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墨玉宗

    东临岛万丈峰下,一个蓝衫青年正缓步上山。

    一路上,不时有御剑而过的巡山修士上前询问青年份,而他的回答便是,一名来自其他岛上的散仙,一名炼丹师,要知道,无论在任何地方,炼丹师总是会受到修士们的青睐与尊重。故而在上山之前,木云儿已在城中取得了中阶炼丹师的份证明,一块刻有炼丹师姓名的银牌。

    其实这万丈峰的墨玉宗并没有空的制,但木云儿行事甚为低调。这样做纯粹是为了表示对墨玉宗的一种尊重。大约一个时辰后,他来到了墨玉宗的山门处。又是两名年轻修士拦住了他的去路,一个炼气期顶峰,另一个是炼气期六层。在确定了木云儿乃是筑基期修士后,两人忙向木云儿行礼道:“前辈请留步,前面已是我墨玉宗山门,不知前辈来此有何贵干!”

    木云儿向两人还了一礼,道:“在下木云儿,乃是炼药的散修,此次前来是为了求见贵派的黄石掌门。”

    闻听木云儿的丹师份,两人面上更显尊重,其中那个炼气期七层的弟子道:“晚辈张莫言,这是我师弟李莫生,前辈稍待,待弟子进去通报一声。”说罢,向木云儿一抱拳,踏上仙剑向山上飞去。

    约莫一炷香时间,从万丈峰峰顶飞下来四名修士,为首的是一个黄袍老道,老道后是两名中年修士,跟在最后的则是刚刚上山通报的张莫言。

    一行人飞至山门前,老道率先飘落而下,向木云儿双手抱拳,道:“阁下便是木丹师么?你是老道见过的最年轻的炼丹师了,不知你找老道有何事啊?”木云儿骤觉体四周的压力徒然上升。木云儿一眼便瞧出面前这黄石道人乃是金丹后期修士,其后的两人也均到了筑基后期,心内明白这是要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尽管自己在进入太初境界后,真实实力足以抗衡金丹期修士,但此时表面却表现出浑战栗的慌乱表,道:“前辈,在下乃一界散修,由于精通炼药之术,侥幸筑基,现今来拜见前辈,寻求庇护!”

    黄石道人见木云儿似要经不住自己散出的威压,便缓缓将灵压收回,道:“即是如此,便随我上山再议吧,莫言,你就不要跟着来了,继续去巡山吧!”对木云儿说完后,又转头向后面跟着的张莫言吩咐道。

    张莫言唯唯称是,领着师弟巡山去了。

    黄石道人吩咐完张莫言,率先一步向山上飞去,其后的两名中年人紧随其后,木云儿假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双手掐诀,一柄极为普通的灵剑幻化而出,踏上灵剑随着三人上山去了。

    不一会儿,万丈峰上一座气势恢宏的大出现在木云儿眼中,大由一色的巨石砌筑而成,前几根巨型圆柱,柱上雕龙刻凤,显得甚是庄重,大上方一块方形匾额,上书‘望天’。在木云儿的认知里,修仙者应是多深山苦修之士,不求享受,没想到这在东海修仙界的二流宗门竟是如此奢靡。

    修仙清苦,修仙更是寂寞,数百年如一的修炼,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然而心境却未得寸进,这时候便难免会被俗世的物与安乐所吸引。

    正胡思乱想间,木云儿已随诸人来至大之中,黄石道人在大正中央的椅子上落座,两名中年修士垂首站在道人两侧,黄石道人落座后,指了指下首的一张椅子道:“木丹师,你也坐吧!”

    木云儿忙到不敢,仍然恭敬的站在那里。

    黄石道人本就是客话,见木云儿如此也不再谦让,道:“不知木丹师可否有各岛炼药堂颁发的凭证啊?”

    木云儿早知道墨玉宗会考究自己的实力和来历,故而早已做好准备,听黄石道人如此问,忙从储物袋中取出在东临岛炼药堂获得的银牌,双手呈上。黄石道人与两名筑基期修士乍见银牌均是一愣,本以为眼前这青年充其量也就是个低阶炼丹师罢了,没想到竟是中阶,要知道整个墨玉宗除了闭关的元婴期老祖,现在掌管丹峰的金丹期长老才是一名低阶炼丹师啊,可眼前这青年竟已达到中阶,怎能不让三人惊讶。

    要知道整个东海炼丹师本就珍贵,除了冥火岛的奇丹宗还没听说过那个宗门有高阶炼丹师,而炼丹师的等级越高意味着所炼制出的丹药品阶便越高,不同等阶的丹药无论在药力还是药效上那是不可同而语的。木云儿本想低调一点,但又担心本钱不够,这些宗门瞧不上,哪想到这小小的银牌是如此的惊世骇俗。

    黄石道人手中拿着中年修士转呈上来的银牌,神识扫过,确定了银牌的真假后,腾的站起来,来到木云儿旁,将银牌递了回去,道:“好,好啊,既然道友愿意加入我墨云宗,那本宗欢迎之至,那么我便代陶师叔将你收在门下,以后你不要再前辈前辈的,叫我师兄便可以了。”

    木云儿对这个结果颇感意外,要知道修仙界中是以实力论辈分,原以为若能被门中随便一位金丹期的长老收在门下就不错了,最好也就是黄石道人门下,没想到黄石道人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既然如此木云儿也不推辞,忙谢礼道:“多谢师兄!”

    黄石道人见木云儿同意,满意的道:“师弟啊,以后你就住在丹峰,一切待遇与门中金丹期长老一样,另外再给你配上两名丹童帮手,不知师弟对这样的安排可满意?”

    “一切遵从师兄的安排!”木云儿满怀欣喜的道。其实这欣喜倒不是木云儿装出来的,而是为了能够顺利的混入墨玉宗发自内心的喜悦。

    此时,黄石道人冲着材稍高的中年人道:“志高,你带着木师叔去丹峰吧,安排好再回来!”又转头向木云儿道:“师弟先去安排住下,等陶师叔出关时,再行拜师礼吧!”

    木云儿向黄石道人抱拳行礼,之后随着这名叫谭志高的筑基期修士去了丹峰。待他们离开一会儿后,黄石道人旁的另一名筑基期修士道:“师父,您怎么这么轻易地就将他留在了宗门啊,如若他是别派的细,那岂不是在自己的眼中插根钉子么?”

    闻听弟子这般说,黄石道人哈哈一声大笑:“志云啊,你虽然入门较早,可心机还是太浅啊,若换成是你万师兄,他便不会有此一问,你也不想想此子最多十**岁便能筑基成功,还拥有这么高的炼药天赋,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换成他是你门下的弟子,你愿意让他到别派去冒此奇险么?”

    闻师父如此说,这名叫王志云的筑基修士心内释然。

    “不过……”黄石道人话锋一转,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你随后去丹峰一趟,请你刘师叔对此子仔细观察一段时间,若发现此子真是心怀鬼胎可当机立断,抹杀便是了!”黄石道人说出此话时,眼中突然爆出凶狠之色。

    再说木云儿随着谭志高飞往万丈峰旁略为低矮的侧峰,一路上谭志高将墨玉宗的大致况为木云儿讲述了个大概。墨玉宗乃是东临岛实力较为强悍的宗门之一,门下有弟子三千,除一成的筑基期以上修士外,大部分均为炼气期弟子。

    墨玉宗万丈峰共分四峰,主峰为宗门掌门所在,其他三峰分别为丹峰、器峰、剑峰,各峰均有金丹期修士坐镇,顾名思义,各峰司职不同,丹峰为炼丹之地,器峰则为炼器之地,剑峰则主要为弟子修炼之所,各峰弟子均在千人以上。这掌管丹峰的金丹修士姓刘名通海,是出了名的丹痴,每醉心丹药之术,故而门中金丹修士中数他年岁最高,修为确是一般,据说这位丹峰的主事一百多年便已进阶金丹,然而时至今仍是金丹中期而已。

    “刘师叔,弟子谭志高,带新来的林师叔前来拜会您老人家!”在门前的小药童处得知这位金丹峰的主事正在丹室之内,谭志高带着木云儿来到了丹室,谭志高不敢擅入丹室故而在室外高声叫道。

    丹室内没有回音,等了一会儿谭志高又叫了一声,叫声刚落,但闻丹室内砰的一声巨响,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从丹室中冲了出来,不由分说,便揪着谭志高的衣领,气呼呼的道:“小兔崽子,你鬼叫什么呢,害的我这一炉的丹药又白费了,你赔我丹药,你赔我丹药。”谭志高满脸的无奈,向木云儿看来。

    木云儿见此不莞尔,这位刘师兄果然是位丹痴,看来他眼中除了丹药别无其他。见他一直揪着谭志高不放,忙上前解围,道:“刘师兄好,师弟这厢有礼了!”

    直到此刻,这老头才看见旁边还站着个木云儿,似发现了宝贝一样,围着木云儿转了一圈,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谭志高,道:“哪里冒出个筑基期的师弟来?”

    谭志高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木云儿,忙解释道:“启禀刘师叔,这位木师叔是陶师祖新收的弟子,也是一位炼丹师,故而师父让我带木师叔来找您老人家!”

    听说木云儿也是位丹师,刘通海双眼放光,道:“恩,不错,不错,小师弟啊,不知你有没有炼制过聚灵丹啊,师兄我每次都想炼制出中品的聚灵丹,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来来来,你看看,你看看。”说罢也不理谭志高,拉着木云儿径自进炼丹室去了。临走时还放下话叫谭志高在洞外等候,谭志高闻听此言头就大了一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在丹室外等候。

    两个时辰后,一老一少两人才从丹室出来,刘通海满面喜色的道:“师弟真是高明,不如以后这丹峰你来掌管好了,师兄我便可以每专心炼丹了。”木云儿忙道不敢。

    刘通海见谭志高还站在院中等候,不耐烦的道:“你小子怎么还在这里啊,难不成想让师叔我送你回去不成么?”

    兴许是已然习惯了这位疯疯癫癫的师叔这种反覆的行为,谭志高也不辩解向两位师叔告辞后,回转主峰向黄石道人复命去了。

    木云儿便在这丹峰之上住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五太修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