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九转玉还丹

    一夜无话,木云儿在打坐中醒转之时,刘通海已来到木云儿洞府旁的炼丹室之外,负起为木云儿护法之责。

    丹室内的木云儿也没闲着,只见他盘膝而坐,从储物袋中取出炼制好的阵旗,向空中抛去,手指连点,一道道法诀打出,落在阵旗之上,八个阵旗分别按八卦之位落在八方,再探手从灵石袋中取出八块灵石,单手急挥,灵石准确无误的落在各个阵眼之上,一座小型的聚灵法阵便布置完成。

    布置好聚灵阵后,木云儿从储物袋中取出青龙鼎,放置在地火支脉之上,随后又取出一份炼制九转玉还丹的几种材料,依次投入丹炉之中,炼成药液,取出分别装入瓷瓶。

    此时木云儿催动法诀开启聚灵法阵,一股精纯的天地灵气从丹室的四面八方向这边涌来,丹室外的刘通海见此形,知道木云儿已开始炼制丹药,故不敢大意,在丹室外精心护法。

    聚灵阵开启后,木云儿开始将各种丹药所炼出的药液按照丹方所述的顺序进行融合,融合过程还算顺利,当最后一种药液融合之后,丹炉之上一个拳头大小的银球缓缓流转,木云儿见此心内暗喜,没想到这几种材料的融合如此顺利,看来这丹药是有**可以炼制成功了,正是这稍一动念,丹炉上方的银球一阵颤抖,轰的一声巨响,爆开了。

    木云儿没想到这样一个疏忽竟让马上成功的融合功亏一篑。丹室外的刘通海听见屋内的动静,知道木云儿第一次的炼制失败了,不摇了摇头。

    木云儿第二次没有急于药液的融合,提取完药液后便开始打坐休息,以期能将灵力和精神都调整到最的状态。

    几个时辰之后,木云儿开始了第二次融合,前面的过程和第一次炼制一样,都是非常的顺利,这次木云儿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上面,心内别无旁骛,丝毫不敢大意。

    银球形成之后,悬浮在丹炉之上,木云儿忙催动神念控制灵力缓缓向银球施压,银球缓缓变小,几个时辰之后,银球已变得如鸽子蛋般大小,木云儿知道融合已接近尾声,更是不敢大意,缓缓催动神念,向银球均匀的施压。

    终于丹药中各种材料完成了完全的融合,不再变小,下一步便是灵力的灌注了,只见木云儿口中默念法咒,双手打出各种法诀,丹炉上的银色丹药滴溜溜旋转不停,聚灵阵中浓郁的灵气被丹药急速的吸收着。

    转眼一整天过去了,丹药灵气的灌注已接近尾声,随着木云儿一声清啸传来,一股浓郁的丹香自丹室中传出,丹室外的刘通海闻到丹香,心内欣喜异常,没想到这小师弟炼丹的天赋还真是极高,仅仅第二次尝试便将这九转玉还丹炼制出来了。不过他到底是修炼了几百年了,心沉稳,见木云儿没有出来,便知道他还要继续炼制这九转玉还丹。便不敢打扰,继续护法。

    此后,几天内但是内频频传来丹香,除了第五之时一声爆响之外,其他几份材料均已炼制成功,刘通海在外面算过了,自己一共给了木师弟五份材料也就是说,他一共炼制出了三颗九转玉还丹,这成功率还真是可怕啊,太高了点吧?这木师弟也太变态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丹室内的制被打开了,木云儿脸色苍白的从丹室中走了出来,见到刘通海,将一只瓷瓶递到刘通海手中,道:“师兄,师弟不负师兄所托,丹药炼制出来了,一共三颗,你看看吧!”

    刘通海连忙接过瓷瓶,拔下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从瓶内涌进了鼻内,让人心神为之一振,忙倒出一颗,细细观瞧,只见这丹药莹白如玉,倒真不负九转玉还丹之名。不愧是中品灵丹,灵气内敛,从表面感觉不出丝毫的灵气。

    刘通海正满怀欣喜的欣赏着九转玉还丹,那知只听砰地一声,转头看时,木云儿已摔倒尘埃,刘通海忙收起瓷瓶,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几枚养元丹,塞进木云儿口中,之后抱起他,将其送回了洞府。

    刘通海将木云儿救治醒转之后,方才离开后者的洞府,木云儿确定刘通海已然离开之后,忙开启了洞府的制,其实以他现在的修为,又有聚灵法阵相辅,炼制这么多的中品灵丹,根本就不会出现什么晕倒的况,但为了让刘通海相信自己是服食了聚神丹才可以炼制出如此灵药,故而他故意在最后一天的炼制中失败,且出来之后又在刘通海面前晕倒,完全是障眼之法,这样便符合了服侍聚神丹后神念有损后应有的症状。

    刘通海整个心神都放在九转玉还丹上,故而并未详细查看木云儿的状况,也因此被他蒙混过去。

    不过此次连续炼制此种丹药,木云儿消耗的灵力还是很厉害的,于是便开始了修炼。他先前有过几次灵力消耗过多的况,而此时的修炼往往能得到较平修炼更好的效果,因此他肯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次辰时,木云儿停止了修炼,一盏茶功夫后,张清风和李明月出现在了木云儿的洞府之内,他吩咐道:“最近我要闭关几个月,因昨炼制丹药时,心神受到了不小的损伤,等刘师兄回来后你们便如实禀报,叫山上诸人不要来打扰我修行,这是这几个月我要上交的灵药,你们代我交给刘师兄吧!”

    “是,师祖!”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木云儿见两人甚是听话,在储物袋中又取出几颗养元丹,道:“这是给你们的奖励,希望你们好好修炼!”

    “多谢师祖!”两个孩子千恩万谢的退出了木云儿的洞府。之后木云儿开启了制,同时关闭了洞府的大门,开始了闭关。

    三个月的时间对于修士来说,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在三个月之中,木云儿洞府之外来了好几拨人,都被清风和明月挡了回去,木云儿醉心修炼也没理会。

    时流转,不知不觉又是两个月过去了,洞府之内的木云儿上已落满了灰尘,若是有人看见此时的他,定义为是已故多年的土人,因为木云儿此时完全进入了灵寂状态,外呼吸断绝,完全依赖体内内呼吸。

    现在的他已然是筑基中期修士,主修功法的境界也到了太初境界初期顶峰,再有几个月的闭关相信木云儿便可冲破经脉中的另一些障碍,达到太初境界中期,这便是他为何原定的三个月闭关改成了五个月,甚至此时还没有出关的意思。木云儿想一鼓作气冲破屏障,达到太初中期,若木云儿能达到中期境界,其体内灵力的深厚程度足以媲美金丹后期修士。

    可木云儿几次尝试均未有结果,索便顺其自然体悟了一下木简中所述的几种厉害的法术,这灵川上人不愧是天纵之才,不但所创功法夺天地造化,连木简中所述法术也高深莫测,木云儿刚刚领悟的那大神通的法术,虽然他在洞府,无法施展而出,但以他现在的修为施展这法术之时,怕元婴以下修士均要饮恨在此术之下。

    除了对这大神通的领悟,木云儿还对自己武道修为进行了一番感悟,自上次击败陈道昌之后,木云儿便知这俗世的武功与灵力相结合的威力有多大,故而这样一个强横又有效杀敌的手段他绝不会弃之不用。

    他将在施展世俗武功时真气的流转方式转换成现在灵力的流转,果然让这些武林绝学威力大增,木云儿尚不知这次他将武学修为上的感悟与修仙的结合,奠定了木云儿在未来叱诧修仙界,自成一体的基础。此事后话,暂且不提。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木云儿明显有种蜕变的感觉,这半年的闭关让木云儿不仅在修为上迈进了一大步,法术手段也丰富了不知多少倍,现在若是让他再遇到那只黑熊怪,相信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将其灭杀掉了。

    在木云儿闭关后的第六个月,刘通海每必会来到了木云儿的洞府前,对木云儿上次的相助,刘通海还真是铭感五内的,他感觉这新入门的小师弟不但修炼天赋极高,人也颇为忠厚,不然也不会冒着自损心神的危险帮自己炼制九转玉还丹了。除了感激便是佩服,没想到以其筑基初期修为便可炼制成连金丹后期的炼丹师都头疼的中品灵丹来,看来这小子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

    “木师弟,为兄有要事相告,若师弟闭关完成还请出来一见!”刘通海大概是等急了,凝聚灵气向洞内传音道。

    等了一会儿洞府内仍没有什么动静,刘通海叹了口气,道:“看来这次机会木师弟真的要错过了!”说罢就要转飞回自己的洞府。

    正在此时,只听轰隆隆一声,木云儿那紧闭了六个月的洞府大门,缓缓开启,木云儿的声音响起:“刘师兄,什么样的机会,小弟要错过了啊!”

    见木云儿从洞府中出来,刘通海喜出望外,只是他感觉木云儿那里不对,整个人的气质似乎有所改变,忙放出神识在木云儿上扫过,大是差异,道:“师弟,你……你进阶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木师弟上山之时,明明是刚刚筑基成功啊?短短的半年时间他便进阶筑基中期了,太逆天了吧!

    见刘通海用那种古怪的眼神盯着自己,木云儿不莞尔,道:“师兄不必这边惊异,小弟此次也是因祸得福,那炼制丹药之后,灵力消耗一空,未曾想次闭关之时倒很容易就进入了灵寂状态,且这一闭关便是六个月,修为简直是一千里,不觉间便突破了。”

    闻听木云儿的解释,刘通海心内酸溜溜的,自己修炼了几百年怎么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好运啊,心内正想着,耳边突然响起木云儿的语声:“刘师兄,您此次前来是否有什么事啊?”

    刘通海拍了拍自己宽大的额头,道:“哦,师弟不说为兄倒是忘了,的确是有大事要和师兄说啊!师弟原来虽然是散修,但每隔十年的东海各宗门试炼总该听说过吧?”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