忙噤声,心道,这南宫师妹可真是得了柳师叔的真传,连看人的眼神都一样。

    此时南宫玉已将铁母收起,率先离开了摊位。木云儿不心内好奇,从那中年的神色看来,摆明是赚了便宜,为何这妮子不听李如是的劝阻,非要上这个当呢?刚想发问,李如是的声音响起:“南宫师妹,愚兄有些糊涂。”

    但见南宫玉一改往冰冷的神,转头向众人嫣然一笑道:“想必木师叔也不解师侄为何执意如此吧?”木云儿点了点头,南宫玉接着道:“其实那并非普通的千年铁母,而是北海的铁母精,是炼制水属法宝不可多得的材料,若放在内行手中,少说也要三五百晶石,那摊主虽不识货,却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件宝贝。师父前些时要炼制一种威力极大的水属法宝,单缺这北海的铁母精,没想到竟在这里碰上了。”说罢,又是嫣然一笑。

    木云儿倒没什么,可这李如是和周东哪里见过南宫玉这般笑过,一时间竟看的呆了。平心而论,这南宫玉虽及不上秦若雪那般美貌,但在墨玉宗中已可排入三甲了,故而宗内不少年轻弟子对其存有幻想,这周东和李如是便是如此,然而此女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平里冷若冰霜,让人不敢接近。此时显然是得了宝贝而心大好,而真流露。李如是二人见了自是有冰山融化,如沐风之感。

    一个时辰下来,几人均有收获,尤其是木云儿在这坊市之中淘到了几种自己在东临岛多次寻找而未得的炼器材料。依照周东的想法,此时已是上中天,该祭祀一下五脏庙了,但南宫玉显然意犹未尽,众人只好继续。

    正行之间,忽闻前方一阵喧哗,这周东是个闹的主,便挤了上去。

    但见喧哗处一名炼气期六层的少年修士,手握一株灵草,木云儿认出那正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药:凝基草。少年对面站了五六名炼气期顶峰的黑衣修士,前均绣有一朵云朵形图案,木云儿骤见图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两方对峙,少年修士不知是害怕还是气愤,攥着灵草的手在微微发抖。

    从一旁观瞧的修士口中木云儿了解到,原来是这少年看中了旁边摊位上的一株凝基草,花了三十块灵石从此摊主手中买下,未曾想那几名黑衣修士也看重了此草,便要这少年让与他们,本来这凝基草不是什么珍贵之物,但这几名黑衣人出口实在狂妄,声称少年若是不让与他们便要将他灭杀。

    说实话,修仙界中杀人夺宝之事再寻常不过,但那到底多半是见不得人的,向这般明抢豪夺的倒并不多见,故而招来众多修士围观。

    此时其中一名黑衣修士开口了:“小子,别不识好歹,今你若乖乖将灵草留下便罢,否则便将命留下吧,大爷我让你尝尝抽魂炼魄的滋味。我炼云宗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呢!”

    炼云宗?木云儿来东海虽没有几年,但对东海修仙界的事还是了解的,怎么从没听说过这样一个宗门呢?且自己在东临岛购买的那关于东海修仙宗门的玉简中也没有提及。便转头向李如是道:“李师侄,你可听说过这炼云宗么?”

    李如是道:“怎么师叔未曾听说这炼云宗么?弟子也是几年前听师父提起过一次。此宗门离我东临岛相隔不过万里,本来是默默无闻的小宗门,谁知十几年前竟突然崛起,开始笼络各方散修,据说现在的炼云宗内有元婴修士十几名之多,金丹期修士几十名,筑基与炼气期弟子不下万人,故而此宗门内虽然没有化神期老祖坐镇,但实力在东海已是隐隐有与三大宗门抗衡之势。”

    木云儿听了李如是的解释,暗暗点了点头,十几年前,等等,那黑衣修士前的图案自己的确见过,不是在现实中,而是在自己的梦中,自己在突破太易中期的瓶颈之时,曾梦见自己灭门惨案的黑衣凶手,虽未看清凶手的样貌,但那凶手前却有与这炼云宗弟子前一样的图案。

    炼云宗,原来是炼云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看眼前这几名炼云宗的弟子嚣张跋扈的样子,木云儿强压怒火,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不足与整个炼云宗抗衡,且当街出手必然会连累墨玉宗几千弟子。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