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比决赛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不下半个时辰,两人均有些灵力消耗过多的感觉,体力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柳青洲心内焦急,看来得用杀手锏了,双手快速的挥舞,一道道法诀打在面前的灵剑之上,灵剑一化为三,三化为九,向李如是刺去,正是昨陈道昌与木云儿对阵之时所用之术。

    李如是见此,有些慌了手脚,忙催动巨斧向剑光迎去,又是砰地一声巨响,一道人影向台下飞去,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众人一看正是丹峰的李如是。只见他口吐鲜血,已然是晕过去了。

    台上的柳青洲况比李如是也好不了多少,施展这一招本该是筑基期修士才可以使用的手段后,也是喷出一口鲜血,栽到在试炼场上。

    台下众人见两人如此,那还顾得上谁输谁赢,忙上前将两人扶走,疗伤去了。

    木云儿见此结果不诧异,这同门之间比斗大可点到为止,为何非要斗得两败俱伤呢?可他转念一想,今年大比的奖励对于一名炼气期弟子来说实在是太丰厚了,一颗筑基丹可能会决定一名修士将来的命运,故而虽然是同门较技,仍是如此拼命。

    正思量之间第二场比试已然开始了,器峰的张莫言对剑峰的莫晓茹,第二场比试没有什么悬念,张莫言以压倒的优势胜了剑峰的莫晓茹。

    第三场是丹峰的周东对器峰的南宫玉,据旁的李师兄说,这南宫玉是柳静姝的徒,也是炼气期顶峰的修士,生的如花似玉,比乃师还要漂亮些许,只是上的气质与其实如出一辙,皆是冷冰冰的,手段也是狠辣异常,据说此女追求者无数,只是没有一个能让此女瞧上眼的。

    此时周东心内默念法诀,一只青色的小鼎在前幻化,鼎龙纹浮动,活灵活现。此时,南宫玉也祭出了宝物,一只银色的小铃铛在前出现,当此物出现之后,一股无形有质的灵压将场中两人笼罩。

    看台之上诸人见此女祭出的法宝,便转头纷纷向柳静姝瞧去,后者便当没事人一般看着台上的两人。

    此时台上的周东心内顿时凉了半截,对面这丫头祭出的宝物竟然是柳师叔的摄心铃,顾名思义,此宝一旦发动足可摄魂夺魄,专伤敌人心神,乃是一件低阶法宝,要知道这虽是低阶法宝,但威力较之灵器来说可不知强上几百上千倍,这还怎么比啊,周东此时是满脸的憋屈。

    此时,看台之上的刘通海站起来,向场中道:“周东,退下吧!”而后又转头向柳静姝道:“柳师妹可真是疼徒儿啊,连这等法宝都拿出来了!”

    柳静姝闻刘通海如此说,冷冷的道:“刘师兄手中不是也有两件法宝么?若是也真疼徒弟,怎么不拿出来啊?”

    刘通海听柳静姝的话,登时语塞,满脸涨的通红。其他师兄弟见此,心内暗笑,这刘师兄明知师妹这脾气还来招惹她,这不是自找的么?

    场中的周东闻师尊如此说,忙向对面的南宫玉一抱拳,下了台去。至此,丹峰的两名弟子已全部落败。

    下一场比试是两名剑峰的弟子,司徒婉对林涛,这两人的比试让木云儿等人更觉诧异,两人倒像是平时师兄弟在切磋一般,看的众人索然无味,最终是林涛首先败下阵来,下了擂台。

    直至此刻,四强便出炉了,剑峰的柳青洲,器峰的张莫言、器峰的南宫玉、剑峰的司徒婉。然而剑峰的柳青洲在比试中虽然胜了李如是,但也受了不轻的内伤,恐怕半月之内无法和人动手了,那么三甲也便不言而喻了。

    黄石道人宣布结果后,三人上台欢欢喜喜的领了奖励,此次大比也宣告结束。

    结束之后,木云儿随着刘通海,一众丹峰弟子回了丹峰。回到丹峰之后,刘通海向一边沮丧的周东道:“东儿不必气馁,虽然你大比之中未能进入三甲,可这也不怪你,谁知道南宫玉那丫头能拿出你柳师叔的摄魂铃啊?你也不必沮丧,等你要突破瓶颈之时,那筑基丹为师自会帮你炼制的,咱们这可是丹峰啊!”

    周东见自己输了比试,师父不但没有责怪,反而耐心的安慰,忙欣喜道:“多谢师父,弟子一定好好修炼,争取早筑基。”

    “好好,你李师兄的伤怎么样了啊?”刘通海又问道。

    周东道:“已被钱师兄送回来了,说是内伤比较严重,看来得将养一段时了。”

    “恩,带我去看看吧,木师弟你先回去休息吧,待为兄将峰上的俗事处理好,为兄会将材料和丹方为师弟送过去。”这峰上的俗事他本来就不想管,听刘通海如此说便径自回了洞府。

    回到自己的洞府,木云儿开了制,自储物袋中取出灵川上人留下的木简,细细品读,转眼间,一个时辰便过去了,正当木云儿看的入神之时,洞府外传来刘通海的声音“木师弟,为兄来也!”

    木云儿忙收起木简,打开洞府制,将刘通海请了进来,道:“师兄来了,不知是如的伤势怎么样了啊?”

    刘通海道:“已无大碍,将养一些时便可恢复如初了。好了不说这个,师兄我已将材料和丹方给师弟送来了,你看!”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几样灵草,和一张丹方,递到木云儿面前。

    木云儿双手接过,先看了丹方一眼,看过之后,他安下心来,这种丹药的炼制并不困难,与筑基丹的炼制方法相差不大,只是后期灵气灌注的过程较长,所消耗的灵力甚居,况且需要消耗的心神也较普通丹药更多,若非神识达到金丹后期,想要炼制此丹药怕也是成功率不高。

    木云儿看完之后丹方放在石桌之上,沉吟道:“这九转玉还丹的炼制的确困难啊,恐怕小弟也难成功啊。”

    刘通海忙道:“师弟啊,若是这丹峰之上你都炼不出来,那为兄就更是力有不逮啊,这下看来我们丹峰有大难了!”

    木云儿话锋一转道:“师兄也不用忧虑,师弟说难,但也并非没有成功的机会,师兄可有暂时提高人神识的丹药,只要在炼制丹药期间师弟的神识暂时提高,炼制成功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刘通海闻听木云儿如此说,忙道:“有,为兄这里正好有几粒聚神丹,可将修士神念在三天之内提高一个境界,可这种丹药对人的神识伤害不小啊,每个三五个月别想恢复。”

    木云儿闻听,心内暗喜,自己若真能以筑基期修士的神识去炼制这种丹药,不惹人怀疑才怪,这刘通海手中既然有此丹药,正好成为自己的掩饰。忙道:“这就好,师弟初来乍到,能为我丹峰做点事也是师弟的本分。”

    刘通海此时对木云儿疑虑大减,前里黄石师兄让自己监视这木师弟,以防这新来的师弟是别派的细,若这木师弟真的是细的话,墨玉宗越乱对他则越是有利,有此搅动各峰争斗之事,他不坐山观虎斗才怪,还会宁愿自损神识来炼制九转玉还丹么?

    心内想着,刘通海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白色瓷瓶,递给木云儿道:“这便是聚神丹了,师弟收好。”

    说罢起向木云儿施礼道:“师弟,为兄在这里替本峰几百名弟子向师弟道谢了。这是五份炼制九转玉还丹的材料,你看还需要些什么东西啊?”

    木云儿看了看桌上的材料,讪讪道:“还需要几颗中品灵石,留作布置聚灵阵之用,师兄也知道师弟刚入宗门,还没领取过供奉呢。”

    “哦,看我是忙糊涂了,竟然把这给忘了。”说着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黄色的袋子,递到木云儿面前。

    木云儿接过袋子,打开一看,里面不下上百颗中品晶石,忙将袋子递回给刘通海,道:“师兄用不了这么多的,只要几块就够了。”

    “哎,师弟不必客气,这点晶石师弟就留着用吧。”说着又将晶石递了回来。

    木云儿见此,也不再推辞,将灵草、灵石及桌上的玉瓶一并收起,道:“那如此多谢师兄了,给小弟五天时间,小弟定不负所托。师兄记住这几天切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小弟,免得影响丹药的炼制。”

    “好,这几为兄便在洞外为师弟护法。”刘通海道。

    木云儿道:“那有劳师兄了!”

    之后两人又在丹药的炼制上交换了些心的,均是大有得益,刘通海见天色不早便告辞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