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宗门试炼

    “恩,这师弟倒是听说过!素闻每隔十年东海诸岛各大宗门便选派金丹以下弟子,进入北方的万凶岛,听说这万凶岛中有诸多上古遗迹存在,更有古修仙者留下的法宝,丹药不计其数,实在是宗门内年轻弟子进阶磨炼的好地方啊!”木云儿在东临岛上住了那么长时间,他对东海各岛宗门的况也大概做了些调查,对这十年一次的宗门试炼当然略知一二。

    “师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其实这万凶岛甚是神奇,每隔十年便出现一次,且只出现三个月便又消失不见,东海诸多前辈修士为探究此岛来历,坐等万凶岛出现直至消失,但从未有人发现此岛的奥秘,更不知它来自何方,消失后又去往哪里,然而最为让人不解的是,只有金丹期以下的修士才可以进入该岛,这是几万年来一直没有改变的铁律。”

    “现在,十年之期将至,宗门内已经拟定了此次万凶岛试炼的名单,为兄见师弟闭关久久未出,便帮师弟争取了一个名额,毕竟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像我们这样的宗门也只有十几个名额而已。”

    “明天便是宗门内参加试炼的弟子出发之,为兄见师弟还未出关,刚才说要错过的,便是这了!”刘通海耐心的给木云儿解释道。

    木云儿向刘通海道:“那要多谢师兄为了小弟的事这么费心。”

    刘通海道:“哎,师弟又何必如此客气,这本就是为兄分内之事。为兄真心希望师弟能在此次试炼之中有好的收获。”刘通海此时似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上次答应师弟炼制好九转玉还丹之后,要将为兄珍藏多年的丹方送给师弟,没想到师弟刚一炼制成功便开始了闭关。”

    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简递给木云儿,接着道:“这些丹方为兄已经复制到了这枚玉简之中,这里面不但有凝结金丹所需的凝元丹的丹方,还有几种可以提升金丹期修士法力的辅助丹药,可惜为兄几经尝试都失败了,搭进去不少灵草啊!”边说着,边做出一副心疼疼的神

    木云儿不心内好笑,响起了当刚刚来到丹峰时,见到刘通海炼丹失败时那心疼的样子。

    木云儿接过丹方,放进了储物袋中,对刘通海道:“多谢师兄,对了,师兄以前可曾参加过万凶岛的试炼,可否对小弟指点一二?”

    “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刘通海脸现回忆之色,木云儿见此没敢打扰。

    等了一会儿,通海满是回忆之色的向木云儿讲述了万凶岛上的况。

    万凶岛有内岛和外岛之分,以一条环绕于岛内的河流为界,因几万年来凡是进入内岛的修士无一生还,故而东海修士将此河命名为‘黄泉’,取一过黄泉便为地府之意。因内岛之上高阶凶兽无数,传闻外岛之上的上古遗迹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内岛之上的才是真正的遗迹所在,加之外岛之上几万年来东海修士的不断搜刮,法宝丹药已然所剩无几,故而内岛虽然凶险无比,仍会有一小部分修士铤而走险,其结果可想而知。

    刘通海离去以后,木云儿思虑良久,决定参加此次试炼,万凶岛上虽然万分凶险,古遗迹内的丹药法宝对木云儿来说固然惑不小,岛上的诸多炼制灵药的灵草对他来说来的更为重要,因为灵川上人的木简中所记载的灵药的丹方中的许多灵草均是上古之物,人间基本上已经绝迹了,既然万兽岛上的乃是上古遗迹,那么岛上必然会有上古灵草存在,此其一。他参加此次宗门试炼的第二个原因便是要接触其他岛上的修仙者,以期能对自己的灭族之仇做进一步的调查。

    打定主意后,木云儿收拾好东西,向清风和明月交代好一切后,打开制,封了洞府,向墨玉宗主峰飞去。

    一顿饭工夫后,木云儿来到了望天外,按下形,进了大,黄石道人等金丹修士已在中了,下还站着十二名门内修士,男男女女服色各异,木云儿知道这些便是参加此次宗门试炼的弟子。

    黄石道人指了指大内的一张空椅子,示意木云儿坐下后,道:“此次宗门试炼,我宗共争取到十三个名额,要知道这几百年随着东海三大宗门的崛起,我们这些处在中游的宗门获得的名额是越来越少,故而你们要珍惜此次试炼的机会。废话不再多说,等下你们到祁长老处领取这次试炼的任务,能够顺利完成此次试炼的弟子,回到宗门后,会获得一定的奖励。想必你们的师父已经将万兽岛的况对你们说清楚了,内岛凶险万分,切忌不可轻易踏足。”在说道最后一句时,黄石道人提高了声调。

    众人轰然应诺,黄石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就好,此次带队的是你们的洪师伯,在进入万兽岛前,一切听从洪师伯的吩咐。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明天辰时出发,切记!”

    众人答应一声,出了望天

    待众人出去之后,黄石道人转头向洪剑秋道:“师弟,明天的事都安排好了么?”

    洪剑秋点头道:“都安排好了,师兄,各组的名单已经分好了,请师兄过目!”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简,递到黄石道人面前。

    黄石道人放出神识,沉浸玉简之中,看完之后,黄石道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恩,还算得体,就这么办吧!”说罢,又转头向木云儿道:“木师弟,算上师弟此次试炼共四名筑基期弟子,从实力看来,该是师弟为最,此次试炼还请师弟对门下弟子多多照拂。”

    木云儿闻此,忙站起向黄石道人行礼道:“这本是师弟分内之事,便是师兄不说,师弟也是会尽力的。”

    “好了,各位师弟,此次宗门试炼既然已经安排好了,那我要说说别的事了。最近我感觉元婴期的瓶颈有些松动了,所以决定闭关一段时间,宗门内的常事宜交由祁师弟打理,不知各位师弟可有什么意见啊?”黄石道人说罢,环视了一下在场的诸人。

    在场诸人闻听此言,忙站起来,齐声道:“恭喜师兄!”

    黄石道人也站起,抱拳还礼道:“诸位师弟,为兄闭关这段时间,宗内事物还要有劳各位师弟费心啊!”众人纷纷称是。

    黄石道人又道:“那为兄便可放心闭关了,希望此次突破能够顺利,好了既然诸事已了,那为兄从今夜便要开始闭关,明祭祖仪式便由祁师弟主持吧!”

    木云儿从旁的刘通海处了解到,这祁姓的师兄名叫祁连,乃金丹中期修士,虽然其境界在众人中很不起眼,但其人沉稳老练,且在宗门中很得人心,是最好的代掌门人选,故而众多金丹修士对这祁师弟也是打心底的佩服,故而让他担任代掌门,门中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意见。

    交代完诸事之后,黄石道人也转离开了,正当木云儿要跟着洪剑秋去剑峰游览一番时,一名美貌女子站在了两人的面前,道:“木师弟,请等一等!”

    两人一愣,抬眼一看,原来是器峰的柳静姝,两人表不一,木云儿忙抱拳行礼道:“见过柳师姐,不是师姐叫师弟有何指教?”

    而洪剑秋见柳静姝拦住两人,如见了鬼一般脸色苍白,向木云儿道:“师弟你先忙,师兄在剑峰等你!”说完也不等木云儿说话,便向器峰飞去了,转瞬之间,已消失不见。

    木云儿心内咋舌,这洪师兄再怎么说也是剑峰的第一人啊,怎么见了柳师姐竟然成了这般模样?

    此时,柳静姝正狠狠的瞪着洪剑秋离去的方向,面上竟流露出些许失望之色,只是这种神色一闪即逝,但哪能瞒过聪明绝顶的木云儿的眼睛啊!这两人的关系一定大不简单。

    柳静姝见木云儿正望着自己,眼中放着贼光,知他心里正打着鬼主意,脸色渐渐转冷,冷冷的道:“木师弟,先前若非你炼制的九转玉还丹,小徒凝霜的伤现在还不知会如何呢,这里师姐待她向师弟道谢了,师姐我欠你一个人后定当厚报!”

    木云儿心内纳罕,听师姐这口气哪里像是在道谢啊,简直是比怒斥还让人心里不舒服,虽是如此,但木云儿面上仍赔笑道:“师姐客气了,大家同门,这些本都是分内之事!”

    柳静姝见木云儿如此说,面色稍稍缓和,道:“即使如此,那师姐也就不客气了,不过你要记得不许随便打听别人的**,明白么?”

    木云儿觉得这柳师姐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道:“这,师姐,师弟不明白师姐这句话的意思,师弟我从来不愿胡乱打听别人之事。”

    柳静姝见木云儿如此说,冷冷道:“哼,你和那洪剑秋都是一丘之貉。”说罢,也不等木云儿说什么,转离去,留下一阵香风。

    木云儿又是一阵莫名,这柳师姐还真是个怪人。木云儿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此事,出了望天,架起仙剑向剑峰飞去。

    只见这剑峰较之主峰略低一些,也是气势磅礴,钟灵毓秀,山中古木参天,飞禽走兽不绝于眼,一派生机勃勃之势。

    飞至峰顶,木云儿收起仙剑落在洪剑秋的洞府前,刚待开口,便见洪剑秋从洞府中走了出来,拉着木云儿便向洞内走去,道:“来来来,木师弟,师兄这里有刚刚酿制好的灵酒,真是香醇可口啊,快来尝一尝。”

    木云儿对洪剑秋的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忙道:“师兄不必如此客气!”

    进的洞府落座之后,洪剑秋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羊脂玉瓶,两只玉杯,打开瓶塞,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木云儿本不好这杯中之物,但闻了这酒香之后,也不想喝上两口。

    洪剑秋斟满两杯之后,拿起一只酒杯,向木云儿道:“师弟请!”木云儿也端起杯子,只见杯中之物翡翠一般晶莹琉璃,加上这扑鼻的香气,让木云儿馋虫大动,向洪剑秋也道了声请之后,便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洪剑秋看着木云儿,等着他喝完知道,忙道:“怎么样,师弟,这可是为兄亲自炼制之物,一般人是尝不到的。”

    木云儿见洪剑秋如此问,便道:“恩,师兄这酒闻起来香气浓郁,入口之后,爽滑已极,入腹之后,口齿留香,且这酒蕴含的灵力精纯深厚,怕是修为境界稍差一点,便无福消受啊!”

    闻听木云儿如此评价自己酿的灵酒,洪剑秋大喜道:“好好好,这么多年了,总算让师兄找到一个酒中知己啊,来来来,师弟,再来一杯!”说罢又给木云儿倒了一杯。

    两人你来我往,边喝边交换着修炼的心得,这让木云儿受益匪浅,他一直是独自一人摸索着修炼,自然有很多疑问之处,前些时候和黄石道人谈论之时,也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终归有限,此时诸多疑问得以释疑,木云儿顿时有豁然开朗之感。

    “哎,对了师兄,今天为何师兄见到柳师姐便成了那般模样啊?”两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攀谈,已是相互间熟悉异常了,于是木云儿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洪剑秋见木云儿如此问,老脸微红道:“这……师弟怎么想起问这个啊,还是别问了吧,这个事为兄也说不清楚。”说罢竟表扭捏起来。

    木云儿见洪剑秋如此表,心内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便道:“哈哈哈,师兄不用说师弟也明白,师弟只是好奇罢了,柳师姐心高气傲,一般人哪能入得她的眼中,想咱们诺大的墨玉宗也只有师兄这般俊逸高超的人物才配的上她啊!”

    洪剑秋听木云儿如此说,脸便更红了,后者见他如此心内大乐,这洪师兄平时看来强横异常,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竟然害起羞来。

    “不说为兄的事了,说说明的宗门试炼吧!”洪剑秋见木云儿盯着自己,忙转移话题。

    两人一谈如故,一夜没有合眼。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